×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原创)涿鹿行----《华夏文化探源百城行》之二

发表日期:2011-06-11 摄影器材: 柯达 点击数: 投票数:

 

(原创)  涿鹿行----《华夏文化探源百城行》之二

2011年5月上旬,应张家口市文化局何副局长、张家口市口梆子剧院左艳林院长盛情邀请,由河北省戏曲家、省戏剧节评委杨广金老师陪同,专程赴涿鹿考察。涿鹿县委宣传部田成明部长和工作人员张秀春,热情接待并陪同我们参观考察。

涿鹿,位于河北省西北部、桑干河下游,为张家口市属县,与北京市门头沟区相邻,距北京市区仅130公里,是河北省13个环北京县区之一。从张家口市驱车南行约75公里,就踏上了这片华夏文化发祥地的热土,迎面扑来的“千古文明开涿鹿,中华文明从这里走来”的巨幅标语,向人们提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

对于涿鹿,我很陌生;虽然曾经几次到过张家口,但都是前往内蒙古地区时顺路而过,而没有专程来访。然而,涿鹿这个名字却又是那么熟悉;因为,很小的时候就读过“涿鹿大战”、“黄帝战蚩尤”的故事,感觉这里应该是个很神圣而又神秘的地方。

实际上,涿鹿的确有着全国独一无二的历史文化资源,那就是涿鹿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发祥地,是华夏民族图腾----中华龙的诞生地,是海内外华夏儿女、龙的传人的祭祖圣地。

司马迁在《史记·五帝本纪》中,详尽记载了五千年前黄帝、炎帝和蚩尤在涿鹿地区的政治、军事和文化活动。黄帝先是“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而后行其志”,“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而后,继续南征北战,直至控制了“东至于海,西至崆峒,南至于江,北逐荤粥(xūn yu,薰玉)”大片土地。至此,黄帝乃召集天下各氏族部落首领“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

黄帝,姓姬(一说姓公孙),号轩辕、有熊氏;原居于西北,后迁徙至涿鹿(今河北涿鹿东南)一带。炎帝,传为神农氏,姜姓,号烈山氏或历山氏。时南方九黎族强势彪悍,在其首领蚩尤率领之下,与炎帝争夺黄河下游地区的土地;炎帝战败,逃往北方,向黄帝求救,并结为联盟。黄帝统帅炎、黄二部与蚩尤大战于涿鹿之野。在大将风后、力牧的辅佐下,黄帝大败蚩尤,将其擒获并斩杀。涿鹿大战之后,炎黄两部之间又发生战争,黄帝击败了炎帝。从此,中原大地各氏族部落“合符釜山”,一致拥立黄帝为天下共主,实现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华夏族的大融合,为此后华夏民族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过去读《史记》,对于涿鹿、阪泉两次大战印象较深,而对于“合符釜山”却一直未做更深入的探讨与研究。据史书记载,“合符”,在我国古代是一种传之久远的“会盟”信物制度。一般多以竹、木、玉石等材料制成凭证,上刻文字或纹飾,以此作为结盟的信誓之物。这种形式,也屡见典符的出土实物。然而,司马迁所说的“合符釜山”究竟发生在哪里?这是许多史学家和考古工作者一直研究探讨的课题。

关于“釜山”的地理位置,一直有许多版本,一说在河北怀来县东北,一说在河北涿鹿县窑子头后山上;还有说在河北徐水或河南灵宝等。

从历代地理史籍考证证实,黄帝经过涿鹿大战取得胜利后,巡视各地,东至于海,南至于江;最后乃能“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从史籍中可以看出,釜山是黄帝“北逐荤粥(秦汉时称匈奴)后,与各部落首领举行合符之地,也即统一符契,共同结盟的地点。对于“釜山”的确切位置,司马迁之后的历代学者均做过考证。

据张守节引唐《括地志》云:“釜山在妫州怀戎县北三里”,这是一条考求釜山所在的重要依据。《括地志》又记:“潘,今妫州城是也”;《旧唐书·地理志》载:“后汉潘县,属上谷郡,……妫水经其中,(妫)州所治也”。查《后魏舆地图风土记》载:“潘城(故址在今涿鹿县南保岱)西北三里有历山,形似覆釜,故以名之;其下有舜庙、瞽叟词存焉”。有此可见,历山即釜山。而《魏书》记,“釜山在潘城西北三里”;《唐书》记,“釜山在妫州(原治在怀戎县城,其址在今保岱)城北三里”二者所记基本一致。今天,在距保岱村三里的窑子头村后仍有一山形似覆釜(即倒扣之锅),此即釜山。山上确如所记有数座殿堂庙宇遗址,从采集和试掘的文物推断,当属新石器时代的遗物。由此可见,釜山位于涿鹿应无异议。

根据《汉书·地理志》记载,汉代中国只有一个涿鹿县,位于上谷郡内。上谷郡由来已久,战国为燕置,秦得其地仍设上谷郡,汉则沿袭秦制。涿鹿地名早见于战国的上谷郡内。战国《竹书纪年》载:“周显王十七年,燕伐赵,围浊鹿,赵武灵王及代人救浊鹿,败燕师于勺梁”。此事发生于公元前320年间,浊鹿即后来的上谷郡涿鹿县。这个地名两千年来一直相沿从未变动。司马迁在访古旅行中特意到过此地,而后他在《史记·五帝本纪》里所指的涿鹿,以及先秦诸家所记的涿鹿,理所当然地都是指上谷郡的涿鹿,也就是今天的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

关于黄帝的记载,当属司马迁的《史记》为最早,也最为完整可信。司马迁在撰写《史记》,特别是关于有关黄帝的事迹时,不仅参考先秦古文献,而且亲自到实地进行考察。从《史记》文中可以清楚看到,司马迁曾亲临涿鹿考察,确认了涿鹿大战、合符符山、邑于涿鹿之阿之地的确切位置。否则,治学严谨、善于实地考察的司马迁不会把釜山写进《史记》的。

今天的涿鹿依然保存着黄帝泉、蚩尤泉、阪泉、涿鹿山、釜山、黄帝城、黄帝坟、蚩尤寨、蚩尤坟等地理名称。这些在《水经注》、《怀来县志》、《保安州志》、《涿鹿县志》等史书中均有明确的记载。

准确地说,“合符釜山”历史功绩包括了三个重要方面:一是确立了黄帝团结、融合了炎帝部落、蚩尤九黎部落等各个氏族部落,被公推为天下共主的位置;二是废除了原来各氏族、部落、部落联盟各自的符契或图腾,取各自图腾的突出特点,组合共创出一个虚拟而活现、集万物于一身、统一共识的图腾----龙,作为华夏民族先祖们共认的图腾;三是在涿鹿之地建立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个政权集中地,即后来的都城;从而实现中华民族第一次大融合、大统一、大团结,奠定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千古根基。

“合符釜山”之后,黄帝把涿鹿作为对外开拓、发展的根据地,结束了黄帝、炎帝、蚩尤等各个氏族、部落“迁徙往来无常处”的游牧或半游牧的历史,进一步促进了社会分工,不断发展生产力,从而加快了历史前进的步伐。

特别值得提出的是,“合符釜山”不仅是以黄帝、炎帝为首的华夏族的大融合,而且蚩尤九黎族的先民也融入其中。所以说,“合符釜山”初步奠定了中华大统一的基础,它标志着一个融合了中华民族远古各部族先民智慧的文化积淀已经形成,是中华大一统的雏形思想基础,标志着中华大一统的开端。

近年来,张家口有关专家、学者推出了“三祖文化”的学术理论,在社会上,特别是在学术界引起很大的反响。三祖,是指黄帝、炎帝与蚩尤;“三祖文化”是指约5000年前,黄帝、炎帝与蚩尤在涿鹿地区共同创造的灿烂文化。

从某种意义上说,“三祖文化”的发展实际上印证了中华文明起源的“多源一体”。自古以来,中国就是一个多民族、多地区的国家。自黄帝以来的五千年的辉煌灿烂文明是由多民族、多地区的人民共同创造的。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期,中华文明的起源与发展是一条单线,是以“中原中心”说为主体。近30年来,在历史与考古学界发生了新的变革,特别是在考古学上,进一步认识到中华文明的起源,不再是一个“单源单线”,而是“多源一体。”

我国考古学前辈学者苏秉琦先生在80年代提出了“多源一体”的观点,即中华文明相对世界其他文明发生中心而言是独立起源、本土起源的;就中华本土而言又是多源多根系的。正因为如此,中华文明具有区别于其他文明古国的特点,获得了长盛不衰的生命活力。

实际上,蚩尤应该是中华文明史上一位杰出的代表人物;他所统领的三苗九黎部落曾经活跃在南至杭嘉湖平原,北至冀豫平原,从东海、渤海、黄海等海岸以西,直至太行山、大别山等广大区域,正对应着中国古代最发达、文明程度最高的良渚文化。春秋时代的管子曾称蚩尤“明乎天道”、“爱庐山之兵而作五金”;在冶炼和兵器制造技术上处于当时领先地位。而三苗、九黎是发明牛耕和率先种植水稻、黍米的部落;古书和今人常说的“黎民百姓”也源于此。在冀州,蚩尤被称为神,汉代太原曾为蚩尤建祠,太原村落中还有祭拜蚩尤神的习俗,可见蚩尤九黎影响之深远。因此,蚩尤应该属于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之一。

据《逸周书·尝麦篇》记载,涿鹿之战结束之后,黄帝对于战败的东夷九黎部落本没有采取斩尽杀绝的极端手段,而是“命少昊清司马鸟师,以正五帝之官”,在东夷集体中选择一位能够伏众的名叫少昊的氏族首领,继续统领九夷部众,用怀柔政策使东夷集团与华夏集团结为同盟,从而消弭了双方的敌意,促进了两大部族集团的交流与融合。

据《贵州民族报》载,虽然,五千年前涿鹿大战后蚩尤被杀,但涿鹿当地迄今仍存有蚩尤九黎遗风。现今涿鹿蚩尤寨附近居民有近万户、约5万余人,虽与华夏民族融合,俗随时迁,但仍有部分生活习俗与南方苗族、瑶族等相通,如服饰、医学、婚嫁(由舅舅作主)等等。这与史书记载:“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留其民于涿鹿之阿”完全相符。

据史料记载,涿鹿大战之后,大部分东夷九黎部族的人归顺了黄帝,与炎黄部落融合,部分人南走流入了偏远地区,成为当今苗、瑶、黎等少数民族的祖先。多少年来,西南地区的庙族等少数民族不仅认同蚩尤为其先祖,而且坚信蚩尤对当时社会的发展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涿鹿县境内现存上古原始社会时期人文古迹23处,黄帝、炎帝和蚩尤的文化遗存密集丰富;三大始祖历史遗迹同时保存于同一地址,这在中华大地是唯一一处。黄帝、炎帝和蚩尤三大人文始祖在涿鹿经过长期的征战,终于合符建都、创业劳作、繁衍生息,人们开始了定居生活,垦荒种谷、发展农牧、制造生产工具、始制文字与历法、养蚕缫丝、织帛染色、发展医药、制造指南车,开创了中华民族文化发展的新纪元,从而使我国成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史学家们评价称,这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必由之路,也是中华民族走向灿烂文明的一场洗礼。

据史书记载,在中华三祖之中,黄帝属于姬姓,炎帝属于姜姓,蚩尤属于风姓。据《涿鹿县志》统计,现今涿鹿姓氏大约有360多个,绝大多数属于从千古黄帝的姬姓演化出来的姓氏苗裔,如“张、王、李、赵”诸大姓,甚至还有直接姓“姬、激、汲、季、籍、纪、黄、龙”等各姓。这并非偶然,大都与“合符釜山”后,黄帝开创“中华第一都”、建黄帝城有关。此外,涿鹿还有属于炎帝部族后裔的“姜”姓700多人,以及疑似蚩尤部族后嗣的“尤、黎、苗”等姓氏。由于姓氏在人的血脉种属上具有相对稳定的世袭传承性,所以,中华姓氏学与中华民族血统基因学有着密切的关系;而透过对于涿鹿姓氏名目的扫描,完全可以感觉到其与中华三祖姓氏在人文与自然方面无法隔断的密切联系。

尽管“三祖文化”概念的提出,也受到了海内外知识界、学术界的一些不同的呼声,对于蚩尤历史地位存在着不同的意见。但是,这不防碍我们对于华夏文化与文明起源的探求。不管怎样,有一点事实不可否认,根据史书记载和大量历史遗存的出土,涿鹿可以说是中华民族的重要发祥地和文明起点,是黄帝、炎帝和蚩尤部落征战的地方;同时,也是相互融合的地方,是黄帝大败炎帝、蚩尤后,“合符釜山”、被各氏族部落拥戴为天下共主而建都之地。

五千年后,华夏儿女、炎黄子孙、龙的传人,到何处寻找中国龙的民族之根?当然是涿鹿!

走下涿鹿“中华三祖坛”,回首望去,青铜塑造各45米高的九龙柱耸入云霄,飞腾在天;周围56个高9.9米的民族图腾柱环绕四周;蓝天,白云,远山,把这一切衬托的气势恢宏,使你不得不肃然起敬!千百年来所沿袭的炎黄为“正统”,蚩尤为“邪恶”的偏见,应该得到纠正。我们应该准确、科学地认识中华文明的起源及发展史,不断地推进中华民族的大团结,使其在构建和谐社会、建设美好家园,振兴中华的伟大事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2011年5月11日于张家口宾馆)  

 

关键词:考察历史旅游文化

作者:麦克

《(原创)涿鹿行----《华夏文化探源百城行》之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麦克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