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邓丽君石榴裙下的六个男人】来自凤凰网 (2)

发表日期:2007-07-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邓丽君石榴裙下的六个男人】 来自凤凰网(2)
 
 【有感】邓丽君是中外闻名的大歌星。她的名气与地位是无人能够代替的。在当年的台湾,她也是红的发紫的歌坛巨星。想达到她那样的名声与地位谈何容易!更不要说目前仍然流传在网络上她的录音带与视频资料。她的追星族也是长盛不衰!
 今天我看到了凤凰网的文章。这是近几年来,很少见到的如此完整的资料。所以我感觉还是让博友们再来回忆与温习一下她的音容笑貌。历史就是这样的让人感叹。当时的中国大陆,已经有机会让她来做巡回演唱了。啊!那是多么让人不可思议。我一直在盼望着。。。非常的遗憾,历程就是样的与人们开玩笑,阴差阳错的,让这个机会永远,永远的不可能了。。。
 
      ---------------------------------------------------

 

  难得大声说话的邓丽君气得提高分贝问成龙:“你说什么?”“叫上我的小兄弟们。”“我们单独去!”“你什么意思,他们不去我也不去。”邓丽君难过地问他:“这是我们的最后一个晚上,难道你不想单独出去吗?”“我们可以吃完饭再单独一起。吃饭为什么要单独一起?吃饭要隐私吗?”看到成龙的态度,邓丽君的心凉了大半,她茫然地看着成龙,决定摊牌,“要么他们,要么我。你想和他们一起吃饭,我就走了。”邓丽君起身告诉成龙。 

年轻、爱耍大哥架势的成龙,很气邓丽君居然在小兄弟面前这么给他摊堪。于是他把刚放下的脚,重新搁回因为她站起来而腾出的空位上,“再见”,成龙自觉很帅地回答她。邓丽君气得头也不回地走了。成龙有点后悔,小声叫了她的名字,但邓丽君不知道是气极了没听见,还是根本不想回答,总之她没有理会。成龙有点急,但又拉不面子,只好假装冷静的样子,看着她离去的背景,等她回心转意。

两人这番口角,让本来在一旁喧闹着玩牌的成家班兄弟们也觉得不妙,大家停下玩牌,一声也不敢吭,空气好像突然凝结了。此时一位小兄弟打破沉寂,“大哥,你怎么不送她上电梯!”

一心维持大哥形象的成龙,终于找到了台阶下,但他还只是点点头,慢慢起身,朝楼梯方向走去。不过走道上是空的,电梯门也紧闭着,于是成龙飞快地从十楼高的楼梯跑下楼去,追到大堂仍然没有看见邓丽君的身影,他又朝大门方向冲过去,一推开旋转门,正巧邓丽君一脚跨进在门外的黑色轿车,他气喘吁吁地大声喊她的名字,她还是没有理他,关了车门,车子呼的一声扬长而去。 

晚上,等一帮小兄弟回房间休息后,惦记着女友的成龙急忙打电话给她,求她原谅。不过邓丽君是真的生气了,她告诉成龙:“你有什么好难过的?现在你有小兄弟,不需要我了,我也不需要你。你干脆嫁给你的兄弟算了。”在气头上的她不肯原谅成龙,挂上了电话。两人就此分手。

在与邓丽君分手后,成龙一度封闭自己,直到有一天在台湾一位朋友的派对上碰到了文艺电影《小城故事》的女主角林凤娇,由于林凤娇个性好静,成家班的兄弟都很喜欢她,林凤娇与这帮小兄弟的互动也很好,于是就在林凤娇红透半边天之际,成龙决定低调地与阿娇办理结婚手续,林凤娇婚后随即完全退出演艺圈,生下“龙子”陈祖明。林凤娇的缺席,让“二秦二林”时代宣告“三缺一”,称霸台湾电影界约十年之久的琼瑶(琼瑶腾讯博客)电影也在此时逐渐走下坡,在此之后,台湾电影经历一段摸索期,寻求新出路。

不过成龙在自传中提到,“她的气量不容得她再对我生气”,几年后他们又成了经常彼此关心的好朋友。分手数年后的某一天,邓丽君突然打了电话给成龙,说到她想在香港选择一个好的健身中心,要他给个主意。“我想,她是想让我知道,她已经原谅了我。从此之后,我们常常通电话,她到香港来,我们会吃一次饭,由她选择饭店,我也不再抱怨了。” 

       ---------------------------------------------------

 

1989年,逐渐减少公开表演活动的邓丽君,参加香港亚视《烟花照万家》节目,在演唱《漫步人生路》至尾段的时期,成龙还特别上台献花给她,并且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为分手后的友谊留下历史镜头。 

二十八至二十九岁的恋情

与郭孔丞认识,是在与成龙结束之后,大约是1980年底,郭孔丞比邓丽君大七岁,留着大胡子,外形很性格。媒体都以“马来西亚糖王”称呼郭孔丞。郭家在东南亚华人中算是数一数二的富豪,所谓“某个财团”其实就是赫赫有名的“香格里拉集团”。当时郭鹤年是香格里拉集团总裁,郭孔丞是香格里拉集团董事长,也是香格里拉大酒店执行董事,可说是名门望族之后。不过最难能可贵的是,郭君家教极严,没有一般富家公子气,他的头脑敏锐,做生意十分有一套。 

邓丽君与郭孔丞是在1981年10月28日晚上秘密订婚的。在取得邓家双亲同意后, 郭君在自家的香格里拉酒店日本料理厅留了一张桌子,点上一支红蜡烛,还吩咐服务生在餐桌上放一盒玫瑰,又开了瓶香槟。订婚宴很低调,除了双方家人,邓丽君的好友只有已嫁给香港富豪赵世光的何俐俐偕夫婿观礼。郭家与邓家彼此交换了信物,也积极挑选良辰吉日准备办完婚姻大事。

订婚之事因为没有公开宴客,知道的人很少,然而喜上眉梢的郭君还是不小心“露了馅”。因为订婚第二天,郭孔丞喜滋滋地掏出一千元港币给秘书,说是请吃喜饼用的,于是老板订婚的消息就一传十,十传百地被传了出来。

由于邓父身体不适,邓丽君在1982年1月20日匆匆自新加坡赶回台湾探望父亲。面对种种关于结婚大事的说法,邓丽君通通予以否认。香港一连串有关她订婚、结婚的消息,她说是空穴来风,而且说“绝不会在5月里结婚”。

但是这次回台湾,邓丽君亲口证实了她与郭孔丞交往的事实。她告诉媒体:“我和他才认识半年,终身大事不可能决定得那么匆促,目前我们还在观察的阶段。”一向对“情”事三缄其口的她,难得地公开两人交往的经过。邓丽君当时说,去年中秋节后,她回台北义演,郭孔丞曾到台北探班。“他在台北的朋友不太多,没有人陪他,所以我就带他去四处看看。” 

尽管已公开承认彼此男女朋友的关系,邓丽君仍是小心翼翼保护这段感情,在谈完相识经过之后,她告诉记者,“如果他也是艺人,被公诸报章还无所谓。但他是个圈外人,老是被这样说来说去,很容易引起别人误会。” 

一切似乎应该水到渠成的事,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手扎下郭家事业基础的老祖母有了意见。 

事情应该回溯到邓丽君与郭孔丞交往期间。邓长禧透露,姐姐与郭孔丞相识后,郭君很快地带邓丽君回家拜见长辈,由于邓丽君是名歌星,一踏进郭家,从管家、佣人到司机,都兴奋地围上来要邓签名,闹哄哄地像是开了歌友会。郭家是相当守旧的华人家庭,郭孔丞的祖母向来对艺人有偏见,眼见初到家中的邓丽君抢尽风头,老祖母当场面露不悦。

 

   ----------------------------------------------------------

 

小两口在积极挑选婚期之际,又特地回到新加坡与郭家长辈谈有关婚礼的细节,未料老祖母突然提出三个条件:一是要邓丽君将过去的历史交待清楚;二是嫁入郭家之后,立即退出演艺圈;三是断绝与娱乐圈朋友的来往。 

不过,邓丽君是个自主性与自尊心都很强的女孩。老奶奶的要求,对她来说是在侮辱她的工作。1982年度,邓丽君决定退婚,与郭孔丞就此分手。

 最后的恋人

旅居法国的邓丽君在1990年,也就是感情几乎呈现空白七年之后,漂泊的心灵再度找到港口,那就是邓丽君最后的情人——比她小十五岁的法国摄影师保罗。

旅法期间,邓丽君平均一年有超过五个月的时间住在法国。她的家在巴黎第八区,是巴黎最昂贵的地段,也是明星富豪经常出入的地区。她的公寓在香榭丽剧院对面,她与保罗住在五楼,面积约110平方米,有四房一厅,两人还在法国银行开了联名账户。 

与邓丽君相识时只不过二十三四岁的保罗个性任性、有点孩子气,但邓丽君十分照顾他,意见不合时也让他三分。甚至有传言,为了保罗的摄影爱好,邓丽君不惜耗费200多万元替他添购高级摄影器材。邓丽君曾经告诉好友,之所以选择与保罗交往,是因为保罗以前从来不知道她是大明星,让她没有心理压力。 

保罗第一次在台湾公开场合现身是在1992年农历年期间,陪邓丽君返台过年。他身高约一米八,金发披肩、扎辫子、戴耳环,当邓丽君出现在“中华电视台”时,保罗手上拎着邓丽君的随身物品和大衣,颇有护花使者的味道。

此时的邓丽君,生活返璞归真,出门经常搭地铁、坐公车,有时手上戴的手镯还是在泰国旅游时杀价买来的,一只不过秦铢150元,还是玻璃做的。 

1993年邓丽君回台,在台中清泉岗举办《永远的情人》义演晚会。保罗依然陪伴身边,看起来很年轻的他,总是像位随行秘书般,亦步亦趋地跟在邓丽君身旁,面对媒体追踪总是躲躲闪闪,只要镜头对着他,他会反射动作似的举起手挡住脸;问他是不是邓丽君的男友,他则自称是工作人员“老王”,戏称“只有十二岁”。

在邓丽君交给主办单位“华视”的团员名单中,这名长发帅哥用的是“发型设计师”名义登记,由“华视”提供食宿和机票。面对外界好奇的眼光,邓丽君以一贯不证实也不否认的态度说,“我在各地都有男朋友”。

可能是经济、年纪的问题,也或许如好友何俐俐所形容,保罗只是一个伴,这段“姐弟恋”虽然长达五年,但邓丽君始终低调处理这段感情,直到过世前,对男友保罗的存在从未松口,更不曾谈过婚姻大事。 

在邓丽君过世后,保罗只惊鸿一瞥地在灵堂前出现,随即因为媒体包围匆匆离去,后来有关他的负面报道不少,甚至邓丽君的哥哥对保罗没有好好照顾妹妹也有微词。但邓丽君和保罗在法国有段甜蜜的回忆。邓丽君对男友体贴,但也很清楚她与小男友之间的问题。有邻居说,两人到餐厅吃饭时,邓丽君会很贴贴地从桌子下将钱递给保罗,让他去付钱。保罗也疼爱女友,五年来一直守候在邓丽君的身旁,邓丽君过世,更让他痛苦好一段时间,独自关地赤柱旧居里,心情极消沉。

 

作者:【海滨漫步者】

《【邓丽君石榴裙下的六个男人】来自凤凰网 (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海滨漫步者】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