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邓丽君石榴裙下的六个男人】凤凰网 《1》

发表日期:2007-07-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邓丽君石榴裙下的六个男人】凤凰网 <wbr>《1》  【邓丽君石榴裙下的六个男人】凤凰网 <wbr>《1》  【邓丽君石榴裙下的六个男人】凤凰网 <wbr>《1》
 
【邓丽君石榴裙下的六个男人】凤凰网 (1)
 
 【有感】邓丽君是中外闻名的大歌星。她的名气与地位是无人能够代替的。在当年的台湾,她也是红的发紫的歌坛巨星。想达到她那样的名声与地位谈何容易!更不要说目前仍然流传在网络上她的录音带与视频资料。她的追星族也是长盛不衰!
 今天我看到了凤凰网的文章。这是近几年来,很少见到的如此完整的资料。所以我感觉还是让博友们再来回忆与温习一下她的音容笑貌。历史就是这样的让人感叹。当时的中国大陆,已经有机会让她来做巡回演唱了。啊!那是多么让人不可思议。我一直在盼望着。。。非常的遗憾,历程就是样的与人们开玩笑,阴差阳错的,让这个机会永远,永远的不可能了。。。
    --------------------------
 

十八岁的恋情

据邓丽君自己接受访问所述,她的初恋在十八岁,对象是大马青年企业家林振发。林振发是马来西亚万字票王林水成的侄儿,比邓丽君年长八岁。据说,1971年她在“五月花大酒楼”登台时,两人因朋友的介绍而认识。

当时邓丽君迷上骑马,林振发正好是不错的业余骑师。林对她体贴入微,林振发每天邀她打球、游泳,排满了各种休闲活动,还亲自陪着她吃爱吃的福建面、怡保河粉和鸡脚。邓丽君有应酬,他一定相伴左右。在邓丽君登台期间,林振发每天包下前三排座位,请亲友到场捧场,这种热烈追求方式,每快地赢得芳心。 

林家虽是名门望族,但家人都很支持林振发与邓丽君交往,竭诚招待她。由于当时邓丽君还只有十八岁,为了照顾她,每回到东南亚邓妈妈总是跟着女儿南飞。因邓妈妈也认为林振发老实、可靠,因此在邓丽君登台期间,林家就是邓丽君的休憩地。当时媒体报道,两人的感情突飞猛进,一度达到论及婚嫁的阶段,而且“邓丽君可能在三年内嫁作林家媳妇”。

两年后,1973年,日本宝丽多公司与邓丽君签约,邓丽君毅然将事业重心转往日本,而林振发则继续留在新加坡拓展业务,两人虽然保持联系,但聚少离多。在时间和空间的考验下,所谓的婚事也就搁下了。未料于几年后,林振发突然传出心脏病猝发逝于新加坡,当时他不过三十多岁。

林振发猝逝的消息,邓丽君很快就知道了,当时她正在高雄演唱,无法立即抽身,连他的最后一面也错过了。林振发的葬礼过后,邓丽君由密友陪同,两度前往位于吉隆坡附近的墓园祭拜,据说是“伤心地哭倒在墓碑前,久久不能自己”。

      --------------------------------------------------

在认识林振发的同时,邓丽君与朱坚的关系也经常被外界着墨。朱坚也是商界人士,为新加坡知名的夜总会“繁华世界”的经理。当时年仅十八九岁的邓丽君只要到新加坡,一定要与好友朱坚碰面。不仅邓丽君与朱坚十分谈得来,星妈兼经纪人的邓妈妈通常会陪着女儿去看朱坚,而且邓妈妈对朱坚的印象也不错。母女俩经常出入朱家。只是当时邓丽君年纪还轻,两人似乎仍停留在友情阶段,双方并没有进一步的承诺。 

1972年6月16日,朱坚因为到台湾接洽业务,正好邓丽君在香港演出,朱坚决定当天特地绕道香港探望她。朱坚在前一天还打电话给邓丽君,邓丽君高兴地告诉他一定会去接机,还要一起吃饭。不料朱坚搭乘的班机在越南上空爆炸,原本高高兴兴在机场等候的邓丽君突然接获噩耗,整整哭了三天三夜,一个星期无法登台。 

两位与邓丽君相恋者,均先后告别人世。从另一方面也印证了邓丽君情途坎柯、命运多难的红粉之命。

二十至二十一岁的恋情

据邓丽君过去接受媒体访问时所说,她有很多次刻骨铭心的感情,而且每一次都很投入。“爱情多一点也不怕”是她对爱神经常降临的看法,也可看出她浪漫、感性的一面。 

但在转战日本歌坛期间,邓丽君可说将全部心力放在歌唱技巧的突破以及事业规划上,尽管歌声响彻日空,日本仍然是她所待过的最不浪漫的地方。多年来,她仅与日本红歌星森进一传出短暂恋情,而且时间不过两三个月。

当时媒体报道,分手的原因与文化差异有关,因为森进一的日本大男人观念让邓丽君很不能接受,尤其是森进一希望她结婚后退出歌坛,专心当家庭主妇的说法,让当时一心寻求歌唱事业更上一层楼的邓丽君断然斩断情丝。

二十五岁的恋情

1978年农历大年初二, 秦祥林与元配、同样也是电影明星的萧芳芳以个性不合为由办妥离婚,当他在大过年找到在香港的萧芳芳时,萧芳芳还幽默地问他:“急什么?有对象了吗?”同年3月,台湾媒体报道,一名影迷在罗马看见秦祥林与邓丽君携手享受“罗马假期”,这名影迷还上前要求与两人合照,但秦祥林客气地拒绝了。日本媒体更报道两人已在国外秘密结婚。

甚至有媒体发现,“查理”秦祥林年初生病住院时,医院的账单中有大笔电话费,而且都是台北与东京之间,时间多半在台湾午夜两点,越洋电话费比住院费用还高。于是“查理又恋爱了”的消息甚嚣尘上,女主角则不得不指向旅日的“泰丽莎·邓”。

     --------

两人新闻炒得最热时,台湾的《联合报》报道,秦祥林与邓丽君在结束罗马假期后,又转往美国见了秦祥林的父亲、哥哥和弟弟,而秦祥林的母亲当时已过世。同属联合报系的《美国世界日报》则报道,“3月17日他们从巴黎飞抵纽约,这段时期,两人行踪很保密,除了秦祥林让居住纽约的家人和他电影界的老朋友鹿瑜知道外,没有和任何人接触。” 

这个谜题让大家猜了好一阵子,但隔了半个多月,秦祥林终于公开他和她的恋情。他说:“开始时,是我追邓丽君。”秦祥林说,他喜欢邓丽君的纯真,以及认真工作的态度。他称赞邓丽君做人处世有原则、有见解。先前之所以不公开,主要是邓不希望私生活变成新闻,他怕对方不高兴,所以否认。

但诡诞的是,同年8月31日,长期在日本发展的邓丽君回到台湾探亲,难得地在台停留两个星期,媒体当然不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在机场就紧追着她问与秦是否在热恋中?她避而不答,只说以免越描越黑。

邓丽君的父亲邓枢也出面帮女儿挡住媒体的纠缠。他说,以前邓丽君在高雄演唱时,正好秦祥林也在附近拍片,两人见过一次面,连话都没说过。所谓的两人的罗马假期,邓枢坚称,完全是巧遇,没有事先约好,仅由当地一位秦太太邀请,大家在一起吃过两次饭,如此而已。 

在家休息了几天,9月9日,邓丽君安排到台中为新专辑出外景。一听到台中,让人不得不直觉联想到秦祥林也正好在台中的成功岭上拍片。“哦?还真巧,但是他忙他的,我忙我的。”面对记者的关切,邓丽君还是一贯不承认的态度,笑笑地带过这个话题。 

邓的好友张玉玲也曾“审问”过邓丽君究竟是怎么回事?邓仍告诉好友:“大概只有秦祥林心里明白,我的心里明白,哪有那回事嘛!”既然当事人这么坚决地否认,张玉玲信了她的话,还热心地趁着邓回台期间,帮她安排“相亲”,只不过男方一见面也是问她:“不是有了秦祥林吗?”“我真想好好地交个男朋友!”在台中忙碌的工作之余,邓丽君云淡风轻地说出她的心愿,似乎在暗示着她和他的情缘已走到尽头。

二十六至二十七岁的恋情

成功“打”进好莱坞的当今知名动作片明星成龙,在与台湾电影明星林凤娇结婚前,与邓丽君也有一段感情纠葛,尽管当事人十分低调,但因为双方都是大明星,传媒捕风捉影的报道不少,为当年最为读者津津乐道的影剧圈大事。

-------------------------------------------

感情发生的时间大约在1979年底。某个周末,正好是拍戏的空档,从来静不下来的成龙突发奇想,决定去海滩一趟,在海边的人行道上学溜旱冰。从小习武的成龙对运动有独特的天赋,才几个钟头,就轻松学会溜冰的技巧,随着迪斯科音乐,自由自在地在人行道上溜来溜去。他滑到路旁的点心吧时,身体仍是不由自主地随音乐扭动着,调皮的动作引起吧台旁其他洋人的侧目。成龙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地用足尖刹车,但是惯性将他的身体往前往,差点儿甩到一名女孩身上。他忙着对女孩说“sorry”,女孩却用中文告诉他“没关系”。

在异国听到熟悉的中文,这让当时英文还不溜的成龙很惊讶,一股亲切感顿时浮上心头,他特别仔细看了一眼女孩,黑头发、皮肤白皙,绝对是道道地地的东方人,而且还有点面熟。才几秒钟,他就想通了,她是大名鼎鼎的邓丽君。与以往工作中所见不同的是,她戴着一副墨镜,头发向上挽着,穿着很休闲,但轮廊可是一模一样的。于是成龙脱口喊了邓丽君的名字,这让邓丽君有点紧张,她急忙以食指比着嘴唇,要他小声点,还左张右望地向周围环顾了一圈,确定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时,这才放下心。 

正在休养生息的邓丽君,一心在洛杉矶重拾学生生活,过一段难得的平静生活,因此特别担心引起旁人的注目,于是她拉着成龙走到人较少的海边长椅旁,面临着大海坐着谈。

坐在长椅上,邓丽君也调皮地问他:“你是成龙吗?”两人相视而笑,他说是她的歌迷,她也自称是他的影迷,成龙还提议,“我们可以相互签名”。 

“在这里遇见中国人真好”,这是邓丽君告诉成龙的。成龙也这么认为,于是经常约她一起共进晚餐或跳舞,成龙教邓丽君滑冰,邓丽君则帮对唱歌很有兴趣的成龙上声乐课。一个星期后,由于成龙计划转赴圣安多尼奥拍片,两人都有了依依不舍的感觉,但是观念一直很大男人的成龙迟迟不敢说出他对她的感情,直到最后一天在酒店客房前分手时,邓丽君一个轻轻的吻别,让成龙高兴得手舞足蹈,自此,他们很快地跨越友谊,发展成两人的浪漫关系。 

后来几周,仍在美国拍戏的成龙经常利用工作之余与邓丽君约会,然而两人在密切的交往中,却渐渐发现彼此的差异,并产生冲突。1998年,在成龙二度赴好莱坞发展——即拍摄《尖峰时刻》(RushHour)前,出版的英文自传中提出,“她温柔、聪明、有幽默感、又美丽,她在服装和食品上的鉴赏力令人羡慕,她懂得在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用什么饰品……说实话,我配不上她,或至少当时的我配不上她。她是典雅的化身,我却是个没有教化的粗鲁男孩,一心想做个真正的男子汉,说话没有分寸,能走路时却要跑;她总是穿着得体的名牌服装,我却穿着短裤和T恤就上街;她举止得体,礼貌周全,我对权威不屑一顾,常当着饭店经理和服务员的面做鬼脸,把脚放在桌子上。” 

两人最直接的冲突是,“她希望和我一个人在一起,而我在公共场合时,不愿没有我那帮小兄弟跟班。我年轻、富有,被名声惯坏了。我爱她,但我更爱自己,没有哪一颗心可以做一仆二主的事。”这是成龙对于两人关系交恶的诠释。 

交往一段时间,有一天,邓丽君打电话给成龙,说要来看他,成龙的小兄弟们起哄着,在一旁嘀嘀咕咕地说着大哥的女人就知道打电话来,而大哥就会和她纠缠。大男人心很重的成龙被一班小兄弟们这么一搅和,顿时觉得脸上无光,既然是她说来要,为了展现男子气慨,他在电话中告诉女友,“你要来就来吧”。 

后来,邓丽君来了,穿了件白色丝绸长裙,手上拿着一个小包包,摇曳着走到成龙身旁,笑眯眯地把他翘在沙发上的二郎脚放下后,坐下问他,“我们到那间新开张的法国餐厅吃晚饭好不好?”成龙没好气地皱着眉头回答,“你总是到那些地方吃饭,我连菜单也看不懂,根本不知道怎么点菜,也不知道选什么颜色的葡萄酒。”一心期待的浪漫约会却换来成龙冷冷的答案,邓丽君意外之余,似乎有点受伤,看到女友的神情,成龙也觉得自己说得太重了,于是软下心说,“好吧,那就叫小兄弟们一块儿去。”但这可真的惹火了邓丽君。

作者:【海滨漫步者】

《【邓丽君石榴裙下的六个男人】凤凰网 《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海滨漫步者】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