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梦之旅】By:十二馨泓 博客散文 插图 摘编

发表日期:2007-05-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梦之旅】By:十二馨泓 <wbr>博客散文 <wbr>插图 <wbr>摘编
 
【梦之旅】By:十二馨泓 <wbr>博客散文 <wbr>插图 <wbr>摘编

  【梦之旅】By: 十二馨泓 博客散文 插图 摘编

对于你的想往,对于你的渴念,注定我终有一日会扑进你的怀抱。这颗心等了很久,而当这分明的游弋分明地呈现在眼前的时候,我却不知说什么好了,我有些手足无措。儿子参加夏令营,去了北京,彤拉紧我的手初恋情侣一样牵手踏上了飞越云天的舷梯,向着你迩来……

 

落日的余晖撒在机翼上,镀了金边。云起云落,那么遥远纯粹,身在高空,望眼无阻,有些不着边际的浩淼,渐满的月影生出一缕寂寞来。这是你的投影么?我一直在找寻着你的影子,不,应该是样子。可是,我很快就会看见你了,而我的脑海里却依然明晰着那些“碧海青天夜夜心”的辽阔和精致,你是这样的么?

 

沉沉夜色,黑色丝绒上点缀着分外耀眼的钻石。可是熠熠生辉的美丽的珍珠?到达海南的美兰机场,越过人世的灯火辉煌,越过一望无际的漆黑,我总以为我入了你的怀抱,我有些迫切那“海上生明月”的云水苍茫,我想着你该是怎样一望无际的浩瀚无边啊…….而想往却倏忽断想在那霓虹的迷离黄晕延展里,没有人知道我心里其实只有你。

 

总有些感觉想把自己现实起来,可迷幻的心情说着不一样的感触。熟悉了高原的凉意,皮肤早已能够准确地划分燥热与炎气,即使是盛夏,到海南就有别样的触目惊心的阳光,触目惊心的灼烧,落足就是热腾腾的气浪,我以为那是你的心跳。有时觉得自己很可怜,渺小如一粒微尘,这个大千世界太多的神经分布,而我仅仅只能偶然与之交接,旋即迷失。可以去拥抱,然而尘足总是难以尽兴。我知道,我来,也不过是看你而已,看看就心满意足了,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去,向你挥挥手作别。而你,给我的将是蔚蓝色的宽广,可会有不尽的梦来么?

 

多么希望梦里就是潮起潮落的声音,而醒来就是你的怀抱。月儿走得快了,与灯火相比,实在素淡了些,我想起了一间海边的木屋,而我大约应该是那里的一颗贝壳。疲惫越过陌生袭上眉睫,并没有关于你的梦。

 有种艺术叫铺垫,有种郁闷却叫悬念。或许是自己太过急切,浮躁。我心眼里是恨恨的焦灼。饱含一腔眷念,望眼欲穿,是我冷眼里的热带动物园和植物园,我甚至不能将美丽的黑天鹅,婆娑的椰子树动情地装入脑海里,我遐思着与你的相见。那艳丽的三角梅继续延伸着,贫瘠与杂乱与枯黄打击着我的梦想。海南,并不是你的故乡,火辣辣的骄阳倔强地煎熬着我的思念,母亲,你在哪里候着我啊?

 

其实,你等我很久了。我是你的女儿,我终于来看你了!母亲!

 

你一直都在,你深情的目光一直尾随着我的踪迹,当我娇俏一声惊讶莫名的时候,你悠远的沉静只是泛起层层叠叠的细浪。我终于见你金色的足尖,银白的蕾丝,蔚蓝的裙褶和你开心的拥抱。我便深深地,深深地恋着你了,母亲!我酥醉在你蔚蓝的包裹里,我怎么舍得离开,我怎么舍得离开你的视线,你亲吻着我,声声欢笑至今萦绕在我的耳畔,我与你嬉戏着,我与你拥抱着,我与你缠绵着,你扑溅在我的身上,我尝到了你的泪水,母亲,你宽广的胸怀包容着多么深沉的苦涩!这银色的白沙,这灼热的交织,这轻柔的触摸,我横亘在这广袤里,大笑,大喊,大醉。爱人,把我扶起来,我们相依相偎,湛蓝的天空,湛蓝的你,飞溅的阳光,我对着你呼唤:“母亲,我来了!”

 

我怎么舍得离你而去,我才见你啊,母亲。没有人同情我,更没有人理解我,唯有爱人的手,牵引着我划进夜色里徜徉。

 

宿地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草坪,椰林,阻断了先前那些乱石浅滩的鄙陋,游泳池碧蓝澄澈,我还只能潜水似的游,直到月上晴空。

 

我便有些思念着我的孩子——在远方独自观瞻、独自跋涉的孩子。我拨通了联系电话,我总是觉得儿子的声音带着奶气,让我甜蜜着思念,我有些憾恨这次旅行少了儿子的依揽,彤握了握我的手。我知道,母亲,你也在思念着我,那轮月是渐满的样子,有云儿飘舞,有星辰做伴,而你宁静着一声不响。我其实是想在月圆之时来看你的,月圆之时呵,天涯与共,与你相望。梦里,便有了那声声细浪浅语,我着了一袭乳白,飘逸在你遥远的伫立里,婀娜翩跹…….

 

我以为海南到处都是你银色的边框,蔚蓝的衾面,婆娑的椰影,我不知道原来宽广是如此让我难以想象的辽阔无边。从这里到那里,我的心注入了蔚蓝的色素。无论多么高大的椰树,无论多么绵长的缠藤,在那些遮天蔽日的荫翳里,我始终不能打消对于你的眷念;无论咖啡多么浓郁,无论光缕多么绚丽,我始终不能清除对于你的亲近。

 

连那只美丽的小鹿也可以幻化成人形,回头在你的身旁写就一世情缘,我如何不能扎入你的怀抱成为你裙角一颗耀眼的珍珠?!

 

在这里,坐上竹排漂漾,不过是一种矫饰,碧绿的溪水如何能有你的明净,生生地剜剐着我的神经,一连那古老的民族,古老的情歌,古老的誓言,都古老着发呆……

 

我是这样渴望着与你亲近啊,母亲。当我随着夜露临降在山野,当我迎着雾色滴落枝头我的梦就一直蔚蓝着汹涌,我曾经低回婉转,我曾经受阻而退,但我终于明白我终是要和你在一起的,因为我流动着你的血液……

 

按捺不住,当我换上蔚蓝的泳装,扑入你的怀抱,你一下子就笑了,那么轻,那么柔,我居然能够浮出水面看着你,咯咯笑个不停,我被呛水了,那苦涩的滋味是你故意抛给我的吧,我知道,母亲的滋味就是这种苦涩,这种宽广,这种纯净。

 

母亲,那椰子树是在守望着你吗?我总觉得他深沉的目光,秀颀的风采都是为你而塑造,你知道么,他那枯黄的枝干,他那无畏的伫立,从来就不曾寥落,他一直都是这样扎下深根抓紧你的手,高昂着前额聆听你的细语……

 

我要钻进你的血液里,我要看看你的世界,我要去看看那珊瑚树,珍珠贝,还有小丑鱼。穿上潜水服,背上氧气瓶,我做了一尾鱼,你肚子里的一尾鱼。一如你的辽阔,我更知道了你的深沉。只是,我不能自由地游弋,我不习惯那种呼吸,我突然明白在阳光下的呼吸是多么的顺畅和自在。我张开四肢舞动着,听不见一点声音,总感觉自己一口气没有上来我就会长眠在你的怀抱里,于是,我总是想挣扎着浮出水面,你说:“孩子,来吧,别担心。”我便放了心,心里充满了感激和神奇。爱人时常来拉我,我们一起嬉戏着。这里的世界是分明在水晶里的,鲜活,明媚。我想把那手蹼撕开,我想去摸摸那摇曳着的藻类,珊瑚,那些鲜艳红色,白色,蓝色…….各式的鱼呀,草呀,旖旎在蔚蓝明澈的水晶是多么动人啊!有一树小小的珊瑚,我凑近了去摇,不动,我想那大约算你遍身的犄角吧,母亲,是这样吗?还有,还有小丑鱼,我挣脱导游的束缚,我把身子向着那条黑白条纹的小丑鱼靠近,我追着,它逃逸着,我是多么渴望我能在这里抓到一条小丑鱼呀,唉,它真的不笨,有好几次我都几乎抓着它了,可它转身又跑了,等我回过神来,小丑鱼不见了,爱人不见了,我一下子害怕了,导游跟着我,我四处地追寻着,四处地搜索着,除了你蔚蓝的深沉宁静的沉默,我一无所获。我知道我要回到陆地上去了,我的爱人,我的爱人在那里等着我!

 

关于你,有很多崇拜和遐想。那珍珠是你的泪,还是贝壳的泪?可惜我没有看见。那美人鱼的故事几乎浸泡了我整个的童年。坐在看台上,那些退役的水上舞蹈者完美地游泳着,用优美演绎着芭蕾神话,我在想何时我才能成为一条真正的美人鱼呢。

 

爱情,总是最美丽的神话。海枯石烂是怎样的梦境,不过是沧海桑田的覆变,原来是人们这样平铺的一个裸露的礁石,历史的青苔,风雨的腐蚀,千百年来从来不曾淡去。天涯海角,南天一柱,不知道我们怎么会赋予他们那么多的涵义,不过都是沾了你的厚重的背景。日月衡辉,难以比拟你的阔远,你是宇宙蔚蓝的缔造,你是日月永恒的明澈的钻石。乘风破浪,我们驰骋在你蔚蓝的清波之上,你的光辉,你的晶莹,你的梦呓,才是宇宙永恒的神话……..

 

三亚的滨海路很长,很美。我和彤坐了一辆三轮车,来到你的身边。毕竟象这样的时候,今生也许只有今日。有人说:沿着海的边缘,在月色里,听着涛声,赤足慢慢地走着,晚风轻轻地拂在脸上,心上自然就升起藐远的美妙的音乐…….那是人生最大的幸事。

 

三轮车夫热情地介绍着海南、三亚、还有海鲜,我们叫他留电话希望黄昏时候来接我们,顺便也去尝尝海鲜。他憨厚地笑了,黝黑的脸开放了一朵花。

 

我和彤提着鞋,赤足走在沙滩上。好多小小的贝壳,我于是拾拣起来,我给我的孩子们说过,如若到了海边,就会给他们带回贝壳。我说那好似你的鳞片,每一次风雨之后,就会散落些许这样的鳞片。那里面带着你的声音,你的气息,你的味道。我惊喜地拣着,唯恐落下了一瓣。我跑进你的牙龈里,那沙砾浅浅的坎辙,就象年轮一样,一晕一晕地荡漾到深处,于是我像个孩子似的,追逐着浪涛向着深处走去,漫过膝,漫过腰,漫过胸,浮沉于心,有很多渐次而清醒的思索……

 

席地而坐,面对你的无垠,我们沉默了。闭了眼,静静地倾听,静静地回味风里淡淡的盐腥,夕阳的明丽已经映衬在西边的天空,颜色渐渐地深了……

 

你是那么精致地雕琢你的生灵,凝铸着所有鲜美,让我久久难忘。也许我还不习惯这文明而又风雅的吃法,我只在意留存的件件是艺术品。我是有心把你带回家。

 

我不过是你脚尖的一粒沙砾。我还没有能够在月色里漫步你的心野,倦怠拉着我很快进入梦乡。晨曦微露,彤轻轻地叫醒我,我们又一同来到你的身边,我们是要在这短短的旅程里领略你的妖娆,领略你的旷远呵。

 来不及梳理我的长发,来不及更换我的衣衫,我一副睡意惺忪的样子就来到了你的身旁,人们还在酣眠,而你已经醒了,吸纳着空气里的浮躁与尘嚣,你这样怡然大气,这样深沉藐远,我知道,我望不到边际,这样纯粹的精致的蓝是我一生至死难以忘怀的清婉,我再怎么笑着,跑着,叫着,你一脸的安详,我便也沉静了。我会再见你么,母亲?

 亚龙湾是最适合玩乐的地方,但我还是觉得喧闹了些,这样的湾看不到你的宁静志远,看不到你的一望无际。我不喜欢。我庆幸我和彤与你有一个朝晚的凝望。白浪逐着沙滩,我们的脚印踩在沙上,一次次就淡没了;修长的倩影朝向远方,我们的偎依就深沉了。

 

母亲,再见,来不及挽住斜阳的手,我们又启程了,离你越来越远……后会不知何时,但我知道,我与你定会相会,于梦里。我是那么真切地来到你的身边,怎么能够忘记你——永恒的依恋!

 

在我的视野里,你一望无际,白云不能遮掩,天空不能淹没,着了你色彩的蓝,永远是沉静与宁馨,我的梦之旅透明的羽翼展翱云空,生生不息。

 

                                         记2005年7月海南之旅  
                                              2007-05-23         
 
 |
 

 

 

作者:【海滨漫步者】

《【梦之旅】By:十二馨泓 博客散文 插图 摘编》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海滨漫步者】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