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这是孙老爹的命根子

发表日期:2011-06-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李胖子扑过来,抓孙小花的头发和脸。 孙小花连忙一闪身,往前面跑。 李胖子不依不停的在后面追,一边追,一边哇哇叫,“孙小花,你打我,你打我!”。 追来追去,绕着鱼塘跑了几圈,还是没追上,李胖子流着鼻涕哭喊着回家告状去了。 孙小花跑的气喘吁吁。 这时,四芳洗完衣服,提起桶回去了,孙小花赶忙过去洗衣服。 太阳已经升起来,天气火辣辣的,幸好石板旁边有棵树,勉强能够遮着点太阳。 桶里衣服太多,有孙父,孙母的,孙大伯的,孙二娃,孙三娃的,看了半天,孙小花自己的居然一件都没有。 孙大伯一直没结婚,所以分家的时候,孙大伯和孙父一家(孙父是家里最小的儿子)。 拿起洗衣棒锤了半天,琢磨着应该干净了,孙小花赶紧在水里投了投,勉强拧干,提起桶,回家。 回去的桶比来时的桶重太多,衣服都是湿的,孙小花几乎走十步,歇一会。 路过李胖子家门口的时候,胖子妈围着围裙出来,“你还比我家青松大,你怎么打他?你家里怎么教育的?下次你再打我儿子我就不客气了!”。 李家开了商店,到底不好太得罪邻居,看孙小花提着桶没敢回嘴,说了几句,又进屋去了。 孙老娘这时在王家商店和一群妇女说笑。 幺姑娘笑嬉嬉的,“小花回来了。”。 孙老娘一看孙小花走十步就停一下就样子就觉得气,骂道,“没吃饭还是怎么来着?这么点东西都提不起,生你来什么用!”。 孙小花悲哀的垂下头,这就是她老娘,虽然记忆中对她并不好,但再经历一回,心里依然很痛。 孙小花拿出木制的衣架到屋子旁边的坝子边上挂衣服。 正文 第三章 知了 坝子是由石板修成,里面晒着割回来的豆子,在太阳烘烤下,豆角啪啪的炸开了。 坝子旁边,一棵板栗树长的正茂盛,树上挂满了带着尖刺的板栗球。 板栗树下,满头大汗的孙二娃,孙三娃正在抓知了。 孙二娃已经抓到一只,拿根毛线把知了的大腿系上,正拖着不飞的知了走。 两人看到挂衣服的孙小花,叫了声,“孙小花!”。 孙小花瞪了瞪眼,“你们两就知道玩,衣服玩脏了谁给你们洗。”。 孙二娃狡辩道,“我们又没叫你给我洗!”。 孙三娃附和道,“就是就是!”。 孙小花气的想揍两小鬼。 四处看看,孙老娘貌似正专心的和边上的人八卦,孙小花故意向孙二娃走过去,边走边说,“孙二娃,我看看你抓的知了!”。 孙二娃防备的看了看孙小花,见孙小花似否没有其他意图,才得意的把他知了拿出来。 孙二娃已经五岁了。长地虎头虎脑地。因为生孙二娃地时候。说地是孙大伯没有小孩。把孙小花过继给孙大伯了。所以孙二娃没有被罚款。 孙三娃就不同。被罚了三千地计划生育款。 孙三娃比孙小花小四岁。才三岁。 在当时。三千可不是小数目。相当于现在地好几万。 不过孙父孙母为了儿子。觉得一切都值。 孙小花靠近两小子了。一手先啪啪地。就对着孙二娃地屁屁几巴掌。然后。趁孙三娃没来得及反应。同样抓起孙三娃。啪啪地几下。 孙三娃哭了,哇哇哇哇的,哭声传的老远。 孙老娘在那边大声问道,“三娃,咋了?是不是二娃又欺负你?”。 孙二娃正要回答,孙小花立即道,“不给妈说我带你两去抓大‘知了’和蜻蜓。” 这招果然管用,孙三娃胖乎乎的脸上还带着眼泪,人却不哭了,说,“我要大的!”。 “好好,大的!”,孙小花敷衍道。 孙小花带着两小子往马路边走。 马路边上种植了两排树子,这是道班的种的,因为砍要罚款,所以长相都很好。 在这种树木上,经常有很多知了,随着叫声,来到一棵树后,孙小花开始了她的第一个目标。 但是观察了下,孙小花拿自己的身高和知了的位置比了比,太矮了,够不着,只有换树。 终于,在一个位置相对适合的树,孙小花抓到一只大的,这种知了体型最大,背部黑亮,有少量褐色花纹,孙二娃和孙三娃捧着手看,都很喜欢,争着要抢。 最终,孙小花无奈的叫两人石头剪刀布,孙二娃胜了,他把他已经有的那只给了孙三娃。 三人还要继续沿着树去抓知了,孙老娘这时在喊了,“孙小花,快回来,烧火做饭了。”。 孙小花无奈的回去。 两小子不跟她走,要自己抓大知了去。 孙家做饭用的是柴木,孙小花刚刚走到坝子,孙大伯已经背着一大背柴木回来。 孙大伯问道,“二娃三娃呢?”。 “在下面抓知了呢!” “我去叫他们回来。”,孙大伯放下柴木,拿肩头的帕子擦了擦脸。 孙小花开始做饭了。 先把大铁锅洗干净,拿两块柴木生火,水烧着,孙小花去楼上米岗里打米。 孙家用的是一个大蒸子蒸饭。 孙小花取米的时候,敞开嗓子问孙老娘,“妈,取多少米?”。 “两瓢!”,孙家是拿木头自己做的瓢子取米,多年没做饭了,孙小花都忘记要拿多少米做饭。 拿筛子把米滤过,饭终于蒸上了。 菜是水煮四季豆粘辣椒,凉拌黄瓜,以及炒丝瓜。 油用的是孙家自己阉的猪肉。 饭差不多做好的时候,孙父满头大汗的回来了。 一起回来的还有二姑姑的老公二姑父,以及魏先生。 镇子上修房子,孙老爹的堂兄弟的儿子,也就是孙老爹的侄子,有点关系,地基需要的石头以及阶梯需要的石头,全都找孙老爹运。 孙老爹现在还不老,三十多岁,五官硬朗,由于长期太阳的挚晒,皮肤有点黑,人一米七多点的样子。 二姑父姓周,孙小花称周姑父。 招呼上周姑父,魏先生,孙家开始吃饭。 饭菜很简便,不过虽然是九零年,能够吃饱,能够不吃粗粮已经不错。 饭桌上,孙二娃和孙三娃反复在唯一带油荤的丝瓜里找油渣,终于,孙三娃找到了,正要夹过来,孙二娃筷子一拍,速度夹到自己碗里。 孙三娃啪的丢下饭碗,又开始大哭。 这是孙老爹的命根子,慌忙哄不哭,正要喊孙二娃把油渣给孙三娃,孙二娃已经放嘴里。 孙老爹两个儿子都舍不得打,看着正在仔细吃饭的孙小花,不由怒道,“你这死丫头,杀千刀,你怎么不带好你弟弟?”。 孙小花一脸茫然的看向他父亲。 魏先生忙劝道,“吃饭吃饭,吃了我们还得赶紧干活,下午还要来拉两车石头。”。

作者:yuyuhong

《这是孙老爹的命根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