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你没给过么

发表日期:2011-06-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不过苏羽这次等的事件不是很长,也许是陈好特别有什么事情,所以半个多小时以后,苏羽就看到了打扮好的陈好拉开了房间门。   走进去,苏羽咧着笑说:'好好,你怎么来了?怎么也没告诉我呢?'陈好俏脸含怒,说:'昨天晚上睡得很早啊你,竟然让马晓春跟睦镇硕两个醉鬼来接我。'苏羽轻轻搂住陈好说:'早睡早起身体好,你不也常这么说么?再加上这一段我确实是应酬太多,根本没好好休息。昨天的比赛你也看了吧?那下的都是什么啊……'陈好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让苏羽抱着,说:'是啊,你苏大国手下的那么……那么~~哼哼,也能赢,所以早点睡觉也好啊。'苏羽嬉皮笑脸地说:'那是,我可是严格按照你给我的作息时间表……哦,你没给过么?我记错了。不过这件事情是马老师大包大揽,别怨我啊。对了,大闸蟹怎么样?听常昊说有一家馆子不错,走么?'陈好没好气地说:'大早上起来你就让我吃螃蟹,是看我肚子好使唤是怎么着?'苏羽连忙说:'也不是啊,反正今天没事情,一会儿咱们去吃蟹黄包,好不好?然后我陪你去转转外滩南京路什么的。别说,这还是我第一次来上海,挺想转转的。晚上咱们吃螃蟹?'陈好噗嗤笑了起来,说:'你可真坏,知道我喜欢逛街,所以我一生气就带我出去逛。'苏羽把头放在陈好肩膀上念叨:'没有三两三,那敢上威虎山。'陈好圆睁杏目:'你说什么?'说着在苏羽后腰上掐了一把示威。   苏羽苦笑:'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咱们走吧?现在出去正好吃早点。我再问问常昊上海哪里好玩。'陈好点头,于是苏羽领着圣旨带着她走了下去。   晚上,陈好说吃多的螃蟹肚子不舒服,于是两个人早早的回到了酒店--这也是苏羽的小阴谋,他知道娇气的陈好吃下4只大闸蟹肯定不舒服。   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在晚上九点早早的上了床,安心睡下,养足精神准备明天一场兄弟阋于墙的大战。   兄弟阋于墙也是《体坛周报》围棋版的大标题。当然这只是二条,头条是孔杰战胜李昌镐的消息。   这很是让中国的棋迷振奋了一把,毕竟好几年了,李昌镐和曹薰铉师徒一直垄断着世界棋战赛的大头衔。而孔杰这次及时的胜利几乎达到了让人们奔走相告的地步,也极大的鼓舞了棋友的信心。天津队来上海助威的领队也大喜过望,有一种拾到宝的感觉--他一开始去北京找王文达的时候可没想到国少七虎之一的孔杰竟然会自己找上门来说要加盟,而且还说条件什么的都无所谓。现在又看到孔杰发威将不可一世的李昌镐斩落马下,当即慷慨的自己掏钱请了孔杰一顿大闸蟹,还说如果孔杰进入决赛,那么等孔杰回到天津一定重赏,让各界人士都来给他庆功。   孔杰这顿大闸蟹吃得很爽,也说要打进决赛给中国人争脸。但是对于重赏什么的他倒没想法,倒是领队后面那句庆功可真的吓了他半死:这几天他还没喝够是怎么着!   第二天早上九点半,第二盘比赛开始。这次苏羽孔杰常昊他们没有迟到。苏羽也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坐在他的座位上,摇着扇子闭目养神。   于是在苏羽和常昊之间,一场内战真正打响。   常昊一扫昨天早早认输的颓势,第三手就没有像往常的比赛那样抢占角地,而是咄咄逼人直接的挂角。苏羽同样不甘示弱,不管右下那个空空的地方,很强硬的托在了挂角的黑子上。   于是这盘棋形成了一个很少见的样子。双方在白子的左上角完成了一个复杂的大雪崩,常昊下出新手,苏羽长考之后稳妥应对,形成了黑外势白实地的局面--但是就是没有人去抢占那个看上去极美的右下。   苏羽利用常昊整形的机会得到先手,在上边夹击黑棋。于是战火向整个上边蔓延开。   常昊经过长考,认为上边的棋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于是悍然对右上进攻,反逼住了苏羽上边的孤子。   苏羽被这手棋的强硬压得一时间有点手忙脚乱,算来算去找不到一条能够不损的路,只好无奈的出逃上边一块。常昊得理不饶人,一手一手缠住了出逃的白棋,不让苏羽有喘息的机会,大展缠绕攻击的美妙手段。   苏羽脸上的汗慢慢的多了,本来就没什么红润血色的脸上更加苍白,手里的扇子也摇得更加快了。   救了苏羽的是裁判,当王七段走进来宣布封盘的时候,苏羽才从常昊的巨大压力下解脱出来,倒在椅子里面大喘了一口气,抹抹脸上的汗水。   常昊则对封盘深表遗憾:如果苏羽没有这一个半小时的休息,让我继续下去,最后胜利的肯定是我……不过想什么都没有用处了,封盘了,所有人都要离开对局室。   苏羽一口一口吃着陈好用勺子喂给他的饭菜,食不知味的回想着上午的对局。   他和常昊都知道,到现在为止,苏羽还没有露出败象,虽然一条大龙在苦苦支撑,但是也并不是没有机会;常昊只是拥有优势,还没有胜势。   他们都知道,一切都要看下午的了。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两个勺子   孔杰现在也深深的陷在了郁闷里边,同样闷声不响的坐在那里吃饭。不过因为毛毛已经去学校报到了,所以不在这里,也就没有人这么一口一口的喂他饭。   上午他和李昌镐的比赛里面在一个角部出现了误算,早早的就陷入了被动,不过和苏羽不一样的是,他的大龙找到了安定,已经看到反击的机会了。   而常昊就坐在苏羽的对面,正带着笑像是故意跟苏羽对着干似的跟张璇轻声漫语,给张璇喂饭。   这让孔杰在一边看得更加郁闷。   不过这时候李昌镐好像也并不开心,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同来的刘昌赫问几句话,他才回答一句。但是刘昌赫好像看惯了,也不说什么,依旧微笑。   一点半,比赛继续进行。   苏羽依旧坐在大沙发里闭目养神--在他看来,他现在坐着的这个沙发最好,起码能让他伸开腿。以前对局的时候他坐的沙发都让他觉得很窄。   常昊看了看裁判,点头微微打个招呼,拈起棋子落在棋盘上。聂卫平的徒弟都有个特点,就是从来不用棋子拍棋盘,原因是老聂对这种行为深恶痛绝。   不出苏羽所料,常昊继续了上午的攻势,丝毫没有回手补断的想法。也许常昊是要用攻击迫的苏羽投降吧。聂卫平看着棋盘手里端着茶水独自沉思着。   苏羽没办法,根本腾不出手来反击,只能看着常昊边上中腹的几处断点流口水,却没有办法去那里做点什么。   缠绕进攻的最大效果就是不单单吃掉你的大龙,更重要的是在你大龙周围立起来一道外势,把出逃路上的空一起拿下来。这样就算是你大龙逃出,也能保持战斗了和发展前途。

作者:yuyuhong

《你没给过么》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