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漂泊的梦不败,漂泊的眼泪不落

发表日期:2006-07-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你说,你不喜欢生命中有太多变数,你喜欢一成不变的生命。那时候,我看到了你的脆弱,脆弱的不肯接受命运的改变。

于是,本应该互补的两个生命开始逆向行走,那时候,并不知道骨子里不安分的因子可以用漂泊来形容,那时候,并不确定自己可以走多远,可以走到哪里。

依稀记得同龄人说对生活的憧憬时,大多都说有自己温馨的家,而唯独我说要带着相机走遍中国的大好河山。我不期望走遍世界,只要在中国的各个角落留下足迹,就已经足够。

那天,又见你,和女朋友一起买菜,客气地问我,要不要一起。我客气地说不用,顺便嘲笑你说,成功地晋级为家庭妇男。你笑。我走。已是匆匆过客,多说无益。

我在你的生命中划下一道弧线,你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一条直线。曾经,我的生活方式吸引了猎奇的你,你的执着温暖了我。不过回归到生活,都是怎样的实际呀?漂泊的心不能给你渴望的那分安定,所以,我走我的直线,你走你的直线。

由南向北,由北向南,我是如此厌倦现在的安逸,厌倦的想要逃离。漂泊的梦想,漂泊的人,也许又是另一段行程要开始了。有时候,想要遇见那么一个人,有足够的力量吸引我,把我留在某一个地方,直到走不动。

清醒的时候,会自嘲,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幻想。喜欢这个城市就是喜欢它的安逸。两年前,南南北北,走了几个来回,又回到起点,忽然发现这里的安逸可以抚慰我漂泊的疲惫,于是,留下。

一年前,开始厌倦,厌倦了办公室的尔虞我诈,厌倦了管理工作的面面俱到,于是又开始漂泊,来来回回,两个月后,又回来这里。新的工作给我充分的自由,满足了我懒于遵守常规的天性。朋友说,这个估计时间不长也会厌倦的,果然。

这厌倦来的如此之迅速,七个月,已经太多。不是年轻气盛的浮躁,一直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只是,这里已经没有我的空间。似乎是我成长的太快,安逸已经跟不上我的步伐。一个月的工作任务,总在一个星期内完成。忽然间开始眷恋起忙碌,让人筋疲力尽的忙碌。

七个月太短,理智要求我至少也要一年,可是感性的空间已经难以承受。是随性而为还是固守原则?我自己也迷茫。《莲花》翻了又翻,企图从安妮诡异的文字中找到生命的真谛,却是徒劳。

盘算着,若是起程,路过哪里又到哪里结束?没有方向。我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拉锯战。文化艺术中心,这个城市我最喜欢的地方,一年前,以为自己不会再回来,一遍又一遍的走,满眼都是留恋,于是,注定般的回来了。

今年,还是那个地方,还是走了一遍又一遍,却是越来越多的厌倦。朋友说,要买房了,多少支援些。我苦笑。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的离去,剩下寥寥几个,终于有一个鼓起勇气定居了。

我若再漂,对家乡的父母该如何交待?不忍让老人们担心,所以我不够洒脱。我不能想去哪里去哪里,想在哪里生活便在哪里。不忍听到父母的追问,为什么又去了那里?原来的地方怎么了。无缘无故的迁移在年迈的父母心中留下了怎样的揣测空间,不想也知。

漂泊的心情在父母的眼中是如此的难以理解。我已是不孝,不能再添父母的担忧,所以回到原点是注定的结局。厌倦,也许这才是厌倦的根本。似乎,就在忽然间,一切都变得那么无能为力。

漂泊,又要开始漂泊。起点也是终点的轮回中,渐渐没有了眼泪。梦依然在途中漂着,行走的人已经疲惫不堪。说什么漂泊的梦不败,漂泊的眼泪不落,只不过是伪装的坚强。

不写了,第一次,写字也写的这么无力。

作者:愚冬劲草

《漂泊的梦不败,漂泊的眼泪不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愚冬劲草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