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的香格里拉之旅

发表日期:2011-06-22 摄影器材: 奥林巴斯 AZ-1(法拉利) 点击数: 投票数:



在城市间生活得太久了,有时候真有些厌倦。城市里固然有很多风景,可是无论如何繁华,都给人虚假的印象。城市给人们带来财富的同时,也让人们变得冷漠和冷血。 

人们追逐财富,在追逐中逐渐丧失尊严和个性。少数获得物质财富之幸运者,也感到心身疲惫,空虚困顿,乏味无常。财富并没有给人们带来想象中的快乐、喜悦和幸福。 

人们渴望幸福,幸福却离人们越来越远。 

当权利和资源被少数人垄断和掌控时,大部分人就被剥夺了所谓通过公平竞争和勤奋而致富的权利。 

是生活,还是生存,这真是一个值得思虑的问题?多少次我追问过自己人生的意义,似乎每一次的答案都有所不同。 

我追寻着我心灵里的香格里拉,那里是一个纯洁的、美好的、友善的、公平的、热情的、健康的、和谐的世界。其实,这可能注定是一场永恒的幻觉,它只存在于心灵的想象和感觉里。今天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当人们蜂拥而至,空气中的味道随即变得浑浊。 

作为云南人,我们有更多可能去接近香格里拉。可是真正变成现实,至少也差不多拖了十年之久。有机会去维西上课,结束后我决定放下一切,开始这趟一个人的旅行。 

维西到德钦的公路正在修建,客运站的班车已经停运,所以最先只计划到中甸。这一路上对于一个观光者来说已经可以足够享受了一场视觉盛宴,云山雾绕,塔城美景,金沙江江水。我第一次乘坐七个小时的长途车没有打盹,下午四点钟到了中甸,把行李放在宾馆,马上就去独客宗古城。今天很多古城已经不古,被商业化包装的古城失去了古的韵味,这是现代化城市变革的悲剧。据说是全世界上最大的转经筒一定要去转转的,沿着顺时针方向转三圈,可以消除人生烦恼和不安,获得平安和健康。很多本地年长的藏民每天都要去,他们年复一日的转经,锻炼了身体不说,这种精神足够可以感动佛祖的。 

第二天一早决定去普达措国家公园。从客运站每天都有两班车发往公园,下午同样有两班车次返回。一般按照观光巴士的速度,中途给你一小时的拍照时间,只需要两个小时左右即可

游览全程。现在很多中国游客大概都喜欢这样的旅游速度,至少大家认为眼睛里,或者相机里已经收藏了风景。其实我的感受是大自然的风景从来不仅仅是用眼睛来速读的,而是需要用心去体会和触摸的。拍在相机里的也不是真实的美,那只是瞬间的记忆,它永远不属于你,最多只是可以为你提供炫耀的证据。属都湖优雅得像一个充满气质和才情的少女,她如此纯洁,如此动人。如果有可能,你应该就在她的身旁,静静的呆上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或者更长,充分去感受她的神韵和风采。属都湖的栈道有2.7公里,徒步只需要四十分钟,可以从不同角度欣赏她的美。第二个景点是马场,巴士只停了五分钟(大概是由于下雨的缘故),时间太短,无法更多感受草场。最后一个个重要景点便是碧塔海,可以乘船渡海,也可以徒步栈道4.5公里而过。跟属都湖比较起来,碧塔海更像一位成熟女性,她看上去更深沉,更内敛,也更包容。岁月更迭,练就了她一幅处惊不变的面容。雨中的碧塔海有些朦胧,有些含蓄,也有些让人猜不着她的眼神为什么如此忧郁?我想如果是晴天,碧蓝的天空下,她又将呈现如何的景象?那一定是海天一色,可以让你领略纯粹的蓝色经典,让你体会所谓的自由和高贵。巴士司机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康巴汉子,他告诉我们说,如果十月份来看海,她又显得风情万种,色彩缤纷,妩媚妖娆,完全可以让你沉醉其中,忘记归途。他的话我是相信的。最让我震撼和感动的是,这位藏民同胞,他告诉我们所有乘客,只要每个中国人都努力提升一下自己的素质,多为别人考虑一点点,用不了几年,我们一定超过美国,成为全世界都尊重的中国人。可爱的阳光的康巴汉子,谢谢你! 

下午三点一刻便回到城里,去松赞林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坦白地讲,现在很多宗教寺庙都走向商业化经营,很多游客对寺庙多少有些敬而远之。花了八十五元门票费,进去之后便听解说员一路讲解关于松赞林寺的很多传奇故事和经典。他们说藏传佛教最讲究随缘,敬仰佛祖和各路神仙随你心愿,捐多捐少,捐与不捐完全由你做主。话虽这么讲,你只要进入佛门圣地,眼见香客如云,香烟缭绕,经语声声,谁还忍得住不捐献一点功德?其实,我想给这些寺庙一条建议:与其用门票费把游客挡在门外,不如敞开大门,提升服务品质,如果我们的活佛和高僧大人们真能帮众生化解缓解精神或心理危机,钱又算什么东西?我见主殿的那位高僧一边整理钞票一边唱经我的内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中甸县城周围还有香巴拉大峡谷、蓝月山谷、纳帕海、白水台、虎跳峡这些著名景点,一天下来,我的内心里决定暂时放弃它们,一是我对这种浮光掠影的旅游感觉无趣,更主要的是梅里雪山和雨崩村深深地诱惑着我。我咨询了从中甸到德钦的交通状况,仔细查看了天气预报,决定先赶往德钦。 

这是一次果断而正确的决定。生活和工作中我们也需要做出很多决定,你可以征求周围人的建议,可是千万别被他们左右,因为任何人都取代不了你。你还要知道你内心的真正需求是什么?明白了需求再做决定就容易多了。 

从中甸到德钦很多路段都在修路,可一路上还是非常顺利。当巴士驶过奔子栏,沿途可以尽情欣赏金沙江风光。两岸乱石丛生,陡峭岩壁,存托着碧蓝天空,这是一种荒蛮、野性与时尚和谐共存的美。我们也惊叹人类在岩壁上雕刻或者铲平的刀痕,可以让我们的汽车盘旋而上,直冲云端。我们可以想象的是,100年或者更早以前,这里只有茶马古道,有异常丰富的植物,各种珍禽贵兽与本地藏民相依相存,没有任何外人来打扰,整个香格里拉将会是怎样的一个极乐世界?很幸运地,由于天公作美,我们透过车窗能从不同角度不同高度观赏到白马雪山的景致。车上的几个年轻大学生显然要比其他人更兴奋一些,他们一边拍照,一边赞叹。花53元车费钱就能欣赏如此漂亮的自然风光,没有什么比这样的长途旅行更令人陶醉了。 

经过了近8小时的“折腾”,到了德钦客运站。游客们似乎都没有任何倦意,马上转乘面的驶向飞来寺,为了我们心中敬仰的神山——梅里雪山,我们都期待着能够亲眼目睹您神圣的面容。很多人说,只有极少数幸运者,才有可能第一次就看到雪山的全貌。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幸福简直就是一种奇迹!据酒店老板讲,梅里雪山已经差不多半个月没有露出她尊贵的容貌了,而在我们到达的这个日子,2011年6月14日,早上的日照金顶就非常壮观和独特。我知道我们无意中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我们到达时大概下午五点过(谁有心情去在乎时间?),雪山还只是若隐若现,周围被一条条洁白的哈达和纱巾围绕着,偶尔露出山顶,你不得不赞叹她的无比神圣的高贵气质。八点钟后,梅里雪山周围的云雾逐渐散去,在落日彩云的映照下,终于毫无保留的向我们展示了十三峰的全貌。卡瓦格博主峰高矗云霄,庄严伟岸,稳座王位。神女峰旁列左侧,含情脉脉,温柔至极,此种气质,怎能用文字表述?我虽然很世俗的想用相机留住他们的精彩瞬间,无奈那种让你直击心灵无限震撼的美怎么也无法用人类这点小科技捕捉和收藏得了。我们人类狂妄地认为可以征服世界,改造世界,但当你真实地站在他们对面时,你应该觉得人其实有多幼稚和弱小。 

15日凌晨四点我便起床,从宾馆的窗口开始仰望梅里雪山上空的明月云彩,一切显得如此静谧和闲适,你忍不住怀疑这里是天堂还是人间?由于云雾太厚,雪山被包裹了起来,只好寄希望于日出后,能够驱散云雾,可惜这只能是一厢情愿了。日照金鼎的壮观景象虽没能有缘欣赏,可神女峰还是给了我们极大的惊喜。当金色的阳光像一件华丽的时尚外衣覆盖在她丰满的玉体,她像沐浴后的仙女,羞涩地等待着她的王子出现。此等景象,大概只属凡夫俗子的感受,人类的文字,描绘不了她的真正神韵。 

8:20分拼了车赶往西当温泉,9:40分便抵达了。随行的有一个美籍华人小伙子,27岁,七岁随父母去了美国,能讲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也能听懂大部分慢速中文,打算回中国创业。还有一位上海复旦大学毕业的西部志愿者,22岁,一个瘦小的男青年,在云南河口县服务快满一年,准备回老家江西找工作。两位相互依偎在一起的小情侣,看上去很腼腆,也很温柔,他们在深圳上大学一年级。当70、80、90后三代人同时踏上旅途时,各自的心境、感悟都是大不一样的。90后小情侣享受的是甜蜜的爱情之旅,风景对于他们可能更多只是一种背景和陪衬,他们不太喜欢跟外人交流。两个不同国度不同文化下成长的80后青年,他们都很自信,充满了征服欲望,可是对未来的无法把握也让他们对前途有些迷茫,他们渴望在香格里拉的旅行中明确人生方向,寻找生命的灵感。我,70后,追寻的又是什么呢?如果是为纯粹的欣赏风景、陶冶性情,也还不具备这份闲情逸致的心态。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思考更多的应该是责任、使命以及对生存质量的反省。 

在爬那宗拉垭口的过程中,两个90后大学生远远的落在后面。第二天我从神瀑返回的路上碰到他们,他们告诉我从海拔2680米的西当温泉爬到3680米的那宗拉垭口,至少耗费了他们五个小时的时间。我跟其他两位80后的小伙子一起爬行,开始他们的体力上明显占了巨大优势,随着我逐渐克服了体力极限,我感到有一种越来越舒服的感觉。爬到垭口,我和美国青年大概花去3个小时。而那位小兄弟因为衣服落在驿站,又返回寻找,这样就算是跟他分手了,希望他能找到他的外衣。 

抵达雨崩上村是下午14:10分左右,美国青年决定休息。我的内心里依然兴奋着,时间尚早,一个下午耗在客栈里,也没多少意义,我决定一个人登陆冰湖。本地村民和游客都奉劝我第二天再走,而我由于职业上的影响,我想借机会拓展一下自己的潜能极限。丢下背包,买上手电筒,带上水和干粮,向冰湖出发。 

一切并不像别人说的那么艰难。就在下午14:30-15:00的雨崩村,我一个人亲身见证了一个真实的桃源世界,四周是鲜花、绿草和古树,清晰透明的溪水无拘无束地流淌,马、牦牛、骡子、小鸡自由地享受着各自的美味,放眼更高更远处,是雪山,是被云雾缠绕的大山,天上白云飘飘,纯蓝色的天空被它们装饰和点缀着。我真有点羡慕生活在雨崩村的人们,如此的田园风光,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无法享受到的。真希望这里永远不要通公路,不要修缆车,不要任何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就让它们保持原始的风貌。走了将近三个小时,我终于到达了冰湖,整个冰湖周围,只有我一个人。我跪在冰雪上,祈祷神保佑我的家人,保佑我的亲朋好友,保佑我能够一生平安。冰湖不大,但在海拔3920米的雪山之脚,她的存在让你由衷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和永恒的魅力。我在冰湖周围捡了三颗小石子,把它们带回家,我想它们身上一定有雪山和冰湖的灵魂。正常情况下,往返需要七小时的行程,当我晚上八点钟回到客栈时,客栈老板和游客们对我报以热烈的掌声。点了几个小菜,喝了一杯啤酒,围在火炉旁烘干鞋和袜子,陪天南地北的客人们聊聊天,十点钟不到我就进入了梦乡。 

16日早上7:00起床,吃过早餐,7:40分又开始徒步神瀑,一路上的风景就不再浪费语言来描述。今天是神瀑节,很多来自西藏的、中甸的、本地的村民都要来祭拜神瀑。我也跟着他们围绕神瀑转了三圈,全身被神瀑水浇得湿透,但心里面却感到前未所有的温暖和幸福,这就是神瀑。前来祭拜的藏民中,还有一个四岁左右的孩子,是他妈妈背了四五个小时过来的。对藏民的这种执着质朴的信仰,我们不得不从心底里佩服。中午12点我便回到客栈,吃过中餐,下午13:30分我便开始踏上返程的路途。

 依然是一个人在徒步,虽有些孤独,却感觉独立和自在,想慢就慢,想休息就休息,想走就走,一路上跟源源不断前来雨崩村的游客们打着招呼,下午五点钟便回到西当温泉,包了一辆面的直奔德钦。 

两天徒步行程,超过80公里,到了德钦,我的双腿开始胀痛,每迈出一步都很艰难,喜悦的是,休息一晚,便基本恢复了正常。17日乘坐班车回到中甸,18日回到家,可以同女儿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了。 

我答应了朋友们的要求,把我拍到的精彩照片都挂到了网上,只是我还是要再提醒你这不是真实的香格里拉,或者说香格里拉只存在在于人们心里。如果你有足够的体力,有一定的空闲,你最好还是亲自去看看和感受,也许我所描述的都是只能代表我当时储存在大脑里的一点印象。 

生活,还得像过去一样延续。城市里的人们,依然紧张地忙碌着。人类社会一旦进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任何人也休想放慢脚步。面对未来,除了自我调适,自我放松,自我安慰,没有任何灵丹妙药可以让你过得更幸福。 

放弃挣扎,放弃那些让你痛苦的欲望,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实实在在地活着。用心去爱,用心去感受和体会当下,把每一件小事做好。既不奢望幸福,也不逃避痛苦,就这么简单地活下去,至到死亡,这就是生命的全部。 

你可能觉得,没那么简单。你是对的,祝福你! 

                                                                                                                                 2011年6月22日完成于楚雄。

 

作者:余廷军

《我的香格里拉之旅》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余廷军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