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不是摄影师”——职业F1摄影师于明访谈(转)

发表日期:2010-08-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于明,中国首位FIA(国际汽联)官方批准的F1职业摄影师。1993创办了《车王》杂志并任主编;1996年采访过亚特兰大奥运会。2003年,辞去公职,全力投入F1摄影采访研究至今。
采访/戴清
下雨,爆胎,和冲出赛道。是F1赛事最精彩的场面。
拍于明的装备那天,下着雨,我们的车爆胎,还迷路。
想起几年前同样是拍于明的装备,还是下雨,也是迷路。
于是我就想:作为一位F1摄影师,拍摄时速最快可达到350公里/小时、堪称陆地上最快的物体时,千钧一发,万一相机不灵了,万一镜头进水了,万一没占到想要的拍摄点……其实这世界上,只要是个事,就有万一的时候。比如我们好不容易约着于明拍摄,就下雨和爆胎。
于明告诉我说,没有万一。F1就是一个没有万一只有100%胜算的事。差1%就没戏。
于明说雨中的F1比赛最好看了。对于摄影师来说特出彩。然后在影棚里,于明就当场演绎了一下在雨天拍F1赛事时,他是如何给摄影器材做防水防护和怎样在这种状况下工作的。我认真看完,发现都不算是什么高科技含量的事情,属于小窍门小机智的办法。但正是这些小窍门小机智,不跟拍F1赛事数站以上的人可能就没机会知道。

事实上,作为一位F1摄影师,真正涉及拍摄技术方面的要求并不是最难的,只要有现在影像高科技的支持都能达到。在整件事中,最难的首先是国际汽联(FIA)有关F1摄影师资格的认证几乎是所有摄影采访中最不可能实现的。这件事究竟有多难,我们来看看:
1、 规则规定要成为一位国际汽联(FIA)认可的职业F1摄影师(全年证件),必须全年跟站不少于14站;
2、 每站申请(一次性)签件证时,需提供刊登在正式出版的杂志上的摄影师F1作品不少于20幅;
3、 按每站费用4万人民币计算,全年18站就是不低于80万元(RMB)的成本。
以上这些还不包括:
1、每次出发,仅随身携带的摄影器材就不低于35公斤;
2、能独自一人适应从日本到巴西全球各地的旅行和紧张工作节奏;
3、适应任何时区的时差变化并且保持健康强健的身体状态。
据此,我们得出如下结论:1、不管你是不是一位职业摄影师,最起码能熟练地使用各种摄影器材;2、能控制某本杂志(当然看起来最好是汽车杂志)的版面,能够保证每次采访的比赛有20幅作品的刊登——要坚持两年以上!3、身体健康,走哪儿都能睡好吃嘛嘛香。
世界范围内最顶级的三大赛事:世界杯、奥运会和F1。前两者都是四年一届。只有F1每年都有不低于18站的赛事。不论是车手还是摄影师,这种高强度的比赛,首先对体能就是绝对的考验。这事我有体会,约于老师挑片子那天,他带着7个移动硬盘近千个G的存储卡,还有那个著名的“大箱子”过来。里面是五花八门做工精致的F1摄影师通行证,还有那件“全球限量版”的工作背心。然后我们从下午4点一直挑片子到晚上11 点——全程没吃没歇过,就喝水了。说实话,要不是因为“逮”着于老师比逮熊猫都难,我早崩溃了。但是于明说这样的工作对于他来说不算太恐怖,一般般吧。
有关拍摄和比赛,大家可以去看于明的“现场实录”,这里不想多说他作为中国F1摄影第一人,在技术上有多牛的事情。事实上,于明给我的感觉就不像一位我通常概念中的摄影师,他所有跟拍摄有关的工作基本都是在国外,所有的工作流程都严格按照国际规定来做,从这个层面上看,他真的“不是一位中国摄影师”。那就不拿摄影说事了,这里想说说另外几件让人会记住想起来会乐的小事作为这次采访的花絮吧:
1、 拍完器材那天他请大家吃快餐,餐厅服务员端上来一碟烤香肠说,您的肠子。于明反应飞快回应道,这是我要的烤肠,不是我的肠子。
2、 深夜干完活大家一起走出来,路上有小障碍,总是于明在暗光线下先看见,然后很准确地在合适的提前量下提醒你绕开。
3、 其实不跟他说F1的时候,他会有更多精彩的事情讲,讲得高兴的时候就像一小孩。
4、 他没有驾照,不开车,只会一句纯正的英语:“Non-smoking”.
Q&A
Q:再给我详细说说怎么才能拿到国际汽联(FIA)官方批准的F1摄影师资格?
A:一年拍14站就可以拿这个资格,每一站要(在公开发行的杂志上)发20张作品,一年发280张作品。
Q:在同一本杂志上?
A:在同一本杂志上。这是它(FIA)要求的。其实你要能做到这样,第一你要有资金,第二你要有版面控制权,第三你的摄影水平肯定得好,第四还得执着干这个事。
Q:这样看来首先要当汽车杂志主编,然后还得是具有好身体和精力的摄影师。
A:还得是神经病!(为什么?)不是神经病我能干这事儿么?有23(岁)干这个,33(岁)干的,43 (岁)干这个,我是53(岁)辞职干这个的。其实国内比我拍的好的有的是,但是没人干这个。
" />采访现场Q:怎么想起来干这个的?
A:其实是因为这个(摄影师)职业。当时我是《车王》的主编。它的竞争迫使你得想办法拿杂志拼事。我母亲是位摄影家,她是《中国青年报》最早的办刊人之一。(一些事情)在最初做的时候,往往是被迫的。都是偶然间的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自然而然去做了。当时汽车杂志竞争激烈,为了寻求突破,我必须去做一些其他同行没做过的事情。就想到了F1赛事,这件事无论对于汽车还是杂志,都是顶级的。
Q:然后就辞职开始做了,当时经费怎么解决的?
A:一开始是自费的。2004年。第一站比赛,我就是从现场发回的片子。我是玩真的。这里面的经历是非常非常曲折的。很多人说,当时你的商业机会特别多。但是我当时就是不断往前冲,要拿出新东西。摄影就是我的敲门砖。
Q:那你到底喜不喜欢摄影?
A:怎么能说喜欢呢,不就一谁想干都能干成的事吗?
" />F1摄影师于明正在向记者演示在雨中如何包裹相机镜头以确保拍摄Q:拍摄F1赛事带给你最大的观念上的改变是什么?
A:改变很多观念。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咱们总喜欢说,做事情要交学费。我最反对交学费。交学费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容忍失败,容忍自己的缺陷和失误,容忍成本提高。为什么要交呢?不能交学费。任何事情就是要精确。F1就是精确的理念。我在做之前就计划的非常详细。都说F1烧钱。中国人说烧钱,就是乱花钱。不值得的乱花钱才叫烧钱。我的理解是,烧钱一他是烧的起。丰田烧不起,本田烧不起不烧了,退出了F1。奔驰烧得起,自己买了F1车队,继续烧,还大烧特烧。赛车是笔买卖,是一个商业运作,所以他烧得起的就继续烧,烧不起就不烧了。烧钱就意味着烧的特别大。烧的特别大的时候,就不是节约的理念,是精准、精确的概念。烧钱的过程中,浪费就意味着失败。中国人居然不认这个思维方法,认为这是个高消费就是浪费。实际上,它是世界科技发展的前沿。现在所有评论都说F1是烧钱,就是都不从国家战略和科技发展的角度去考虑。
Q:如何看待中国的F1赛事(上海站)?
A:预计今年中国汽车年产销量1500多万辆,是全世界汽车产销量最大的国家。那咱们就等待时机吧。等到大家认识到这个问题,才会有真正的发展。所以我一直认为F1这个东西就是经济界、企业界的事情。新闻界都是次要的,因为大部分记者不了解也不深入研究,都是别人写什么就翻什么,跟着起哄,学舌。作为一个国家,是一个大的经济现象,一个文化的传播。应该有组织的研究这个东西。而且F1现在已经来中国了。它要是不来就不扯了。来了7年了。我们自己干不好,还在让别人忽悠呢。
F1赛事,现在是每年19站,多大的经济和文化流动啊。仔细想想吧,奥运会4年一次。世界杯4年一次。F1明年达到20站,4年就是80站,全球最高端、最具有价值的宣传推广平台,对于期望打入欧美市场的企业和产品,这不值得研究么?
" />Q:F1的文化和玩法中西方有什么不一样?
A:西方国家的汽车文化从1886年汽车发明开始,是延续下来的,连续的。我们的汽车消费是爆发式发展起来的。因为是爆发起来的,所以就缺乏文化。人家的文化是逐渐积累。所以在汽车文化上的不一致是必然现象。
我已经说了,赛车是一个买卖,而不是体育。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既然是买卖,只要有市场它自己就会主动跑来。不是你主观需要不需要的问题。我给你举个例子,很长时间以后我才明白个中道理。
说起来内地第一次汽车比赛是1985年港京拉力赛,那时候咱们还没有那么多汽车,也不懂汽车这玩意是什么,但人家来也玩了。这说明什么呢,说明这是个买卖,是个商业运作,因为当时英美烟草公司要打入中国市场,它只需要你的市场,不是帮你普及赛车运动来的!
2004年F1落户上海,那是因为欧洲开始禁烟,包括欧洲奢侈品市场开始低落,市场转移到到亚洲。马来西亚赶上了,巴林赶上了,印度也抢,韩国也抢,俄罗斯也抢。中国抢到了。所以实际上是个买卖。那时候咱们中国谁懂F1啊?可是它就进来了。还是那句话,F1不是体育,是汽车商业推广的需求。他想卖车、卖高档牌子,他就得抢着过来。
" />Q:说说当年的京港拉力赛吧。
A:在中国,1995年媒体自驾车全程采访港京,那是我领头策划干的。1999年世界拉力锦标赛在怀柔,那也是我领头策划干的。2004年,全程跑F1还是我领头策划干的。作为媒体摄影记者,中国赛车这几个大举动,都是我走在前面干的。
Q:当时都全程拍摄了吗?
A:片子都有啊。严格来说当时我不是摄影师,就是个业余爱好者。我从来没说自己是摄影师。原来我是个学生,业余爱好者。后来去了山西体育报,我是体育记者还做一些行政工作。后来就跑杂志社来了,当图片编辑。然后就创办《车王》杂志去了。
Q:你现在是职业摄影师了,你认为什么是一位摄影师最需要掌握的事情?
A:一个职业摄影师永远需要掌握的是:曝光、焦点、构图、瞬间。有时候我们可以依赖高科技的相机解决很多以前无法解决的事情。但是只有瞬间和构图是高科技无法取代的。F1的拍摄,大多数时候就是针对暗弱光线下高速动态物体超远距离不定时不定向的拍摄。作为摄影师必须有扎实靠谱的基本功,光靠相机的高科技是不可能的。
还有就是,如果你做的是一件国际化的项目,那就要按照国际化的工作方式和规律去拍照。有一个国际化的标准工作流程及观念的问题。
" />F1单站采访证件" />这种证件每站申请一次,只在该站有效Q:你的作品中有“决定性瞬间”的吗?
A:决定性瞬间?太傻、太扯淡了!所谓决定性其实是很主观的事情,只不过是摄影师本人自己认为存在所谓的“决定性”,在一个影像科技远远不如现在发达的年代,摄影者面对所有“瞬间”都受到限制。因此不得不选择出一个具有“决定性”的。这其实是件挺无奈的事情。却直到现在还被当成衡量摄影作品的标准。事实上一个职业的摄影师需要的做的事情就是把一件事情按照其客观发生的时间顺序毫无遗漏的一一记录下来。比如F1的拍摄,职业的摄影师只要出现在赛场,就应该不管刮风下雨,从出场的那一瞬间一直拍到赛后的联欢会。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中国摄影师拍不到雨中比赛的精彩场景或者赛后车手联欢的画面,因为他们认为这不是“决定性瞬间”。
Q:你的很多作品为什么“玩虚的”?
A:哈哈,其实很多时候是实在“实不了”。比如我拍摩洛哥站,16-35mm镜头,只能近距离追拍。当时我的对策就是:轮镜头+拧镜头+快门,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手的移动速度跟车同步移动。整个赛道边上就我一人轮着相机手舞足蹈的,别人看着跟疯了似的。
" />Q:一般每次拍摄工作时间多长?
A:我一般会在之前一天的排位赛一早去看好地形,踩好点,试拍一下。然后在正赛那天早早抵达赛场,正式开始拍摄一般是6—8小时,随身携带着35KG的装备。

作者:卡丁小六

《“我不是摄影师”——职业F1摄影师于明访谈(转)》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卡丁小六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