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强盗正义的最后疯狂(续)

发表日期:2011-06-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样的本质世界在现实中能够实现吗?能够!只要大家都奉行“文戈”的理念。于是,在对话的基础上,平民将自愿尊重由对话所产生的政府和警察;在“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制度下,耕织男女、武林中人也都会乐意按照各自的能力缴纳王粮国税。奉行武力,武林就是没有前途的黑帮世界;奉行对话,武林就是精彩纷成自由王国。中国人特别蔑视“英法联军”是有道理的1860年,“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伟大的法国人维克多·雨果语)。中国人对于“八国联军”也一向没有好感:1900年前后,义和团运动和八国联军入侵两个事件,是强盗正义对强盗正义的典型案例;始作俑者,当然不是义和团。不是说完全不能够使用武力;使用和奉行是两回事:平民为了保卫自己的和平生活,在技术上把自己转化为战士,是合理的。反抽象哲学认为,使用武力的情况具体应该包括两层三种:a“干戈”和“止戈”都可以是既指恐怖主义,又指军事主义;但如果要让这两个概念作一个分工的话,则“干戈”指恐怖主义,“止戈”指军事主义。b)那么毫无疑问,“文戈”就是指民主主义。民主主义扬弃任何一种谋求独霸——要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对方——的强盗正义(后者的学名也许应该叫做“强权正义”,但我更喜欢在某些时候对它进行污名化,揭露其本质);她要实现尊重各人、各国自主的民主正义,在必要时使用武力捍卫这种正义。

除了前面已经给出的明确定义之外,“平民”其实还有另一种重要含义:那就是与“英雄(贵族君子、精英、解放者、领导者等)”相对。这种理解是关于和平主义和民主主义的世界观、价值观——世界价值观(人性论、方法论、竞赛论)——的进一步具体化;由此便产生出了平民主义。干涉主义在此上升为与平民主义相对的英雄主义。我们说,一种英雄主义的对或错,同样取决于它是否伸张了(解放了)平民的意志:是英雄还是枭雄,便以此为界。18纪意大利哲学家维科的“历史循环论”认为:人类社会总是按照三个阶段循环发展(神的时代、英雄时代和人的时代);世界整体已经经历了这三个阶段(原始社会、贵族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接下来将在局部里重复它;造成循环的原因,是事物必然要经历兴起、发展、昌盛和衰亡的过程。按我对它发展了的理解,这就是说a)“人的时代”意味着平民的胜利。之后,有些人逐渐变成了凌驾于他人之上的神,这时候就有英雄要起来造他们的反。其结果有两种:一是这些英雄在现实中取代旧的神,成为新的神;那么他们将不再是平民眼里的英雄。二是这些英雄在“封神榜”中成为万民敬仰的神,在现实中他们把时代还给了人;这时候他们成其为平民眼里的英雄。b)这种更迭既可以发生在权威世界中,也可以发生在对话世界中;并且在本质含义上,它所表现的正是从权威世界向着对话世界的更迭。但后一种更迭是不会回头的,因为在平民的胜利中,它已经把前一种更迭——以“包含权威于自身之中的对话”的方式——包含在了真正的人的时代里

强盗正义也许在某些时候确实能够较快地解决问题,然而它是以牺牲当下平民的幸福意志为代价的。这些被牺牲的当事平民的幸福,将无法通过其他平民的幸福来补偿。而以自己的“零牺牲”,将自己的价值建立在别人的巨大牺牲之上的人:绝对称不上是负责任的人。西方列强目前所奉行的,常常冠之以人道主义借口的干涉主义,源于近代以来他们在国内政治中所奉行的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在国际政治范畴里,原则上是主张国家自主(国内自决),反对干涉的;然而正是由于他们认为自己是自由(民主)的国家,所以为了自由的目的,可以去干涉非自由(非民主)的国家。可是自由主义者搞错了!他们以为自由主义(即“近代政治自由主义”)就是民主主义,事实上它还远不是。近代以来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革命等,正是为了推动自由主义走向真正的民主主义的宏大社会运动。于是我们不禁要追根溯源地问:在自由主义诞生之前,人类政治生活的主流价值观是什么?

站在自由主义的立场上,作批判的审视,固然可以称之为权威主义(其中的权威包括自然强权、国家强权、神权和君权等)。但是如果站在未来本质的立场上看,则应该称之为原始正义主义(反抽象哲学认为“本质”份属未来,所以我们的本质论是目的论,而非决定论):在自由主义诞生之前,正义主义还不可能实现自己的本质,它只能先行表现为权威主义;因此是“原始的”。自由主义正是为了实现正义主义的本质,而作为权威主义的异化物诞生出来;它的诞生是正义主义在自我实现过程中的重大进展。然而,自由主义者并没有看清这一点,他们——主要是其中的社会契约论者——把事实颠倒了过来:在原始正义主义阶段的早期里,抽象地设想了一个按照自由主义原则行事的,叫做“自然状态”的对抗又或美好(他们自己也搞不定这种矛盾表述)的时代。我们毫不怀疑,自由从来都是包括人在内的自然万物已经拥有的某种现状,和继续追求的终极目的;但我们要强调的是,惟有正义——对于有理性的人类来说,就是其中的民主正义——才能够确保自由。所以,自由主义还有待在高点上回归权威主义(不幸得很,干涉主义恰恰是一个低点回归),发展为我在哲学和政治两个层面上所说的“正义自由主义”(参见拙著《亚里士多德论人的灵魂和德性》第四题56条),才是真正的民主主义。而这时候,人类的政治生活也就达到了自己的本质:奉行民主正义的自由社会。

 

3.世界警察为了什么?

 

420日,在利比亚政府军和起义军争夺最惨烈、几度易手的城市米苏拉塔,两名西方国家的优秀战地记者牺牲了。他们是现年41岁,供职于盖蒂图片社的克里斯·洪德罗斯;和现年40岁,供职于《名利场》杂志的蒂姆·赫瑟林顿。同一天在米苏拉塔遇难的外国人,还至少包括一名参与救护工作的乌克兰医生。美国白宫发表声明,呼吁各国政府采取措施保护记者。洪德罗斯自上世纪末以来,先后到过塞尔维亚、塞拉利昂、约旦河西岸、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多处战场的前线,从事摄影报道。原定于今年夏天与女友皮亚亚结婚。他与赫瑟林顿都曾获得过包括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奖在内的许多高级奖项。赫瑟林顿和另一名记者容格共同完成的纪录片《雷斯特雷波》,获得2011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提名和其它电影奖项。该片讲述了在阿富汗战火中围绕着“雷斯特雷波”哨所的故事。用镜头说出战争真相,最终消灭战争,是洪德罗斯、赫瑟林顿以及更多战地记者的共同理想。

就在我为两位和平战士的殒命扼腕叹息时,突然接到了我的弟子清风从的黎波里打来的电话。他也是刚刚知道两位同行丧生,怕我忧心,于是特意打电话给我。我惊讶地说:“你不是在澳大利亚隔壁的旁边国上班吗?《太阳报》亚太版不是派了你去那里做首席娱乐记者吗?”清风说:“是的。可是我上个月刚刚接到太师叔的指令,于是向《太阳报》请缨又来到了利比亚。初时怕师父担心,所以没向您汇报;现在想来,还是要跟您通也许是最后的一次电话,否则死掉就来不及了。”我说:“好小子,火线关头还是这么一副无拘浪子的德性!”清风说:“那当然,笑傲江湖嘛!”我最后叮嘱他:一切要从长计议,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清风的性格,很像金庸的武侠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而我则常自比为令狐冲的师父岳不群。岳不群有个师叔叫风清扬,是小说中华山派实际的精神领袖,令狐冲称他为太师叔。于是我和清风便常用“太师叔”来比喻各种当局或它们的精神本质。在金庸这部写于上世纪60年代的代表作(我的评价)《笑傲江湖》里,岳不群的角色定位是伪君子。而我一向是替“伪君子”辩护的,当它相对于“真小人”而言时:(a)“伪君子”是我想要做君子,可是没有做成,结果做成了伪君子;我失败了。(b)“真小人”是你(当事人)想要做小人,结果你做成了;我(精神本质)恭喜你,但我本身一点都不稀罕(参见拙著《五指山下梦西游》第五章第三节)。岳不群的问题不在于他的初衷:一统江湖的理想。这个理想原本是好的;问题在于他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采用了背道而驰的阴险招数:口蜜腹剑,荼毒同行。从而也使他由一个好人变成了坏人,并且越陷越深。

那么,现在先让我们来看看金大侠的这个故事梗概,它与本文的论题有顶大关系。武林中都在追逐一本据说有了它就能够称霸江湖的《辟邪剑谱》。但也有两位分属“正教”、“魔教”的高手偏爱音乐,共同创作了一本题为《笑傲江湖》的乐谱。正、邪两派皆不容它,乐谱最后被两位作者托付到了率真少侠令狐冲手里。冲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的大弟子,由岳夫妇抚养长大;岳对冲精心培育,情同父子。华山派属于正教门派中的“五岳剑派”里的一支:五岳剑派包括华山派、恒山派、泰山派、衡山派和嵩山派,其他正教门派还有少林派、武当派等。嵩山派掌门左冷禅最具霸气,被推举为五岳盟主。故事的转折点发生在:令狐冲被师父罚他在后山上面壁思过,却巧遇已经隐居多年、不问世事的太师叔风清扬。风代表了当时迷雾笼罩、正气犹存的华山派——真正的华山派。风见冲孺子可教,于是把自己的绝学“独孤九剑”传授给他。九剑由武林先辈独孤求败所创,曾经名震江湖。独孤代表了风所传承的武林正道:独孤大侠创制九剑,天下无敌,但他最大的愿望却是“求败”——但求有人能够以合乎武林正道的方式将自己打败。与“求败精神”相反的,是代表了邪门歪道的“不败精神”:东方不败是日月神教(正教中人贬之为“魔教”)里的篡权者,他篡夺的是原教主任我行的大权;而任我行当然不会甘心被篡权,势必复辟。然而,故事中的风作为岳的对照角色,也是一个极端:所谓“独孤九剑,有进无退”。因此,本质的太师叔又应该被理解为:作为角色的风和岳两个人优点的合体,这个希望就落在了冲身上。所以,风在传剑开始后不久,就对冲说:

 

岳不群门下,居然有你这等人才,这小子眼光是有的,倒也不是全无可取之处。

 

传完剑后,风在江湖上从此消失(即使再托名出现,也只是作为冲的“内功”)。令狐冲便是有待发扬正气、驱散迷雾的新风清扬。任盈盈作为令狐冲的另一半出现。他想不到的事,她想;他说不出的话,她说;他不做的勾当,她做;并常常假手于她的父亲任我行。最后,“辟邪剑谱”当然不可能称霸江湖,只可能残害江湖。另一边厢,“笑傲江湖”不是退隐江湖(江湖已是退隐之地,无处可以再退),而是需要由冲、盈盈等人去做的“开创自由”。不过这一点当然不可能在小说中直接写出来,否则他们与左冷禅、岳不群和任我行这类横行霸道者又有什么区别?唯一能够直接写出来的,就是正教之子令狐冲与魔教之女任盈盈修成爱情正果,共奏谐曲:改“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叫嚣为“千秋万载,永为夫妇”的和约。这也当是岳不群们死后方生的理想。

要批判岳不群所代表的伪君子,首先就要问:他要伪的“君子”,在不伪时原本是什么?金大侠是这样描绘的:五岳剑派在左冷禅的力推下,在嵩山上商议合并为“五岳派”之事,江湖上其他各派也受邀前来观摩——

 

岳不群道:“承左盟主询及,在下虽于此事曾细加考虑,但要作出一个极为妥善周详的抉择,却亦不易。…我华山创派二百余年,中间曾有气宗、剑宗之争。众位武林前辈都知道的。在下念及当日两宗自相残杀的惨状,至今兀自不寒而栗……因此在下深觉武林中的宗派门户,分不如合。千百年来,江湖上仇杀斗殴,不知有多少武林同道死于非命,推原溯因,泰半是因门户之见而起。在下常想,倘若武林之中并无门户宗派之别,天下一家人人皆如同胞手足,那么种种流血惨剧,十成中至少可以减去九成。英雄豪杰不致盛年丧命,世上也少了许许多多无依无靠的孤儿寡妇。”

他这番话中充满了悲天悯人之情,极大多数人都不禁点头。有人低声说道:“华山岳不群人称‘君子剑’,果然名不虚传,深具仁者之心。”

……岳不群道:“…‘君子和而不同’,武功尽可不同却大可和和气气。…既然历来高明之士,都知门户派别的纷歧大有祸害,为甚么不能痛下决心,予以消除?在下大惑不解,于此事苦思多年,直至前几日,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其中的关窍所在。…在下潜心思索,发觉其中道理,原来在于一个字与字的差别。历来武林中的有心人,盼望消除门户派别,往往操之过急,要一举而将天下所有宗派门户之间的界限,尽数消除。殊不知积重难返,武林中的宗派,大者数十,小者过千,每个门户都有数十年乃至千百年的传承,要一举而消除之,确是难于登天。…虽然艰难万分,却也非绝无可能。…只需方针一变[化‘急’为‘渐’],天下同道协力以赴,期之以五十年、一百年,决无不成之理。”

左冷禅叹道:“五十年、一百年,这里的英雄好汉,十之八九是尸骨已寒了。”

岳不群道:“吾辈只须尽力,事功是否成于我手,却不必计较。所谓前人种树,后人凉,咱们只是种树,让后人得享清凉之福,岂非美事?再说,五十年、一百年,乃是期于大成,若说小有成就,则十年八年之间,也已颇有足观。…咱们要一举而泯灭门户宗派之见,那是无法办到的。但各家各派如择地域相近,武功相似,又或相互交好,先行尽量合并,则十年八年之内,门户宗派便可减少一大半。咱们五岳剑派合成五岳派,就可为各家各派树一范例,成为武林中千古绝称的盛举。”

……左冷禅一直担心岳不群会力持异议,此人能言善辩,江湖上声名又好,不能对他硬来,万料不到他竟会支持并派,当真大喜过望,说道:“嵩山派赞成五派合并,老实说,本来只是念到众志成城的道理,只觉合则力强,分则力弱。但今日听了岳先生一番大道理,令在下茅塞顿开,方知原来五派合并,于武林前途有这等重大关系,却不单单是我五派有利之事了。”

岳不群道:“我五派合并之后,如欲张大己力以与各家门派争雄都胜,那么只有在武林中徒增风波,于我五岳派固然未必有甚么好处,于江湖同道更是祸多于福。因此并派的宗旨,必须着眼于息争解纷四字之上。…”

……令狐冲胸口一震,登时醒悟:“他答应我重入他门下[其时冲已被逐出华山派,因缘际会却意外做了恒山派掌门;但冲不知道,正是岳暗杀了反对并派的恒山派原掌门],原来并非回归华山,而是五派合并之后,我和师父、师娘又在一派之中,那也好得很啊。”又想:“听师父适才言道:五派合并,宗旨当在‘息争解纷’四字,如果真是如此,五派合并倒是好事而非坏事了。看来前途之吉凶,在于五岳派是照我师父的宗旨去做呢还是照左冷禅的宗旨去做。…”

 

(参阅金庸:《笑傲江湖》第十、三十二、四十回及后记。重点号是我加的)左冷禅作为“急统派”的代表,小说作者让他姓“左”似乎是有意的。岳不群则属于“渐统派”,如果他能够心口一致、不使横手的话。更重要的是:在我看来(如果我是好的岳不群的话,那么在本文中被我重点批判的北约集团就是左冷禅),这个“急统”与“渐统”之分,不仅是指技术上的快、慢、刚、柔等,而且更是指原则上的霸道(扼杀多的一)与王道(成全多的一)之别。借用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的句式来说:霸道是王道的消极性变体。于是,在原则范围内,“成全多的一”在技术上又可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合一制,其消极性变体为集权制;第二类是多边制,其消极性变体为多极制。仅就其技术形式而言,集权制接近于霸道,而多极制则是以霸道内耗王道。

    回到利比亚战场。事实上,北约集团也不是铁板一块。除了法、英两国大动干戈,美国坐镇后台之外,其他国家更多地只是做做样子。具有伊斯兰背景的土耳其更是态度摇摆,真心希望讲和。开战进入第三个月后,拉斯穆森秘书长希望各成员国出更大的力气,无人响应;美国国防部长抱怨,有些国家只想利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享受民主成果。虽然北约的军事打击有后继乏力的迹象,但毕竟整体形势对卡扎菲越来越不利。在开战满三个月前夕,赛义夫·伊斯兰接受意大利《晚邮报》的采访时承认:他父亲在1969年建立起来的政权已经死亡,化解当前僵局的唯一出路是选举;在一个没有人怀疑选举舞弊的机制下,他父亲如果选输了,愿意下台。同时,俄罗斯特使马尔格洛夫也对外通风,他得到的信息是:班加西与的黎波里双方的代表已开始在巴黎谈判(我想由于贾利勒当局坚持卡扎菲必须先下台,所以大概只会承认这是接触,而非谈判)。627,开战满100天,国际刑事法院以涉嫌反人类罪对卡扎菲等三人正式签发逮捕令。这虽然没有任何实质意义,但又迈过了一条心理界线。逮捕令的合法性虽然不被我真心认同(在最低限度上,我认为也应该同时下令逮捕萨科齐等人:至于审判的结果如何,那是另一回事);但作为“法律措施”——如果它能确实降低而非提高使用武力的强度的话——总比战争措施要好一些。巧合的是,另一个在两年多前就开始被该法院通缉的苏丹现任总统巴希尔:两天后竟然来到了中国访问,受到胡锦涛主席的热情接待。

(待续)

 

关键词:和平主义正义自由主义平民主义笑傲江湖民主主义

作者:祥歌

《强盗正义的最后疯狂(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祥歌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