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越来越像一张白纸

发表日期:2011-06-30 摄影器材: 尼康 D50 点击数: 投票数:

        自西藏回来以后,我就中了邪般的一心决定辞掉这份工作,当然和去不去西藏没有必然联系,这只是一个时间节点上的巧合。

        我已经不去想产生这种强烈想法的本质原因,究竟是去年被某爷整后留下的阴影,还是性格使然,或早或晚是要与这份工作说拜拜的。我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下蛊了,辞职这个念头占据我整个身体,渗透到每个细胞中去,蔓延到每一天的分分秒秒,而致没有一丁点的空隙去思考别的事情,自然而然也就没有兴趣做别的任何事。每天的上班下班路上想着辞职想着自己苦逼的人生想到要哭,混混沌沌的而致经常踩着单车就踩过了头,又原路返回去停车。

        码这些文字的时候自己也怀疑,有没有这么夸张啊……仔细想想我每天的确就是这么过的,那要不就是这工作确实蛋疼至此,要不就是我自我催眠,扩大自己的痛苦,洗脑灌输不辞职就没法活的思想。刚参加工作时的雄心壮志荡然无存,取而代之就是没完没了的烦躁跟愤怒。

        为这事和家里的产生无法调和的矛盾,而这矛盾以我的年龄越来越大为出发点,引发两个极端:正方认为不小了!还不安定下来都要30了!反方认为快老了,再不折腾几把都要30了!我也觉得奇怪,一个当了一辈子公务员的爹和一个当了一辈子人民教师的妈,怎么女儿就基因突变了。然而我又不甘心于现状,又没有摆脱现状后的明确目标,我到底是想肿么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下班回家的时候又遇到一个拾荒乞讨的老奶奶,穿着并没有那么凄凉,但是满头银发又让人觉得不忍,我空荡的大脑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又锈钝的运转起来:生活对每个人都不容易啊。也就仅限于那么几秒钟,思索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又停止运行了,在犹豫要不要特地停下翻背包拿零钱的过程中,与老奶奶擦身而过。每次都想为这些生活底层的人献出一块钱的微薄之力,每次又都觉得这一块钱杯水车薪,面对这些自己在物质上爱莫能助的人,总想着多一份尊重也许更重要,而这份尊重也只是每次放一块钱的时候尽量不发出声音,仅此而已。

        这世上还有这么多数不尽的比我凄惨几十倍的为生存挣扎着的人,我还不懂知足瞎折腾个什么劲呢,每每想到这,就悲观的认为人生只有痛苦和更痛苦而已。

———————————————————————————————————————

        老母每次来杭州看我,尽管次数不多,但我记得她每回都要感慨我住的这套房子怎么就这么破呢,口气中充满了两层含义:第一、她女儿生活的真像要饭般的凄惨;第二,天煞的房价这种破房子要2W+。声明这第一层含义不是我意淫出来的,我娘亲口说过的。

       我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越来越无所谓了,倒并没有这么顾影自怜,尽管家里的确是要舒服很多,但其实我是适应能力很强滴淫,虽然从小我都害怕换新环境,但每次换环境后都很快就能适应,环科院除外。

      我妈说我从小就是个嫌贫爱富的人,对物质生活要求很高,但是今非昔比,如今我森森滴明白,在当今这个操蛋的社会中你要还是有太多欲望自己又不是富二代的情况下,是要累屎的!鉴于贫富差距大的令人发指,不摆正心态早晚会变态。老母就很喜欢跟我讨论谁家有几套房谁家湖边有别墅的话题,每次我都提不起兴趣,若不是淡泊至此,怎么可能拿着两千块的工资在杭州还活的这么坦然呢~每每想到这,我都要被自己感动哭了。。

———————————————————————————————————————

        哎哟其实我一开始很想把这篇日志往深沉里写的,而且今天下班路上难得没有想辞职的事情而且想了很多其他问题,所以赶紧回来想写点一气呵成的东西,结果写着写着我又忘记了,只好分段东写西写,不知道要表达什么中心思想。某大师老说我是肤浅滴淫,说着说着,我就真肤浅了,好吧肤浅的淫生才快乐,装深沉是有多累。

        就让我变成一张白纸吧。

作者:沿途风景

《我越来越像一张白纸》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沿途风景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