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梦幻之针孔摄影——“惟孔天下”三人影展

发表日期:2011-07-01 摄影器材: 松下 DMC-LX3 点击数: 投票数:




     6月3日午后的芍园壹号文化创意园特别寂静,在这里设展的“惟孔天下”针孔摄影展即将落幕。我又偷懒着这最后半日的光景,避开熙攘的人群,去看了展览。针孔摄影这一词并不陌生但却鲜见针孔摄影的作品,此次设展的作品虽然并不多,只有40幅左右,却也让我有机会接触和学习到针孔的拍摄原理与作品效果,特别是那有如梦幻般的成像令人浮想连翩。

     最吸引我的就是上面这一幅叫《绽放》的作品。出于好奇用松下小三的伪针孔效果翻拍的,与现场效果有所区别,但反而褪去了原图上鲜艳的色彩,突出了艳丽和质朴的对比。喜欢这张作品,是因为它给我一种诗意般的安详感,我想作者应该是透过镜头在寻找一种自然栖息的姿态,在古旧沧桑的老街上,在风云变换的历史尘埃中,却有一朵小花正不经意的角落悄然绽放,历史的厚重与自然的新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生命以一种脆弱却姿意的姿态绽放着。

     与作品一样喜欢的是照片下的几行小诗,我觉得文字是摄影作品不可分的一部分,尤其是当它被赋予影像的定义时。

《绽放》

这个院落很安静,听得到夏虫的鸣叫。

意象弱不禁风地存在,拐角转不到头。

我喜欢这种类似于归隐的表情,呈现出自然而然的质朴。

 

明媚与颓然,并同那些看不清的前路,弥散在阳光下。

现实就这样与幻境重叠,暗香悄然而来。

我在沉默里触碰安静,记录下盛开的瞬间。

 

许多时候,活着是一种姿态,可以与环境无关。

在绽放的时候尽情舒展,在疲倦的时候低调离开。

一段生命的源起与承载,在悲喜中逐渐走向闭合。





这一组作品《门里门外》最具梦幻效果,也是我很喜欢的一组作品。作品通过针孔相机的长时间暴光拍摄而成,特别好奇的是照片上还有一串阿拉伯数字和光圈,在我认为,作品是呈现出一种梦境与人生的关系,数字代表了时间和岁月,黑色胶片拍出的粗颗粒和暗角感刚好衬托了一种压抑焦虑的氛围,那些门错综复杂象征人生的道道坎坷和烦恼,图片中的人在黑白包裹的梦境下不断挣扎奔跑,不断前行只是不知梦何时醒来。后来创影人告诉我,照片上的数字是因为采取了劣质胶片,所以过片时会出现底片上数字冲在正片上,可以说是一种偶然却又必然的结果,更难能可贵的是作品的无法复制性。










看到这组作品《醒园》,仿佛让观众置身于时空交错间,作者始终没有给照片上的两个古代小人偶正面镜头,却让观众通过他们把视觉带向历史的厚重之中。谁说时空不会交叉,在摄影的世界中时间都是可复制的,历史也会重合。也很喜欢这幅作品的文字描述(如下),有点长,摄影师更象是在导演一部电影的片头。

《醒园》

被历史赋予厚重的地方,始终保持一种特殊的氛园,可以被视为一种勇敢。

 圆明园,这是一座注定孤单的城池。长久以来,睽视,垂涎,嫉恨,迟疑,关注,都不能摆脱最终被废弃的命运。在它零零落落的形态里,每一块石头都充满了哀怨与怒气,因为它们知道,回到曾经有过的华丽完整,只能在梦里。

 因了它倾城的貌,让人歹生侵城的心。一场持续了两天两夜的大火,将一座历时一百多年才陆续建筑成的园子毁于一旦。是什么样的人性,能在毁灭的同时,不起怜惜的本能?是什么样的人性,丧权亡国,都只为满足自己百般的私欲。

 你头顶翠簪凤钗,身着双喜流苏,你欲以“母仪”之态倒行逆施于天下。此后,山河尽碎,国破家亡,民不聊生。

150年过去了,我请你依旧翠簪凤钗双喜流苏地站在这一片废墟之上,我想你可以看得见曾经想要抓住的东西,曾经满足过的痕迹。你独自欣赏一场落幕后的盛大演出,无声无色。你开始局促,没有可以颐指气使的人群,没有谄媚的奸臣没有逆耳的忠言,你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哪里。是的,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你知道自己站错了位置。

 如果有一次回首,再有一次透彻的醒悟。。。可是,生活从来没有如果。此时的侧目,只看见阴霾的云层就在头顶,混沌之上,之下,天地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我无意评价历史,我只是来这里阅读,再以我的方式试图投射出光景。黑与白的眼前,本不该这般黯然。

 于沉重中苏醒。记住那些真实存在过的。这里,那里,过去,未来。

这种照片叫《无题》,但照片却十分吸引眼球,视觉效果十分夸张,质感强烈,这些没有经过后期处理的照片却能在现实中勾勒梦想的空间,可以说是针孔摄影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惊喜和快乐!






这是一组拍摄三坊七巷的针孔作品,它不是纪实的也不是风光的,却不可复制的存在的,犹如历史总是模糊的,有时我们不需要答案,只需要铭记。正如作者所述:“那一小段被遗落的时光重新被一个时代的繁荣和兴盛所铭记,怨叹如烟雾一般慢慢散去。日光与灯影,照见古昔。粉墙黛瓦石板路,杏花烟雨故人居。轻触故园旧影,以柔软,以温情,以感恩。时空的界限在渐次里消亡,大爱无声。”









这组作品完全把人虚化渺小化了,针孔的夸张效果,把一艘普通的小船长成了巨大身躯,忽略了人的存在,船是主体,是主人公,作品叫《船说》也顺理成章了,人化物,物化人,作品颇有些喜剧效果,而且喜欢周围的暗角效果,也可以算是一种好玩的LOMO作品了。

《船说》

 倾诉与聆听。

 若走得进去,能看见一个年代里的色彩斑斓。这些倚靠着,分离了的船体,站在光线里寂静不语,看着天光明灭,潮涨潮退,一遍又一遍回味着水的体温。

 我试图还原它最本真的样子,我假设它是有故事的。谁从这里离开,亦或从来不曾来过。曾经有过的汹涌,我们谁也未曾看见。

波浪声很近,却再也不能抵达。如此的平静,像不作声色的表情,又如同无法克制的想念,欲语还休。

然而,毁灭到底成就了结局,结局不可逆转,灵犀失去彼岸。此时静默,仿佛潜入深海。

也许从此,不必再有启航、逃离、戒备。完美地镇守,没有缺失,亦无须漂泊。而最终,它只是一只孤独的木船,无论疾驶还是奔跑,都是逃不掉,忧伤的本质。









用松下伪针孔拍摄的几张展会现场

三位创影人自拍照,挺好玩的,特别是那一堆的器材,都是大家伙



2011-7-1上传图片



创影人还十分热情的给我看了他们用于拍摄的针孔相机,没有光圈,没有快门,只有暗门和快帘拍摄,是个怪家伙。然而看似简陋平凡的东西,往往存在普通的真理,那就是“小针成像”原理。

      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影展名叫“惟孔天下”,回头想想,惟孔,顾名思义,而天下,我想也许是喻意小孔成像是没有通过镜头折射的影像,是一种自然包容的摄影状态,一种广角的状态,而墨子发明的小针成象原理,与墨家兼爱天下的思想不谋而合,“惟孔天下”应是指喻一种针孔摄影的精神溯源吧!

作者:远帆无忌

《梦幻之针孔摄影——“惟孔天下”三人影展》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远帆无忌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