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的理想

发表日期:2007-01-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的理想


一写下这个题目,自己都觉得好笑。象小学生在写命题作文一样。儿时我们天真无邪不知天高地厚,一心要当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人物。仿佛这个世界正等待着我长大。

六岁左右,我的理想大家一定猜不到。 不是什么科学家,领袖。那时候俺最想做的是工人,当然前面有定语的,就是罐头厂的工人。 年纪小就是小, 那时候以为当罐头厂的工人就可以随便吃罐头。 这个理想也反应出本人物质本性。 也反应当年物资的匮乏。

上了小学后最爱学校组织看的电影,那时候为了所谓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给我们放的全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影片。多数是打仗的。八一电影制片厂那五角星一闪烁出现在屏幕上,心里那个激动呀。,于是想当演员。这个理想反应出本人还有点精神追求。

当然由于形象原因,本人在群体排练时,演出的都是叛徒和坏蛋一类的反面角色。 大家肯定注意到了,这类角色在电影里都是吃香的喝辣的,举个大鸡腿说,再搜搜,这里肯定藏了八路了。不然就砸个西瓜说,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花钱,吃你个烂西瓜怎么了。冲着这些个好处,我对反角一点儿不反感,可见我唯一点带有精神追求的理想也是有巨大的物质愿望做支撑的。

那时候父母工资才几十块,勉强生活。可是当时有一个同学家里是商业口的,据他讲,他吃排骨都吃饱了,别人买骨头都是没一点肉渣的,他妈拿回来的骨头是带很厚的肉的。听得我几天打主意要上他家吃饭。

高中时,班会上一次老师安排每个人谈谈理想和未来。我正在下面看偷偷吃饼干。 轮到我时,大脑一片空白。可是不能不讲,我总不能让老师认为我是一个整天胸无大志,无所事事的人。当然不能讲我想当罐头厂工人,想当电影里的反角,这容易把我们那个教政治的班主任气抽的,而他有严重的糖尿病,这个责任我可不敢承担。

于是我高谈阔论了一番,什么自古成功人士都有伟大理想,有了伟大目标,人生才有伟大价值什么的。我的理想是当一名记者,做一个无冕之王,反应百姓疾苦,诉说百姓心声。当时全班包括班主任给我热烈地鼓掌。搛在我手心里的饼干都让汗给弄湿了,坐下后我又咬一口,一点也不脆了。

大学了,我沉溺于各类小说中,幻想人生。 这个时候的我很迷茫,一些不切实际的理想已经伴随着残酷的社会现实,离我越来越远了,我的理想就是找份年薪不错的工作,在有空凋的办公室里,喝一杯立顿红茶,然后对打字员说,这份企划案这里再帮改动一下。

当报纸上铺天盖地登着因为扩招大学生毕业人数创历史新高,大学生找工作比民工还难,我们院系的学生就业率反映到纸面上是94%,当系领导自鸣得意地念出这个数字时,下面的老师们学生顿时哄堂大笑。毕业的现实逼迫着我,我看不到一点未来。终于毕业了,心情不是喜悦,迷然而又有一点悲哀。

好不容易在一家企业现场招聘,操作时,我才发现我们上学时学的数据机床,差不多都快是古董产品了。我想我连六岁时想当罐头厂工人的理想都不能实现了,更别说什么反角、记者了。

我恨的牙痒,这大学真算是白念了,不如去农村种地呢。我大学一农村同学对我说:回农村种地在我们这个地方基本是不可能。一是农村乡镇企业不发达,没有一家用得着大学生;二是自己创业没资金。读了这么多年书,就是种田都成外行了!三是就算你想种地,农村也没地,那地都按农村户口一人一份的。

我郁闷了,九年义务教育加高中大学,十六年人生美好的年华,我大部分时间在苦读,可是最终我实现不了我六岁的一个小小愿望。

专家们在媒体上又唾沫四溅地说,大学生就业难与扩招没关系,与大学生素质教育有关系......TMD是不是也与中国计划生育有关系呀?人生的太多了。

终于我还是找到了一家公司,加班加点常事,工资克扣常事,放在我们老板嘴边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不想干就走人,外面有的是人等着干这儿活呢。

我终于没有理想了。

作者:远帆无忌

《我的理想》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远帆无忌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