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机关文化的病态与腐败(一)(转载)

发表日期:2006-12-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机关文化的病态与腐败


中国机关中不断蔓延的“餐桌”文化、“圈子”文化、“脸面”文化和“官本”文化,应该是四种最具有“典型”意义的病态机关文化。

“餐桌”文化:公权自私化的结晶 交往媚俗化的展示

吃喝风的“盛行”是新时期中国机关文化的一大“亮点”。有民谣曰,“革命的小酒天天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喝得原则纪律无所谓,喝得老婆背靠背”,“酒场就是战场,酒风就是作风,酒量就是胆量,酒瓶就是水平”……民谣本身就是一种文化,此类民谣反映的是,人类赖以生存之物质基础的“吃”在机关已变味成“吃喝风”。只是,“吃喝风”之吃是公款埋单,而非吃者自己掏腰包。

公款吃喝由来已久,且愈演愈烈。上面来个人,要吃吃喝喝搞接待;单位获个奖,要吃吃喝喝搞庆贺;领导外出要“饯行”,考察归来要“接风”;检查吃、调研吃,汇报吃、座谈吃,开会吃,闭会吃……不论办什么事,总是先吃上一顿再说。在一些地方的一些单位,一年吃它个几百顿着实是稀松平常的事。

报载,北方仅建设欠款就高达亿元的某县级市的一个只有60人的单位,10个月就花去98万元的“招待费”,远远高出人员工资;沿海某市一名曰“人民大厦”酒店以豪华奢侈著名,引得当地官员敬趋豪吃,最高时一顿竟吃15万元;某市审计局的一份审计报告表明,该市殡葬管理处2003年招待费开支为61.89万元,占全部公务费支出的33%,而用于发展殡葬事业的固定资产投入只有12万元;西部某国家级贫困县100多家党政机关单位,在当地一家“新月楼”餐馆欠账吃喝,竟吃出白条近5000张;国家某公司人事部门在武汉开会3天,每天人均消费一万元!

而这其中的部分县市,是有钱大吃大喝,却无钱发放教师工资。当然,这是有其道理的,因为吃乃生存之本,并非只有富人需吃,咱“穷人”也得吃嘛。于是大伙都吃。大干部吃,小干部也吃;上级来人招待吃,呼朋唤友找由头也吃……尽管打击公款吃喝的力度一再加大,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机关人总是有理由、总能想到法子吃。各大酒店宾馆的餐桌上,大吃大喝、狂吃滥喝的主角总是机关人。有人说,如果哪天公款吃喝在我国真被全面禁止,中国将至少有八成以上的豪华酒店必将倒闭——所以导致某些机关人自豪地说,公款吃喝绝不能禁,禁会影响国民经济发展,谁不说咱机关干部正在为拉动一方经济而无私奉献自己的肚皮和胃?又所以他们喝遍好酒、抽遍名烟之后,敢将血盆大口再转向稀有野生动植物,致熊掌、香獐在餐桌上价格一路暴涨,此一暴涨又令东北黑熊数量锐减、西部香獐踪迹全无。

有关资料表明,1990年全国公款吃喝开支为400亿元,1994年即突破1000亿元,而2002年竟突破2000亿大关,相当于再造 “三峡大坝”这样一个旷世工程!

南方某地一“连环吃”的官司最能说明问题。该地“豪庄”酒楼是当地规模最大的一家酒楼,几年间机关单位在酒楼吃喝欠款近百万元。其中镇政府从1994年到1996年在酒楼“定点吃”,就吃下吃债22万多元,后党委书记升任县政协副主席,*股一拍走人。新书记既接政任,又接吃任,继续吃该酒楼。一年多过去,不但上届的吃债未还,新一届又欠下13万元。随之,书记镇长又双双走马易人。再任书记镇长因不堪前任“包袱”便转移了“战场”,酒楼的账一下子成了“呆账”。老板无奈,只得告上法庭。白纸黑字、事实俱在,法院当然判定相关单位偿还这些吃喝债。非常幽默是,法院的一纸判决虽帮忙收回了30万,法院本身却又为该酒楼留下10余万元的吃债。店老板真不知这官司还怎么打?

官饭吃到需要老百姓通过打官司的方式去讨债的地步,不知是悲哀的幽默,还是幽默的悲哀?机关人将做生意的百姓吃得倾家荡产,甚至将“吃饭”的“家什”——办公楼也“吃掉”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这,应已不是悲哀而是可怕了!人们在关注“吃喝风”时往往只停留在“铺张浪费”的层次,殊不知“铺张浪费”只是“吃喝”的表象,道理很简单,因为没有一个机关人是因食不裹腹而去擦“公家”的“油”。机关人善于大吃是喝,展现的首先是中国人自私而麻木的心态——反正是“老共”的,不吃白不吃——如果是自己掏腰包,恐怕没有一个机关人会这样“大手大脚”。更重要的是,吃了可不是白吃,除了能撑大肚皮外,还能捞到许多附加值。即,餐桌已成为机关与机关之间、机关人与机关人之间关系庸俗化、媚俗化的一个平台。大吃大喝谓之“联络感情”,来人招待便“天经地义”,别人不来主动去邀请谓之“要经常走走(把机关当亲戚场了)”,当然也“地义天经”;到了饭桌上,黄段子伴奏,吐沫飞溅,酒不是喝而是拚,几回合一拚,服务人民的“公仆”就成了行走江湖的“哥们”;“千好万好不如接待好”,在一些地方,只要把接待工作做好,其他工作自然也就“好”了;餐桌还是机关人献媚表功的绝佳之地,酒喝得越多,越能显示出“忠贞”; “酒杯一端,政策放宽,筷子一举,同意同意”,一顿宴席下来,马列主义便丢到了爪哇国,什么原则制度之类统统被酒精化解,办公桌上办不成的事、不能办的事,饭桌上轻松“搞掂”……酒足饭饱之后还有依然是“公家请客”的余庆节目,跳舞、洗澡、按摩等,花样百出。机关人吃喝过后,醉死的、摔死的,寻衅滋事被小流氓打死的,以及死在三陪女肚皮上的新闻,已屡见而不鲜。

“圈子”文化:占山为王的强盗气派 拉帮结派的流氓气息

“圈子”现象在中国机关的蔓延,已引起国人关注。有关人士指出,机关腐败现象出现了新的“异动”:大圈子作秀,小圈子作孽。某省常委、组织部长受贿大案案发后,让周围人深感意外,一向大讲制度反腐、行事谨慎内敛的“老组织”怎么也“腐败”呢?检察机关在法庭上指控,该部长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贿赂460余万元。这个“他人”究竟是些什么人?“他人”正是部长的小圈子里的人。部长的小圈子很隐蔽,隐蔽到案情的暴露让与他共事多年的组织系统的人都感到惊讶。从现已披露的案情来看,该圈中人主要有该省交通厅原厅长、粮食局原副局长、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及检察院反贪局原局长,以及大型国企老总级人物。部长精心培植的小圈子人员虽然不多,但都是一些“有实力”的人物。部长圈子中的三大“国资巨头”手中掌管的资产就达600亿元以上,占了该省省级国有资产的60%,其“油水”可想而知。这个小圈子虽然不大,但圈中人的人权、财权、物权却不小。而又正是因自认为在这个小圈子里“做事”风险不大,该部长才事无忌惮地犯罪。

被称为建国以来查处的最大卖官案的“马德案”,牵涉到国家某部原部长、省政协原主席等众多高官和马德所在市的一大批官员,总数达250人之多,且该市下辖10个县市中,半数以上的县处级干部均卷入该案,其中涉及市县和部门一把手又达50多人。一个地厅级干部犯罪案为什么会牵连到许多官员呢? 马德案清楚地告诉人们,在一些地方的官场,已经形成了一些不成文的“潜规则”,官员们受贿收钱, “自己得一点,向上送一点”,“同舟共济、相互牵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圈”。 圈子里的人躲在阴暗、暧昧的角落里,对内相互“关照”、对外排斥异已,共同亵渎组织原则、共同侮辱党和人民,以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圈子现象暴露的事件并非个案、特例,大大小小的机关里总是或多或少、或轻或重地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小圈子。圈子文化的实质就是,不讲“组织原则”讲“关系”,不搞“光明正大”搞“小团体”。中国人有讲究“关系”的传统,中国机关人更热衷于“搞关系”,“关系”的纽带五彩缤纷,如,同学、老乡、战友、同事之类,当然,也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纽带”,比如“一起嫖过娼,一起……”,等等。“关系”一旦形成“网”,也就成了所谓的圈子。在小圈子中,通常是掌握实权的官儿占据轴心,级别小一些的次官或当地大款甚至流氓恶势力充当“入幕之宾”,秘书、司机、办公室主任之类跑龙套。圈了转动起来是那么的美妙动人,不只“你(自己)的事就是我的事”,就是你十八代祖宗之十九代外侄媳妇的事也是我的事。当然,我之表叔二大爷、表婶三姑***事也就不折不扣是你的事。于是,大伙全都“没事”偷着乐。又于是,圈外的一些机关人就总是想方设法地朝圈内钻,以期一朝成为“圈中人”,不仅前程可以似锦,而且可以尝到理直气壮地大声说话、脚踏实地地昂首做人的滋味。

这就是中国机关人的“圈子”。圈子文化的遗害有四:一是导致组织原则形同虚设、政令不畅,在“圈子”的势力范围内形成封建堡垒式的“土围子”。“圈子”对下欺侮人民、对上讨价还价,形同“部门割据”、“地方割据”,虽然它还不够资格称“反动集团”,但最终确确实实会对党和国家构成威胁,这种潜在的、文化意识上的威胁尤其可怕;二是侵害着机关队伍“精英化”建设。机关队伍是社会的管理者,是社会前进的领跑人,理当是社会的精英。但是,圈子文化一旦在一个地方或部门盛行,那其无论是干部提拔还是人员调整,包括其他政治资源的分配,圈子内的领导干部首先考虑的必然是自己圈子内的人,而不会考量什么干部政策、用人标准等。如果你不向这一圈子输送利益,那就将永远被排斥在仕途之外,这迫使一些人不得不放弃原则而加入这一圈子。而由于圈子里的人精心打造自己的小圈子,培育“铁杆”密友,然后再相互利用,选拔的又必然是奴才和庸才。奴才和庸才“当道”,真正的“精英”就永无“出头”之日,精英的“领跑”功能自然也就难以实现。近年来一些地方党政机关中不断出现的“人才流失”现象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三是小圈子的隐秘性和共生性很容易催生腐败,并因小圈子又是较长时间积淀而成,凝聚了圈内人相当的“心血”,一般不会轻易被攻破和瓦解,故腐败起来风险系数也就大大降低。构筑小圈子者的动机本就不那么高尚,腐败风险的低系数就更容易诱发各类丑陋和犯罪。而且,由于“圈子”具有自闭和密封性能,小圈子一旦进行犯罪,又会给查处工作带来极大的难度。这又往往会给世人以“惩腐不力”的错觉; 四,“圈子”现象最大的恶果是,“圈子”人“大圈子作秀,小圈子作孽”等丑陋行径直接动摇着一方机关人的价值取向,动摇着民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期许,损害一方的政风和民风。


作者:远帆无忌

《机关文化的病态与腐败(一)(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远帆无忌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