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爸爸,你要活下去

发表日期:2011-07-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爸爸,你要活下去 

  一位19岁少女在踌躇满志地迎接2007年高考之际,却惊闻在异乡打工的父亲身患绝症,即将被摘除双肾,生命危在旦夕。在家里筹钱无望,肾源迟迟找不到的情况下,为挽救至爱的父亲,女孩作出了让常人难以想象的决定:毅然决然地为父亲捐献自己的右肾。女孩的孝心延续了父亲的生命,面对无家可归、一贫如洗、债台高筑的逆境,女孩依旧笑对生活,把父亲带到学校,一边读书,一边细心照料父亲,她用生命谱写了孝的传奇和爱的绝唱。这个女孩的名字叫曹瑜。

  1988年5月15日,曹瑜出生在四川省邻水县荆坪乡对角村,父亲曹洲德、母亲彭素碧都是当地农民。
情感散文http://www.qgjiayuan.com/
  曹瑜的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三个可爱的宝贝儿女,让曹洲德夫妇深感肩上的担子重。为了孩子们的未来,夫妇俩决定去福建打工挣钱。

  父母去打工的那年,曹瑜才5岁,她和弟弟妹妹被寄养在外婆家。小曹瑜很懂事,乖巧的她从来没有抱怨父母不在身边照顾自己,除了管好自己的学习,带好弟弟妹妹,还常常主动帮外婆做家务。而在小曹瑜心里,每一次外婆叫她去接电话的那一刻,是她最快乐的时候,她知道,准是爸妈来电话了。

  光阴似箭,转眼到了2006年,曹瑜已是邻水县石永中学高三(2)班的学生了。在父母含辛茹苦为她营造的良好学习环境中,她格外勤奋,离高考还有半年多,曹瑜理想的翅膀已经跃跃欲试,她想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考上大学,给父母一份骄傲和惊喜。
情感散文http://www.qgjiayuan.com/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6年12月8日,正在教室上课的曹瑜被传达室的人叫去接电话。电话是母亲从福建打来的,母亲告诉了曹瑜一个残酷的事实:父亲患了尿毒症,而且病情危险,可能要做换肾手术。“换肾”这两个字,以前在电视、报纸上见到过,也听说过这类事,没想到这样的不幸竟落在自己父亲身上!

  12月14日,正当忧心忡忡的曹瑜要去福建看望父亲时,得知病情危重的父亲已于这天乘飞机从福建飞往重庆,并转到西南医院。于是,12月15日,曹瑜向学校请了假急急忙忙从邻水赶往重庆。到了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全身浮肿的父亲打着吊针,看到曾经健壮魁梧的父亲如今被病痛折磨成这个样子,曹瑜心里顿时难过得直想哭,但她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安慰父亲:“爸爸,你安心治病,这病一定会好的。”说完这话,背过身去,曹瑜忍不住直掉眼泪。

  “一向身体硬朗的父亲极少生病,怎会一下子说病就病倒了,而且来得这么重!”曹瑜很纳闷,她探问母亲彭素碧,彭素碧犹豫再三,最终向女儿说了丈夫隐瞒病情,拖着病体打工,硬撑了三年多的事实。
情感散文http://www.qgjiayuan.com/
  早在2003年7月,曹洲德就到医院检查过,当时医生就告诉他是尿毒症早期症状,要及时治疗,多注意休养,不然后果很可怕。但为了不让全家担心,曹洲德若无其事地对妻子说:“医生说的,小毛病,吃点药休息一下就好了。”他想,孩子们还小,自己若要治病,会拖累他们,再挺挺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于是他就吃了点药,在厂里又忙碌开了,有病状反应时,歇会又接着干。

  2005年8月,因为连续几天腹泻不止,曹洲德实在挺不住了,就到当地医院检查看看病情到底怎么样了,结果被诊断为肾萎缩。医生说这种病发展下去,最终要换肾。当时他就蒙了,没有想到这病发展得这样快。但是他又想到孩子们读书、生活开支……每一处都要花钱,而治这个病恐怕是个无底洞,没有了钱,孩子们怎么办?他便再次向妻子谎称:“医生说问题不大,煎点中药吃就可以了”。于是他一边服中药一边继续在厂里拼命地干,常常到凌晨一两点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出厂房。有时痛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直往下掉,但曹洲德一想到宝贝的孩子们,就默默地咬牙扛着。他想这病恐怕是没有机会治了,而他又多想在还扛得住的时候为他们多挣点钱啊。
情感散文http://www.qgjiayuan.com/
  2006年11月下旬,曹洲德好几次昏倒,彭素碧几次催他去医院,他总推托:“不要紧,坚持得住,休息一下就好了。”2006年12月6日,曹洲德被工友们发现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积劳成疾的他已经全身浮肿……随后,接到消息赶来的彭素碧和亲友将曹洲德立即送往当地一家医院救治。经诊断,曹洲德已经为尿毒症晚期,必须摘除坏死的双肾!这家医院建议转院到西南医院。后来在西南医院经过三天三夜的抢救,才暂时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一直蒙在鼓里的彭素碧这才明白:其实丈夫在3年前就开始发病了,也知道早晚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可他却把病情压在心底,绝口不提。

  听母亲含泪道出父亲生病、瞒病的原委后,曹瑜不由泪流满面:为多挣些钱供养自己和弟妹读书,父亲苦苦支撑这个家,他付出了所有的心血甚至自己的生命啊!“不能没有父亲,无论如何都要救父亲!”曹瑜内心在呐喊。

  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肾,曹洲德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每次父亲做透析,曹瑜都看在眼里,痛在心上。

  为尽快让父亲进行手术,曹瑜和母亲商量马上筹钱。2006年12月下旬,母亲回家到亲戚朋友处挨家挨户地借了几万块钱,但离基本的手术费用还差一大截。而十多年父母打工的积蓄,在父亲前期治疗和几次透析下来,已所剩无几。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把最值钱的家产——父亲辛辛苦苦盖好的唯一的房子卖掉,价值10多万元的房子最终以5.5万元忍痛贱卖。
情感散文http://www.qgjiayuan.com/
  然而,筹钱回来的母亲一清点:所有的钱加起来还不到10万元。要做肾移植手术,这点钱只不过是杯水车薪。差的钱哪儿找?巨额的手术费用横在了曹瑜和母亲面前,不仅钱不够,而且肾也迟迟找不到。等待肾源的日子度日如年,看着母亲那双忧郁的眼睛和日渐消瘦的脸,一股酸楚涌上曹瑜心头。

  一天,曹瑜在医院的楼道里碰到一位患者家属在向医生打听什么时候有肾源,医生告诉那个人:“具体情况不知道,现在医院里有一两千人在等肾源。”而两天后,曹瑜亲眼目睹了那位患者因等不及肾源而撒手人寰、一家人抱头痛哭的悲惨场景。一周、两周过去了,还是没合适的肾源。“父亲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多等一天父亲就多一分危险。”曹瑜心急如焚。

  曹洲德从母女俩的神情中也知道了十之八九。一天,趁曹瑜下楼买东西的时间,夫妻俩在床头拉着彼此的手说起了心里话:“素碧,我想好了,今年我42了,生死有命,我也想得通了。要花这么多钱,手术成不成功也是个未知数,万一我怎么样了,你们今后生活怎么办,我不能再拖累你和这个家呀……”“老曹,不要说了……”抽泣的母亲抱着父亲泪湿衣衫,这一幕刚好被买东西回来的曹瑜撞见,此情此景让她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爸爸,我和妈妈一定要救你,你千万不要放弃呀。”三个人在病房里哭成一团。

  “妈妈身体不好,妹妹弟弟也还小,如果没有了父亲,家就没有了顶梁柱,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爸爸走入绝境……”那天,曹瑜彻夜未眠,往事在她的脑海里一幕幕浮现。记得一年春节前夕,为给自己买件像样的新衣服,父亲带着她和母亲几乎是转遍了县城的服装门市。他从花色、布料、款式几方面精挑细选,挑剔得店主都没了耐心。母亲打趣地对曹瑜说:“你看,你爸爸比妈妈还会当妈妈。”尤其是12岁那年,父亲给自己洗脸的经历更是让她难忘。那也是春节,一天早上,曹瑜拿起毛巾正要洗脸,父亲这时走过来把毛巾从她手中拿过去说:“来,爸爸给你洗脸”。曹瑜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都12岁了呀。但她还是抬起头来,温热的毛巾从脸上滑过,曹瑜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惬意和温馨从心底升起。父亲看着她,抚摸着她的头,感慨道:“爸爸这几年只顾在外头忙,对你们关心照顾太少,亏欠你们太多啊,爸妈也是为了让你们三个多读书,长大以后有出息,不要像我们这样。”那一刻,曹瑜发现父亲的眼眶湿润了,也就是那时候,她第一次从父亲的眼里读懂了温暖她心灵的两个字———父爱。回想起父亲的这一切,两行热泪早已从曹瑜的脸颊淌下。
情感散文http://www.qgjiayuan.com/
  “钱不够,肾源没有,现在怎么救父亲?”曹瑜猛然间记起,好像听医生说过,亲人之间可以换肾,而且费用要少得多。“我要救爸爸,把自己的肾献给爸爸,挽救爸爸的生命!”她一咬唇暗暗在心里作出了这个惊人的决定。

  2007年1月的一天,医生照例来查看父亲的病情。曹瑜随后悄悄跟着医生来到医生办公室,“扑通”一声跪倒在医生面前,哭着说:“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爸爸,我愿意把我的肾捐给我爸爸。”医生一听不由心头一热,连忙扶起曹瑜,凭直觉她不过十五六岁,于是责备道:“你个小娃儿,怎么给大人捐肾,我们西南医院还从来没有小娃儿给大人捐肾的先例。”“我已经有19岁了,不信我可以拿户口本和身份证给你看……”无论曹瑜怎么解释,医生还是不信。他带着曹瑜来到她父亲的病房很生气地对曹瑜的父母说:“你们怎么搞的,让一个小孩来换肾。”曹洲德夫妇一听顿感惊愕,他们万万没料到这孩子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一时他们无言以对。看着稚气未脱的女儿脸庞还挂满泪痕,夫妇俩心都碎了,忍不住抱着对方失声痛哭,得知真相的医生也含泪默默地走出了病房。情感散文http://www.qgjiayuan.com/

  曹洲德转身拉着女儿的手满含热泪地说:“孩子,你的心意爸知道,你还小啊,还有很好的前途,爸爸已经老了,爸爸不要你捐肾。”“人家四五十岁都有爸爸妈妈,我们不能这么小就没有爸爸,要是爸爸你不在了,我们这个家就垮了呀,你能忍心丢下妈妈和我们三姊妹不管吗?……”曹瑜一席话让曹洲德泪如雨下。彭素碧在一旁也不住地用手抹眼泪。尽管父亲坚持拒绝,但曹瑜还是反复地做工作。“老曹,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替娃儿们想想啊……”妻子也在一旁哭劝。“是啊,要是我真的走了,也对不住女儿这份孝心啊……”经女儿和妻子几次苦劝,曹洲德痛苦地点了点头。

  终于做通了父亲的工作,曹瑜高兴极了。据有关规定,只有年满18周岁以上的才具备捐肾手术的医学条件。为证实自己的年龄和身份,2007年1月13日,曹瑜从重庆回邻水拿户口本和身份证。

  2007年1月16日,医生核实了曹瑜的实际年龄和有关情况后,开始对父女俩进行肾移植前的配型。抽血取样后,曹瑜急不可待地想知道结果。她拿到化验报告单知道自己的血型是B型。“我们血型不合,我是AB型。”曹洲德看过他的报告单对女儿说。曹瑜心里一沉,她抓过父亲手中的报告单,啊!爸爸原来看错了!他也是B型!“我们都是B型,血型相合!”曹瑜拿着报告单高兴得跳了起来。曹洲德却沉下脸来批评她:“高兴啥子!”曹瑜不知道,其实这时的父亲还是难以接受女儿给自己捐肾,内心希望血型不符,免得女儿受苦啊。最终报告显示:父女俩配型后的各项指标都符合肾移植要求,曹瑜悬着的心才总算落地。

  

作者:余杰

《爸爸,你要活下去》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余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