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外婆

发表日期:2011-07-02 摄影器材: 佳能 PowerShot Pro1 点击数: 投票数:

 今天在要去送陈妈妈的路上,接到哥哥的电话,说外婆走了,一时无语。

外婆,在我的印象里是个坚强的女性。以前听妈妈说,外公一年到头都在外面,很少回家,外婆一个人把妈妈四兄妹拉扯大,受尽了欺负,一边的耳朵还被人打聋了,当然听说打聋我外婆的那个坏人早早就死掉了,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报应吧。

小的时候,应该是刚懂事的时候,我们一家踩着单车去外婆家的,记得是我坐在车樑的椅子里的,一路上,都是很多沙,还有很多草的路。睡着是外婆干净的床,但是外婆的样子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小学的时候,外婆倒是被妈妈接上广州来,但是她老人家住得不习惯,很快就回老家去了。

中学毕业之后,跟着哥哥回外婆家,才算是真正的对外婆的样子有了印象,可能因为妈妈是最大的女儿,外婆对于我和哥哥是特别的好(听妈妈说,她很小的时候就去赶海,捞到的海鲜都拿去卖,补助生计,妈妈是个很顾家的孩子),不过那时候也没有特别大的感觉,后来大了才理解到。舅舅家的孩子多,倒是一回到去,就和他们玩得疯了,还有那捞上来的海鲜对于我来讲更吸引些。

之后,随着长大,回老家的次数就多了,每每回去都是先回外婆家,看看她老人家,跟着再到海边走走,外婆家的海离村子很近的,走十来分钟就到了。所以一提到海,我就想到了外婆。

近几年来,外婆的身体一直都不好,总是摔着,妈妈也经常回家照顾她,妈妈每每回来的时候,都是很伤心。抱怨自己嫁得太远,不能好好的照顾到外婆。那轻轻的责备淡淡的流露出那种儿女对妈妈的厚重的感情。虽然听她说,其实外婆是很重男轻女的,但是那个年代的妇人,有哪个不是重男轻女的,妈妈倒是很理解的过了那道年代的坎。呵呵,想想,小时候的我,也经常埋怨妈妈是重男轻女,其实长大了,也觉得没什么了。

看着近年来,外婆摔的次数越来越多,总觉得是在受罪,看着她摔着的样子,我心里难受得要命,也悄悄掉过眼泪,但看着她顽强的生存着,又觉得老天也对她太不公平了。既然要让她长寿,就让她好好的过,不该让她的肉体遭受这样的痛苦。

去年年底,原本以为她要走了,等我们大家回齐了的时候,她又睁开混沌的双眼,盯着我们,一个个把我们都认了出来,我们惊喜之余,也担心着她的身体也怕熬不过来。仍记得临走前,外婆呆呆的看着我的样子,想说什么,我仿佛一下子就知道了,我握着外婆如树根般的双手,轻轻的摇了下,说,外婆,我走了,要回广州了。外婆轻轻点点头,含糊的回了句,回去赚钱去吧。她知道,我们要离去,她的女儿也会跟着离去,她不舍的是她的女儿。

今天,她应该是安详的走了的,享年96岁。亲爱的外婆,你慢慢的走好,我托付天上的星星,让它们一定要闪得亮点,陪伴着你走,我答应你,你的女儿,我一定会照顾好的。





关键词:心情日记

作者:小叮

《外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叮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