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烦绪

发表日期:2011-07-06 摄影器材: 三星 PL50 点击数: 投票数:


头疼,从太阳穴徐徐向整个头部扩散。
 躺在床上又觉得身子忽冷忽热,伸手搂住枕头却还是觉得少了些什么,头疼也没有丝毫减缓,于是还是认命的爬了起来。 脑子里一片混乱。
 有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快得你紧赶慢赶,也赶不上过去的时间。 
有时候却又觉得度日如年,慢得你生拉硬拽,也止不住流逝的岁月。 

头疼,
 心却像被人上了磨子,一丝一丝的在磨盘里磨成碎肉和心血,再一滴一滴的滴落下地,剩下的那些碎肉沫子,竟是连一只手也抓不满。 我以为自己已经在漫长的岁月里练就了钢筋铁骨了,即便被人拿刀子捅来又捅去也不过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而已,皮肉之苦,何惧也。 
如今才知道,拿刀的人,刀刀扎在心尖上,任我百般防范,却忘了在心上加一把锁,套一个铁笼子。 自己的疏忽,也怨不得别人,只能捧着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再拿针线,一丝一丝的缝回去。终归是能缝回去的,时间长短不论,却终归是能收拾好的。
 
彼时总是泪流满面,如今连泪也干涸了。
 同谁哭,哭与谁看,谁又会理解自己内心的痛呢,即便真有人在乎,也不过一声长叹,自作孽,可为? 
素来认为自己是个大方的人,细想起来,恍然,所谓的大方,不过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既然无法共存,索性剪断绳去,从此天涯路人,倒也成全一片碧海蓝天。 

一直自诩是个聪明人,识时务者为俊杰,却接二连三的为他人作嫁衣裳,还巴巴的送上前去,生怕对方着恼了,怨我不识好歹。末了,还送上一句千山万水的祝福,生怕对方腹诽我心眼儿小如针尖。转过背却恨不能咬碎了银牙,生啃下对方的一块肉来。 彼时对我千般宠爱,临了临了了连一句珍重也吝于出口,转过身便搂着新欢情深意浓不知今夕何夕了。若到此为止也罢,最可气的却是偶然空虚寂寞了,还要回过头来惦念我这位旧人,一副情深意重舍你其谁的模样。



 潦倒时总记我万般好,辉煌时不念我一丝情。 
久而久之,我竟也觉得自己的心不是肉长的。 石头做的,不怕碰,不怕摔,刀山火海不过游玩一番。 大方的送上前去,任人摔打滚踢,拿回来不过用布擦擦,丝毫无损。 
如此一直倒也罢。
 可气的是这颗石头竟是外强中干,风吹日晒的便露出内里,还无知无觉的送到别人怀里。被人摔打倒也不觉得痛,只是偶然有一天,一刀子捅下去,猛然一阵剧痛,霎时夺了回来,左摸右瞧,最后竟硬是装作丝毫无碍的样子,还是故作大方的送上前去。
 这次却被人一刀子捅了个对穿,还放上磨子,仔仔细细的磨得血肉模糊,收回来想缝缝补补,却连下手处也不知道在哪里。 东拼西凑,想着能补一块便是一块吧,还要对下手的那个人笑面相迎。想着不能丢了里子,还失了面子。只是未曾想过,里子都一塌糊涂了,要外面那块皮来作甚。
 何苦来哉。

 陆陆续续的看了那么许多的女人,恨不得把三儿生吞活剥了,生啃下肚才解恨。却少有人想过,若是男人不爱了,杀了三儿,也于事无补。 我从不找三儿的麻烦,一颗心不完整了,要来何用,不过添堵。 倒不如放手离去,还得一片自由。 毁人姻缘三世衰,我成全了你们的碧海蓝天,你们毁我一世姻缘。 这帐我算得门儿清,不亏。




 写了那么多字,头竟不疼了,意识也颇为清醒。
 看着狗在床上翻来滚去,倒也觉得内心平静。
 世间人事终归来来去去,一切随缘,随心。

作者:yvolanda

《烦绪》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volanda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