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笑的说道

发表日期:2011-07-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地下停车间离这里有一段距离,看了夜色明显的疲惫的神色,最终决定还是不要让她和自己一起去取车。 当然,他若知道由于自己的取车而导致的后果,他一定会说什么也要带着夜色一起去取车。 拎着一袋讲课带来的东西,夜色来到路口等申时,顺便拿出手机给学校院长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回去了,婉拒了晚饭,夜色说了声谢谢后挂掉电话,刚收了手机,感觉面上一阵风带过,一辆黑色的轿车在自己面前停下,夜色本能向后退,让出道路,却不料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夜夜~~~~~~~” 夜色眉头一皱。 那故意拖长带着撒娇的声音。 驾驶座旁的茶色玻璃打开,露出一张放大的娃娃脸。 “邬先生。”淡淡扫去一眼,视线移开,算是打招呼,视线朝申时离开的方向看去。 她向来不喜欢麻烦,看见路边躺着个人,若不是身为医生出于本能她会直接转身离开,她向来没什么同情心,救人不是为了别的良心什么,她只是看不过去。而眼前这个人,邬氏的长子,绝对是个大麻烦。 最近占据电视报纸杂志的头条无非就是那两件事,一个是眼前之人,突然出现的邬大公子,谜一样的人,就这么出现了,在邬氏开始动荡的时候,而邬氏的总裁目前并没有什么说法,一直都是笑着面对,只说会安排一个见面会,把他的儿子介绍给大家,其他什么都没说,这就更加让那群记者好奇了。 而另外一件事情,当然就是向来花边新闻多多的霍氏总裁了,听说他最近放软身段运用一切办法追求一个女人,霍雷追女人一点不好奇,只是这次是他放软身段,可说是穷追不舍,运用一切办法,运用一切办法,天天鲜花礼物的,更怪的是,对方长相并不艳丽,整个是男生感觉,还很穷,起初一点好脸色都不给,最近几次稍稍有点松动意向。 夜色向来不是好奇之人,哪怕这两个人都是她的病人,一个还是她的前夫。只是谣言毕竟是谣言,喜欢八卦的人更是多不胜数。医生病人都以这个样,想不知道也难。 “在想什么?”一抬头,那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车来到了自己身前,高大的身子正好挡去光线,此时正低头看着自己。 而他的身后,正跟着一个女人,那天好像在医院见过,叫小什么的。一双眼睛看着自己几乎瞪出火来。 “要去哪里?”远风看向夜色手中拿着的东西问道:“我送你。” “远,崇文还等着我们。”小歌赶紧三两步上前说道,长长的玉臂横在远风脖子上,一双美丽的大眼狠狠瞪向夜色。 远风不着痕迹的拿掉脖子上的手臂:“我会待会跟他打电话说明的。” 一双眼依旧紧紧盯着夜色。 小歌看在眼里恼在心里,执拗的把手臂再次搭上,这次两只手臂一起,固执的贴在远风身上。 “小歌,别闹了。”远风神色带点不愉,拿下手臂的力道加了几分,说出口的声音也带着警告。 和小歌,崇文十几年的交情,是朋友亦是死党,平时勾肩搭背的常事,可是现在在这里,在夜色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就不再那么自然。 “你?”小歌显然没有想到远风会这样,被推开的身子整个愣在原地,一脸的难以置信,接着是满腔的羞辱不甘,双眼一闪而过的是悲哀,只是很快的被掩藏。留下满腔怒火。 “远,你什么意思。”一声怒吼,再也顾不了形象,一手指向对面沉默的夜色“就是因为她?” 远变了,不再是以前的他了,自从那天在医院看见他的时候就有这个感觉,只是他一直拒绝承认而已。 “我的车子马上就要来了。”看这眼前的架势,夜色想自己还是适时的开口比较好。 这两个人好像有点太自以为是了点吧!她可还什么都没说呢。 “小夜夜,我跟你还用得上客气吗!”远风看向夜色,一幅惊讶的口气顺便加几个暧昧的眼神。 “......”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和眼前的男人除了医生和病人的关系外好像还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 这人,还真是自然熟。 “好了,别跟我客气了。”远风上前两步一幅你也太客气了的表情,笑着拉起夜色的手向自己的车走去,就外人看来,十足热情的模样,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拉着她的那只手用了多大的力气。 “......放手。”这不是客气和不客气的问题吧! 不管她怎么挣脱都挣不开手臂上的那只如同铁制般的大手,外表看来这男人笑的一脸灿烂,客气有礼,实则不容自己拒绝,紧紧抓住自己的手透露着他的执着强势。 “我现在没事,正好送你回医院。”面上说着,手上的力道又加了几分,几乎是拖着身边的人走。 “我有人送。”而且她刚才明明听见某人还在等着他聚会,怎么一会就没事了。 这人看上去一张娃娃脸,身材却是完全不同的高大,力气也大的吓人,即使她不影响其人那些柔弱的女人,学生时期还经常锻炼体力,可是一个女人的力气毕竟比不过一个男人,何况还是一个不比其他人的人,比力气是比不过,那么...... 抬起的腿毫不留情的踢过去,直击要害。 “哇,小夜夜你也会踢人。”远风巧妙的闪过并且制止了,面色惊讶。 一直以为夜色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一脸冷清,即使是生气也是板着一张冷清的脸瞪人,没想到...... 啧啧,还真狠,那一脚可是用足的力道啊,若是真的踢上去自己还不废了。 终于把人塞到车里,那个感觉轻松一口气,关了门,落锁,最后连茶色玻璃也摇上。夜色一动不动的坐到副驾驶座上冷眼看着。 都到这种地步了,难不成他还以为自己会跟个泼妇一样吵闹的要爬窗出去。 她虽然不是随遇而安的人,可也不至于吵闹不休。 坐谁的车还不是一样回去,只是这个比较??麻烦。 至于申时那辆“车”,她还是有点难以恭维。 “邬远风,你什么意思??” 远风上了车,踩油门,扬长而去,夜色扭头看向窗外,透过前车镜,正好可以看见后面气的跳脚的女人。 “你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呵呵!是吗。” 远风目光直视,笑的说道,脚下一用力,车速加快。 当申时开出自己那辆“车”的时候,正好看见夜色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强拉进一辆黑色车子里,一愣之后火气上涌,快速跑过去。 “噗??”

作者:yuyuhong

《笑的说道》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