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那段"采访录"最后的几句话

发表日期:2011-07-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苏羽摇摇头刚想说有难度,但是看到陈好的目光之后突然觉得那样子岂不太让人失望了,再加上酒壮忪人胆,脱口而出:'没问题,到时候我一定赢他给你看看,我要一统中国围棋江山!'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口号与卫星   说来奇怪,第二天苏羽醒过来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外面的晴朗天空。   雨停了?他伸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透过窗帘看着日之初升的景色闻到了清新的空气。   陈好呢?苏羽摸摸身边软软的床。往常的这个时候,陈好应该是裹着被子蜷在这里打呼噜才对了。   苏羽打个哈欠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向卫生间走过去,洗洗漱漱去去现在身上还有的酒味。   陈好依旧不见人影,不过苏羽也知道这一段时间随着公司越做越大自己越来越多事情越来越麻烦,张璇陈好唐莉一干暂时没什么事情的女同志们全都来帮忙了。   当然这是有代价的,现在她们全都按照高级员工水平发薪水,让王文达古力肉疼不已。   不过她们干活的效率也是不错的,虽说没什么专业能力,但是在公开招聘之前也只能靠她们几个干活了,所以没有办法。   谁让咱动手晚了呢。冬天时候的招聘会没赶上,夏天的这拨差不多就都订出去了,现在招人多半是残羹剩饭没人要的顶上门。   本着宁缺勿滥的原则,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员工之前,也只好让没有比赛任务的弟兄们都来帮帮忙,能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   现在陈好应该也去干活了,只不过她的身份比较明确就是董事长助理兼总经理助理,可以说苏羽孔杰不在她就是山中的大王。   让她去过过瘾也好,反正留在家里面这一段也没什么事情。苏羽慢条斯理的穿好西装仔细的在头发上打着着哩水。   这是陈好要求的:做人必须要踏踏实实,所以外表上不能让人觉得看不下去,尤其是现在作为有名人物的苏羽,出门必须倒篪整齐。   那就折腾吧。看着镜子里面还算是比较帅的自己,苏羽低下头戴上墨镜,左右看看走出了家门。   上次他在一家超市里面被人认出来了,结果差点死在那,所以现在出门都要小心谨慎务求高高兴兴棋院去平平安安回家来。   不过在顺手买的两份报纸上,苏羽看到了让他可以说心惊肉跳的东西。   这两张报纸的体育版上都是用大标题写着:苏羽名人•天元欲图一统中国围棋江山!   然后就是长篇累牍的评论啊,访谈啊什么的。有支持的说现在两个大头衔在手那么说说这种话也无所谓,毕竟人家苏羽有这个能力。   但是反对的可就不是说说这么简单了,苏羽突然觉得昨天晚上顺着衬好的话茬子往下胡说八道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情,也了解到了酒能乱性这句话的真谛。   以后一定要少喝酒,看着长篇大论的给他讲中庸之道做人要厚道的文章,苏羽头都大了。   甚至于有人开始上纲上线的说这是大跃进这是放卫星,是肯定要受到失败的。苏羽看了一会儿却有种感觉就是这人嘴下留情了,不然的话应该说可耻的失败才对。   虽然苏羽对于报纸上写什么并不在意,但是让人这么个说法的也不是个事,而且让他觉得无奈的是,这件事情显然是出自陈好的手笔。   那段'采访录'最后的几句话,就是陈好说的,还很有技巧性的表示这些对话可以发表。   那些记者本来就是随身携带的录音机记录本,只要当事人当时不管是脑子一热还是怎么样同意了他们就能把所有该说的不该说的全放出来,而且以后你要是后悔了就抬出来新闻自由的大旗做虎皮,顶着宪法的帽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苏羽呆呆的看着报纸上做在棋盘边一脸沉思状的自己的大幅照片,新里面涌起来一阵无奈。他的确很年轻,也一直在棋院里面老老实实的呆着,在老聂老陈一干人的精心呵护之下成长,但是并不代表他对这个世界就不了解。   枪打出头鸟这句话,苏羽还是知道的。   以前自己一直低调做人安分守己,所以和棋院的上上下下的关系都是相当不错的,之后自己得冠军拿头衔都是在棋盘上比划,这个不会出问题。但是说大话满世界嚣张就不对了。   会遭天谴的。苏羽在棋盘上一向雍容典雅的就算局面不利也仅是脸色发白冒虚汗,但是现在看着报纸上一统江山四个字,他知道,事情不好办了。   祸从口出啊,也许王文达古力孔杰他们不会说什么,但是不保证常昊周鹤洋就没想法了,更况且上边还有一批慢慢淡出赛场转而当上各地方管理层的一代。那帮人平时接触的就少,虽说见面也都客客气气的叫老师,但是也没什么交情,现在自己的一些不当言论竟然上了报纸……以后麻烦不会少。   陈好还是年轻啊。看着站在面前邀功请赏依旧笑盈盈的这个小姑娘,进来时候被几位老同志和中年一代不咸不淡的说了两句整的欲哭不得欲笑不能的苏羽也没了脾气,摇摇头不说什么只是闷闷的拉开椅子准备和陈好锻炼锻炼。   不过一个人这时候坐到了他的身边,苏羽不用看就闻味道也知道是古力,头也不回的说:'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别玩虚的。'   古力摇摇头拈起一枚棋子拍在棋盘上,低声说:'早上的报纸看了吧?'   苏羽点点头看了陈好一眼,陈好扬起头:'我也看了,感觉效果很好,广告效应都出来了。'   苏羽无奈的苦笑:'广告效应?要是做广告咱们弄点别的好不好?以后这种得罪人的事情少做。'   陈好一愣:'得罪人?我得罪谁了?'   古力缓缓地摇头:'大小姐,你把除了苏羽之外的所有职业棋手全都得罪了。就算围棋是一个人的战争,你也不能说开罪所有人吧?以后你让苏羽怎么混啊。'   陈好显然不太理解:'这个怎么了?为什么说我得罪了这么多人?'   看着小巧的眼镜后面那双天蓝色的眸子,古力和苏羽突然明白了一些东西:让从小受着西方的教育长大的陈好接受中国的中庸思想是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了,在中国人看来大逆不道的事情也许在陈好的眼睛里是顺理成章,而陈好觉得很普通的一件事情往往就会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苏羽默然的看了看无法可想的古力和一脸无辜的陈好,心想:陈好也是在中国上过好几年学的,为什么最应该学到的东西没学到呢。   教育失败啊。虽然苏羽对上学也没什么好的印象,却也忍不住发了通感慨:要是早点实行了素质教育,情况就会好多了吧。   不过现在口号也喊出去了,卫星也放出去了,苏羽现在也只剩下坦然面对一条路了。他突然想起来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这句话好像还是在春节晚会上学到的。苏羽挠挠头和陈好慢慢的下着棋,再也不说话了。

作者:yuyuhong

《  那段"采访录"最后的几句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