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但是孔杰却没有像马晓春所想的

发表日期:2011-07-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孔杰郁闷,无奈的点点头:下午?下午我该怎么办呢? 正文 第六十七章 第一个胜利者   早早的回到棋盘边,孔杰闭上眼睛把身体放在沙发里面休息了一会儿。   过了很长时间,李昌镐才跟着裁判一起走了进来,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上午的局面对于李昌镐来讲可以说是十分的不利,上边一整块棋大约8个子被孔杰鲸吞掉,同时建起来一条可称雄壮的外势,虎视整个中腹。快封盘的时候李昌镐才算是勉强在右边立起来模样,抵消一点上边的压力。   面对着落后的形势,李昌镐那张令所有人印象深刻的一直无表情的脸也有一点点变化了。是什么?孔杰端详着他,心里想着:石佛也着急起来了?想不到上午的乱七八糟竟然会有这种效果,算是歪打正着了。   裁判长中国棋院王七段看看表,宣布比赛重新开始。李昌镐拈起了黑子,落到了棋盘上。   飞镇白下边二子。   孔杰秀气的眉毛轻轻挑了起来:胜负手?想得开啊。你是要在下边跟我对围么?嘿嘿,如果上午你就跟我来这手,我想会有效果的多。   经过中午休息的孔杰状态比上午好得多,大脑的计算能力也恢复了许多。沉吟半晌,孔杰仔细考虑了各种可能之后,下出了被研究室里面高度赞扬的一手棋:尖顶分断飞镇一子。   李昌镐面色不变,依旧冷冷的看着棋盘思考。但是从他脸上突然增加的汗水就可以看出来他的心态已经开始不稳定了。   马晓春站在大盘前面摆完新传过来的这几手棋,开始表扬孔杰:'这手棋就是一个字:强硬。就是我这个旁观的都觉得紧张……什么?两个字?没关系,我是说,要跟李昌镐下棋,就要下在最凶狠的地方,让他难受,这样子才能赢。这手棋表明了孔杰的态度:你不是放胜负手要玩狠的么?那么我就跟你玩,只要你退让,我就吃掉这个子,让中腹彻底变成白棋的内海。你要是不退让,那我就跟你拚刺刀,反正比官子赢的希望不大,还不如狠一点跟他对杀。对杀起来我觉得……怎么?研究室怎么说?哦哦。好,研究室意见也是孔杰对杀有利。大家看。'说着指了指角上一处,说,'这里孔杰有一个强行作劫的手段,可以拖着李昌镐不让他还手。这样子中腹和角上两块必得其一。既然两块必得其一,嘿嘿,大家也都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吧。'说着,马晓春坏笑了起来,看得张璇哭笑不得。张璇接过来工作人员递来的棋谱,在大盘上开始摆。   马晓春眯缝着眼睛看着增加的五、六个子,抿着嘴微笑着说:'孔杰在边上补棋消劫材,看来是准备打这个劫了。来,数一下,看看双方有多少劫材。'说着,和张璇一人一边,一五一十的数起来。   现在张璇因为上午男友输棋带来的坏心情也因为孔杰领先的局势好了很多,数完之后比较高兴得说:'孔杰16个。晓春叔叔,你那里多少?'马晓春脸色一绷,装腔拿调地说:'什么啊?谁是你叔叔!'张璇笑着说:'您自然是我叔叔。您和聂老师平辈,我自然是您晚辈,叫您叔叔没什么啊。'马晓春撑着脸说:'我有这么老么?……对了,先不说这个。孔杰多少?'张璇说:'16个。'马晓春笑起来:'李昌镐只有11个,怎么着都不够了。看来只要孔杰腾出手来开劫,李昌镐就该认输了。'   此话一出,下面看棋的数百名观众都是大喜:现在终于有人可以战胜李昌镐了。   手里拿着优势的孔杰这个时候却不像外边那么高兴,反而开始有了一些担忧:李昌镐会不会不跟着自己脚步在中腹做模样而去消劫呢?虽然多走一手有很大好处,但是中腹还没有合围,还处在处处漏风的情况下,一旦被李昌镐反戈一击,后果不堪设想。   李昌镐自然也知道一旦孔杰拉响了角上那个炸弹,自己是万万打不过那个劫的。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输,因为从他出道以来,还很少有人能够战胜他。就算是苏羽,也只能说是给他造成大麻烦,以后会威胁他。但是现在,他不相信会有人战胜他。   这强大自信让他更加冷静下来,细细的看着棋盘。他在想,如果打劫输掉,那么在哪里可以把损失的拿回来。   看着看着,李昌镐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那里还有个东西呢,看来我不需要跟你在角上太玩命了。   想着,拈起了黑子,落在了中腹白棋的大空里面。   孔杰心猛地收了起来。   刚才他看到李昌镐脸上那微微的笑容,就知道肯定是什么地方有问题:毕竟上午下的很乱,虽然补掉了很多地方,但是应该是有没看到的地方的。   不过李昌镐这手棋怎么看都是在作最后一搏。在外面马晓春看来是因为角上的劫李昌镐一时半会儿消不掉,所以孤注一掷打入白中央破空。   但是孔杰却没有像马晓春所想的,去全力吃掉这个子,而是皱起眉头长考起来。   张璇趁这个机会开始念一个名单,一个电话投票参与猜结果的活动的获奖名单。   很多人都没想到苏羽会轻松'战胜'常昊,吃了大亏--尤其是上海本地人,所以中奖率只有少少的28%。   马晓春却没有像赞助商要求的那样跟着一起念,而是抱着胳膊冷冷的看着棋盘,思考着。   张璇念完,马晓春立刻接过话头来说:'现在看来,孔杰陷入了麻烦。'一语出众皆惊:什么?刚才不是还说孔杰优势么?怎么现在又变了?   马晓春指着棋盘说:'下棋的人一般情况下不会在铁桶阵里面闹事,李昌镐作为高手更不可能这样做,所以我刚才说可以吃掉这个子之后再去打劫阿什么的。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忽视了一件事情:李昌镐也可以在中腹做一个劫跟孔杰打。再者说孔杰现在还不是铁桶阵,所以现在我觉得,孔杰有麻烦了。'   下边的观众一水的叹息。   马晓春这时候却又冒出来一句:'当然,也不是没有希望了。'   张璇看着下边有点愤怒的人们,忙说:'马老师这样说肯定有原因。马老师,你是不是说,在这里。'指着中腹黑白交错的一处说,'在这里孔杰还是可以反击的?'   马晓春点头:'虽然不是铁桶阵,但是也是浑厚的大模样,威力不小。我觉得现在李昌镐纯粹是在搏在他的盛名之下孔杰不敢跟他反击,只会退让。'   不过等待的日子永远是不好过的,马晓春为了有事情干不停的给大家讲为什么这里要这样下为什么不那样下而说的口干舌燥。   张璇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跑到记谱员那里问了五六次有没有新棋谱传过来。   就这样,一个多小时以后,在马晓春实在想不出来该说什么准备开始讲笑话的时候,孔杰终于落子了。   扳断。   马晓春看的连连点头,跟张璇说:'孔杰没有害怕,这手反击很强硬,也很毒。李昌镐有难了。'

作者:yuyuhong

《  但是孔杰却没有像马晓春所想的》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