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纵横家

发表日期:2011-07-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单是这九尾狐狸,就至少有凝丹期的修为,它怎么会无缘无故,去抓了武都督的女儿? 既生九尾,断不再需要吸精化气,阴阳苟合的玩意儿,它这又是有何目的? 罗克敌心中着急,说起话来却还算有条理。 原来就在半日之前,冯子康斩了兀都牙没有多久,武家小姐在花园玩耍,忽然有一条纯白色的九尾狐狸从天而降,二话不说,把她叼了就走,家人追出,却追之不及,眼睁睁看他们消失在天边。 武家夫人听说这个消息,哭得昏天黑地,也顾不得丈夫正在前线打仗,就砸碎了家传一枚传信玉佩,告知了丈夫这个消息。 武稷听了之后也是恍然无措,这时候罗克敌正斩了黑山峒主小木安回来报功,听说此事,心急如焚,赶忙来找师叔帮忙。 他不知这九尾狐狸厉害,认为冯子康修行高深,定能救回武家小姐。 “唔……” 冯子康沉吟无语,这九尾狐狸极其厉害,他当然没有找上门去惹事的打算。这差距太过明显,犯不着去找虐。 而且这狐狸劫人的目的也尚未弄清,他不必去搅这趟浑水。 “你去叫都督放心!既然有缘相见,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稍后我便去查探情况,尽力救回武家姑娘!” 心里虽这么想,他却还是满口答应。 罗克敌大为欣喜,向他磕头致谢,更是崇拜这位见义勇为的师叔,这倒让冯子康有几分不好意思。 此间任务已了,他也正好趁着这个由头告辞而去,回山领功。 冯子康正正衣甲,正打算离去,却忽然又听到头顶之上,乒乒乓乓的打斗之声。 “冷金蝉!你好狠的心肠!” 更有厉声喝骂,这声音正是前几日去南蛮劝降的墨家弟子——墨离! 第三十五章 纵横无道(上) 墨离与纵横家传人冷金蝉,一起前往南蛮三十六峒,行劝和之事,非但一点效果都没有,南蛮数峒军兵,还在兀都牙死后一起反攻,刚刚才被镇压。 冯子康本来就怀疑其中有鬼,如今听到墨离与冷金蝉起了争执,更是疑惑。 他踏出营帐之外,却见头顶上一辆云车放五彩霞光,绕着圈子飞驰,墨离站在中央,指挥玄石机关人一路追打。冷金蝉安坐车中,指挥一条黄龙虚影,上下翻飞,堪堪抵敌。 “墨道友,且听我解释……” “住口!” 墨离涨红了脸,怒冲冠,倒像是第一次路遇冯子康那模样。 那次,是因为冯子康利用他的怒意悄悄激了他的心魔,这次却全然是他自的怒火。 “诱之以利!背之以德!你们除了求利,还会做些什么?三十六峒上万条人命,你要怎么解释?” “墨兄此言差矣……” 冷金禅舌灿莲花,还要强辩,却被墨羽怒喝一声打断。 “这三十六峒上万子民,皆因你一言而绝!如今战火牵连南蛮三十六峒,此后不知要死多少人!你费尽心思,无非只是为自己尘世富贵,这等行径,万死难赎!” “我听说你纵横家无道,原先还不相信,今日见此惨事,当真竟是如此!” “我墨家与你纵横同列九流,真是羞耻!” 墨羽平日纳于言辞,今日气得狠了,竟是言辞如刀,锋利之极! 冷金禅也渐渐阴下脸来,墨羽骂他,也就罢了,但既然指名道姓骂到了他宗门头上,那就不能不计较了。 “蛮王兀都牙,是冯师兄所杀;这些南蛮军民,是自己不自量力,挑战朝廷军威,自取灭亡,又能怪得谁来?” “呸!” 墨羽横眉竖目:“若不是你定下毒计,以巨利诱骗兀都牙造反,再煽动三十六峒一起附骥,南疆之事,何至于混乱至此?那上万老弱,又哪里来的胆子在兀都牙死后,还去挑衅朝廷军威?今天之事,就算你舌灿莲花,推得一干二净,也洗不去你手上的鲜血!” 墨羽老实憨厚,却也是聪明绝顶之人,他与冷金蟾前往南蛮诸峒,许多怪异,初时不解,此时事过境迁,他人在局中,联系前后一想,自然想明白了一切原来都是冷金蝉在背后捣鬼! “原来如此……” 墨羽怒火中烧,冯子康却是豁然开朗。 南蛮造反,其中内幕重重,也许不是冷金蝉一个人在推动,但必然有各个势力在其中捣鬼,否则如今天下太平,兀都牙又是为了什么突然入侵中原? 但兀都牙死后,蛮人一起起来造反,就一定是这个冷金蝉的原因了,他与墨离同往,表面上是劝和,实际上却是暗中挑唆。原本蛮人与中原人就仇深似海,要挑拨矛盾比起安抚要简单得多,是以被他一举成功。 如今蛮人死伤泰半,这一场战争唐军虽胜,但却也再无转圜的余地,已成不死不休的局面,南蛮之乱,除非蛮人死尽,方能平定,已经再不是当初斩一兀都牙就可媾和的状况了。 纵横家,好一个纵横家! 毫无疑问,冷金蝉的善功任务,就应该是挑动南蛮联手作乱,至于结果如何,他根本就丝毫不介意。 天下不乱,就没有纵横家施展的余地。所以春秋之时,纵横传人,一方合纵,一方连横,硬生生地把乱世拖延了数百年。 如今天下承平,他们这群人,又岂肯甘于寂寞? 他们今天可以在南蛮说服三十六峒一起联手造反,明天就可以到唐营之中献上远交近攻,分而治之的计策。 谁胜谁负,天下人有多少苦难,却全不在他们的计较之中。 言则必称利,行则不求果。纵横家考虑的,只有自身的利益,仗着三寸不烂之舌,四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所以三教中人,一起斥之为无耻之尤,曰纵横无道,惟利而已! 这在修行人中,算得上是最凶狠的批评了。 所有的修行人,目的就是求得大道,当然这大道,各宗各派都有自己的理解。说你纵横家完全没有道,纯粹就是蒙骗唬人的玩意儿,这简直就是要把它从三教九流的正道嫡传中开除出去的意思。 刚才墨离追着冷金蝉穷追猛打,厉声斥骂,他可以嬉皮笑脸,厚着脸皮当什么事儿都没有,但当对方开始攻击他的道统,冷金蝉也不得不正色以对。 “南蛮诸人,不服王化,若不借此机会一举铲除,只会是肘腋之患……” “你在南蛮各峒之中,可不是这么说的!” “故作诡言,以求成事,我为天下太平而行,有何不可?”冷金蝉理直气壮。 他厚着脸皮说,我就是骗那些蛮人的,只是为了成事,那又算得了什么? 墨离气得浑身抖:“南蛮诸峒,原本都对中原大唐有畏惧之心,只要好生引导,授以农耕之术,令他们不再忍饥挨饿,生活富足,自然不会再生谋逆之心。” “天真!” 冷金蝉从鼻子里面嗤了一声:“这些蛮人狼子野心,他们富足起来,那才是中原大患,人心不足,你以为他们就愿意呆在这蛮荒瘴疠之地?”

作者:yuyuhong

《纵横家》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