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鹰眼看世界——读《时代的眼睛》札记

发表日期:2011-05-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5月16日 星期一
我看布列松跟孙京涛先生早年看布列松的感觉一样:他在“决定性的瞬间序言”中所阐释的摄影理论,跟《圣经》一般神圣。孙京涛先生在编辑这本书的时候写道:“我对他的误解,是把他当成了万能的宙斯,而其实他不过是阿波罗神”。有这个认识,是基于孙京涛先生在摄影理论方面的造诣和在摄影实践方面的经验积累,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深度和高度的缘故。
而布列松于我,还是“万能的宙斯”。因为我读了他的“序言”后,对他所阐释的图片故事、拍摄的主题、构图的直觉以及色彩、暗房(PS)、顾主等等内容,恨不能作为行动的指南来加以运用。所以,布列松的这篇“序言”,我反复多读了几遍,有了一些感悟。由于我孤陋寡闻,还没有看过《决定性的瞬间》这本画册。见多才能识广,不多读多看多实践,没有办法提高,也就没有发言权。下面仅就读了布列松的“《决定性的瞬间》序言”,谈几点肤浅的感想。
一、“决定性的瞬间”是摄影经验的积累。布列松说:“对于摄影者来说,消逝了的东西是再也回不来的”。“我整天兴奋地在街上巡游,随时随地准备突然出击,坚决而准确地‘套牢’生活——保持生活的鲜活”。因此,多拍、多整理是积累摄影经验的基础。只有通过多拍才能积累素材、熟悉社会、熟悉生活,才能练就敏锐的目光;只有通过观摩他人的作品,学习并借鉴他人的表现手法,才能将他人的间接经验转化为自己的直接经验。
二、“决定性的瞬间”是摄影技术的升华。“摄影技术”在这里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并不仅仅是光圈与快门的组合、景深与光圈的关系、曝光表的运用等等入门级的概念,而是摄影者通过光影在画面上的变化、被摄主体在画面中位置的变动、所摄画面上与主体相关信息的取舍、拍摄时机的确定等要素的调整,来表达和深化不同的主题。广义的摄影技术,更多的是运用自身所具备的各方面的知识,提高和深化画面主题思想的表达。因此在当代,摄影作品所表现的主题,反映了摄影者对社会、自然和事物的认识程度和知识积累的广度、厚度。很多东西都是触类旁的。布列松说:“从小,我对绘画充满热情”,“我摸索着各种不同的绘画方法,而这些方法恰好可以用于摄影”。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三、“决定性的瞬间”是摄影者应变力和洞察力的体现。“在所有表现手段中,摄影是唯一的能精确地把转瞬即逝的瞬间丝毫不差地固定下来的手段”。这样不能拍,换一个角度如何?想象的结果和事物发展的趋势发生了变化,又怎样来抓取自己所需要的画面?现在正在发生的事件之后将会出现什么?这就需要我们摄影者去洞察去思考。贺延光先生的作品“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就是洞察力的高度体现。“当某种情境展示在我的眼前时,我总是渴望在一张照片的限定范围内,抓住它的全部精华”。“在摄影中,最微小的东西也能成为伟大的主题。人间渺小的琐事能变成乐曲中的主调。”因此,要善于发现周围世界的事物形式上本身具有的各种各样的有机韵律,我们必须拥有鹰一般锐利的眼睛。
四、“决定性的瞬间”是与被拍摄对象情感交流的结果。布列松说的很透彻:“摄影这行职业,在很大程度上依靠摄影者和被摄影者所建立起来的关系上。关系不好,或是一句错误的话和一个不妥当的态度,都能毁坏一切。当被摄者感到有些不自在的时候,我们的摄影机就无法拍到这个人真正的个性”。这在我们的民俗摄影实践中,感受最深。只有通过与被摄对象深入交流,消除他们的戒备心理,使之处在正常状态中,才能把这个人拍的神形皆备。
五、“决定性的瞬间”是一组图片故事的灵魂。布列松说:“有时,一张无与伦比的照片,构图是如此生动而华美,其中所包含的内容是如此吸引人,以至于这单张的照片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但这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很多摄影报道,都是通过几张照片把图片故事主题的核心和光彩都表现出来,然后通过编排,“把分散在几张照片中的相辅因素重新组织起来”,构成一组从不同的角度拍摄的照片,来揭露事物本质的。当我们观看了一组图片,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最深的、最能揭示这组图片主题的照片,应该就是这组图片报道中的决定性的瞬间了。
布列松是摄影快照领域的开拓者,他提出的很多摄影理论,很适合现代摄影人进行民俗摄影创作。我们这代人是幸运的,数码相机可以让我们放纵地去狂拍,并且可以马上看到效果;我们可以不用去考虑色彩和暗房问题,后期的PS是很简便易行的——尽管我还没有去钻研。但是,先辈们在摄影艺术上执着追求的态度和锲而不舍的敬业精神,永远都是科技进步所不能替代的。

作者:鹰戈

《鹰眼看世界——读《时代的眼睛》札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鹰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