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专揭短处的人——读《时代的眼睛》札记

发表日期:2011-02-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2月4日 星期五

可能是昨天下午在罗浮山泡温泉、蒸桑拿出了一身大汗的缘故,昨晚上一觉睡到今早上七点才醒过来。起床上网回复空间的留言、煮了早餐之后,九点钟才出门往游泳池跑。也可能是出门晚的缘故,今天的雾早早地就散了。到游泳池测量环境温度5.8度,水温6.8度。昨天下午的太阳很给力,使泳池水温增加了0.4度,比6度以下水温的感觉好多了。于是很认真地游了300米,结束了18天200米的历史。
上午游泳后,回家看孙京涛先生编译的《时代的眼睛》。今天看的是美国《时尚》杂志前任总编、作家、艺术评论家艾伦.塔尔梅写的“摄影门外汉”。这部分介绍的是美国摄影家维加。维加是个从小就痴迷摄影的人,但他是一个摄影怪才。塔尔梅说这位摄影家是“门外汉”,是因为他从不按照传统摄影的方式去表现摄影对象,也从不取悦拍摄对象,这位摄影家早年摄影的目的,仅仅就是为了维持基本生活,为了不饿肚子。塔尔梅说到:“他的摄影像手术刀一样犀利而透彻地解剖了人胆小、卑琐、虚伪而又无奈的另一面,他还被像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一样得到了人们的尊重”。
维加跟父母兄弟都是从奥地利到美国的移民,生活贫困“过着比地道里的老鼠强不了多少的日子”。十八岁离开家庭,二十四岁到“顶好新闻图片”社做暗房技师,一直到三十六岁辞去暗房技师工作,成为一名自由摄影师。在做暗房技师期间,经常在深夜被派出去拍火警、凶杀之类的突发事件。以每张照片能挣到三到五美元的稿酬为满足。
维加与众不同的生活经历、与众不同的不羁的个性、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造就了他与摄影界的主流摄影理念格格不入。“维加的摄影常常是对大街上混乱无序的注脚,他不拍火而拍摄消防员;不拍枪手而拍他们的尸体;不拍正坍塌的楼房而拍无家可归的孩子;不拍被灾难吸引着的观众,而拍那些他们的孩子在凌晨的大火中被烧成了烧鸡、悲痛欲绝六神无主的母亲们;他对田园风光不屑一顾,他对静物了无兴趣,只有人才能真正吸引他”。这就是维加。
由于维加早年多于拍摄突发事件,留下了大量记录灾难和恐怖事件的照片。尽管他不关心照片的风格、质感和影调,但是他仍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摄影风格,
那就是非常直白——近似于生硬地表现主体的情感,“辛辣而直接”地揭人短处,不做任何修饰和掩饰。在摄影实践中,他“更钟情的是人丑陋的身体,那些平日里我们可能见不到的面孔和肉体,在他的黑白摄影中却栩栩如生:雪像冰锥一样降下的黑夜中与马同行的菜贩子、乞丐、卖花者、围着围巾痛哭的妇女……”。
读了这一部分过后,主人公维加的摄影实践和成就,给我的启示有三点:一是摄影一定要对准人,因为人才是生命和情感的最大承载者;二是一定要有自己的摄影个性和风格,没有独到的特点就没有自己的影子;三是要锲而不舍坚持不懈,一个有建树的人一定是一个极其勤奋的人。
写到这里,想起驴子影友在我1月30日空间日志《繁忙的周末》后面的留言了:“京涛是我的哥们,是山东《大众日报》的视觉总监,是一个文章和拍照片一样漂亮的家伙,前不久我邀请他到单位搞了一个交流,这哥们人很不错!没有想到你这么喜欢他,下次来我们一起聚!”。呵呵,上次听网友说过孙京涛来过绵阳,没想到是驴子哥哥请来的!看样子有机会见到孙京涛老师本人了。但愿。

作者:鹰戈

《专揭短处的人——读《时代的眼睛》札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鹰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