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切开伪装直指灵魂——读《时代的眼睛》札记

发表日期:2010-12-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12月7日 星期二
利用中午和晚上回家的时间,读完了《时代的眼睛》第四部分“安德里斯.塞拉诺:灵魂的切割者”。看这部分时,首先吸引住我的眼球的是“灵魂的切割者”几个字。我很纳闷,灵魂怎么切割?怎么能够被切割?
当我看完这部分后,深刻地领会到孙京涛概括的话很有道理。他说,塞拉诺用惊世骇俗的视觉符号和标题,把物化了的精神或者神化的物质一刀切开,让我们这些总是想当然的人一下子觉得我们日常膜拜和爱的不过是一截木头或者一杯泥土,他可以把这截木头或者泥像放在尿中;他也让我们看到那些肮脏的东西却有着那么美丽的影子,而这些东西正出自我们的体内,是我们生命的来源。
阿根廷著名艺术策展人艾德里安娜.罗森堡推出的美国摄影家塞拉诺,是当代最具影响力的、最具挑战性的艺术家之一。艾德里安娜通过对塞拉诺的生平和八个经典组照的介绍,让我们接触到一个最具特点、最古怪的摄影家。他出生于一个天主教家庭,他吸过毒并且染上过毒瘾。他的作品所涉及的主题大都是宗教禁忌和性、暴力、无家可归等社会问题,他摄影时采用的影像形象包括“血、被屠杀的动物以及教堂的遗骨等”,所以,他的作品备受争议。但是,他通过视觉影像“对种族问题、言论自由、艺术自由、宗教等问题的独特诠释”让我们佩服不已。
从表象上理解,塞拉诺的摄影活动有以下特点:
一、敢于突破宗教禁忌。应该说基督在基督教信徒中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被奉为上帝之子神灵的化身。但是,塞拉诺却以“尿中的基督”为题,拍了一张照片,因而在艺术界内外掀起了轩然大波,受到强烈谴责。而他却认为,“我们崇拜的不是苦像(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像)而是基督……我们并不会像崇拜基督一样去崇拜它的象征物,因为那不过是个代表物”。通过这张作品,他把人们的灵魂从崇拜象征物中分离出来,实现了灵魂的切割。
二、大胆使用影像道具。这个“性情古怪的鸟人”,常常把自己的精液、尿、血、以及牛奶或水等液体,放入到玻璃鱼缸中,再用经过缩小复制的宗教雕塑作道具,拍出了各种惊世骇俗的照片。塞拉诺说的也很有道理:他只是试图反映液体的抽象品质与宗教形象结合的可能。他还说,基督在尿中形成的漂亮光影的照片,其实是美化了基督。
三、在影像中体现主题的尊严。塞拉诺拍摄在“流浪者”、“停尸房”、“性的历史”等专题照片时,充分体现了被拍摄主题的尊严。他在拍流浪者时,表现出艺术家“柔软和富有同情心的一面”,他说,“我不想拍摄他们躺在街上的、乞讨的形象,我想拍出他们的尊严——每一个人都应该有的尊严”。他拍摄的停尸房里的逝者,照片上仍然给人以生命、灵魂依然存在的独特的感觉。
由于中美文化认同上的差异,我们对塞拉诺创作时使用的一些道具不敢苟同,但他通过影像作品所揭示的真实的无拘无束的主题,使我们不得不叹服。“对我而言,艺术是种道德与精神上的责任,他要切开一切伪装的方式,而且直指灵魂”。他这样说的,也这样做了。

作者:鹰戈

《切开伪装直指灵魂——读《时代的眼睛》札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鹰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