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儿时记忆(一)

发表日期:2010-05-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5月5日星期三
早7:30下水,预报气温17°--27°,多云转阴,微风,环境温度20.2°,水温20.0°,1200米,28分,舒服。


六一儿童节临近,0816杂志约稿,要我爆点儿童时期的料,为杂志补白。我想,找到我这等糟老头儿来回忆小时候的事情,亏编辑想得出!究其原因,是策划者想找不同年代的人,写一些不同年代的回忆,也好让现在的80后、90后,晓得他们的父辈们的童年生活是怎么过的。每个人,不管生活在哪个时代,都有值得回味的童趣,值得怀念的真诚,值得追忆的酸楚,也有值得骄傲的纯真。但要在短时间里,靠现在自己的记忆写出来,真的有些勉为其难。好在我的童年,正赶上60年前后的国民经济困难时期,以及文化大革命的动乱时期。国家经济衰退和政治动乱,对童年生活虽然是灾难,但是对丰富人生阅历来说,却是难以忘怀的财富。下面回忆几点片段,了编辑之愿,以飨读者。

儿时记忆(一)——想吃父亲碗里剩的面。
想着这个故事,心里酸酸的,眼眶都润了。
我兄妹三人,最长是我。记得小的时候——大约在六、七岁吧!父亲每天早上在家吃了早饭后,到绵阳县人委上班。早餐基本上都是面条。母亲给父亲做的面,都放足了葱花、姜碎、花椒面、酱油醋、炼猪油、熟油辣椒等调料。
那时处在困难时期,米、面都不能敞开吃,一个月能吃上一次肉就不错了。小时候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很少吃油荤,经常半晌午、半下午肚子就饿了。儿时见邻居家打牙祭(吃肉),就在家里做过场生事要吃肉,为此还挨过几次打。家父是挣钱钱的主劳力,自然是重点保护对象,所以,好吃的有油荤的面条都是早上吃,并且只是给父亲煮一碗,母亲也不吃。那时粮食是定量供应,米面都不是很多,一家人都吃的话,吃不了多久就没有面吃了。
很多时候,不是面条的香味把我袭醒,就是父亲吃面的响声把我惊醒。醒来我总是想,要是能吃上一口面条那该有多好呀!好在父亲经常是给我留下一大口面条在碗里(应该在一两左右吧),当然也有我倒霉的时候,因为如果父亲边吃面边想着工作,不注意就吃完了。有时母亲在一边,也提醒父亲给娃儿留点面。这时,我是恨不得马上就爬起来吃那牵肠挂肚的面条。就是这些点滴,我很爱母亲,也在小小的年纪就嫉妒父亲有面吃,也曾经发誓长大了,一定要争取天天有面条吃!
所以,到现在我都保留着喜欢吃面和想吃面的习惯。

作者:鹰戈

《儿时记忆(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鹰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