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青藏川行记(十)--昌都自驾行精华

发表日期:2011-07-14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车型:广州丰田 4.0 景区:西藏昌都地区 点击数: 投票数:

       5月31日下午5点,从西藏林芝地区进入昌都地区。云雾渐散,阳光洒在积雪残存的山顶和青翠的山林间。沿帕隆藏布江上游河段逆流而进,河道边不时可见冰泉流瀑从山崖间泄落,缓坡处寒冰犹未融化。泉流冰下,却没有白居易笔下的冰泉冷涩、幽咽艰难之意。这些清冽的冰雪融水,以自由奔放的姿态,经帕隆藏布江汇入雅鲁藏布江,沿途切割出壁立千仞、百转千回的壮阔大峡谷,最终流入广阔的印度洋。

       下午6点,群山环抱的然乌湖映入眼帘。在如此不经意间,碰上这一湾清风吹拂的湖水,其实有点让我惊讶。因为没想到川藏线几乎直接沿湖岸而过。然乌湖的美,不似纳木错那样卓然独世,也不似青海湖那样宽广无际。是一种沁人心脾的美,在湖面海拔3850米的高度,在喜马拉雅山、念青唐古拉山和横断山对撞处,在雪山环抱、树林掩映中蜿蜒而从容地铺展开来。她的美,未经雕琢,无须修饰。在四季更迭中,清寒也罢,丰实也罢,晨昏霞光妆她的容颜也罢,风云疾雨摧她的情怀也罢,无论我们见与不见,她总是伫立于斯。在这里,听不见多情婉约的欸乃橹声,也不宜有抚琵琶而歌的幽怨女子,为感怀游者添一份暧昧的惆怅。

       我站在湖边,静静感受。想象冷月当空的夜晚,传说中因互相角力而死后化为两座大山,两山相夹形成然乌湖的水牛和黄牛,是否会苏醒过来,延续难分输赢的争斗。这样的争斗,大概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一较长短吧。天长地久的守望,总得有独特的交流方式。否则,如何彼此证明自己的存在呢?

       由于赶路,我们在然乌湖只呆了20来分钟。依依不舍地作别然乌湖时,湖边的雪山隐约有彩虹高挂。然乌湖,这一别之后,我们何时相见呢?纵然只是我独自的牵挂,越过这一路的迢遥山水,如果有风将我不期的相思吹至湖边,也请代为收留,容我再见时相解。

       向八宿进发,照例是一路风景,只是在地貌上呈现出了不同的特征。青草渐生的草原,盛开的油菜花,宽阔的河谷,因矿石元素作用呈现出多彩颜色的山体,落日斜阳下遥遥的雪山,交替出现在我们面前。傍晚7点50分,抵达八宿县入住。

       6月1日上午9点半,向左贡县出发。到达左贡之前,先得经过八宿至邦达之间的“怒江七十二道拐”。怒江峡谷地段有几处塌方路段,路况很差,车行缓慢。

       10点半左右,开始攀越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是不是走过了七十二道拐,我没数。现在有了柏油路面,道路本身已不复数年前之险,但我仍然记得那似乎永无止尽的盘旋往复的攀爬感觉。在离山顶三分之一的地方,我们一直跟着的一辆车不知为何撞上了右边的山坡。不敢想象,如果此时右边是悬崖,这样的失误定然是车毁人亡。要知道,在不断大拐弯的过程中,悬崖和山体是在右边交替出现的。幸好车里的4个人没事,但也必须等待救援了。

       11点20分,终于到达山顶垭口。回望来时路,看到的不仅是无限风光,更有那洒落一路的惊心体验。而在垭口的另一面,则可远望山谷间狭长的邦达草原。

       过了邦达,至左贡的107公里路段不再惊险。我们在左贡稍事停留,享用了一顿物美价廉的午餐后,向芒康进发。下午3点半,抵达川藏线行程中最高处--海拔5110米的东达山山口。

       过了东达山口才发现,惊心的路途还远没有结束。连绵不断的翻山越岭,一路全是沙石路面。远远望去,悬挂在陡峭山上的道路依旧无休无止。

       5点20分,不得不停下来。1小时前发生塌方,道路受阻,工程车正紧急抢修。一路上都在想:沿途经过这么多塌方路段,如果有塌方刚发生在要经过的地方,岂非要等个天昏地暗。这时才发现,川藏线上每隔一定距离都安排了待命随时抢修塌方路段的工程车。幸好遇见的是山体塌落掩埋了路面,一个多小时就清理完毕。要是路面坍塌,就恐非一时半会可以修好了。

       原计划这一天要抵达四川境内,看来是不行了……

关键词:怒江七十二拐昌都川藏线然乌湖西藏

作者:空山中人

《青藏川行记(十)--昌都自驾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空山中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