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的摄影日记(三十四)朵行西藏—扎达土林 土蟒巨作

发表日期:2011-07-15 摄影器材: 尼康 D200 点击数: 投票数:

 10月4日

离开普兰,重新路过鬼湖、圣湖,我们便踏上了一望无际的荒原连着荒山的路程。下午六点多,师傅指着路途前方远处一大片青灰色说,那就是土林。



此时的眼前,已经多是巍峨的土山,我们就在土山间盘行上下。到了一处山间,竟然看到对面山体上呈现出红、赤、黄、青多种颜色,而且是几座五彩山依次而过。翻过山,一条以红褐色为主的荒山大峡谷赫然出现在路下方,峡谷顶端,靠近路的方向,是一个小小的,向下看去,仿佛巴掌大的绿色湖泊。师傅说,那是珍珠湖。峡谷方向,依然是看不紧地荒山。



前行约半个小时,我们开始正式进入土林大峡谷,路面上开始尘土飞扬,新修的柏油路上用来保护柏油路的塑料膜沿路飘飞。路边的土林沟壑纵横着,条条褶皱都整齐而又规律,但整体形状却大致整齐,高矮差异不大,个体形状千姿百态,有的像蒙古包,有的像古堡,有的像护卫的门廊……,在逐渐暗下来的天色里,行进在这样相互连接的巨大土林中,仿佛是在万马奔腾的土林大军中穿行,又仿佛是在土山组成的森林中摸索,耳边,是呼呼的诡异的风声……








大约7点40,我们到达了扎达县城的托林广场,广场前方是托林寺——藏族苯教的发源地,后方则是一座顶尖红色的苯教佛塔。面对的是我们刚刚穿行而来的土林大峡谷。峡谷的另一侧,则是更加广阔无边的土林群。峡谷间,水不多,但河道弯曲的象泉河穿梭在两边的土林山中。在夕阳的照射下,土林呈现出金黄色,阴影与光亮兼具,形成了绝美的土林画卷。








在阿里这块广袤的土地上,扎达是地形地貌最特殊的地方。据说在一百多万年以前,扎达到普兰之间有个方圆500多公里的大湖,后来经过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使本地湖盆升高,水位线连年下降,逐渐将陆地冲磨出各种各样的层状,各种各样的形状,在很多土林的身上,都还能看见一层一层的水位线的痕迹。经过数十万年风沙雨雪的侵蚀,这一大片“过去的海洋”,逐渐变成了雄伟壮阔、高低错落的土林的海洋。这海底地壳的剧烈运动,让扎达被土林围绕在中间,见证着沧海桑田的变化。











晚上在德吉家院中做事,耳边呼呼做响的,不知道是风声,还是千年前海涛的声音,海水冲刷,在土林上留下了纵深的印记和皱褶,它的声音自然也就留在了这沟壑中,前年不变,亘古永恒。












一天之后,即10月4日早8点半左右,我们再次来到扎达土林,刚到托林寺,就看见了托林佛塔处露出了日出的金黄色,金黄的云彩与静默的蓝天衬托着佛塔的剪影,让我们看见了这一天拍摄的美好希望,但为了表示虔诚,我们还是快步绕着托林寺走了一圈,然后便像被解放的野马一样,直奔寺庙外围—与前一日夕照方向一致的几座佛塔而去。只要找到那几座佛塔,便可以找到拍摄土林日出的最佳位置。







走到寺庙后面才发现,土林在这更具特色,在象泉河岸边,也就是靠近寺庙的空地上,人们堆起了一排整整齐齐、高矮相同、大约500米长的白色尖土堆,远看着像一排牙齿一样围护着旁边的一座佛塔。在晨光照射下,牙齿未受光的面上一片黑沉,而佛塔和对面的山林,则沐浴在金色中。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影友,就在金光照耀的象泉河边,一个人几乎没挪动,一直在对着日出拍啊拍啊。

 

 












顾不得其他了,每一个位置都是一幅绝佳的图画,走到寺庙边上,站在靠近寺庙围墙的土堆上,我的相机跟着佛塔和旁边的金光移动。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疯狂的大狗的叫声,好像就离我很近,可我看不见围墙拐角处,更看不见那狗在什么地方,急切地喘息着,跟着晨光拍完这一面,心咚咚跳着跳下土堆,被脚下的石头和土坷垃磕绊着,摆脱狗叫,跑到那一排牙齿跟前,对着远处壮阔的光影狂拍。这时候,哪里是拍摄啊,那就是疯狂的吸纳,为了美景忘乎所以。

 

从土林山尖被照成金黄色,到光影移至整座山,照耀前方众多的土林,我一直气喘吁吁跑步前进,追光逐影将美丽奇特的土林一一纳入镜头,但我的脚步依然赶不上变化万千的晨云,他们低低地匍匐着,远远地牵着土林呼啸而去,那一刻,我仿佛可以穿越时空。那一刻,我是那一缕轻盈飘逸的白云,在远方,与土林汇合,心领神会。





 

关键词:摄影旅游日记扎达西藏

作者:美朵

《我的摄影日记(三十四)朵行西藏—扎达土林 土蟒巨作》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美朵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