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戈尔巴乔夫奋力改革的第五步——解体苏联!》

发表日期:2011-07-18 摄影器材: 拍得丽(Premier) INF-880D 点击数: 投票数:

                                           五关于苏联解体问题

有些人坚持说,民主化的苏联这一概念包含着难以消除的术语上的矛盾,尽管这种说

法可以接受,不过要附加许多补充说明。如果这种说法是指由15个加盟共和国组成的联

盟,那么这种说法无疑是对的,波罗的海沿岸三国——这是一个特殊情况,而且(不管莫

斯科的领导人多么难以承认这一点)要是当时能这样看待这些共和国就好了,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是在不太遥远的过去即1940年被迫加入苏联,所以不出所料,三国人民

终于表达出对国家独立的要求,而当时提出这样要求的风险已不太大,如果考虑到波罗的

海沿岸三国一直希望像自己的近邻斯堪的纳维亚各国那样,在充分民主条件下富裕地生

活,就会相信,他们的政治追求根本不同于苏联中亚各民族的追求。

然而,当时也存在保留自愿联盟的可能性,尽管这一联盟的版图要比苏联小一些。此外,

没有理由认为,苏联解体、进而在曾为一个国家的土地上成立15个独立国家这样的结果比

保留由9个乃至12个共和国组成的联盟更为民主(如今,这些国家中有的已变得比苏联时

期的最后几年更具极权主义色彩)。如果一个包括各个民族在内的、较大的政治共同体能

够在相互协商的基础上存在,那么它作为民主的政治机体可能丝毫不逊于以某个单一民族

组建独立国家的要求为基础的国家。关于每个民族都拥有建立自己国家的绝对权利的观点

所引发的问题并不比它能够解决的问题少,在每个有潜在可能性的民族国家中都存在较

小的民族族群,这些族群长期聚居在相对集中于某一区域性的飞地上,在较大的政治共同

体解体后,在这些飞地聚居的族群(就像我们所看到的前苏联和前南斯拉夫的例子那样)

也可能提出成立各自民族国家要求的理由。于是便产生了分裂为越来越小的国家的可能

性,产生了国内战争和种族清洗的幽灵。

全民选举苏联总统能有多么重要呢?如果戈尔巴乔夫在1990年初支持直接选举苏联总统的

主张,大多数苏共中央委员就会极为不满,因为当时国内的反共情绪由于经济问题的产

生、民族问题的加剧以及东欧事件的示范效应(这一点不可小视)而越来越强烈,在过

去一年里,由于刚刚获得的自由,苏联人民得以在自己的电视屏幕上看到共产党领导人如

何在人民不满情绪的浪潮中被要求回答问题和被解除权力[20],此外,根据全俄社会舆论

研究中心的调查资料(这些资料在当时是最可靠的),这一时期国内最受欢迎的两位政治

活动家是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19903月戈尔巴乔夫还胜过叶利钦,当年5—6月,戈尔

巴乔夫声望开始下降,而叶利钦的声望则开始上升——他们的地位逐渐发生变换[21]

如果戈尔巴乔夫在19903月或4月的全联盟直接选举中获胜会让党内的保守派很不高兴,

一旦得到全民选举委任,他就不会再像担任非直选总统那样总是受到苏共中央政治局和中

央委员会压力的影响。如果在选举中获胜的是叶利钦(考虑到他的声望不断上升,他无疑

会当选),这当然是对机关更大的打击。不管怎么说,当时戈尔巴乔夫如果要求党作出总

统全民选举决定,就像他在苏共第十九次党代表会议提出竞争选举新的、真正的议会令全

党吃惊的建议一样,他很可能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胡安·林茨和艾尔弗雷德·斯捷潘认为,把联盟(或者至少是它的大部分)作为新的、自愿

的联邦保留下来的可能性已经不大,因为各个共和国的竞选在全联盟的选举之前就已结

[22]。总的说来,他们更看重于选举程序,不过这种看法在很大程度上适用于总统选

举,而不适用于他们集中论证的议会选举,1989年苏联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和1990年俄罗斯

联邦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之间,其实并不存在林茨和斯捷潘所描写的那么明显的质的差别。

此外,俄罗斯的第一次多党选举在1993年才进行,这次选举恐怕还不能被视为奠基性选

,因为在1989—2004年这一时期内参加投票的选民数量一直非常少,很多俄罗斯公民

回想起叶利钦在解散原议会时所采用的暴力仍感到很厌恶,1993年和1989年之间的差别是

显而易见的,尽管首次差额选举带有妥协的性质,但仍引发了高涨的热情(三分之一的议

席留给了社会组织的代表)。如果苏联总统选举在1990年即各共和国总统选举前举行,这

会是一个具有巨大政治意义的事件,将使获胜者以及革新后的联盟具有更大的合法性。

从保留由9个或更多共和国组成的联盟的角度来看,可以肯定地说,假如叶利钦获胜会具

有特殊意义[23]。尽管许多研究者公正地指出,如果地方精英在革新后的、较为宽容的苏

联范围内决定争取主权,每一个加盟共和国都会有相当大的制度资源可以动员[24],但叶

利钦本人对苏联瓦解还是起了重要的、也许是关键的作用。在叶利钦关于俄罗斯脱离联盟

独立的声明中有某种令人费解的东西,从一定意义上说,联盟就是大俄罗斯,而且

大多数俄罗斯人都赞成保留苏联——在它瓦解前后都是如此(只有1991年年底那段非常短

的时间除外)[25]。所以,叶利钦关于俄罗斯法律高于联盟法律、俄罗斯必须追求

”[26]的声明未必符合俄罗斯的长远利益,当时他之所以需要这样做,是因为他急于要占

据戈尔巴乔夫在克里姆林宫的位置,这一任务对他来说比保留大联盟更重要。显而易见,

要是叶利钦在1990年当选苏联总统的话,他就无需一再坚持俄罗斯独立了,很可能正相

反。

促使苏联迅速解体的是种种新的自由和政治多元化,而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确立自由化和

政治多元化过程中起主要作用的是戈尔巴乔夫,从这个意义上说,戈尔巴乔夫为这一结局

创造了前提条件,但他的行为造成国家解体的后果是他没有料到的,只有那些认为最好不

改革苏联政治制度,让这种缺乏政治、精神和宗教自由的集权制度连同无效经济一同保留

下来的人才会指责戈尔巴乔夫,说他使过去——在稍稍流露一点分立主义情绪便会遭到严

厉制裁条件下——想都不能想的事情有了实现的可能;导致苏联解体的原因除了波罗的海

沿岸三国要求独立的分离作用外,还有一个直接原因,即叶利钦决定打俄罗斯牌来对抗联

盟的做法,以及19918月叛乱行动,尽管这些叛乱者的本意希望阻止赋予各共和国广泛

权力的联盟条约的签署,但由于考虑不周而使本想避免的结局提前出现了。

结论

尽管差额选举所体现出的宽松气氛和相当程度的民主化客观上给联盟制造了诸多困难,但

还没有排除从虚假的联邦向真正的(尽管有些不定型)、由大多数苏联加盟共和国在新

的、自愿的联盟条约基础上组成联邦转变的可能性,尽管缩小的联盟也许得以保留,但苏

联制度未必能经受得住改革的过程,改革使制度的矛盾、无效性和不公正性凸显出来,并

很快使领导改革过程的人面临选择:要么恢复人们所熟悉的旧制度的准则,要么按照改革

年代的制度多元化的逻辑行事。戈尔巴乔夫的作用在于,他选择了第二种方案。几乎可以

肯定地说,能够在苏联牢固存在的共产主义制度下向多元的政治制度和平转变的唯一途径

就是自上而下的改革,或者像许多人所说的那样,是自上而下的革命,然而因为改革变

得越来越激进,在已经觉醒的社会上甚至可以公开讨论一切可以想到的方案,改革过程的

一定阶段不可避免地脱离上层领导者的控制。这使得戈尔巴乔夫所宣布的以渐进方式实

行革命性改变这一原本不错的目标越来越难以实现。此外,在对苏联指令式经济体制进

行改革时,不可能不发现改革这种体制存在种种局限,因此必须向按照其他原则运行的经

济制度转变,当然,从一种制度向另一种制度转变必然会先使情况变得糟糕,然后才使情

况好转,尽管如此,也必须实现这种转变。对指令式政治机体的改革比较平稳地转变为制

度的转型,不过这要求戈尔巴乔夫有出色的政治灵活性和应变能力,以便安抚强硬路线

的支持者,从而避免重走老路,因为他的政敌要做到这一点极其简单——在政治局和中

央委员会投票撤消戈尔巴乔夫总书记职务并用自己人取代他。

戈尔巴乔夫的巨大压力来自各个方面:有在党的机关、安全机关和军工综合体中占据强有力

地位的苏共党内保守派;有其民族国家独立要求得到群众支持,尤其是在波罗的海沿岸三国

获得强硬支持的民族精英;有已经能够对短缺经济和社会问题久拖不决表示不满的高度政治

化的俄罗斯社会,尽管如此,到20世纪80年代末,俄罗斯和苏联还是从体制改革转变为制度转

型,这并非是玩文字游戏,戈尔巴乔夫在1988年承认必须从一种政治制度向另一种政治制度

转变”[28]的事实就表明了这一点,尽管戈尔巴乔夫和他的盟友有过策略上退却或动摇(其中

有些带来了与愿望相反的结果),但他们还是逐步走向铲除他们所继承的制度的战略目标,

他们力求建立一种崭新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它将大大优于他们从苏联继承的制度,并争取在

政治上取得比在经济上大得多的成就。

       &&&&请欣赏视频——【戈尔巴乔夫传】&&&&

关键词:唾弃革新

作者:小糊涂仙

《《戈尔巴乔夫奋力改革的第五步——解体苏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糊涂仙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