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霍雷

发表日期:2011-07-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受不了了,他受不了了,该死的,他是住院可不是来找罪受的。   “我还没洗完了。”职业的是要尽责的,当医生的也不能例外。   “我他妈的不要你洗。”   在洗下去指不定就见血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光着身子的男人,即使重要部位隐藏在水中被泡沫遮盖,大大小小的伤还是看的一清二楚,小伤几乎好了,新长出的肉相比以前古铜色要来的粉红,胸前较为严重的地方还缠着白色胶带,高高翘起搁在浴缸外的长腿,上面的石膏好像又大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也和她无关,重点是,他这样能自己洗澡?   “你医院这么大酒找不到一个人来,我可是病人,发钱来住院就这样的态度,小心我去告你们医院虐待病人。”   恩,怎么早没想到了。   夜色抬头看着气呼呼的霍雷半响后微微一笑“好啊。”   站起有点发酸的腿,拍拍两下拍落身上被渐的水,扔下手中的沐浴球转身离开。   “啊?”回答的干脆,这到让霍雷愣住了,这要是平时,她那张刻薄的嘴早说出让自己吐血的话了,这下尽然答的这么干脆?   搞什么鬼?   不会又有什么诡计吧,这女人向来是笑里藏刀,整人不带脏。   呃,突然觉得背脊发凉,是水凉了的关系吗?   恩,加点热水吧。   挺不住那股子让人发毛的凉,霍雷决定吧水加热点,由于要注意腿上的伤,只能爬起来摸索加热的开关,刚要碰到,却听到那女人去而复返的声音。   “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喜欢裸奔啊!”戏谑的声音,十足的感叹。   “我身材好怎么样。”输入不输阵“道是你一个女人瞪着人家男人裸体看,怎么还满意自己所看到的吧。”   邪笑的转身,大刺刺的把自己完美身材展现。   他向来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也不怕人看,只是,这死女人……   喂,她还是女人吗?   竟然真的就这么靠着门廊大刺刺的看着,那眼神,十足的审视,还不是的点点头再摇摇头,怎么,菜市场挑菜来着。就差没顺带加上一句:你这菜还算新鲜,就是大颗了点,五毛不可能,三毛我买了。   妈列,等到她终于开口才知道,自己想的还算好的。   “整体看还是蛮有看头的,就是皮肤有点松弛了,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皮肤发黄,恩,病态,应该是有什么隐疾,身体开始发虚,平时缺少运动,双眼下垂,六块肌很完美就是怎么看是哪个去凹凸不平啊。”   最可气的是,说完还摇摇头,一幅医师看重病者的眼神,父母看鲁教不改儿子的眼神。那双可恶的眼也没停着,继续朝下移去,毫无闪躲之意。   “至于下面的,恩……” 第四十九章 非礼无关男女   “喂,死女人,你好了啊。”在听下去自己难免不做出什么杀人事件,总有一天他要想办法封住那张刻薄的嘴。   她那是什么眼光,松弛,他明明每周都去健身房。什么黄色啊,那是“健康”我古铜色好不好,还有他最引以为傲的六块肌,怎么一到她口中就变调了。再让她说下去还得了,那可是身为男人的骄傲。   “你给我找的人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注意力。   “咯!”听到这个,凤眼立刻亮起,带笑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让霍雷想到珠珠每次算计人时露出的贼笑。   视线透过夜色让开的门缝,看见一个挺拔的身影,一米八左右,初步估计没有自己高,身材还算提拔,但,没有自己好,至于皮肤吗,摆脱,男人要那么白干嘛,就应该像自己这样的古铜色才算男人。至于脸,深邃的双眸被一架黑边眼睛挡着,高挺的鼻,厚薄适中的唇。整体看上去儒雅温和。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他望向自己的眼光让人觉得怪怪,毛毛的。   “天逸,这里就靠你了。”夜色回过头对那个名叫天逸的男人说道。   “能够帮上院长医师的忙是我的荣幸。”天逸笑的温文说的有理,话里透着对夜色的尊敬。视线一转,对向依旧光溜溜忘动的霍雷“你好,我叫天逸。”   嘴角微扬,微笑的如沐春风,整个人感觉更加温和了,不同如申瑜的另一种温和。   “霍雷。”干脆利落的报上名,暗道刚才大概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既然要找为什么不干脆找个漂亮妹妹来了,那才叫情调。   一眼一露的看出霍雷心中的不满,夜色笑而不语,上前轻拍他的肩膀两下“我走了,你好好享受。”说道享受两字,夜色深深的向霍雷投去一眼,转身笑着离开。   “呃?”   是错觉吗,他怎么觉得哪一样??别有深意。   啊,不想了,只要不是她洗就好,都是男人好办多了,身上臭死了,他可不想病好出院那些人一致退避三舍。   恩,速战速决。   想着,霍雷招招手道“过来吧。”那神色依旧不改常年当总裁的气势。   身子缓缓下滑完全没入水中,慢慢闭上双眼,舒服的享受着水温,打着石膏的小腿伸出悬挂在浴缸边上。   只是,享受一切加上速战速决心态的他并没有注意,当自己完美的身子没入水中之时,阳光下,厚厚的镜片一道闪光划过,藏在镜片下深邃的双眸中一闪而过的是??惋惜。   谁说是男人就好办的?   “好??”   ???????????????????分割线?????????????????   依旧是那张大大的办公桌。夜色一手端着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另一只手翻看着手中病例,一旁的小助理如坐针毯,整张小脸苍白一片,整理文件的手颤抖的厉害。   “院,院长,有事吗?”忍了好久,还是决定硬着头皮问。   “恩?”低头轻抿一口手中茶,茶尽,淡淡的清香遗留在口中。   恩,不得不说,这小助理一手茶是越泡越好了。   “我,我今天,有,有做错双眸事吗?”   “没有。”   “那是今天有什么事吗?”   夜色抬头看向一脸苍白的小助理,凤眼一扫,颤抖的身子立刻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你是助理,这些应该都是你在安排。”   “哦!”那你怎么笑的那么奸诈。   暗松一口气的小助理在心中补充。   呜!她不敢问啊,从她刚才进来就看见院长笑的好奸诈,背脊一阵发凉,总感觉有人要倒霉了,好恐怖啊!   自动忽视那张欲哭无泪的小脸,夜色放下手中的茶杯,低头看向办公桌上的小闹钟,秒针滴滴答答快速转动,脸上的笑意也更深了,抬头朝紧闭的浴室看上一眼,低头继续着手中的工作。   “五分钟,是时候了。”   害某人本来愈合的伤口再度裂开出血,难得一时愧疚帮忙却被嫌,那颗不要怪她了。   毕竟他那点同情愧疚是有限的。   “啊?啊?”   什么什么事时候呢?   一脸茫然的小助理满头问号,不懂自家院长这是怎么了,几分钟不见,身上都是水不说,还笑的那么恐怖。

作者:yuyuhong

《  “霍雷》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