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但是和中间的十六枚黑子相比

发表日期:2011-07-2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激烈的战斗就像两条互相咬着对方尾巴的蛇,用力的吞噬着力求抢在对手之前杀掉自己的猎物。   残酷的气氛在棋盘上慢慢的升级浓郁起来,连站在一边看棋甚至研究室里都能够体会到这一股肃杀,两个都用尽了能看到能想到能感觉到的手段奋力搏杀。   一直到苏羽断然在左边打开一个天下大劫,把这令人窒息的战斗推上了最顶点。   '苏羽7个,张栩6个,谁的劫材都不多,要是浪费一个就是满盘皆输。'王文达在直播室里面给棋迷作解说,'张栩的劫材略显单薄,但是都是能够占到便宜的大棋,而且这里立借着打劫后手变先手极大。下面就看一看双方如何应对现在的局面。'   两个人这个时候基本上都算清了自己和对方的劫材,而张栩也只能面对少一个劫材的烦恼无奈的叹气:那手棋是大,但是和中间的十六枚黑子相比,哪一个更能左右对局呢?况且苏羽连尖护断之后分隔开黑棋已不可能,除非这个时候打劫能补回来这30目的空。   张栩仔细的看着棋盘,一边打劫一边寻找着苏羽未活的大块。   应该说这个时候苏羽昨天的准备工作是卓有成效的,基本上每一块棋都联在了一起,就算没联在一起的也是活了,虽然被张栩压死了却也不担心。   一定还会有办法的!张栩不无焦虑却有平和的看着每一处,不断地思考着,直到老聂进来宣布休息时间到,他才悚然而惊的抬起头,迷茫的看着斜靠在沙发上咳嗽的苏羽。   休息了。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小林泉美拍拍他的肩膀拉着他站起来,又拉着还有些犯迷糊的张栩一直送到了选手就餐区,给他买来饭,给他放好筷子和勺子,甚至手把手的喂他才让失魂落魄的张栩勉强吃了一点东西。   至于苏羽,陈好已经见怪不怪他比赛时候不吃中午饭的习惯了,自顾自的在一边和唐莉张璇他们吃东西说笑话。由此,在孔杰古力王文达心中就又落下了一条罪状,看她也更加的不顺眼。   午休之后的比赛重新开始,对于张栩来讲思考的时间已经并不是很充分了,他需要更加迅速的反应和计算寻找能反击的那一点。   世界上没有无懈可击的棋,张栩一直坚信着这一条,所以坚持不懈的寻找着。   羽根直树有些不解:'他干什么呢?现在该他寻劫了他在看什么?'   大竹英雄淡淡的说:'于无声处听惊雷。'   羽根一路跑到古力身边低声说:'现在这帮老家伙,越来越喜欢玩高深了。你听得懂大竹先生说什么么?'   古力连连摇头:'不明白,老聂说的一些东西我不明白,老陈说的东西我也不明白,大竹说的我更不明白。反正我就知道要是张栩被苏羽消了这个劫就要输了。'   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两个人看不懂,张栩没有按照他们所设想的寻劫材,却尖顶右边苏羽拆出来的模样。   '他想要,干什么?那块棋难道说他看出来什么问题了么?'王文达和李昌镐一时还参不透里面的玄机,迅速的在电脑上摆出变化。有时候说高科技的确先进,只要按几个按钮就可以把局面摆的一清二楚,如果不好还可以立刻推倒重来,不需要像老聂他们还要一个子一个子的收拾。   等他们终于明白了张栩的用心之后,相顾不仅骇然。王文达对李昌镐说:'下棋的时候,千万别看着一块棋觉得活了就放松警惕,没准什么时候就会出问题。可是我看着这块棋明明是活的,张栩怎么进去之后就出问题了呢?'   李昌镐苦笑三声说:'我也认为是活的,没想到还能做出来一个劫杀的样子来……张栩没少费脑子在这里。'   苏羽剧烈而低沉的咳嗽声回荡在安静的对局室中,偶尔出现的棋子落在棋盘上发出的声音掩盖不住那痛苦的撕扯,就像棋盘上那突然变幻的风云,带动着每个人的心。   '两个劫了,一个苏羽重,一个张栩重,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心情再弄一个出来了结这盘棋。'李昌镐摆弄了一会儿棋子之后突然笑了起来,指着电脑屏幕上的一处说,'这里如果苏羽立下然后跳出来张栩必然要卡进去,这样子的话,虽然只有那么几个子被牵连进来,却也是块不大不小的肉,而且到最后最为一个劫材苏羽必定要动手的。这盘棋竟然会有这么个结局,真是让人想不到啊……'意犹未尽的砸砸嘴唇,似乎对于如此惨烈的一盘棋竟然没有分出一个胜负而有些遗憾。   苏羽在山穷水尽的情况下终于看到了那个劫,立下之后张栩无奈的挡住,眼看着棋盘上同时出现了第三个劫。   '和棋了!'老聂一跃而起快步走向对局室,留下一群大眼瞪小眼的棋手们:'三劫连环啊,还不是上次苏羽和依田纪基那种表演,而是真刀真枪下出来的,都是到了最后一步山穷水尽了才看到的手段。'   但是一平一负绝对不是一开始踌躇满志的苏羽满意的答案。他脸上的笑容明显有一些僵硬,心不在焉的甚至连别人给他敬酒都忘记了喝。   他和陈好没有再回北京,而是和老聂马晓春王文达三个人直接坐飞机去了南京。苏老师和苏妈妈已经知道了苏羽现在的身体情况,打算亲眼看一看儿子的身体情况再作打算。   当苏妈妈看到苏羽的时候,不由得扑上去抱着儿子差点哭出来:'小羽啊,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啊,身上瘦的连点肉都没有。'似乎是回应,苏羽连连的咳嗽起来。   '去动手术吧,虽然风险大了一些,但是去了根也就好了。'在苏家坐定之后,老聂沉沉的声音说。   '动手术,动手术,看小羽现在瘦的,只要能治好,花多少钱都行。'苏妈妈似乎忘了她现在的生活如此美好也都是靠着她儿子在外面下棋赚来的,从房子里面拿出来两张存折交给了老聂,'聂老师,您就看着用吧,只要能把苏羽的身体治好就行。'   老聂看也不看推了回去说:'苏羽现在这个身体已经不仅是他的了,还是整个中国棋院上上下下几百号人的,还是所有喜欢他的棋迷的。苏羽自己有钱,动这个手术也并不需要很多,您就留着吧,以后要是再有什么事情再说。'苏羽这时候咳嗽已经平复了下去,跟在一边连连点头。   '我们已经开始找最好的医生给苏羽动手术了,希望,能彻底把这个彻底治好。'老聂看看苏羽,又看了看满脸忧色的苏家老两口和陈好。   张栩也没有忘记这件事情,从日本也找了几个久负盛名的胸外科大夫亲自带来和北京协和的几位老大夫会诊苏羽病情。   这一段时间苏羽在医院里面可没少被这老几位折腾,从普通的听诊起一直到CT一直到核磁共振只要能用得上的检查手段苏羽都过了一遍,就差把他胸口剖开亲眼看看他的肺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作者:yuyuhong

《但是和中间的十六枚黑子相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