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他可能只不过是对那女孩有点朦朦胧胧的想法

发表日期:2011-07-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他们对于苏羽输棋倒没什么想法,毕竟现在四组里三十号人,连胜的也只有苏羽。即使这盘棋输了,只要后面能保证继续胜利,入段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他们对苏羽的一些个人问题反倒更感兴趣。   王珏故意左右看看四下无人,压低声音说:'那天早上我正在棋院门口等他,心里那个着急啊。过了一会儿,诶,就看到他跟一个小姑娘,也就是今天比赛的王文静,两个人一起来了。苏羽看见我他还不好意思了,表情那个奇怪啊。是真奇怪啊。我刚过去说:'你怎么才来啊。',那小子就忙忙叨叨的跑了,我在后面喊他都没听见。倒是那天津小姑娘不错,说话什么的挺大方的。呵呵,长得也不错,就是年纪小了点~~~~'王鑫笑着打了他一巴掌说:'你个色狼,信不信回来我把你送局子里去。'王珏摸摸头抗议:'长得是不错啊,不然你回去再仔细看看。'   聂卫平心里却感到很奇怪,涌出来一种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感觉。作为苏羽的老师,他的长辈,应该对这种早恋的行为大加驳斥把苏羽叫来臭骂一顿才对。但是他又不想这样做,他只是觉得这件事情虽然不好,会影响苏羽的围棋前途,但是如果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骂下去,反而会给苏羽造成压力。   苏羽还是孩子,有这种想法是很正常的。聂卫平想。他可能只不过是对那女孩有点朦朦胧胧的想法,现在一面对她,有点不知所措而已。   不应该给他压力,应当让他有问题自己去解决的。聂卫平坝身体陷在沙发里沉思。他现在应该也意识到了吧。   苏羽的内心现在的确很混乱。他的眼睛落在棋盘上,但是又空空洞洞的不知道在看着些什么。也根本不知道这棋该怎么下,只是麻木的跟着他的对手落子。   今天早上,当棋院老师公布对阵名单的时候,他就开始有点不正常了。   王文静?那个长头发姑娘王文静?苏羽偷偷的向身边看了一眼,看到就站在不远处的她,心里就有点乱。这时候王文静恰好也转过头向这边看了一眼,苏羽看到忙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   我这是怎么了?苏羽责怪的问自己。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几天以来,我一直想再看看她,但是又不愿意看到她。   为什么呢?苏羽手抖抖的抓子,抖抖的落下第一子。为什么我不能像原来,就是几天前那样子,在棋盘上啸傲,痛快地斩落一条条大龙。咦?为什么我要在这里下子呢?为什么不去进攻呢?   苏羽迷茫的问自己。   这时候心里面突然有一个声音说:进攻?努力的进攻?让她输掉这盘棋哭鼻子?让你以后觉得再没脸再看到她?   不对啊,现在是在下棋,我正在下棋。围棋是胜负的世界,不能获得胜利,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苏羽说。   喜欢?你是想说喜欢这两个字么?你为什么会喜欢她呢?她只不过是你在路边遇到,然后一起坐了一趟公交车而已。你凭什么喜欢?你认识她?跟她很熟么?你跟她说过几句话?说过什么么?呵呵,只是在公交车上见过一面,报个名字,又握一下手罢了。仅此而已。不过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她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现在还记得和她握手的一刹那。那种感觉已经深深的烙在我的脑子里。也许这就叫一见倾心吧。爸爸和妈妈就是一见钟情的。   苏羽同志!你清醒一点,人家可没心情跟你在这里找乐子。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你有资格喜欢她么?你敢说你能让她高兴么?如果她不高兴,你还说什么你喜欢她呢?   苏羽?谁是苏羽?哦,我是苏羽。你为什么这么说呢?以前我和毛毛下棋的时候,也没见过她哭啊。   毛毛是你的妹妹,就算她哭又怎么样?你会很伤心么?但是如果这个漂漂的小姑娘哭,你会怎么样?   我怎么会让她哭呢?   没错,你这几天不是一直找机会去看她么?你不想看到她笑得样子么?想看么?想么?   想啊,那你说,怎么才能看到她笑呢?   你说一个棋手,什么情况下会开心呢?   胜利啊~~~~难道说,你想让我输棋?   这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   你是谁?   我?我怎么知道。我就知道,如果说你想和我聊天的话,随时随地可以找我。   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你从哪里来的?   呵呵,我么?我从来处来,怎么?你很有兴趣么?我告诉你也没什么。听好,我以前就在这里,只不过那时候你还简单,所以我一直在睡觉。现在你终于不简单了,所以我就醒过来啦。明白了么?   简单?为什么说我简单?我很聪明的,南先生给我出的多难的死活题我都能解开的。虽然我的学习成绩很~~~~~~   我不是说你笨,而是说你简单。简单什么意思你不懂么?大笨蛋。我一开始看你下棋不错还以为你很聪明,但没想到你这么笨。算了,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盘棋怎么办?   我想赢,但是又不愿意她输~~~~~   ```````你在哪?怎么?走了?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了,你是谁啊?苏羽慌恐起来。   王文静在前面的七盘棋里,只可怜的三胜四负,看来已经没什么可能入段了。但是如果后面的对手都很弱,结果倒也不好说。   今天面对的是七连胜的苏羽,王文静基本上已经放弃了。   不如打好精神准备后面的比赛。这是在第三盘遇到苏羽后,韩亮的血泪证明。这同样也是前面和苏羽较量过的小棋手们的基本想法。   一开始王文静也是这样想的,准备稍做抵抗就缴枪投降。但是奇怪的是,今天的苏羽好像完全不在状态,竟然像是顺着她的棋路下一般,处处退让,根本没有前面比赛里不战而曲人之兵的气势。   奇怪归奇怪,既然他苏羽梦游,那不趁机大捞一票显然对不起祖宗家公。王文静看准机会开始大肆搜刮。面对她步步逼人的气势,苏羽却坚决执行了不抵抗政策,一片一片的丢城失地。   看着失魂落魄的苏羽,王文静心里面却突然有一种很意外的想法:这盘棋是不是他让我?是不是他~~~~~   她立刻打住,不敢再想,生怕得出什么出人意料的结果来。   还是老老实实下棋吧。   突然苏羽猛地打了个激灵。   这是古力在他背后肉上悄悄的、但又恶狠狠的拧了一把。   古力今天的比赛早早的就结束了。6组的他106手中盘屠龙胜。看看左右无事,他就走到四组这边,想看看苏羽是否已经八连胜了。   不过看到棋盘上乱七八糟的子,古力怀疑这盘棋是不是苏羽本人下的。他觉得这可能是开始的时候让一个臭棋篓子下到现在,然后苏羽接手的。这时候他发现苏羽有点迷迷糊糊的,就想等等看看怎么回事。   但是过了一会儿看到苏羽依旧魂不守舍的连放缓手,他着急起来。

作者:yuyuhong

《他可能只不过是对那女孩有点朦朦胧胧的想法》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ho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