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七月丰满季:丰满的G点,骨感的民生[转载]

发表日期:2011-07-22 摄影器材: 尼康 D3 点击数: 投票数:

 

七月丰满季:丰满的G点,骨感的民生

 

引言:呸久了,应该嗨了

  六月毕业季,栀子花开,却被红十字染红,七月应该是个丰满季,“呸”久了,应该“嗨”了,所以充满令人兴奋的G点,不如将七月称之为“丰满季”。这是题解。

  中国人,生非容易死不甘,做独立时评人,更是如此。有一种态度,极易被误解,想“破”之时,被骂成欺师灭祖;想“立”的时候,被笑为摇尾献乖,人字一撇一捺,寄意左右逢源,而独立的时评,左右为难。时评人生来就暧昧,暧昧得让人心疼!因为爱之愈深,责之愈切,最后爱恨莫衷一是。

  爱在彼岸,生活在别处,身体永远在当下!只要生于斯,长于斯,便天然地成为其中一员,光荣而无奈的共和国的14亿分之一。我们的皇帝在一百年前,因为共和,光荣地下岗了,而权势者依然故我,作威作福,一直炫耀着自己的新装,而与此同时,总有一群野孩子围观着,而且手里一直捧着他们的遮羞布,追在后面,不合时宜地喊着:“穿上,穿上!”

  权势者们依然故我,高速裸奔,认为野孩子揭了他们的丑,驱逐棒打之不能,便听之任之,任尔聒噪去!

  聒噪,聒噪也要有分寸,千万不要沉浸在“公众的狂欢”之中,误以为自己是鸟人。飞上天去将分贝扩大,危险!因为,这时出枪出刀,只是剪刀石头布的事。

  难得糊涂啊,眼一闭,神马都是浮云!虽说白云苍狗,苍穹之上确是白云,而苍穹之下不是苍狗,而是14亿苍生。

  时评人的丰满在哪里?其实就在民生的骨感中,社会事件的G点里。

  七月,“丰满与骨感”齐飞,到处都是兴奋的G点,一碰就能够狂欢,注定是个“公众狂欢”的季节。

  “呸”久了,就准备“嗨”吧!以下都是让你“嗨的”起来的寓言故事,纯属“就事论事”:

  

  一、大话西游:浆与糊

  1、通涨替罪羊——二师兄

  替罪羊,本应是羊,儿童常识,但也有改写的时刻。

  2011年,二师兄一把辛酸泪,心想,老猪我虽排行第2,但脑袋瓜儿没长多少毛,不是很“2”啊,而且最近一直安分守己,生活在猪圈里享受瘦肉精,就静待师父投胎路过,然后去西天哈佛大学取经。谁知师父没等着,竟沦落成跟羊争着做替罪的角色?

  到底是谁,竟然“指猪为羊”,山寨了“指鹿为马”?二师兄极度郁闷,郁闷之情堪比情敌罚他落入凡界做猪时那情景,不禁吐出四个猪字:情何以堪!

  中国经济领跑世界,这是公论,领跑当然也要领涨,因此吃住穿行全面叫涨。其实,物价不涨,那就对不起党和人民,更是对不起GDP。然而让人啼笑皆非的是,2011年,竟然让猪领跑物价,自然也让它领跑中国经济。羊毛出在羊身上,猪肉自然出在二师兄的身上,全国上下,顿时形成共识:物价通涨,都是二师兄造下的孽。

  大家都盯着二师兄身上的肉,这肉就越来越金贵。这很让二师兄犯愁,心想:我这身价已接近大师兄结拜的牛哥了,甚至大有超过师父身上的肉价,快要成为各式妖魔鬼怪的眼中肉了。那还得了?阿弥陀佛,我准做了师父肉身的替身,成为妖魔鬼怪的垂涎的首选对象。妖怪都有后台,连东土大唐的高僧都要吃,何况我这浑身都是猪肉的二师兄!二师兄,伤感异常。

  挨刀问宰是命,死之前扮回羊的角色,做猪不容易,二师兄顿时对月长吼,嫦娥啊嫦娥,情为何物,直教我下凡做了回猪,做中国人,已是一场修行,做中国猪,更是一场炼狱。二师兄念叨之后,泪水直流!

  自从打点起二师兄身上的肉后,中国的雨水就多起来了,原来连猪都笑不起来了!

  稳定猪价,其实也在稳定天气,毕竟二师兄的前身是天蓬元帅。

  

  2、江湖大杀器——电梯

  江湖上大杀器排行榜,与时俱进,就像胡润财富榜,年年都有所调整。虽然板砖、菜刀一直表现抢眼,但是因树大招风,板砖已然成豆腐渣,而且都去支援郑州的安置房去了;而菜刀实行实名制,从世博会到亚运会,再到大运会,一禁再禁,早已难以立足江湖,雄风已不再。

  虽然板砖、菜刀快要成为江湖传说,然而,江湖并不因此停止血雨腥风,最近冒出一种特别厉害的武器——电梯!

  这电梯不同于板砖和菜刀,有西洋大杀器的血统,更是结合了中国传统杀器的优良,中西合璧,杀伤力之强,空前绝后,7月5日亮相于北京地铁动物园站,身子一抖擞,1死30伤,杀伤系数之高,令整个菜刀脊梁颤栗,板砖骨折。而此等大杀器,岂可一鸣惊人之后便偃旗息鼓销声匿迹?为了确立武器排行榜无人可撼的榜首位置,便又在深圳、上海、南京等地,连连发力,做了几个小小的、小小的动作,“退步走”、“下垂运动”等等,便尽显大杀器V5的雄姿。

  读水浒就能明白,名号影响江湖排名坐次,江湖大杀器的排行榜,也是如此,讲究名号,如过去曾经亮相于大杀器排名榜前十的某把飞刀,就被小李冠了名。电梯成为大杀器,按惯例自然也要冠名,冠的名字,非常响亮,在异域已传150多年,与中原“磨合期”已有百年,那就是奥的斯!

  中国的电梯浓缩了奥的斯大侠150年的功力,如此上等杀人利器,当然是欲购从速。于是乎,大江南北,秦岭东西,楼上地下,全晃动着奥的斯的身影。江湖传闻,杭州雷峰塔对奥的斯情有独钟,上山是电梯,上塔还是电梯,据说,正是电梯这个大杀器才使得雷峰塔重新镇住白娘子!奥的斯有些功德,所以这个大杀器,从一开始就带着几份阴柔之气,全称是西子奥的斯电梯。

  面对大杀器,频频掀起江湖的血雨腥风,连V5无比的江湖盟主——人民日报——都颤栗不已,广发英雄贴,帖帖称“消除公众不安需多方发力”!

  看来,一场江湖浩劫已在所难免!

二、法律精神:套与刀

  1、套——戴套不算强奸论

  贵州省毕节市的一位叫周琴的女教师,在公务宴请时,被校长要求向地方职能部门领导敬酒。后来,她报警称,在醉酒状态中,被阿市乡国土资源所所长王忠贵强奸。网传,报案过程中,接警的当地派出所副指导员钟显聪竟然说:“戴避孕套不算强奸”,并因此劝该教师接受和解。更让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很多的人,包括王忠贵的同僚,也包括这场公务宴请的相关人员,都是极尽所能地劝和,为王的强奸行为开脱!

  中国式幽默,历来强冷的西北风,都从北西伯利亚吹来!这是阿市乡相关部门相关人员集体的沦丧,更是对受害者的集体性的强奸,是对我国法律的强奸。作为中国的“泥纸”们,曾一度面对强奸,纠结于带刀和带套的抉择。这回,钟显聪这个将国徽戴在头顶的执法者,竟然说出“戴套不算强奸”!雷语并不雷,雷的正是社会事实,因为雷语往往就是大实话。怎么办?凉拌或者照办:

  泥纸们,带上套吧,戴套强奸不算强奸,被奸了你们还是清白的。俺曾近距离听李银河讲座,据称男女之间房事就像男女间握手的事,如此而言,那么带手套握手,岂不是非常文雅的事!看来,戴套强奸,哪是强奸,那简直是一个绅士优雅的礼节性问候!

  狼友们,带上套吧,戴套强奸不算强奸,萝卜套上套爱去哪坑就哪坑,俺们的警察叔叔钟显聪已经规定:狼性大发时,一套保你进出安全。如此惊天动地泣鬼神的无耻高论,如此将以狼为本、执法为狼落实到具体工作中,实在神州太神,执法者尽是尧舜!

  戴套不算强奸,是执法为民的最高度的概括,即保护了泥纸们的清白,又维护了狼友们的需求,那简直是“两厢情愿”的事了。

  要记住:掩耳盗铃不算盗铃,挂羊头卖狗肉不算卖狗肉。理解了这一层,做人就会精神气爽,算是做懂了中国人。

  

  2、刀——自首免死的兽论

  2009年,一名叫李昌奎的云南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人,将18岁的女孩王家飞奸杀,并把受害人年仅3岁的弟弟王家红也残忍杀害。性质之恶劣,“不杀不足以正人道”,然而,2011年3月,云南高院推翻了一审死刑的量刑,李昌奎被改判死缓。

  李昌奎之所以被广大网友称为“赛家鑫”,是因其所犯罪行恶毒凶残,绝对是超越了人的范畴,较之“药八刀”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于这些天理难容的必死之人,我们充满“黑道”意味的法律这回戏剧般地充满了“人道”来,出人意料地、温柔地发嗲了!

  他们说,该案属于民间矛盾,社会危害相对较小;他们说,你杀了他,他的家人又来杀你,冤冤相报何时了?他们还说,我们的社会需要更理性一些,不能以公众狂欢的方式判一个人死刑。这是对法律的玷污!

  如此温柔的发嗲,叫我等屁民情何以堪?第一说“社会危害相对较小论”:先奸后杀、虐杀儿童,兽道不容,法律相容,法院竟能定性为民间矛盾,声称社会危害较小,如此罔顾性命,此腔此调,足以诛心!第二说“冤冤相报论”:有冤伸冤,难不成杀李昌奎变成了窦娥冤?因为是冤案,所以就变成了你杀了他,他的家人又来杀你,杀个没完没了?如此论调能不能如此理解:即使是依法处置了李昌奎,并不是法院处置了他,而是王家人杀了他。肚中一囫囵,这个说法更怪诞了,法院怎么不像个国家公器,倒像成为私人的杀人工具一般。第三说“公众狂欢杀人说”,理性社会难道就不允许公众来关注一个案件,就不能提出伸张正义、惩恶扬善的诉求?面对这样显失公正的宣判,作为公众难道没有权力站出来维护法律的公正,大家都知道——今天别人的法律不公正,就是明天自己的法律不公正!到底是谁在玷污对法律?

  不堪一击!如果法律真的公正无私,那么公众就根本没有什么理由狂欢起来;但法律一次又一次地被玷污,那么公众随时都可能狂欢起来!现在,律师或多或少成为寻租者的代理人,这时你跟他们谈案情已不重要了,因为他直接会跟你谈与法官、院长的私交程度,谈刑期减一年的价码等等。

  法院早就超越了人道,早已站在神的高度上,俯瞰着众生。神道何止是超越了人道,简直超越了兽道!

  中国政法大学副院长何兵如是说:司法在加速崩溃,最近收到几份判决,两份高院一份最高院的,全是黑了心的判决,当事人问怎么办?我说,等吧!要么党改革,要么大动荡。正义已不在当下,但我们看得到。后面话是斯大律师名言。

三、美不胜收:梁与墟

  1、共和国脊梁——倪萍

  倪萍啊倪萍,你也算是阿姨级的人物了,自敛就是自重,该有这样的认识了!自从网络惊曝你成为共和国的的脊梁后,屁民我的脊梁一直没有好过,天天跑到中药馆找老中医推拿。当然,我总不能以家之脊梁度国之脊梁啊。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都伤不起啊!

  小民我的脊梁伤不起,毕竟一个家的重负在肩,有住房压力、有子女教育的压力、有父母养老(医疗)的压力……而共和国的脊梁,哪怎么可以一伤,一伤岂不是“天柱折,地维绝”,简直到了奈苍生何的程度了!

  共和国的脊梁,那是何等的脊梁?应该像万里长城般气昂昂,像喜马拉雅般雄赳赳,V5异常,自然高不可攀,伸手不可戳。想想,作为共和国的脊梁,拿不到诺贝尔奖至少也该像袁隆平那样的级别,提供革命性的技术发明,为国家为人类作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因为脊梁这玩意挺那么一回事,绝对戳不起,何况是贴牌都贴上了“共和国”三个字!

  当“代表”贴上了“人民”两个字的标签,有些人不高兴了。为什么呢?我们号称为人民,更是号称国家的主人,这并不是江湖传说,而是宪法明文规定的。当然,现实之中,“主人”是受不起,“人民”又当不好,因此只有被人代表代表的命。可悲的是,我们就是莫名其妙地被代表着:我们是房奴,房地产商理直气壮地代表我们房奴谈论住房的问题;我们是为人父母,教育官员心安理得地代表我们这些父母谈论子女教育的问题……郁闷的是,这些代表据说都是我们一票一票地选出来的,如此看来,岂不是我们自作孽了一番。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怪不得房价赶英超美,食品十面埋伏……弄得生非容易死不甘!活该!

  如今这个脊梁也渐渐地成为另一种“代表”的形式。所以,我们必须高度警觉,起来维护国家尊严。

  倪萍式的脊梁们,值多少钱?票面上九千八百,不过如此,民意上九牛一毛,微不足道!其实,我们一直意淫着,想当然地认为,共和国脊梁应有十四亿颗椎骨,每一颗都代表一个中国人,脊梁是不允许抽空的,要不然就撑不起偌大一个中国来。然而,无耻是无耻者的通行证,竟然打点起这个脊梁来!

  让他们无耻去,当然对这些恬不知耻者还须“呸”几声:不要乱帖“共和国”三个字,不要乱戳“脊梁”这两个字,你们可以不尊重宪法,可以不尊重人民的情感,但务请尊重汉字,毕竟都传了五千年了!

  同时,我们应该调整好心态,以看春晚态度来围观各种娱乐节目,什么脊梁奖啊,什么感动中国奖啊,甚至两会……同时要对倪萍脸抱以宽容之心,甚至爱护之心,因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倪萍脸就是国家必需品,需求量巨大:一部分脸要长进共和国的脊梁中去;一部分脸要春风满面地代表中国阿姨的幸福生活;更有一部分脸要跑进人大或者政协等大会堂拍手、举手……现在,这种脸还真不够用,大有青黄不接之势!

  2、官场萝卜坑——党煦燕

  “日后提拔”是官场惯例,杭州滨江区委书记尚国胜曾如此精僻概括。而如今的女干部晋升的“例行公示”,又马上成为“例行房事”的另一种形式。

  扯到党煦燕,人们都说“前有河北王丽亚,今有云南党煦燕”,其实,将两个女人扯一起本身就是一种误读。王丽亚造假,那是王丽亚式的晋升之路,而党煦燕的晋升之路,造假倒是其次的,重要的在于查证是不是某个领导的萝卜坑。然而,所谓的调查部门就是表现“王顾左右而言它”的失态,坚持不懈地当作王丽亚第二来调查。

  如此光怪陆离的、厚黑的中国官场,混迹其中的女人,绝对是狠角色。我曾经亲眼目睹一个女局长周边坐满一群饱暖思淫佚的男局长们,谈笑风生,应付自如,简直到达“灰飞烟灭”的境界。如此惊心动魄场景让我等升斗小民不由自主地想起如水浒传——上梁山好汉男人多,女人却只有三个。立足于中国的官场,女人要实现晋升当权,要么是床上产品,是某个实权人物的精子成品;要么床上用品,是某个实权人物的萝卜坑,除此之外,靠实绩一点一点打拼出来,那不是传说就是神话。女子也有十八般功夫,怎么偏入官场学“剑法”?不妨听听某个人的家训: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好田不种蔗,好女不为官。

  对于性亢奋的官员,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抽拔过后自然要考虑提拔。提拔当然要例行公示,这时必须低调、谨慎,要不然,例行公示就变成了例行房事,暴露出某些女干部的温润无比的私处,那绝对是提拔不慎,拔出了萝卜带出了泥。

  党煦燕遭人举报,遭举报就得开展调查。可笑的是,想提拔她的是这个组织,去调查她的也是这个组织,网友惊呼:调查个萝卜!

  结果当然是意料之中,绝对是举报者在喷粪,恶毒中伤;网络P民在放屁,制造乱象。

  萝卜怎么可能不满意萝卜坑呢?要萝卜去调查萝卜坑,即使以前带出的泥,也都会重新带入坑中!

  3、十字V女郎——郭美美

  看到中国的脊梁——倪萍,惊诧官场女强人——党煦燕,突然之间,想到了另外一个非常爆火的女人,郭美美。老中青站在一起,我幡然悔悟,原来郭美美还是相当单纯,只不过就是炫炫富而已。小女子以姿色傍金主,资本是身体,也算是公平交易,各取所需。物有所值,卖了个好价钱,当然要在网上秀上一秀,不秀怎么知道你卖了个好价钱。相反,金主王军表现不像个男人,躲躲闪闪,扭扭捏捏,极不爷们,出钱卖服务,有什么见不得人!

  郭美美这个十字V女郎,并非AV女郎,但上演了一场让人足以血脉贲张的艳情大片。正因为,郭美美以拍AV的形式,来展示了她的珍藏的两样宝贝一个是红色的“十”字,一个是黄色的“V”字,如此一炫,人们将这十字误认为是郭美美的丁字裤,将红十字会钉到了审判的十字架之上。

  这场无厘头的暑期大片,使得郭美美成为中国慈善史上最伟大的公益组织透明推手,从某种意义上说,她的贡献已经大于倪萍,她才中国的脊梁;作为一个萝卜坑,郭美美的坑相对干净,至少她个人觉得可以拿出炫一下,而党煦燕根本不能炫,连例行公示都危险!

  CCTV被看成了CCAV,十字V女郎何不看成AV女郎,这样来看红十字会,那么“呸”起来就不那么心疼了,当然,唯一让我们心疼应该是郭美美。

  三个女人一个墟,真是美不胜收啊!

四、新双城记:南与北

  1、高考向南

  当复旦和同济为暗地放冷箭,上演互抢生源的闹剧,揭开了中国大学丑陋的一面,然而此时,香港大学用奖学金和大学排行榜公然地抢生源了,如此的光明正大,竟然抢走了包括北京三名文科第一名在内的17个省、市级高考第一名。

  这一抢,让北大清华倍感失落,曾经培养出多少中华精英,曾经如何的辉煌过,蔡元培、胡适当过校长,鲁迅等名人前来任教……如今惨谈无光,泰山北斗风光不复!

  可是,即使到了清华北大,又如何?如果你到美国的大学或研究机构,你到处可以碰到清华北大等中国名校毕业的学生,他们有的还在攻读博士,有的已是卓有成就的学者教授。谈起他们的母校,感激只有北大清华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撑杆跳的跳板,是清华北大“好风借我力,送我上美利坚”的,就此感恩之心罢了。清华北大每校每年招本科生3000多人,这些人中一半以上去了国外,其余的大部分去了微软这样的外国企业,做官的也不少(主要是文科毕业生),真正应用自己的科学文化知识为祖国服务的基本没有。

  现状让人又气又好笑,中国的大学教育制度早已失血,一门心思当作一种产业来经营,收费,收费,收费,眼里只盯着几张票子。甚至北大的教授声称:“当你40岁时,没有4千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相对于其它国家,甚至我们的特区香港,发展教育当作一项社会事业,更多的是用来鼓励的,可以通过全额奖学金完成学业,这在中国几乎是个神话!

  一切昭然若揭,中国的大学与国际上的大学是不同的,或者说中国的大学早已死亡,教授忙着发表学术论文晋职,学生们忙着混江湖入党……

  更进一步讲,即使在大学是学有所成,修行四年修成正果,留在一二线城市,房价二三万每平,想回报社会,月薪二三千,还是留不起!生非容易死不甘,辛苦一年下来,没挣下一平方米来立足!

  在中国知识和技术早已无用,有用的只是资本;在中国劳动早已不能脱贫,致富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投机。这种经济发展模式,如此以往,投机盛行,危机四伏,迟早有崩盘的危险!

  教育的失败才是一个民族最大的失败!可是,我们依然沉浸在教育产业的泡沫之中,就像明明是房价形成的虹吸效应和标杆效应,双双作用,引起物价全面上涨,偏偏将眼光瞄准了二师兄。

  “中国教育最大失败是说假话不脸红”,北大的张维迎难得说了句中听的人话。

  我们一直在饮鸩止渴,而且越饮越渴,越渴越饮,毒性发作只是时间的问题。

  2、高铁向北

  京沪高铁作为“七一”献礼,华丽丽登场,惊艳全场。

  然而,华丽丽没几天,就霉运当头,五天六次故障停:一次接触网故障,一次电路故障,四次列车故障,与此同时,高铁南京南站被曝换乘大厅出现漏水和地基下沉现象……

  向党的生日献礼,何等喜庆的事,竟能接五连六地丢丑!纳闷,这铁道部哪是献礼?简直在献丑!瞧,这丑丢人丢得湿淋淋的,P民情绪不稳,“呸”声带出无数口水;这丑现眼现得赤裸裸的,日韩小朋友们幸灾乐祸,笑声惊落遮羞布!围观诸如此类的献礼工程,各地多如牛毛,五一向人民献个礼,七一向党献个礼,十一向国家献礼,弄得就像商场里搞“满就送”一般喜感异常,又充满消费陷阱一般。

  众所周知,凡是献礼工程无不是白加黑,五加二,热火朝天,非整个工程大跃进不可!当然,献礼工程无不是政绩工程,而政绩工程又免不了沦为豆腐渣工程,早已臭名昭著。但是,我们的领导们依然会灰常灰常地喜欢,总在非常具有喜感的日子,像影帝、明星般踏上红地毯,华丽丽地举起剪刀,咔嚓一刀下去,落得满地彩,而接下去,就要轮到全国人民疼蛋了。

  京沪高铁这样V5的国家形象工程,也逃不掉这样的宿命!

  高铁通向北京,条条大路通北京,保持畅通、保障安全非常关键的。

五、中国房事:嗨与呸

  1、神州何处不是天堂

  杭州副市长许迈永和苏州副市长姜人杰于7月19日上午被执行死刑。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杭这回又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两位副市长犯了共同的事,那就是中国房事,又无比喜感地选择了同年同月同日死,携手共进天堂!

  围观不少时评,统统写得义愤填膺,但都写得不知所以然。言必称“姜人渣”、“许三多”,谈及恶行便充满一副人神共愤,天诛地灭的正气凛然,最后个结论,说贪官是接受人民的审判,是“多行不义必自毙”的结果。殊不知,在很多人眼里,许迈永、姜人杰他们只是官僚里癌症的一个细胞,而且这两小细胞可能不是死在贪污,而是死在这些癌细胞里的自身斗争需要。这当然是谣言,但却像娱乐新闻的盐份一般,让人听起来津津有味!

  不可否认的是,房事已经成为官员的致命的穴位,要让官员应声落马,目标明确,查房事即可。房事就字面理解,就是房子的事,哪个落马的贪官手头上不是几套、十几套,甚至几十套的?房事就内涵解读,就是房间里的事,即床事,哪个落马的贪官床上用品不计其数,甚至日后提拔了一大批床上用品。

  面对两位副市长喜感地被人民正法,有网友称:“这是很久以来唯一一次看新闻不恼火!”处置贪官,其实,人们毫无兴奋点了,连杀鸡儆猴的意义都要失去了。政府在做,人民在围观,老天在看,其实各做各的,各找各妈。

  问题的实质,两位副市长都死于房事。面对他们手头上几套、几十套的房子,何止是这两位副市长,文强们、曾国荫们难道不是如此?贪官们渐渐地成为囤房客——其实,这才是中国真正的房事。房子住的意义已经失去,另外两大功能已经显现,投机客的“炒”,贪官的“囤”。官员不藏钱了,都囤房了!

  神州何处不是天堂?官员何止许姜两人?

  哎,中国经济千万不能学西门庆,毫无节制地进行房事,忘记掉有精尽人亡的那一刻。

  男女房事“嘿咻嘿咻”,体温升高、心跳加快那是正常。同样,经济实体房事一下,物价全面上涨也是兴奋的表现,如果物价不上来,那绝对是性冷淡或者假性奋。如果把兴奋的原因归在猪身上,二师兄当然情何以堪!

  2、安置房不如“豆腐渣”

  “用手一摸墙体,砖块就大量碎裂、脱落;拿起那个砖,轻轻一掰就断为两半,用脚一踢,便成了一堆碎煤渣。”有没有搞错?是不是电视剧里的场景——绝世高手耍绝世武功或特异能力者玩的特异功夫?告诉你,这不是电视剧,现实比小说更精彩!最近几个月来,河南郑州京沙快速路拆迁安置房小区不少业主的心病,已经封顶的安置房出现如此严重的质量问题,民心工程为什么变成了豆腐渣工程呢?

  高铁献献礼工程变成了献丑工程,而民心工程变成了寒心工程。如此那是全国上下,到处都是。政府献丑,自然百姓寒心,长此以往,政府公信尽失!

  中国房事,很纠结。如果安置房、保障房能够用牛棚来应付,我敢保证全国上下的保障性住房绝对清一色的牛棚!推出保障性住房,地方政府无不扭扭捏捏,迟迟不出闺,一副逼良为娼的样子,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造保障性住房绝对是贴钱赔本的买卖,拆迁圈地那绝对是一本万利的买卖,所以拆起民房来,绝对起劲;建起民房来,绝对拖沓!在利益面前,地方官员算得比谁都清,这事关GDP,事关油水,那是天大的事。正是基于这样的房事认识,所以保障性住房不能建得太好,能应付得过去就行,这是一些地方官员和开发商们约定俗成的想法。

  想想郑州这个安置房工程,开发商、施工方、监理单位,那么多“眼睛”盯着,更有郑州市的有关部门如建委的火眼金睛,而且工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然而这多又眼睛都统统朝天看流星雨去了,楞是没有发现房子的任何问题。只是交出了房子,业主吓坏了,媒体傻眼了,于是网民前来围观了,目光照亮了这里的房事,于是纸不包住火了。若不是如此,监管各方一定拒死不承认,甚至最后责任在谁都是一团雾水,就是杭州钱江三桥引桥事故,到最后连哪家施工单位造的孽都云里雾里。

  郑州相关部门虽然承认了,但是承认的态度让人感令人可悲,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把“问题砖”当作了“替罪羊”,纷纷上阵去掰砖,似乎砖掰完了,什么问题就没有了。

  都是“砖的问题”,如此一致的论调,倍有喜感,更微妙的是,供砖的单位已关停了。看来,只要把砖给正法了,天下太平了。

  保障性住房就这样骨质疏松着,而保障性住房恰恰是民心工程,到底是谁让民心如此疏松,这个问题永远是迷案!

  不是结尾的结尾

  七月,太丰满了,寓言故事太多,写到这里就已近万字,不想再折磨键盘了。我坦白,我屁话太多,我要检讨,有在哗众取宠,制造了不少的新词汇,如在邵氏弃儿制造了“制度创薪”一词、在高速收费时做实了“狼薪狗费”,当然回报也蛮高的,帖子封杀不少,最近创造了一件红色物件,叫“十字裤”,结果“十字帖”也被删了。

  但请放心,我叫贾也,假言,假也!

  本来我还想几几歪歪,从石油的事说起,自渤海石油溢油曝光后,全国各地石化行业进入了“事故季”,大亚湾炼油项目发生火灾、大连石化公司发生火灾……由石油而电梯,由电梯而红十字!有的时候,我不免杞人忧天。我在想,我们这个严严实实的但充满酒花的酒瓶,遇到启瓶器是幸事呢还是坏事?当然,我一直认为,启瓶器并不是时评写手,而是新闻记者,特别是揭黑记者。

  时评写手不是诸葛亮,而是事后的“猪哥亮”。不要取笑这猪哥,至少他可是亮出就事论事的态度。

“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太严肃了,会消失掉太多G点。世界的精彩,就在于你能嗨,我就能呸,大家各得其乐!

 

 

 

[转自:奥一网    作者:1001个梦]

 

关键词:通胀民生经济

作者:画船听雨醉

《七月丰满季:丰满的G点,骨感的民生[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画船听雨醉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