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青藏川行记(十二)--天路漫漫精华

发表日期:2011-07-25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车型:广州丰田 4.0 景区:青藏线 点击数: 投票数:

     5月25日8点半,作别青海湖,沿109国道向格尔木进发。首先要翻越的是青海湖西面山顶海拔4451米、公路山口海拔3817米的橡皮山。此时,出发时晴见多云的天气忽然间风雪交加,车窗玻璃上冰棱初结。这样的体验,于我来说算是一份意外的惊喜。但我不知先前看见的两位学生模样骑自行车的男孩和女孩,在这样的天气如何翻山越岭。他们的车上还载着不小的行李包。

    青藏公路的路况不错,3小时行程近300公里抵达都兰县,用过午餐后继续前行。从都兰县至格尔木的352公里路段,是典型的柴达木盆地地貌。说是盆地,其实是相对于该地域的崇山峻岭和高原而言,其本身的海拔高度达到了2600米至3000米。开始的一段,盆地尚窄。公路旁的牧场荒草连绵,一直延展至远处的山脚。

    随着盆地渐渐开阔,荒漠景观越来越明显。除了少数河流经过的地方有疏疏的树林,展现在眼前的是广阔的沙石平地和荒凉的山岭。平地上点缀着小小的灌木和草丛。许多山丘处在明显的持续沙化过程中。我被这粗犷的荒漠之美所打动,对中午在都兰县用餐时碰见的一队广东游客的评论不以为然。他们从川藏线上拉萨,再从拉萨走青藏线,行程与我们相反,对川藏线风光赞不绝口,认为青藏线风光不过尔尔。这大概与我们传统的审美情趣有关,也与不同地方因宜居程度不同,承载的人文情怀多寡有关。我的态度与环境保护无悖,与大片的森林、草地受人类破坏相比,我并不忧心这里的荒凉,因为它是自然的一部分。

    许多时候,这里的公路笔直开阔,一眼望不到尽头。我们甚至尝试过150多公里的时速。下午4点,临近格尔木市的时候,刮起了猛烈的沙尘暴,再次给了我们别样的旅途体验。

    26日8点20分,从格尔木出发,计划当天抵达西藏境内那曲县。这一段旅途,首先直抵心胸的景观无疑是莽莽昆仑山。在中国中西部的大山中,大概因为离中原文明最近,昆仑山被古人尊为“万山之宗”、“龙脉之祖”,在中国古老的地理著作《山海经》、《禹贡》和《水经注》中均不只一次被提及,众多世代相传的神话故事如“嫦娥奔月”、“西游记”和“白蛇传”等也与其有关。昆仑山西起帕米尔高原,横贯新疆和西藏,向东伸入青海省西部,直抵四川省西北部,全长2500公里,为古老的褶皱山脉。从相对较近的距离看,其受强烈侵蚀的复杂变质岩构造,在河水作用的切割面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在路上,不时可见到磕长头的朝拜者。他们用身体丈量通往圣地拉萨的每一寸土地。这位年轻的朝圣者似乎尤为特别,其叩拜和起立间展现出来的矫健和笃定给人以强烈的印象。他的亲友用三轮车拉着一些起居所需的基本生活用品,陪他一路同行。在我眼里,他的身体、信仰和生活方式与这辽阔的雪域高原已经融为一体,塑造了一个奇异而高崛的审美意象。想一想,且不说他从何处来,这里离拉萨尚有1000公里的路程,这一路的叩拜需要有多长时间。我意识到自己与他,或者说与这片高原之间的距离。和大多数红尘中人一样,我只是这里的一个匆匆过客。

    10点半,抵达海拔4767米的昆仑山口。往前就是西藏境内了。

    昆仑山至唐古拉山之间400多公里的区域,就是著名的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可可西里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自然条件恶劣,人类无法长期居住,是目前世界上原始生态环境保存最完美的地区之一。这里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可惜我们匆匆赶路,无缘一见。虽然离昆仑山渐行渐远,但远远望去,蓝天下洁白起伏的山峦犹如雪域高原披上的圣洁项链,不禁让人想起毛泽东在《念奴娇.昆仑》中的吟唱: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12点15分,抵达海拔5010米的风火山口。风火山泥土呈褐红色,岩石呈褐色。传说中是孙悟空的虎皮裙被铁扇公主扇起的大火烧着后,一个筋斗翻至昆仑山,其中一块虎皮裙从空中掉到风火山所烧就。那场大火看来不小,从风火山至沱沱河的70多公里路段,似乎都被烧红了。

    在沱沱河,我们享用了午餐,4个人65元,绝对的物美价廉。之后继续如行在天的旅程。在这样的行程中,很难用镜头去表达看到的景色及其带给人的冲击。很多时候,从任何一个方向极目远眺,看到的都是辽阔的高原和目尽处环绕高原的皑皑雪山。由于距离如此远,那些雪山似乎只是高原尽头微微凸起的边缘。蔚蓝的穹苍下,朵朵白云漂浮在空中,如一个巨大的圆顶笼罩着圆形的平台。汽车就像行驶在一个圆圆的、宽阔的悬浮平台上。

    下午3点半,天空慢慢汇聚了灰黑的云层,但我期待的高原暴雨没有如期而至。

    下午4点,我们抵达整个行程的最高点,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停车拍照时,一个小女孩闯入镜头。她面对我露出并不熟练的笑容,眼睛却看着旁边的女子—应该是她的母亲吧,似乎在问:我这样的表情对吗?我忽然明白过来,这大概是她们挣钱谋生的一种方式。心忽然有点痛,为这小小的女孩,在这终日寒风的垭口。去过的人都知道,那不是人们愿意呆的地方,很多初次到这里的人甚至因高原反应无法下车。

    过了唐古拉山口,再有200多公里就到那曲了。

    那曲的海拔为4500米。这一晚,我们结结实实地体会了一把高原反应。我的情况稍好,第二天一早反应已很轻微,抽空拍了几张那曲的晨照。

    同行的两人由于反应严重,找了一家诊所打点滴。原计划从那曲直接前往海拔4700多米的纳木错,看来是不行了。继续沿青藏线向拉萨进发。据史料记载,昔日的唐蕃古道与如今的青藏线有两段路线大体是重合的,一是西宁至青海湖东边的日月山,二是那曲至拉萨。换言之,接下来这一段325公里的路程,正是1370年前,即公元641年文成公主随松赞干布走过的路程。文成公主进藏,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最为重要的和亲事件了。我不知道,在这段远离中土的路程上,当年的文成公主伴着起伏连绵的念青唐古拉山向拉萨前行时,心中有何念想。而在松赞干布于公元650年英年早逝后,其后的30年间,她又是否有无数满怀乡愁而无法排遣的夜晚?也许,只有松赞干布为她建造,至今依然耸立的布达拉宫知道。

关键词:昆仑山青藏线天路柴达木盆地

作者:空山中人

《青藏川行记(十二)--天路漫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空山中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