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人物]人民日报:提速先锋[转载]

发表日期:2011-07-26 摄影器材: 尼康 D3 点击数: 投票数:

 李东晓,中专毕业,普通司机,却创造了中国高铁的众多“第一”。他考下了中国高铁第0001号驾驶证,冲出了中国高铁第一个世界时速纪录,培养了中国第一批高铁司机,参与编写了中国第一本高铁操作教科书……

  中国正疾速驶入高铁时代,李东晓是这个新时代的提速先锋!

  勤学苦练,肯钻研,10天把高铁开回家

  身高1米8的李东晓,浓眉大眼,身板笔挺,是北京铁路局机务段的一张名片。这不仅因为他当火车司机20年来,零事故,技术精,更因为他与中国第一条高速铁路——京津城际,有着不解之缘。

 2008年3月16日,李东晓等10位北京铁路局机务段的司机,被选为共和国的首批高铁司机,奉命到中国北车唐山轨道客车公司学习驾车。此时,李东晓和同事们与CRH3型国产高速动车尚未谋面,甚至不知道司机操作台有多少开关。

  但是倒计时已经开始。8月1日,京津城际高铁正式服务北京奥运会,接受来自五湖四海的乘客的检阅。7月1日,京津城际高铁进入试运行。此前的4个月,动车必须在线路上跑完4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奔跑10圈,以配合线路、信号、供电、车辆等各部门完成调试。

  多一天调试,就能多给旅客一份安全与舒适。上级下了“死命令”:培训时间10天。10天后,必须把第一列时速350公里的动车组开回北京!

  “没有两三个月时间,你们是开不走的!”坐镇唐客、指导培训的德国专家迈克斯连连摇头,从零开始学习,只用10天要驾驭世界上最先进、最复杂的高速动车组,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出10天,我们不仅要学会,还要把这列车开到北京!”李东晓不服输。

  “回北京可以。就安全角度而言,只能让别的机车把这车给拉回去。” 迈克斯是个倔老头儿,秉承了德国人一贯严谨的态度与工作作风。

  这话让李东晓的荣誉感与使命感瞬间迸发。开了十几年桑塔纳的司机,现在有机会开奔驰车了,却要自己开着拖车把奔驰接回家,这不是最大的羞辱吗?

  “那我们就打赌吧!10天后我们肯定能开走!”李东晓比迈克斯更倔,他“相中”了迈克斯胸前佩戴的徽章——代表德国高铁司机资质最高等级的徽章。

  赌约确定,培训开始,小伙子们却一下子傻了眼。

 车子的复杂难度,前所未有。CRH3型动车组运行时速350公里,是当时世界上运行速度最快的列车。全车结构复杂,线路密如蛛网,连接着十几万个零部件,仅故障代码就有2000多个。

  驾车的操纵难度,前所未有。既有动车司机操纵台上仅十几个按钮,高速动车组却有四五十个。每一次操纵都是一道排列组合题,判断时间来不及眨眼,因为1秒后,车子就前行97米。纠错机会,稍纵即逝。

  资料的理解难度,更是前所未有。《CRH3型动车组技术资料》是一本670多页的德文“大砖头”。翻译是铁路外行,专业术语翻译得极其怪异。再加上高速动车知识覆盖了信息、材料、力学等新领域,李东晓们没有一个是大学生,必须从头学起。

  再难的路,难不住中国铁路人的脚步。一个以秒计算的铁路时代即将到来,而李东晓们就是开启这个时代的提速先锋!激动,兴奋,大家恨不得一天当成三天用:白天听讲课,晚上分头整理学习笔记,深夜再集中交流,即便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也没人提出“中场休息”。

  李东晓是老大哥,驾驶经验最丰富,求知欲最强,而且问题总能问到点子上。他提的问题,实战性强,又体现中国国情,常常把德国专家问懵,最后不得不挂越洋电话回总部,请教大总工。

  时间飞逝,进步飞速。中国人的学习能力让德国人刮目相看!

  培训第五天,李东晓和同伴们不仅把德文资料书“啃透”了,还编写出一本中国司机看得懂、记得住、好使唤的“土教材”。

  培训第七天,李东晓和同伴们已经把驾驶台上的“鸟语”背成了“顺口溜”,开着动车组在唐客工厂4公里的试验环线上不停画圈,操控自如,稳如泰山。

 培训第九天,李东晓和赵威轮流驾车,把京津城际的“新娘子”接到北京南站,又快又稳,一路平安。

  当天,迈克斯坐在司机座旁全程监控。这位在培训中一直不苟言笑的大块头终于露出了笑脸。他摘下徽章,别在李东晓胸前,还来不及夸赞,便被庆功的人潮吞没了。

  一个多月后的某天,李东晓正在北京南站做测试,迈克斯大步跑过来。边跑,边掏出9枚代表德国高铁司机资质最高等级的徽章,“李,你赢了,中国司机好样的。一人一枚,一个不少!”

  爱岗敬业,勇攀登,冲出中国高铁第一速

  “开车回家”,这不是李东晓完成的第一项高铁任务。早在2008年2月,京津城际高铁铺通后,李东晓受命第一个试线,他驾驶着内燃机车牵引的动车组风驰电掣,冲出时速220公里的速度!这是当时中国铁路的最高速度。

  “东晓心细,善于积累,技术精湛,任何任务交给他,我们都放心。”李东晓的直接领导、北京铁路局机务段动车组运用车间主任杨岸伟说。

  实际上,更大的考验在等待李东晓。

  2008年,中国首条高铁刚刚揭开面纱。全世界都在关心,中国人如何用5年时间走完西方国家30年的发展轨迹;全世界都在质疑,中国人修建的高铁能跑车吗?中国人造的高速动车能跑多快?

  答案在李东晓身上揭开。2008年6月24日,在亲身参与了200多次联调联试之后,李东晓被铁道部部长刘志军选中,“今天要用我们国产的动车组,在我们中国人修的第一条高速铁路上冲一冲新时速”!

  再优秀的车辆,再优秀的线路,如果没有优秀的车手,就不可能有完美的表现。而优秀的驾驶人员不仅要有扎实的理论基础,更要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彼时的中国高铁还处于摸索阶段。摆在李东晓面前的是第一条高铁线路、第一辆高铁动车,而他自己是第一批司机。没有前辈,没有先例,何来经验?

  正因如此,填补历史空白、创造历史纪录的光荣,鞭策着李东晓吃更多苦,受更多累。

  为了了解线路,他一米一米抻着皮尺,丈量每一个轨道曲线,徒步在京津120公里的铁路线上往返几遍,为道岔的坡度、信号机的位置逐个编码。从北京到天津,哪儿有起坡,哪儿有转弯,哪儿有风口,李东晓倒背如流,代价是磨穿了3双鞋。

  为了了解CRH3型动车组的脾气秉性,在磨合调试阶段,他把每次运行时的天气和风速、加速时间和相关里程数、空气阻力和制动距离等各种数据,详细记录在小本子上。别人休息了,他跑车;车子休息了,他背数据。他明白,多一次实战,多一分积累,就能更充分地发挥动车的潜力。

  这是三餐不定、终日无休、以车为家的3个月。高强度的试验,让壮汉李东晓也病倒了。医生安排住院输液6天,他却把药液偷偷合并成3天,灌得浑身透凉,拔掉管子又跑回来参与试验。

  如今,这一切准备终于派上了用场。

  6月24日早晨8:54,司机李东晓推上手柄,鸣笛示意,CRH3型动车组瞬间提速,从北京南站快速驶出,冲向天津。车头操作台的电脑屏幕上,数字在不停地跳跃变化:219、278、323……

  9:09,列车时速冲到了393公里。“这是个历史时刻,京津城际铁路创造了中国轨道交通时速的最高纪录。”站在车头里参与测试的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激动不已。

  9:19,动车组在天津火车站停靠,车头与停车线的距离,分毫不差,从北京南站到天津新站,仅用了25分20秒。

  李东晓来不及休息,穿过车厢走向另一个车头。动车启动返航,李东晓犹如一台双核的电脑,回忆着当天路上的每一个风口的风速,精准选择每一个加速地点。

  9:43,时速达到了394.3公里,新纪录再次诞生,全车沸腾了!与“中国第一速”相媲美的是车辆安全指标、舒适指标一切优秀。中国首条高铁的测速试验成功了,不仅快,而且安全。中国高铁一鸣惊人!李东晓一鸣惊人!

  无私授业,巧创新,编写“秒时代”的国家标准

  京津城际高铁建成,仅仅是奏响了中国高铁时代的序曲。根据规划,到2020年,我国新建高速铁路将达到1.6万公里以上,铁路快速客运网将达到5万公里以上,覆盖全国90%以上的人口。

  李东晓深知,在纵横交错的中国高铁轨道上,需要更多优秀的司机去驰骋;在星罗棋布的高铁建设项目中,需要更多精确的测试数据去完善。掌握了高铁技术的手艺人,必须一马当先。

 从唐客学成归来的李东晓等10名司机,成为中国第一批75名高铁司机的教练。按规定,这75名新司机,每人必须安全实操运行高速动车6000公里以上,才能获得高铁司机资质。总里程相加,他们总计要跑50万公里左右,相当于在京津高铁上跑4000次!

  75∶10,学员教练人数悬殊,这意味着教练要比学员吃几倍的苦。学员可以轮流学,教练却不能下车;学员开车坐着,指导教练却要站在一旁紧盯操作规范;学员吃饭休息的时候,教练还要与机械师、工程师一起探讨测试跑的各项数据……一天下来,李东晓的腿站肿了,脚上的皮鞋都脱不下来;终于可以泡碗方便面充饥,可是面还没泡好,人已经倒在动车座椅上睡着了。

  即便如此疲惫,培养司机也仅仅是千头万绪中的一小件,建立一套规章制度才是庞大的工程。

  彼时,有关高铁操纵的管理、安全、运行规章制度仍是一片空白,世界范围内都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照搬。然而,这套“中国标准”不仅关系到中国高铁司机的教育培养,更关系到中国高铁的运营质量与国际声誉!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人如其名,李东晓勇挑重任,再次冲在了提速大军的最前面。

  李东晓在测试中记录数据的小本子,成了司机们排忧解难的百科书。哪里容易出故障,代码是什么,排除故障的应急措施办法有几条……李东晓把这些“独家秘笈”无偿贡献,汇总成软件,存储在动车组操纵台中,供高铁司机共享。

  李东晓提议建立“动车组运行质量台账”,使司机作业跟上了信息化时代。每天计算机对京津动车的运行状况进行数据跟踪记录,司机出勤,打开电脑,该车所有质量信息、故障现象一目了然,行车安全更有保障。

  李东晓的口头教学还升级为书本规范,通过一次一次找关键,一秒一秒掐时间,《CRH3型动车组1800秒操作法》顺利出炉。1800秒,正好是京津高铁动车组运行一个单程的时间。一个以秒计时的时代,有着以秒计时的规程,而要确定每秒做什么,需要多么精湛的技术、多么坚韧的毅力与多么强大的责任感!

  从学德国人的课本,到写中国人的课本,李东晓在创新的路上又迈进了一步。这不是李东晓参与编写的唯一教科书,他参与的《CRH3型高速动车组故障应急处理手册》、《安全值乘法》、《动车组司机呼唤应答标准》、《动车组救援办法》等一系列高速列车操纵法,都已成为中国高铁司机的必备教材,在武广、郑西、石太等高铁广泛应用,成为影响未来高铁发展的“中国标准”。


 


来源:人民日报

关键词:高铁速度技术

作者:画船听雨醉

《[人物]人民日报:提速先锋[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画船听雨醉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