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冲出茶壶的风暴—读《佛祖在一号线》

发表日期:2011-07-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周末买了两本书,一本是梭罗所著的《瓦尔登湖》,一本是李海鹏的《佛祖在一号线》。之所以买《瓦尔登湖》是因为之前最新的《译林》杂志推荐了《汀克溪的朝圣者》(又名《溪畔天问》),据说后者可以与经典的《瓦尔登湖》媲美,在网上预订了它的影印本(原书已绝版),在《汀》来之前可以先看看这本经典散文集,以作比较。而李海鹏的《佛祖在一号线》是闲逛书店时被封面介绍“忽悠”进去的。《第一财经周刊》执行总编是这样推荐的:“请海鹏写专栏是《第一财经周刊》做的最好的决定之一。很多时候我们怯于表达,海鹏有勇气,很多时候我们的表达不够准确,海鹏对语言和逻辑的把握让他的文字充满力量;最关键的是,海鹏的优雅和从容,于是有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值得阅读的文字。”

以前见过这本书,是对他那怪异得有些创意的书名所吸引,然而正是那些多如牛毛、以“书名”取胜的“畅销书”常让人不免怀疑其欺骗银子的原始动机,最终被我等所弃之不顾,故海鹏的书也因此擦肩而过。现在之所以买回来是想看看他的文字到底多“牛”,到底怎么个“悲世人昏庸而不自知”,姑且相信这些“贴金之言”,即便上当也不就25元人民币嘛。

李海鹏敢言,而且言之有理、斥之有力。曾经有某某人士发出一些对社会生活的不满言论,结果身边一小青年甩出一句:“就一愤青!”,其不屑的表情透出一种见怪不惊的世故和对当下社会现状的麻木,而“这往往就是那些令人恐惧的事情的起点:平庸无奇、麻木不仁和乏味”。因此在现代社会,我们常常感叹人际冷漠,越是一些条件优越的人,越是对外界感到漠不关心,眼光也仅仅停留在自身利益。李海鹏对当今社会人的现状描述得无比确切,他把中国老百姓比作“羊”,他说:“这样的羊,一定会失去羊的天真,要么萌生做狼的野望,要么对一切漠不关心。这样的老百姓,一定公共意识欠缺,自私的心理发达。这样的知识精英呢,则多会寄情山水,风流自诩……马尔库塞讲‘单向度的人’,就是对社会失去批判精神,一味认同现实的人。单就这层意思本身而言,我要说,这种人如果有十个,九个在中国。”

通过李来揭开“精英”们寄情山水的闲雅表皮,在他们“风流自诩”和“风光无限”的背后我们似乎看到的是他们对改善社会民生的漠然与无奈的眼神。而在这个“成功动机过剩”的时代,那些商业“巨子”和“天才”往往被众人如明星般簇拥追捧,他说,自改变中国方面,胡适的作用还没有史玉柱大——有很多人相当崇拜后者的建立在捕捉人性弱点的基础上的商业模式,甚至称其为“天才”。对于这样的“天才”,他的态度很坚决,就是:唾弃!

对于腐败、暴力拆迁、食品安全、体制等常人不敢“妄自菲薄”的话题,曾经是《南方周末》高级记者的他依然不改“辩论者”、“批判者”的立场。矿难不断,新闻却越发没有“刺点”,不知道新近发生的动车相撞事件又会作何感想?

对于那些动不动就“抵制某货”的“爱国青年”,他感叹什么时候才能从狭隘的认识中回归理性思维。悲观之后还有希望,他说,这个时代的困难也不再是晚清式的了,那时人们仿佛是在黑屋子里射箭,永远没有中靶的可能。现在我们看见靶就在那里,要是戴副眼镜,我们还能看见红心,它的名字就叫现代文明。

不过对于这些在《第一财经周刊》、《南方周末》、《智族GQ》等刊物集结成册的专栏文章,李海鹏自知它们改变不了什么,而对于他本人,这个“嘴巴里含了一颗糖,就敢于嘲笑世界的家伙”,要么如梦想家,“用更美好的世界的标准来监督现世”;要么“在一个像木星那么巨大而沉静的地方同情那些没有洞可去却沾沾自喜的家伙们的人间烦恼”;要么“除了正义、智识、艺术和灵魂之外,简直没有什么值得他去尊重,倘若有人胆敢冒犯这四样,他却要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瓦尔登湖》大体讲的是作者在湖边过着远离尘世的生活,感悟、思考人的价值,与读者探讨关于“放下”,关于如何亲近、回归自然。而《佛祖在一号线》则是在现实社会中,通过作者果敢、幽默、犀利的“论述”如何独立思考,回归“常识”。

在两本我还未读完的书中,我看到了一种殊途同归的“佛性”,那就是内如莲花般的宁静和外不打诳语的真诚。罗兰•巴特在《明室》中所说,文化是创造者与消费者之间签订的契约,如摄影,只有你与摄影师达成了某种心灵或文化的共识,你才可能明白那一句“你懂的!”,书亦相同。一纸小文,道不尽个中滋味,有些话也不便说透,全看读者自己去慢慢品读了。

 

 



s4397779

关键词:书评佛祖在一号线读书

作者:单车鱼

《冲出茶壶的风暴—读《佛祖在一号线》》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单车鱼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