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们的领域》的第八章:雨夜渐深

发表日期:2011-01-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沉了下来。乌云遮星蔽月,似有将要下雨的征兆。城市里的霓虹灯早已亮起,但依旧无法驱散所有黑暗。

圣峰大厦顶层的某个套房内,青龙和两仪已把所有菜式端到了饭桌上,是简单的五菜一汤。

“式晨,你帮忙去叫战姬出来吃饭。”青龙把碗筷摆放好,然后端起其中一个碗去盛饭。两仪看着式晨刚要说什么,略略想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说。——她应该没有构建结界的力气了吧。

“嗯。”式晨走到黑尘的房门口,一手抱着白猫,一手敲门。

“嘭嘭嘭…”刚敲了三下,里面就有声音传了出来:“谁?有什么事?”语气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你好,我是白…两仪的妹妹,我叫式晨。想请你出来一起吃晚饭。”

“吃…晚饭?”声音的主人显然有些疑惑,“哦,我就出来。”

“嗯,我们等你。”式晨说着就放下白猫,洗手去了。

“咔嚓。”刚盛完一碗饭的青龙听到开门声,就看到身着出发前曾穿过素色连衣裙,抱着一只黑猫的黑尘向他们走来。

“你好。”青龙打了一个招呼,“黑猫她吃饭吗?”说着看向她怀里的黑猫。

“喵,我只吃鱼。”本来低伏着头的黑猫听了青龙的话马上抬起头说,话间依旧带着猫的呜咽。

“生鱼没有了。”青龙一本正经。

“喵,我只吃熟的!”黑猫就着黑尘的手臂努力的撑起上半身,怒视着青龙,好像恨不得扑上去吃了他。

“我也只喝汤,不吃饭的。”黑尘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青龙。

“……”青龙面无表情的静默了一会,眼神则显得很是鄙夷:“她是猫,要吃鱼,很正常。但是,为什么你只喝汤?”又不是没牙齿。

“抱歉,这是我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有一段时间我一直不喜欢吃饭,就有人炖了一些汤哄…叫我喝,说是又好喝又有营养,还易消化易吸收,也不会浪费我的什么时间。然后我就喝了,的确又不会浪费我的时间,又好喝。此后我一直不吃饭,那人就一直端汤来给我喝。长此以来,我就更不喜欢吃饭了,吃了也会消化不良,好像我的胃故意跟我作对似的。——不好意思,它已经被养刁了……”黑尘看着众人变得奇怪的表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

众人瞬间用看怪物般的眼神瞅着她,更夹杂着怀疑目光。

青龙怔了一会后,放下手里的空碗:“算了,刚好有一锅汤,一碟鱼。黑猫你要是变不回人形,我就把鱼放茶几上吧。”他说着,就把一碟清蒸鱼端到厅里的茶几上。

“为什么你知道我不能变成人形?喵?”黑猫有些惊讶。

“因为你现在是在圣峰大厦之内,未注册成为成员的半魔半人在大厦的结界内是无法动用魔力的。”式晨坐到餐桌旁的椅子上,理所当然的解释着。

“……”黑猫目光炯炯,没有再说什么,往厅里走去,也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诛神,你要吃饭吗?”式晨问一旁的白猫。却见它像人般摇摇头,看了式晨一眼后就缓缓的走向大厅的沙发,一跃上去,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琢磨了一下躺身的姿势,打了一个哈欠,便睡下了。

青龙似已见惯不怪,他摆完碗筷,把一个空碗放到刚坐下的黑尘面前:“我们也吃饭吧。”

……

吃罢饭,已七点半多了。黑尘抱着黑猫准备下一楼卖日常用品去了。怎知,她刚出门口就碰到了一个人。

“你是?”很面熟,但一下又想不起是谁。

“你好,我叫雅风,谢谢你今天救了我。”雅风有些腼腆的笑着,衬得漂亮的面容很是好看。

“哦,原来你是今天那个小孩啊。——你的伤没事了吗?”黑尘恍然大悟,而黑猫则不屑的别过脸。

“没事了,因为医院里刚好有专门用治愈魔法的人在,现在我们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

“是吗…对了,你有什么事要找两仪吗?”

“也没什么事,只是想来说声谢谢而已。”雅风的表情自然了许多,没有了之前的紧张,“还有,听说你住在这里,顺便来看看你的伤……”雅风看着黑尘,见对方完全没有受伤的迹象,欲言又止。

“不用担心,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有很强的自愈能力的。——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下去买东西了,再见。”黑尘说着不等雅风回答就走开了。

“请等……”雅风刚想说什么,黑尘却已失去了踪影,“难道我被讨厌了……”他的心情马上低落了下来,一脸沮丧起来。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竟没有了敲门的勇气。

“算了,还是下次有机会碰到再谢谢她吧。”……

“切,看你的表情就知道碰壁了吧。”雅风刚进门,炎王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都说她们救我们不过是因为组织的命令罢了,那是义务。——傻瓜。”炎王一脸不屑,叼着一根烟坐回了沙发,一脸气闷,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是因为你当时没看见战姬的表情,也没听到她说过什么才会这么认为。你知道的吧,平时我们要是受伤了,那些来救我们的人向来都是叫了救护车就不再理人了,而两仪她居然召唤出魂兽送我们去医院啊。——那个医院的人见是破魔直接送我们来的,才会叫会魔法的人先帮我们医治,不然,我们都不知道还要在医院躺多久呢。”雅风说得投入,没看炎王什么表情。

“切,那是因为她们比我们强,而在我们面前炫耀而已,我才不会感谢她们。”炎王有些愤愤然,往后仰躺在宽大的沙发上,悠悠的吐了一口烟,“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变成五阶……?”

“唉,跟你说也不明白,不理你了,我回房了。你也别抽那么多烟,对身体不好。而且你才刚大伤初愈,记得早点休息。”雅风说着绕过沙发,向房间走去。

“……”炎王依旧皱着眉头,好像根本没听到雅风的话,“切,居然被女人打伤,还被女人所救……到底…要怎样才可以变得更强……”

……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果然下起雨来了。并不大,淅淅沥沥的。关上门窗的话,就会连一点雨声都听不到。却给炎夏的夜晚销来了阵阵凉意,让人心神一凛,很是惬意。

“果然还是很喜欢下雨啊,无论在哪个世界…”黑尘站在阳台上,一身白色浴袍,长发有些凌乱的披散在肩头,怀里依旧抱着黑猫。

“喵,你什么时候放我走?”黑猫声音闷闷的问道。

“……”黑尘轻抚着黑猫的头,沉默了一会,“等我的力量恢复到…可以打败你的时候。我说,你就那么想离开这里,出去杀人吗?”

“我讨厌人类,喵……”许久,黑猫才应了一句。

“为什么?”黑尘的语调没有丝毫起伏。

“……”黑猫眼神一黯,“喵…你知道吗,把我变成这样的是我最爱、最信任的人。”她的声音很低,却充满了压抑。

“那又如何?”黑尘的声音依旧平淡。

“喵,而救我,照顾我的是一只魔兽。”黑猫似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那又如何?”语速依旧平缓。

“所以,我觉得人类比魔兽更丑恶,更该死。喵,而为什么只有魔兽被猎杀,而人类就可以受到保护?为什么?喵?”黑猫显得有些激动。

“……”黑尘低头看着黑猫,“这个问题我没有资格回答。因为,我杀死过太多生命——人类,魔兽,神灵。而他们之中,有善良的,有邪恶,有不分善恶的;有该杀的,有不该杀的……很多,很多……”黑尘抬头望向没有一丝光线的天空,声音有些悠远苍凉。

“所以,你现在想要挽救生命吗?依旧不分善恶,不分人魔?”两仪冷冷的声音在两人背后传来。

“也许是吧。——在我眼里你是不分善恶的。”黑尘的声音恢复轻松,回头看见两仪正抱胸斜倚在门口的一边,而门口的另一边是抱着名叫“诛神”的白猫的式晨。

“随你怎么说,不过,我还是要说,”两仪略一停顿,“谢谢你帮我疗伤。还有,我这个人最讨厌社会上的人渣和最受不了被小看和挑衅,有时也比较好杀冲动,因以上原因而与你针锋相对,对不起。”两仪与黑尘对视着,表情虽然依旧平淡,但却有着真诚。

“不对,那都是黑仪缺点,才不是白仪姐姐的错。”式晨有些愤愤不平的嘟起嘴。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并没有什么区别。式晨,你只是不能接受我的缺点而已。”两仪好笑的看着自家妹妹,表情里隐约有着温柔的宠溺。

“才不是……反正他和你又不是同一个人格,最讨厌他了。”

“我们既然出现在同一个身体里,就是同一个人,不管你能不能接受。”

“我……”式晨还想说什么,突然听到黑尘的轻笑声,“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们两姐妹很可爱而已。”没等式晨接口,黑尘突然话锋一转:“式晨,你能回答黑猫刚才的问题吗?”

“……”式晨把目光投向黑尘怀里的黑猫,“我只能说说自己的想法,但不知道算不算是会答。——每个生命都有活下去的权利,而为了活下去的本能所做的事,无论多过分其实都是可以原谅的,无论是人是魔。但是,随意放纵本能是不对的,比如魔兽随意的虐杀人类这样,已经超出可以原谅的范围了。”

“你是说魔兽们都该杀?难道,人类中就没有该杀的吗?喵?”黑猫有些激动。

“有,而且有很多,不然就不会滋生出那么多魔兽。——你知道的吧,大部分魔兽的形成都是由于人心中的黑暗和人身中的欲望。”

“那把这些人类都杀光好了,喵。”

“但是每个人心中都有黑暗,而是生命的都有本能,难道就要把所有人都杀光吗?”式晨的表情无比严肃老成,与她的外表完全不相符。

“那也不能说所有魔兽都该杀啊……喵…”黑猫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我并没有说过所有魔兽都该杀。”式晨强调着,“你要明白,无论是人,是魔,还是神,其中都是有好坏之分的。我也没说过组织里的人就都是好人。但是,这些我都无能为力改变什么,我能做到的就只是管好自己,不要变成一个该杀的人而已。但是,黑猫你却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做到许多我做不到的事情啊。难道,你想做的只是杀人吗?”

“不……”黑猫一时无言辩驳,就低伏着头,像在深思着什么。

“好了,我想说的说完了,我要去睡了,明天见吧。”式晨说完就往屋内走去,“你们也早点休息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有任务的。”

“式晨说得对,你们也早点睡吧。”两仪说完也进屋去了。

“淅沥淅沥淅沥……”雨渐渐大了起来,有些还洒进了阳台。

“改天得买些盆栽回来,看着舒服些,还可以净化空气。”黑尘像似喃喃自语的说着,“黑猫,你是不是想睡了?”

“是你想睡而已,喵。”黑猫的声音懒懒的。

“好吧,我们都去睡吧?”……

“喵,你不怕我半夜杀了你吗?”黑猫见黑尘把自己放到床上,她也在一边躺下,不由问道。

“你能杀就杀吧。”黑尘满不在意的盖上被子,还把黑猫也拉进了被窝。

“……”黑猫好奇的打量起黑尘来,“喵,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不过曾经是。”黑尘声音闷闷的,好像就要睡着了似的。

“你给我的感觉有点像我师傅,喵。”

“哪里像?”黑尘一下子精神了。

“看起来很年轻却有着沧桑感,喵。”黑猫想了想说道。

“是吗…”黑尘的声音又低落了下去。

“为什么会这样呢?喵?”

“黑猫,你今年几岁了?”黑尘不答反问。

“喵?三十六岁了。喵?”黑猫有些疑惑。

“等你再活多一百多年,你看起来也会有沧桑感的。”黑尘摸了摸黑猫的头,“好了,我要睡了,有事明天再问吧。”

“我师傅……”也说过同样的话呢。——黑猫怔怔地看着黑尘的睡容。黑暗中,她
的黑瞳显得特别明亮……

夜渐渐深了,雨渐渐大了。

某个同样下着倾盆大雨的城市,某条幽深湿漉的小巷,有匆匆的脚步声回响着。大雨让昏黄的路灯变得更加昏暗,连雨丝都被映得金黄。

“轰隆!!”一个像似在当头打下的响雷突然炸响,闪电的光把一个浑身漆黑的人影照得分明——是一个英俊的长发男人,身穿着黑色的衣袍,束着黑色长发。他飞速的奔走着,似在追赶着什么。

突然,他飞身跃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由左往右迅速一划,一瞬间,他身前的数丈雨帘突然像被什么透明长物拦腰砍断。

“嗷嗷!!”两声明显不是人的惨叫声透过雨帘远远传来。接着,是两声重叠在一起巨物坠地的塌陷声。

男子落回地上,溅起一片水帘。他突然轻哼一声道:“哼,都是些杂碎。”

作者:宿尘

《《我们的领域》的第八章:雨夜渐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宿尘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