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们的领域》的第二章:两仪之极

发表日期:2011-01-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

“两仪”可以理解为乾坤(天地)、阴阳、清浊、男女。广义上,甚至一切属性相反的事物都可以理解释义为“两仪”。如善恶,光明与黑暗。

已是凌晨两点的时分,城市里的一切比起白天多了一份静谧。大部分人都已沉入梦乡,做着天明就会忘却的梦。

一条小街巷里行走着两个身影,一黑一白,一高一低,一前一后。街道因深夜而显得寂寥无比,只有少数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及一些酒吧夜店依旧灯火通明。时不时有吵杂的声音自两边的酒吧传出,夹杂着糜烂腐败的气息,令人生厌。

“请问,你是男是女?”身着黑色古典绸衣袍的娇小女子突然发问,惊散了持续着的沉默。

“……”两仪顿住身形,回身盯着女子平静无波的双眼,目光冰冷:“你是怎么知道我有双重人格的?”语气透出些微的惊讶,因为她在这个名唤“黑尘”的女子面前并没有展现过第二个人格。

“你体内的能量构成很奇怪,很明显是由属性完全相反的能量子交错缠绕而成,但仍然有各自的特性,相交但不相融。而刚才你用能力时,只有其中的一种能量子在运行哦。而且,我能很清楚的感应到你体内还有另一个强大的意识体。能孕育出如此特殊能量特质的家伙,不可能只是一个女人。——我的体质也是异于常人的,不要惊讶。”黑尘一脸轻松的解释着,最后还无所谓耸耸肩,微微地扬了扬唇角,露出一个柔和人心的笑,淡得出尘。

“……”两仪面无表情的转回身形:“我的性别与你无关。”说完便继续迈步向前。凉风带起她复古的水袖长裙,如云长发,翩若仙子。

“那你说要见我的那个人也与我无关,我是否也可以不见?”黑尘的语气里似糅合了笑意般,充满了恶作剧的意味。

于是,两仪再次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目光不善的看向黑尘:“正好,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另一种能力吧。”刚完全回过身,黑尘便看到了昏黄的路灯下,两仪黑气缭绕的右手。

“哎,算了,虽然不想承认,但现在的我的确不是技不如你。刚才的话我收回,你继续带你的路,我会跟上的。”黑尘的笑脸一下便垮了下来,一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并信步向前走去。两仪右手的黑气这才散去。

“哼。”两仪轻哼了一声,然后继续面无表情的往前走。

又走了一会,刚要经过一个酒吧,从里面走出来的一个男人突然向两人扬声叫道:“两位美女,请留步。”

“……”两仪像似没听见一般继续往前走,于是,黑尘刚想停下脚步又迈了开去,某些思绪在脑海里一闪而逝,看向两仪背影的目光闪烁不定。

“等一下嘛。”男人嬉笑着嘴脸快步走到两仪身前:“三更半夜的,两位美女这是要去哪啊?”男人染着黄发,看起来已有三十多岁的脸,却有着极年轻的嗓音。虽然长得并不难看,却令人生厌。加上那猥琐的笑脸,更是不堪。

“滚开。”两仪眼神一凛,用夹杂着杀意的声音低喝道。

“什么?!”男人一楞,显然有些无法反应,只是觉得背脊有些发凉。但瞬间便因为被女人呼喝而恼羞成怒起来,换上一副凶恶的表情反问:“你刚才说什么?”

“滚开!”两仪冷冷的重复了一遍,杀意更浓。

“滚开?”男人也重复了一遍,突然像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女人,你敢居然叫老子‘滚开’?——告诉你,在这个城市内还没人敢对我说过这两个字呢。哼,真是敬酒不喝喝罚酒。兄弟们,给我上!今晚我要定这两个娘们了。”男人冲两人背后叫道,立即有十来个穿着各异的年轻男人自她们背后将两人围了起来,个个表情或讥笑,或下流。

黑尘见状眉头一皱,全身杀气腾腾起来。她轻笑着问身前的两仪:“呐,两仪,如果我教训一下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没有。但是,这些人得让我来解决。”两仪的声音突然高了一个八度,刚说完,由杀气形成的利风向外席卷而去。

“什…么?!”被杀气洗礼而过的众人瞬间眼神惊恐慌乱起来,更有甚者惊叫出声或跌坐在了地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之前命令众青年的黄发男人惊惧的后退了数步,看着两仪颤声问:“该、该不会是、是女鬼——不,女神吧?”

“谁知道呢。”目光森冷的两仪突现于几米外黄发男人的面前淡然的低语了一句,并在他未反应过来前,一拳把他打飞了出去。

“啪咯。”一声沉闷的声响自男人落地处传来,似是骨头的断裂声。不一瞬,男人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众喽啰这才反应过来,迅速以两仪为中心向外退去,其中两人向黄发男人跑去。

“老大!”一青年担心的叫道,并小心地把男人扶坐了起来。

“蠢材,叫、叫救护车和我、我老爸来。”男人虚弱得有些口齿不清的吩咐道。

“是,是,老大。”其中一个青年边应边拿出手机。

“没用的。”两仪轻身一跃,又到了男人的面前:“就算你把天王老子叫来了,我也一并照杀。”语气透着轻蔑与嚣张骄傲,与她之前的淡漠内敛大相径庭,仿佛换了一个人般。

这…难道就是两仪的另一个人格?——远处的黑尘暗自思忖。

“两仪,你不会真的要杀了他们吧?”黑尘冷着脸扬声问?

“是又怎样?”两仪语中的不屑毫不修饰,回身展露的微笑更透着张扬不羁。眼中嗜血的光让黑尘心头一颤。

“他们罪不致死。”黑尘无比认真的与两仪对峙着。

“那又如何?”两仪也毫不示弱的回瞪着:“我想杀便杀。难道,你要阻止我?”

“没错。”黑尘话音刚落,众人还不见她做何动作,便见她突然到了两仪身前,“你不可以在我面前杀人。”

“哼,你不想看可以离开,但你没权利阻止我。”两仪开始有些咄咄逼人起来。

“那你更没有权利杀人。”黑尘冷声回驳。

“……”两仪一时语塞,愣了好一会才不怒反笑道:“我不需要权利,我有能力就行。”刚说完,她的身形迅若闪电般向一边的黄发男人俯身抓去。

“住手。”黑尘一晃身一伸手,便将两仪的身形定在黄发男人的咫尺之外。

“放手。”两仪直起身沉声命令道。

“不可能。”黑尘扳着两仪肩膀的手又紧了紧。

“我叫你放开。”两仪回过头,满脸煞气,长发无风自舞了起来。

“你的眼…?!”黑尘瞬间愣住,只见两仪原本清澈明亮的棕色瞳孔此时被血色覆上,有若红宝石般,美得妖异诡谲。

“哼。”两仪眼神一凛,趁着黑尘失神的瞬间,身形一矮一侧,便摆脱了她肩上的手。同时,左手成爪状向坐在地上的男人的喉咙扣去。但就在她快要碰到男人时,突觉眼前一花,男人就失去了踪影。两仪连忙化爪为掌,瞬息间虚拍数下,便又借此气劲反身直立而起。刚站定,一个沉稳的男声就从不远处传来——

“请问,我犬儿如何冒犯了小姐,需要小姐如此大动干戈?”

“……”两仪看着那个看起来比黄发男人还要年轻许多的英俊男子好一会,突然没来由的低声问道:“式,他是谁?”

“回姐姐——他的名字叫做罗斯。”一个小女孩有些机械的声音自两仪腰间挂着的小布袋传出:“是人魔合成体,吻合度为百分之九十一,主意识为人类。能力是魔兽化后战斗力倍增,阶数四阶。没有录属于任何组织的自由者,因并无恶行而放其任之。”

“你是‘神域’组织的两仪?!”待小女孩的声音刚消失,罗斯俊秀的脸上失去了之前的优雅自若,倒是有些错愕。

“没错。”两仪此时敛起了部分杀气,好整以暇的看着罗斯:“你认识我?”

“只是听说过而已。据说你嗜杀时瞳孔会变成红色,而且残忍无情,被你盯上的人都会死得很惨。——只是,不知道我儿子对你有什么冒犯?你非杀他不可?”

“他猥琐的表情,碍眼。”两仪轻描淡写的说着,脸上的邪笑却让人不寒而粟。

“只是这样就要取人性命吗?这也为免太过荒谬了吧?”罗斯明显有些气愤:“而且,神域组织里应该有一条绝对不能伤害人类的规矩吧?”

“是有一条。但是,在你听到的有关我的传闻里,我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吗?”两仪的笑意更浓,和上那惊人的美貌,妖媚异常。

“……”罗斯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时语塞,扭头看向萎靡在一旁,被人扶着的黄发男人时,怒气上涌。眼神凌厉得仿佛要将男人生吞活剥般。

“老、老爸……”黄发男人被瞪得有些发慌的低下头。

“看,你今天到底都惹了一些什么人?”罗斯有些怒不可遏。

“我、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你说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人,还、还那么厉、厉害。而且我喝、喝了酒……”黄发男人害怕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哼!下次再收拾你。——如果我们都还活着的话。”男子长叹了一口气,声音竟有些戚然。

“放心吧,我会把你们一起送下地狱。到时,你再教训他也不迟。”两仪显得有些不耐,“快魔化,说不定能逃掉的几率会高一些。”

“两仪,请你放了我儿子他们,我愿代他们一死。”

“不可能。”两仪决绝得让人绝望。

“你们快逃!”罗斯突然大喝一声便全速向两仪冲去,途间,身型突变。到了两仪身前时,已变成一个身形健壮了一倍,身高比之前高了三分之一,皮肤银白,白发及腰,手脚指尖皆长出锋利如剑的爪刃,被撑破的衣物被一身简单的皮甲所代替。他一爪往两仪头顶罩下,罡风四起。

与此同时——

一幕巨大光墙自远处出现,迅速向众人横扫而过。

两仪委身往后暴退,间隙,黑芒突涨的右手迎向罗斯的刃爪。

尔后,万籁俱寂,人迹渺无;罗斯撤爪后退,两仪踏足跟上。

“又是结界吗?”黑尘看了一下四周,在发现现场只剩下他们三人时,若有所思起来。看着不远处正在交手的两人,连忙远远的跃到了一个高处。

罗斯似乎完全不是两仪的对手,他虽单凭爪风就可碎沙断石,但很是忌讳两仪的双手上缭绕着的黑芒,每逢便退。反观两仪,游走攻击间仿若戏兽的蝴蝶,迈步闪避时轻灵自如,以最小的动作错开那些利刃,并适时反击……

此时,在城市中心的某个大夏内,一个美丽的妖艳女子正对着电脑屏幕眉头紧锁。她边看着,边向坐在她身旁同样认真地盯着电脑屏幕,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面容好看得就像是精雕细琢出来般的小男孩问道:“结界是什么时候启动的?”

“刚刚。”男孩平静得看不出任何情绪。

“在两仪的力量影响下能坚持多久?”

“以两仪目前展现的能力强度,大概能维持十分钟。”

“那你现在为什么不过去阻止她?”女子有些着急焦躁。

“预言中会阻止两仪随意杀戮的人不是已经在那儿了吗。”男孩的声音无比沉稳。

“她现在有这个能力吗?”女子依旧不安。

“谁知道呢。但是……”男孩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很是好看。

“你居然还笑得出来?真是气死我了。——要是式晨在就好了。”女子抚着额,有些气结。

“放心吧,没事的。”男孩说完还不知从哪端来一杯咖啡,轻泯了一口。

……

两仪手上的黑芒终于与罗斯的爪刃正面相较,不过一瞬,罗斯的利爪如遇腐毒,瞬间便像土崩瓦解般消失不见。随即,两仪抬脚一扫便懒腰将罗斯踢飞了出去。两仪刚要乘胜追击,一人影比她更快到达了罗斯的着地处——

“住手。”黄发男人背对罗斯拦在两仪面前。

两仪惊讶得一时无语:“你不是逃走了吗?”她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我才不会丢下老爸,还有,我不可以让你继续伤害我老爸。”男人喘着粗气,脸色苍白,似乎有些不支。

“那你们就一起死吧。”两仪逼近了一步,“你不怕吗?”

“……”男人怯懦的看了两仪一眼,然后突然一闭眼,想豁出去般大声叫道:“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两仪一惊,慌忙往四下一看,发现并无人迹,有些奇怪:“结界不是已经……”

“原来的结界是已经消失了,这是我新建的。”黑尘笑着走到两仪的身边:“怎么?你害怕真有人来?还是…?”黑尘笑得有些局促。

“我怎么会怕有人,我不过是……”两仪突然顿住了——我到底是在怕什么?

“你的瞳孔…恢复原样了呢。”黑尘凑上前认真的看着两仪的双眼,一脸好奇。

“走开,别离我那么近。”两仪一脸慌乱,竟有些手脚无措起来。

“你就是另一个人格吧,蛮可爱的嘛。”黑尘看着更是掩着嘴笑了起来。

“可、可爱?!”两仪彻底愣住了,看着黑尘,竟有些发呆——第一次被人这样说了。她,不怕我吗?

“喂,别叫了。没有人会来,除了我。”黑尘好笑的看着喊得气喘吁吁的男人,走到他身边蹲下身看着躺在地上正疼得猛抽气的男人。

“我老爸他怎么样了?”

“死不了。”——但是,两仪那仿若剧毒的能力正在侵袭他的身体;而他体内的魔兽也在反噬。黑尘看着罗斯被两仪所伤的右手思绪万千。

“但是,老爸他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痛苦?”男人有些不信。

“你叫什么名字?”黑尘不答反问。

“罗更。”男人有些不解的看着这个娇小的美丽女子。

“罗更是吗?好,罗更,我说了你老爸死不了就是死不了。放心,我会想办法救他的。”黑尘一脸让他放心的表情,“但是,你要答应我,我救活你老爸后,不许再干一些让别人讨厌你的事——就是伤天害理之类的,懂吗?”

“好,好。只要你肯救我老爸,我什么都愿意干。我绝对不会再做伤天害理的事的。”罗更一脸唯诺和着急。

“那就好。”黑尘给予他一个微笑:“你等着。”她说完不再看罗更,一手抵在罗斯的胸口上,一脸严肃。手上有白色的流光闪现。

“为什么要救他?”两仪恢复淡漠冷静的声音在两人背后响起,泠泠如水。

“……”黑尘沉默了好一会,才冷冷道:“救人不需要理由。”

“……”两仪也同样沉默了好一会,才淡淡的说:“让我来吧。”

“什么?”黑尘惊讶的回过头,定定的看着她。

“让我来…救他。”两仪也走上前来,左手隐隐有如月光般清灵的光芒闪动。

“好吧。”黑尘看了看两仪的左手,又看了看地上脸色苍白罗斯,才收手退到了一边。

两仪的左手此时已如月光聚首,光芒大盛,却并不耀眼。流动间带起阵阵轻风。在罗更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光拳以千斤下坠之势往罗斯心口砸下。瞬间,光芒将两仪与罗斯淹没。尔后,黑尘似是看到有兽影自罗斯体内窜出,但须臾便消失了。接着,只听见一声野兽的悲吼,一切便归于平静。两仪手上的光芒也开始慢慢消敛。光芒完全消失后,两仪收起了手。地上的罗斯也恢复了人形。

“老爸,老爸。你没事吧?”罗更慌忙冲了过去。

“我…没…事,你帮我谢谢她们。”罗斯虚弱的吩咐道。

“喔,是。谢谢,谢谢你们。”罗更高兴得有些语无伦次。

“不用谢我,但要记住你之前说过的话。”黑尘也松了一口气。

“嗯,我知道了。”罗更应得有些心不在焉。

“走了。”两仪了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嗯。”黑尘看着两仪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你为什么会救他?”黑尘跟上去问。

“……”两仪沉默的走着。

“你的两种力量还真是奇怪啊,属性居然完全相反呢。”

“……”

“……”黑尘也一起沉默了。

是啊,我为什么要救他呢?——两仪自己都不明白。也许只是一时冲动或一时头脑发热吧。但是……

夜很深,人心更深。

作者:宿尘

《《我们的领域》的第二章:两仪之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宿尘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