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们的领域》的第一章:离别前夕

发表日期:2011-01-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某一个世界的某个国家,在帝都王城的某个宫殿内——

“你看,那个便是龙轩帝在‘失落园’收养的公主。听说刚收养时就已有六十八岁了,虽然今天才是她一百八十岁的成人加冕,但有传言说她在十八岁时已是这副模样。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一族的怪物。”

“什么嘛,又矮又…丑。龙轩帝大人为什么会收养这样的怪物?”一个中年贵妇不屑地看着刚刚完成成人礼加冕仪式坐到龙轩帝身边的娇小女子。

“就是,居然让她和王后一样坐在龙轩帝身边,为什么?”金发的娇妖贵妇语气酸溜溜的。

“母亲大人你看,玖璃殿下居然在对她微笑,为什么?为什么?当初我的成人礼上他连正眼都没看过我一眼。为什么?”金发的美丽少女满腹幽怨地扑向自己母亲的怀里,撒娇似的轻声哭泣起来。

“你们看,楚辞殿下也在对她微笑。为什么……”

众多的公主王子都对那个样貌不算美丽,气质却超然出尘的女子露出或温柔或宠溺的微笑,而她却由始至终都未曾表露半丝情绪,面容沉静,姿态不算优雅却透着自信与高贵,神色隐隐有着王者的孤高清傲。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如此具细。

……

“这就是黑尘公主吗?果然名不虚传,果然深藏不露啊!”一个身形削瘦的中年男子轻声感叹着,若有所思。

“是吧?如我所说的一样吧?还不知道她身上封存着多强的力量,隐藏着多少秘密呢。”另一个鼠目寸光中年男子得意不已。

“的确,不愧为曾经大败雪樱国雷龙大元帅的黑神大元帅啊。果然气质不凡啊!”头发花白的老者喃喃。

“喂,你们说话小声一点,这可是圣神国极力掩藏的秘密,要是被圣神国的人发现我们这些小附属国都知道这个秘密,搞不好会被那个怪物公主灭国,那可是让大帝国雪樱都俯首称臣的强者。”又一个数百老头小声嘟囔道。

“怪物?你才要小心被灭国呢,居然敢这样称呼她。”

“不过,她的名字还真是……”

“听说龙轩帝为她起的名字是‘幻尘’,后来是她自己改成‘黑尘’的,却不知是何原因。”老人抚须皱起了白眉。

“喂,别说这些了,倒是你们都准备了些什么礼物送给她?快轮到我们呈礼物了。”

“听说她很喜欢研习魔武术法,所以我们圣魔国准备了一块古魔晶。你们呢?”

“嘻嘻,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居然敢耍我,我……”

“我什么我?轮到你呈礼了,还不快去。”

……

“…贺公主成人礼,特奉上雪樱国镇国五宝之一:雪月刃…”士官刚读到此处,大殿内突然哗声一片——

“不会吧?雪樱国居然如此大方?该不会是别有用心吧?”

“雪月刃啊,那可是至宝啊…”

“成人礼送此凶器?”

“……”

雪樱国来使是六王子,此时他双膝着地,双手将一个约一丈来长的樱木匣高举过头,神情深邃。面对众人的议论充耳不闻。

龙轩帝微一抬手作势压了压,待众人安静下来后,沉声道:“贵国如此大礼,小女受不起的,请收回此意,贵国诚意,今日已见。”

“不,公主殿下绝对佩得起‘雪月’,只是…其实,我们想以此作为求亲的媒娉,希望可以让我入赘圣神国。”六王子说着不理会四周再次哗然的众人,用充满深意的眼神注视着此时终于有些微动容的黑尘公主。

龙轩帝也愣住了,一时语塞地看着阶下一脸认真的六王子。

许多来宾都惊得半天无法组织语言,之前他们所有的推测都被推翻,诸如雪樱国想以此宝物来达成某些协议、提出某些有利于本国的条款等。没想到却是……

许多人又开始猜测起六王子的目的来。

“我知道在下是痴心妄想,如有冒犯,还望陛下和公主殿下息怒。”六王子说着低下了头,“但请公主殿下务必要收下这份礼物。”

“你…?”黑尘的声音有些惊疑,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身形不知何时已出现在六王子的身前,“你恐怕要失望了,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抱歉啊,但是雪月刃我会收下的。”黑尘说着,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我现在可以看看它吗?”

“是吗…那望请公主殿下原谅我刚才的无礼。公主殿下如果想看雪月刃随时都可以,因为它已经属于你的了。”六王子失望的表情一闪而逝,接着恭敬地把樱木匣递给她。

“无妨,谢了。”黑尘的目光此时已完全被手中的樱木匣吸引了去。她小心翼翼的打开长匣,一片模糊的白光立即逸了出来,一股寒气更是透体而入,一柄通体雪白的的光刃出现在黑尘面前。瞬息后,她微一蹙眉,冷声问:“这把刀最近有谁用过?”

“我大哥银龙,公主殿下何出此问?”

“没什么。”黑尘的语气似乎又冷了几分。她此时只用左手托着木匣,右手手指开始迅速交替曲伸,时而交扣,时而参差。不一会,她的整个右手手臂都透出晶莹彩光,在六王子惊讶的目光中,她用被光芒笼罩的右手握向雪白的刀柄。突然,雪月刃身发出强烈的白光,认真看的话,白光中混有一丝丝淡淡的红光,冰冷彻骨的寒气自刃柄透入黑尘的右手,仿佛要将她冰封般,但已有魔力保护的右手丝毫不退避,依旧用千钧之力握向刀柄,硬是将像要斥杀她的巨力粉碎。

樱木长匣被雪月刃的冰气冻结后又被它的肆虐的气劲击得粉碎。惊天的寒气以刀刃为中心,不断地外旋发散,铺天盖地般席卷全场。那些没有修炼过的贵妇小姐瞬间被冻僵。而那些修练过的粗函老者,也只是多坚持了十多秒钟。在雪月开始透出雾白色的冰气后,殿内除了王族和黑尘外全部都被冰凌封冻了起来。当然,有部分强者虽然已被冰封,但依旧意识清明。

而黑尘在寒风中兀自站立着,神色自若。

过了一会儿后,黑尘似乎有些生气了,左手并指如刀,聚力削向雪月刃的刀身,巨力把霜风搅得溃不成风。

“解!”她泛着白光的左手一抹长刃,雪月刃白光一闪,光芒更盛,参杂着的丝丝红光却消失不见,寒气也慢慢逝于无踪。当白光笼向黑尘的右手时,之前她被冰凌覆盖着的手臂瞬间便恢复如初。尔后,光芒慢慢敛去,最终消失不见。

不理会四处被冰封的宾客众人,黑尘一转刀锋,把雪白的刀刃架向此时依旧稳身跪在地上满脸惊讶的六王子颈边,皱着眉头问道:“你可知罪?”

“臣下知罪。”六王子伏地道。

“你跟本不知道雪月刃上附有血咒吧?”虽是疑问句,但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对不起…”六王子声音竟有些悲戚起来,“我愿代我大哥以死谢罪。”

“哦?”黑尘的脸上覆上了笑意,“兄弟挺情深的嘛。看在这份上,我放你一马,回去告诉银龙,他若想打败我,最好抱着杀死我的决心,像这种连杀气都没有的血咒,没用的。”

“抱歉,我不会回去了。来这里的最初我就打算要留在圣神国的皇宫里,无论生死,无论地位高低卑贱。”说着他抬头用坚定的眼神看向黑尘。

“呃?!……”黑尘有些错愕,收刀回身,露出一个小孩苦恼时的表情,“大家,这怎么办?”
众公主王子很没有风度地一起嗤笑起来,当然也有人除外。

“哎,你们……真伤脑筋……大哥,怎么办?”黑尘有些无奈地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依旧一脸平静玖璃。众人笑得更猖狂了。看着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黑尘像个无助的小孩似乎是他们的一件大乐事。

“他想留下就留下,我们圣神国又不缺多他一个人的饭。”说完,玖璃也难得的微笑了起来。

“但是……”她苦着一张脸,“我今晚要……”看到众人瞬间消失的笑意,她明了地不再说下去。她的心情亦随同她的声音一起低落了下去。

“你先把大家恢复原状吧,其它事到时再说。”龙轩帝一脸阴郁地说到。

“才不要,那群家伙吵死了,你们自己搞定,我要回宫了。”黑尘把雪月往肩上一扛,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迅速向外闪身离去,留下心情沉重的众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六王子心中隐隐不安起来。

“你起来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月华,你把大家恢复原状。楚辞,你负责将他们刚刚的记忆摹改一下。”

“是,父王。”两人同时应道。

……

此时,遥远的北方,雪樱国帝都,皇宫里的一角,一个银发着地的俊伟年轻男子静静地站在雪地上,抬头看着纷纷逝落的粉色花瓣,俊美的面容上满是忧戚,浅金色的瞳孔里有淡淡的落寞。

“那个血咒一定无法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吧…但是,她应该记起我了吧。”银龙低声自语着。脑海里闪现出几十年前的一幕——

大雪铺天盖地的下,樱花纷纷扬扬地落,但许多樱雪还未来得及着地便被漫天的杀气、凛凛的剑气撕裂粉碎。到处都是打斗声,到处都是惨叫声,到处都是鲜血飞溅声……以及,到处都是鲜血长流的尸体。

黑神大元帅所带领的大军已攻入帝都皑海城。大王子银龙及六王子凌云带着皇家护卫队护着大批王家族人向樱神山逃去。但刚到半山,一个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上山必经之路的路途中央。

那似是一个女子,全身上下都覆盖着黑色的金属铠甲,连面容都无法看清,只露出一双充满威慑的黑瞳。在看到她的长发如黑水银般倾泻于雪地上时,众人都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个传闻中可以控制发丝绞杀千军的黑神大元帅。

“你是什么人?”一个护卫军官大声喝问。

那女子看了看众人后,缓缓抬头望向道路两旁的雪樱。好一会儿后,她才淡然道:“黑尘,如名字一般,玷污这方大地的人。”

“黑尘?那个传说中的……黑神?!”众人虽已猜到结果,但还是无比震惊,“你想怎样?”

“逼降。——你们的帝王还真是死心眼,连死都不愿意投降。所以我只好从你们下手了。”她的声音淡漠得有些云淡风轻。

“你把我们父王怎么样了?!”一个小王子惊惧地看着她,如果连父王都不是她的对手,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个人是她的敌手?

“囚禁着。”女子的声音依旧淡淡的,漠然叙述别人境遇的态度,仿若藐视生命的死神。

“混蛋,我要杀了你!!”一个王子首先举刀冲了上去。

“四弟!”银龙一惊,但阻止已来不及了。

拼命的一剑如惊天长虹,以压顶之势往黑尘当头劈下。

“不要逼我再开杀戒。”这话冷凛如风雪,她的目光如炬般射向银龙。对已至头顶半米的剑迅如闪电般举手相迎。

轰然巨响之后,四王子的剑被大力击得粉碎,身体也被摔出数丈。而黑尘连身形都未见晃上一晃。

但一瞬后,几声清晰的金属破裂之声转来,众人惊讶地看着黑尘头上巨大的头盔龟裂成三块掉落地上,露出了当真毫发不伤的冷漠面容……

成人礼宴结束时已是凌晨,众王子公主皆聚集在黑尘所居住的宫殿客厅里,一个个面色沉郁。

“大家,要再见了。”黑尘的表情也有些沉重。

“小尘,你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吗?”楚辞声音里满是不舍,“你能舍下这里的一切吗?”

“舍不得。但我还是要离开,因为那个世界里有我至爱至恨之人,我本来就生于那个世界,这个世界再美好也不过是我生命里一个美丽的过境。”

“过境吗?”龙轩帝心里感慨起来,“过境里的人就是过客吗?不愧是你,不是你最重要的就什么都可以让它变成回忆。”

“不…”黑尘似乎想辩驳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当初没有遇见你。”龙轩帝没有了平日的从容。

“是吗?”黑尘的声音低落之极,“但是一切都已无法重新开始,就像我无法回到最初一般。有相遇便会有相离,这是我们谁都无法逃离的桎梏。…一直以来,谢谢你们了。我,真的要走了。”

“我们不会阻拦你的,但是,我们会在这里等你回来。”玖璃静静地说道。

“谢谢你,但是,我想我应该不会再回来了。”黑尘缓缓闭上双眼,随即,她的身体开始发出淡淡的白光,最后颜色慢慢变深,最后竟成了黑色,彻底将她的身形吞没。黑光在几瞬后,随同黑尘,开始慢慢消失。

……

某一个世界,一座高大的建筑物顶部,一个巨大的红色魔法阵慢慢显现,光芒成柱向天,一个身形在光芒中闪现,正是黑尘。

“你是?”一个冷冽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

“你好,我是穿越者,黑尘。你呢?”她笑道。

“猎魔者,”穿着袍衣白裙的女子边说着右手向后一挥,一个魔物还未来得及显现全形便死于非命,“两仪。”

父王,其实相遇啊,只有必然,没有偶然的。

黑尘看着对面的女子,思绪万千。

作者:宿尘

《《我们的领域》的第一章:离别前夕》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宿尘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