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千里寻虫,蜀乐融蓉(2)

发表日期:2011-08-02 摄影器材: 尼康 D300 点击数: 投票数:

       

        9日下午,风云路、严言等开车带我们外地来的人前往白马寺、上里古镇游览,说是看看风土人情,但好像大家的眼光总也离不开山林草丛,唉-!“茶马古驿,水墨上里”注定只能留下淡淡的一笔了。

 



白马寺,茶马古驿,据说有口建于唐贞观元年的间歇泉,“涌泉深不可测,一日三潮,风浪如雷,昔时白马出田野间,云拥之复没,名曰白马泉。可惜俺光顾拍蝉蜕变,竟没听闻风浪之中马蹄声响。

 

 拍了几年蝉的蜕变,还没看到过白天蜕变的,今天算是开了眼界。

 



上里古镇离白马寺很近,只有6公里,是古时南方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近代红军长征也过境之地,是四川省“十大古镇”之一。17:30时我们到达这里,步入古镇,视觉上感觉与国内的其它古镇没多大差别,不知古时是不是也专做旅游生意的。由于时间仓促,没能细细地品味,更无缘领略“雅安三绝”是啥样子了。

 



镇上女孩卖的竹编吸引着过往游人,呵呵,我也买了一枝。

 



在上里古镇的河道旁,几只枯叶蛱蝶、箭环蝶和大斑荫眼蝶在树干上贪婪地吸食树液,在这里再也用不着漫山遍野地追寻,只需静静地打光拍摄,共享和谐。

 

    19;00时多点,开始返回住地。晚饭后,兔子潞领着我前往去年有蝉蜕变的地方,半道上看到恫人陈和巴山云岭从前面返回说没发现有蝉蜕变,我只好就近找了只正在蜕变的螽斯作记录。螽斯若虫一生要蜕皮5-6次,只有最后一次翅芽才会羽化成翅,也只有经过最后一次的蜕变,若虫才变为成虫。成都的螽斯种类和数量还真不少,这个季节,在野外不难找到蜕皮或蜕变的螽斯。

 




螽斯的蜕变,通常也是从天黑后开始的,我们出发时已是晚上10点多了,因此,看到的大多是身体都已褪出壳外的了,所拍过程也不完整。

 

    零点过后,天开始沥沥下起了小雨,往回赶的时候,在住地附近碰上了钟老师、风云路等人光着膀子招呼我们走向服务中心楼下的一个大池子,跟着过去一看,哗——!池边有好几只蜻蜓已经褪壳,正在羽化老熟,风云路下到池里开始创作,池里的水大约只有一尺深,我的几支手电已经罢工,赶紧跑回住地取出正在充电的电池,冒雨返回拍了几张,因不想相机出问题,便回去躲雨了。多好的机会,真希望再住上一个晚上。

 




 

    10日(星期日)上午11点,风云路、严言等继续带着我们沿非旅游线路登上附近的一座山上,由于夜里刚下过雨,天阴、水汽很重,放眼望去,眼前是众山层叠,云雾缭绕,山上没看到什么虫,随后决定改变路线,下山顺沟进入楠木溪。

 



天台山的景色也很美,拍风景的人一定会感兴趣,可惜没有脚架,拍这种能见度较低的场景非常吃力。

 

    邛崃楠木溪是按照农村生活方式和生活习俗,打造出来的充满农味的世外桃源,在这里我们无心窥视别人的闲暇生活,只想一心一意的拍虫。

 



在楠木溪,首先看到的是几只傻乎乎的灰翅串珠环蝶,也许是由于天太阴它们懒得飞,也许是它们也想更好地展现自己,这使我有了机会慢慢地引导其中一只展开了翅膀,非常完整的翅面。

 

    在楠木溪,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里盛产的一种蝉,叫什么名字我也不清楚,总之山坡的树林里到处可见它们的蝉蜕,据说当地人可用箩筐来拾其蝉蜕作药用;走进林子里,蝉鸣之声不绝于耳,这种声音来自一个种群共鸣形成的和音,非常协调一致,并非其它种类鸣蝉单一的鸹噪之声,这种场景有生难得一遇,美妙的蝉鸣犹如“世外桃园”飘荡的天籁之音,身子开始感觉有点飘飘然了,赶紧环顾四周, 发现广州来的mandy正用手机进行录音,看来不是幻觉。

 



这种蝉在成都周边分布很多,外观也没什么特别的,雄蝉的鸣叫就像是有人把钢珠放进金属罐里摇动一样,声音由强渐弱。鸣蝉只有雄性才有发音器鸣叫,通常听到的是求偶之声,当遇到危险或受到伤害时也会发出紧急之声或哀鸣。

 

    15:00时多,我们结束了天台山之行,驱车返回成都。








 



 

 



 

作者:开心果

《千里寻虫,蜀乐融蓉(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开心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