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重温之四:应该把风光摄影驱逐出风景摄影范畴[转载]

发表日期:2011-08-05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 点击数: 投票数:

 

顾铮:应该把风光摄影驱逐出风景摄影范畴

[B]“这些作品整体呈现出来的风景的概念是非常丰富的”[/B]
问:你如何看待本次“不一样的风景”参展作品?

顾铮:我看了你们这次所有的参展作品,感觉比较兴奋,因为这些摄影师总体上对于风景的理解都各自把自己的作品独特地和中国当下的现实联系起来。总体来说,这些作品整体呈现出来的风景的概念是非常丰富的。表现手法上也比较丰富多彩,有些人的语言已经相当成熟。比如说矫健、王久良、区志航、储楚、张晓等人的语言已经非常明确了,有些人的景观也是一种人文景观,带着批判和反思,比如像徐永春的《学校操场》,这种集体主义的操练放在一个大的空间背景下,给出我们许多反思和想象的空间。整个层次相当一致,没有感觉有很大落差。他们自己对题材的把握,可以说基本上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找到比较切合题材的语言,然后把握,再去呈现它。另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比去年的摄影金像奖暴露出来的问题,本次的这些摄影师对空间的这样一种现实关注,帮助我们反思金像奖的摄影作品。

问:怎么说?

顾铮:因为金像奖的大量获奖作品离现实越来越远,那些风景摄影仅仅停留在没有个体的、没有独特的现实理解,更没有独到的现实关怀的景观再现。但是这次“不一样的风景”完全呈现的是摄影家的现实“在场”,以及一种对主体的景观再主体化的一种努力。所以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可喜的现象,很感谢色影无忌能够提出这样一个主题,征集这样一些摄影家的作品来呈现,大家集体追求一种新的景象,相互之间差异性还是比较大,不管是手法,还是追求,都还存在着不同的倾向。我觉得非常有意思。

[B]“我今天就可以明确地对风光摄影做出定义”[/B]
问:这些摄影师中,你更为关注的有哪些?

顾铮:我比较关注其中许多人的后续工作的展开。我很期待他们能继续展开。有的人的作品比较成熟,像任曙林,他的作品以前我们都看过,也能够了解他的成熟程度。还有这次的参展摄影师中,有许多新人,起点也比较高,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去拍,这是我很期待的。

问:有网友针对风景的概念提出很多想法,比如新地貌与风景的关系、景观与风景的关系,你是怎么理解“风景”这个概念?

顾铮:风景、景观、地貌,其实中文字面表达,有种种不同的外观,但是内涵有相通性,但是最可怕的是在中国当下的摄影中,风景摄影就是简单地跑到外地去,拍一些糖水片的风光摄影,我觉得应该把风光摄影驱逐出风景摄影的范畴,我这话讲得可能比较激烈一些。就是说,如果有风光摄影的话,从此,就让这些风光摄影进入到另外一个自娱自乐的、不关注现实的、糖水的、甚至是错误地引领摄影家把对现实的关注视线拉开的范畴里,让摄影家离开当下这么急剧变化的空间,而去做无所事事的拍摄。这就叫风光摄影。我今天就可以明确地对风光摄影做成这样的定义。

[B]“早先的风光摄影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愈演愈烈”[/B]
问:从摄影史的角度来讲,这种风气得追溯到什么时候?

顾铮:早先的风光摄影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愈演愈烈,越来越没有主体性,越来越没有个性,越来越回避对当下现实做出个人的主体反应,就是说,今天是愈演愈烈。以前就是说,每个人的差异性还多少能在早先的风光摄影里感受得到,但今天就已经是不能够感受得到了。而且现在这样一种评奖制度和导向,其实欢迎的是这样一种没有个性和态度的东西。因为越是没有个性和态度的东西,就越容易控制。越是以某种东西来引诱他们,使得他们没有办法去关注真正值得关注的东西。

问:是不是传统的风光摄影更多的是一种技术层面的考量?

顾铮:我觉得一部分人只关注技术层面,事实上,这种技术层面完全没有什么精神含量,没有精神含量的技术,也就完全失去意义。

[B]“这也是美的等级层次里最低级的一个”[/B]
问:这也涉及到一个美学价值的问题。

顾铮:对。风光摄影的美学价值,在我看来,基本上没有意义的,这也即是杜尚曾经反对的“愉悦视网膜”的艺术,这也是美的等级层次里最低级的一个,如果说一些自认为是专业学生团体的团体,倡导的只是这个层面的美的追求的话,那他自己的层次通过他所倡导的东西可以反映出来,那就是他是最低级的。

问:网友对本次展览作品的影像语言也是众说纷纭,比如说有些作品被看作是当代艺术,你是怎么看?

顾铮:这次的征稿我看本身并没有就手法上做出具体的限制,所以每个人怎么弄,应该是有充分的空间,你不喜欢是你的事情,就像我不喜欢风光摄影一样。

[B]“这次展览不足的地方在于有些作品沉淀得还不够”[/B]
问:你觉得这次展览作品的不足在哪里?

顾铮:不足的地方在于有些作品沉淀得还不够,就是说一个系列感觉整体的完成度还有些欠缺。而且有些作品可能拍得多,但展的少,比如像佬京的作品从量上来说,应该更多地予以展示,才能让观众看到他的进展程度。有些作品可能会通过素材和软件加工,比如说像储楚的,基本上5张就可以说明,有些就需要更多才能说明白。

问:从这次征集过程来看,其实可以重新审视作品分类问题,那就是很多纪实作品事实上就是风景摄影。

顾铮:对,你比如说罗凯星的,主观性很强。我觉得不分类更好,比如说去年的金像奖分来分去,乱七八糟的,你能分清楚吗?结果成了笑柄。其实就是跨题材、跨样式、跨媒介,来对一个共同的主题展开丰富的探索。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次的展览可以触发、动摇并重新定义关于“风景”的概念。

 

关键词:老夫转载风光摄影顾铮风景摄影

作者:老夫

《重温之四:应该把风光摄影驱逐出风景摄影范畴[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