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辈子的幸福

发表日期:2011-08-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在小城长大的我,总以为,婆婆大都是像我妈那样的:胖,言语爽利,穿一百块钱左右的衣服,爱侍弄花草,热衷于向别人传授各类生活小窍门,常犯个腰腿疼等等。直到,我看见了高贵的婆婆。

  我对母亲感叹:“你们俩都是退休教师,都是肉体凡胎,你看看你,严重变形,再看看人家,没褪色,没缩水,也没起毛球,那通身的气派,竟像个王妃似的。”妈笑道:“你婆婆是手洗的,我是机洗的,能比吗?”

  说的也是,我妈一直在讲台上站着,婆婆一直在办公室坐着,的确没法比。妈又说,别嫌我粗笨,你婆婆那样的,得打一个莲花宝座,鲜花果蔬,小心地供起来。关键时刻,帮你带孩子做饭,就别指望了。

  我嘴上说妈妒嫉,可心里,也明白她说的是实话。我看得出来,婆婆待我,亲切里,存着点儿客气,随和里,又隔着点儿微妙的距离。不远不近的,很艺术。我想,彼此有各自的空间,这样也好。婆媳之间,也就淡淡的,只限于年节时礼貌的问候。

  可孩子一来,谁也艺术不起来了。我妈正带着小侄女,来不了,老公在读研,新来的小保姆,工作经验值为负数,就这还不情愿做。家中兵荒马乱。

  老公自告奋勇,将求助电话打给了婆婆。我也想,由他开口好些,毕竟是亲生的。没想到,婆婆一口拒绝了。她说,她这一生,于公于私,都尽完了义务,现在,要好好歇着了。她甚至还问,是你媳妇叫你打的电话吧?老公大约是气糊涂了,能说的、不能说的,“哗啦啦”全都倒给了我。

  我一听,不光母子间闹了矛盾,婆媳间也有误会了,赶紧把愤怒的老公推到一边,跟婆婆通气。刚叫了一声“妈”,婆婆就温和地说:“这样吧,你们请个好保姆,我来付工资。”显然,对刚才的冲突,她也有些后悔。

  既然她软下来了,我也就顺水推舟,可怜巴巴地说:“妈,你也知道,现在找个好保姆,比找失散多年的亲人还难呢!”婆婆“扑哧”笑了:“还是你会说话,哪像我那个愣小子,一开口就噎死人。”谈笑间,她话锋忽地一转:“这么说,我就非得当保姆了?”我赔笑道:“妈,你可别误会了,我们只是想请你指导一下保姆的工作。”婆婆禁不住又笑:“看把你乖巧的,可我最近颈椎不大好呢。”

  听婆婆的口气,她有想来的意思,只是,刚刚对儿子发了狠,此时下不了这个台阶,须得我给老人家搭个梯子才成。我说笑话儿一般,跟她谈起家中的小保姆:勤快、麻利,且力大无穷。洗碗时,碗碟个个崩坏了门牙;拖地时,捣碎了茶几上两块玻璃。这还没什么,看电视时,她能把孩子头朝下抱着。水管、液化气,只管开不管关。

  电话那头,婆婆几乎要跳起来。她说,你还有心思笑呢,这哪儿是保姆,这是个明目张胆的杀手啊!不行,我得去照看我孙女。至此,我才松了口气。

  刚才,若是棋差一着,陪着老公谴责婆婆,这会儿,不光家里照旧乱着,怕是3个人都在生气呢。人生不满百年,恋爱育儿,工作娱乐,都远远不够使呢。一个聪明女人,怎会舍得花大把的时间与精力,冒着迅速衰老的危险,去和唯一能帮自己的人斗气呢!

  婆婆说来就来了。她一点儿也不矜持,进门就换上了休闲服,系上条彩格子围裙,活脱脱就是一个戏里的俏厨娘。没多久,变戏法似的,饭菜就上了桌。小保姆钦佩得瞪圆了眼睛,她早已提出,做完这个月就走,要我赶快找人。此时,我心中窃喜:婆婆如此能干,我的运气好得很啊。

  婆婆何等精明,她微微一笑声明:今天,就先做个示范,以后只负责指导,而且,最多住一个月,她就走人。她喜欢旅游,年轻时工作忙,又顾着家,现在好不容易退休了,不能再委屈自己了。老公一急,刚想张嘴,就被我拧了一把。我边给婆婆夹菜,边称赞她说得在情在理。

  见我们没有异议,且态度恭敬,婆婆便流露出找不着对手的茫然。我明白,只要有谁稍露不满,婆婆那里,早有一套颠扑不破的真理等着我们呢。此时满桌佳肴,满室阳光,正适宜享受生活,培养亲情。我才不会像老公那么傻,预备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发动一场错误的战争。

  晚上,老公忧心忡忡,问我怎么才能留住婆婆。我说:“恭维。”老公嗤之以鼻:“我妈早让人宠坏了,什么好话没听过,这一招,她早有免疫力了。”我说,她还没听过儿媳妇的恭维吧。老公乐了:这是真的,我嫂子就不爱吭声,我妈老嫌她傲气。

  我虽然出自平民家庭,却继承了我妈的特点,待人和善,喜欢赞美别人。并没有什么目的,只懂得一个常识: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赠人荆棘,最先被扎着的,往往是自己。

  于是,我只要瞅着机会,就不露痕迹地夸婆婆一下。那天,邻居说宝宝的下巴好看,我就说,跟奶奶的很像哦,真希望,她将来会有奶奶那样的气质。后来,老公告诉我,婆婆在厨房,边择菜边偷着笑呢。

  我们去商场购物,我诚恳地赞美她的一切。试鞋时,我惊叹她的脚,长得白皙秀气;试衣时,我称赞她的腰肢,宛如少女,当然,我眼睛近视,绝对看不到她身上那套昂贵的塑身内衣。最重要的是,付款时,我实心实意地跑在最前头。

  婆婆感慨道:我这些儿女们,都习惯了我为他们埋单,因为老妈有钱。可今天,终于有人肯为我埋单了,感觉真的不一样。我理解她的感受,女人,就算万事俱备,依然渴望成为被人宠爱的东风。

  很快,一个月时间到了。小保姆如期告辞,新人尚在寻觅中,老公焦躁得坐立不安,茶饭无心。我悄悄观望婆婆,她只一味地装糊涂,压根不提走的话。我们,自然比她还糊涂。就这样,她留了下来,一个人忙里忙外的,着实辛苦。

  有时,她半笑半恼地说:“我也算是个从不吃亏的人了,可见了你,就像掉进了迷魂阵,心甘情愿地受累。都是你这张嘴,蜜蜜甜,哪儿痒痒挠哪儿,四肢百骸,都像在高压锅里蒸过一般酥软,直夸得人上了瘾。”老公满面得意,我不说话,只是笑。

  婆婆是个崇尚精致生活的人。她曾批评我,把好好的家弄成了宿舍。我并不恼,也不申辩自己忙,反笑嘻嘻地向她讨教,怎么布置才好。她一时兴起,干脆动起手来。一幅壁挂,几个小摆设,两三块奇石,并不花哨,却让人眼前一亮,心生欢喜。我毫不吝啬地用最热情的语言,赞美着她的品位。

  婆婆瞅着我,微微笑道:“我一直以为,你没心机、老实,这会儿看来,你才是个人精呢。哄着我,又出钱,又出力的。”我也笑,此时若恼,那就是又犯傻了。你何时见过一个明白人,守着这样漂亮舒适的家不乐,反为一句没要紧的话,铁青着脸,扮恐龙吓人的。

  家务活,真不是容易做的。我和老公都忙,宝宝又常感冒,一时间,把婆婆熬得眼袋皱纹全出来了。她是真的累着了,却没像往常那样抱怨。我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女人,大凡心里存着这么点儿委屈,日久天长,就会生出怨恼来。得想法子,给她疏导出来。

  我去美容院,办了两张贵宾卡,经常趁午休的工夫,叫上婆婆去护肤。柔和的音乐声中,女儿在婴儿车里酣睡,我与婆婆舒适地躺在床上,闭着眼享受按摩。这成了那家美容院的一景。

  经过一番细密的筹划,我们一家四口,终于兴致勃勃地出游了。老公负责带孩子,我负责照顾婆婆。两人早商议好的,在我家人面前,由他当劳模,在他家人面前,我就是标兵。想尽一切办法,尽快打入亲人内部。

  小女儿肉敦敦的,沉得很。我们俩轮流抱着,只在照相时,才让她偎到奶奶怀里,手舞足蹈一番。婆婆是个精细人,这样心思,她岂有个猜不透的。所以,照片里那些欢喜的笑容,让我知道,她心里那点儿委屈,已经散了。

  回到家,孩子睡了。娘儿仨,亲亲热热地挤着,在电脑前看照片。一长一短地说着,谁的眼睛没睁开,谁的头发被风吹乱了,哪一张照得最好看。忽地,婆婆指着一张相片笑,你们看,你们看!

  我和老公不禁动容。霞光铺了半边天,仿佛可以裁成跳舞的衣裳。我和婆婆头挨着头,安静地,看野花开,牛羊啃草,仿佛要这么亲亲密密地挨一辈子。婆婆轻叹:“我一直以为,憨厚的人才好相处,谁知,跟聪明人在一起,更轻松。”我的心一动,可不是吗!

  婆媳的距离那么近,中间,只隔着一个男人。若要厮杀,一场战役,殃及三代,历时半生。且让这个男人,心神俱疲,无法做人。若能处好,雨冷有伞,雪寒有炭,一家人,贴心贴意。到时你会明白,那是,一辈子的温暖。

作者:sam

《一辈子的幸福》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am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