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只要爱着,就是幸福的

发表日期:2011-08-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识木子是因为那把该死的伞。

  阴雨天气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莫非出门总是带着那把旧旧的粉红色的油纸伞,虽然阴雨天气带这种伞有些不合时宜她依然坚持带上它。她说,这是外婆留给她的。

  暖洋洋的午后。天气放晴,暖暖的风充斥著雨后的空气,不动声色的侵略着,干净的空气让人提神,莫菲隔著透明的大玻璃在咖啡吧里深深的吸了口气。也许是天气的关系吧,最近头痛的更加厉害了。

  坐在角落里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孩。金色乱乱的头发,黑色质地很好的纯棉T恤,肥大纯白的长裤,样子有点夸张的大头皮鞋,浑身叮叮铛铛的银饰,宽宽的肩膀上挎著一个大大的旅行包。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咖啡,这让莫菲怀疑是不是他杯子里有只蟑螂。

  手机的提示音又响了,1:15分,又到做事的时间了。莫菲慵懒的抬起眼皮,转身出去。

  公车站点永远都是那么多人,莫菲厌倦的看着周围这些即陌生又熟悉的人,每天喧嚣嘈杂的为生活奔命,可是自己到了这步田地,又是在坚持什么呢?

  “小姐,你的伞。”

  思绪被打断,目光定格在这个金色头发笑容灿烂的男人身上。

  “谢谢,”107路公车飞一般过来,莫菲挤在一群人中上了车,冲他挥了挥手,“88。”

  莫菲一直很守时,除了爱情。就在那一刻开始,爱情故事开始慢动作发生。

  回到公司,打开笔记本,文件井然有序的铺在桌面上。可莫菲的思绪一片混乱。头,又痛了起来。

  思绪停格在那张大大的笑脸,莫菲由衷的笑了,或许自己不能再这样孩子气了,相信那可笑的一见钟情。

  时针指向2点钟,OK。是见客户的时间了,莫菲向接待室走去。

  莫菲是广告部的主管,可是在她身上找不到任何OFFICELADY身上所具有的通性,除了精明。今天她有穿了一身T恤,牛仔上班,对此老总已经提醒过她次了,可莫菲觉得年轻人靠的是能力,与着装无关。

  四楼的接待室安静的吓人,莫菲远远的望去,一个金色的脑袋,似曾相识,她径直走过去,饶到他面前。

  “嘿!真巧!又见面了!小迷糊!”木子开心的调侃。

  “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木子夸张的瞪大双眼。

  “这可不是小KS,你保证你能行?”莫菲表示怀疑。

  “X大的毕业证书可以证明吗?”木子顽皮的笑了笑。

  “IFYOUTHINKUCAN,YOUCAN。”

  “OK,谈公事。”计划在很轻松的气氛下谈定。

  莫菲真没有想到有一幅街头少年样子的子译谈起工作时这样的专业。

  “喝杯咖啡怎么样,蓝山?”木子诚恳的邀请。

  “LET’SGO。”莫菲愉快的应邀。

  咖啡吧里的灯光总是那么暧昧,悠扬的音乐缓缓的飘散在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如果有人赞扬你的美貌,你会不会觉得是一种奉承?”

  “我本来就很漂亮不是吗?不用别人讲出来,不过我会觉得这个人很肤浅。”

  “真不幸,这个肤浅的人就是我。”

  “呵~这种话我每天都要听上N次。”

  “自信的女人真是可怕!”“不过我喜欢征服这种女子。”

  莫菲奇怪的睁大了眼睛:“欢迎骚扰。”

  弹钢琴是莫菲闲暇的时候最大的消遣,可是她的水平远远不及木子,所以她总是在有空的时候去他家偷艺。公司不忙的时候,莫菲就会买上一打虎牌啤酒,一条红双喜的香烟,去木子的家。在那里,还有最香浓的咖啡等著她。

  木子有美丽的职业而且收入不菲,可家里却简单的要命。一台笔记本,其他的地方到出都塞满的软件和CD。

  钢琴静静的站在阳台旁,午后的房间散满了整个房间。气氛变的有些暧昧,莫菲坐在琴旁手指间流淌出《欢乐颂》的音符。

  “为何你的琴声那样的哀伤?”

  琴声嘎然停止,莫菲点燃一只香烟,蓝烟漂了一室。

  “我有吗?这是《欢乐颂》你不是不知道吧?”

  嘴里叼著烟,莫菲继续她未完的曲子。

  “你是见过的,第二个一边吸烟一边弹钢琴的人。”

  “第二个?那么第一个是谁?”

  “是我,原本吸烟和弹钢琴是完全不搭界的两回事,可是当一个人同时拥有这两种习惯的时候也就不奇怪了对吗?”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在一起闲谈的时间越来越多,练琴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莫菲觉得自己终于插上了翅膀,快乐得可以飞了,木子煮的咖啡总是那么香,也许更吸引她的,是那个人。

  莫菲一直以为木子是一个快乐的人。一个阴沉的傍晚,当醉酒的木子闯进默菲的家时,眼前的一切枪毙了她所有的自以为是。

  他双眼痛红,一看就知道喝的不少。

  “你怎么了?”

  “……”

  “我不会再问第二遍。”“进来吧!”莫菲帮他脱掉衣服,转身拿到吸收间去洗。

  莫菲突然感到很心酸,这都是她应该做的吗?他进来了,没有说话,可是她感觉到他就在身后。木子轻轻的揉著她的头发慢慢的贴在脸上,屋子好静,连心跳都那么明显。

  “你为什么要爱我?”声音有些沙哑。

  动作在这一刻完全停止,莫菲转过身去默默的看著他。

  “我什么都不能给你。”

  莫菲怒不可遏:“你以为我要的是什么?!”

  门被重重的摔上了。

  该死的天又在下雨,就在泪水快要奔腾而出的一刹那,一双手从背后轻轻的环住她。

  爱情也许就是在瞬间产生的,刹那便是永恒。

  一双从背后拥抱的手,还有寒冷的空气里唯一温热的唇。

  “别走,留下来。只要你不后悔。”“你有权利知道,我爱你!但你必须等我忘记一个人……”

  “爱你,这两个字是这么轻易说出口的吗?在你没有做好准备之前,请不要说爱你!”

  木子决心要忘记的那个人终于在两个星期后出现了。在莫菲的家门口,那个女孩等了好久的样子。可能她也知道了他们的事。女孩很美。简简单单的样子。“你先上去吧!”木子对莫菲说,莫菲转身进了楼道,楼梯永远指向一个地方,可那天她怎么也找不到方向了。

  从阳台望去,一双背影是那么的刺眼,他们一直在说著话,女孩很激动,木子很平静。女孩走了,木子转过身去,却看到阳台上那双忧伤的眼。

  屋子里响起了那首《爱情是蓝色的》,淡淡的忧伤。

  “不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

  “她不爱我,她只爱钱,每次她被抛弃后都会来找我。我对她说我们完了。莫菲,不只是关系的结束,而是我的心完全被你占据了,你的出现让我决心忘记她,一切都结束了,原因就是你!”

  “你不可以爱我,我不可能给你幸福的!你知道吗?我有病的!爱上一个快要死的人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木子惊讶的望著莫菲。

  “什么病医不医得好?”

  “脑癌。”“我走了,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不要走!”木子紧紧的抱住她。

  “就算你还有一秒种的生命,和你在一起我就是幸福的!莫菲,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那么的快乐。如果你离开我,我的生活该怎么继续?你告诉我!”

  “我不愿意伤害我自己所爱的人,也许趁早离开,伤痛可以减到最低,不是吗?”

  “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有病的,我不在乎你哪天清晨是不是就永远的离开我,我只在乎你是不是爱我,是不是热爱这世界,只要你有勇气,就算为了我,你要勇敢一点,活下去!”

  “木子,我们都清醒一下好不好?你会后悔的!”

  “决不后悔!”

  “我头好痛!”

  “我抱你去休息。”

  爱情就在始料为及的情况下发生了。在一起的日子幸福的要快死掉,莫菲想知道这幸福可以维系多久,有时候上天注定的东西,是人力再强也改变不了的。

  莫菲经常头痛,呕吐,她住院了。开始化疗的那几天,头发一撮撮的掉,莫菲恐惧的闭上眼睛,把头埋在被子里大喊大叫。她变的很神经质,害怕见人,她说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生病的样子,好丑!起码在她死后,莫菲在人们的心目中,永远是哪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

  木子每天都守在病床前,给她最大的鼓励,每天给她买她最爱的吃的“德芙巧克力”;给她放她最喜欢的CD;煮最香浓的蓝山咖啡;每天都对她说“我爱你”每天都赞美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病人。

  莫菲真的看不见了。

  莫菲的视力明显下降,医生说是瘤长的太大了压迫视神经,影响了视力。她必须马上动手术。成功,就可以活下来。失败,就要永远告别这个世界了。

  木子得知这个消息后,拼命的酗酒,烟吸的好凶,他不敢去见她,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流泪。他开始拼命的录东西给她,录贝多芬的《命运交响乐》录他最想对她说的话。他怕失去她。

作者:た哈藌苽う

《只要爱着,就是幸福的》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た哈藌苽う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