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四、寄人篱下受冷遇

发表日期:2008-01-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对邪恶的恐惧也许并未时刻地追随你,但它会象个噩梦一样,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再次光顾!
在她逃出来以后,那些人依然根据她身上的手机上的电话号码给她爸爸打要挟电话,叫他寄钱过来赎人。可见这些人是什么也不怕的,也不顾什么后果的。娟娟匆匆地收拾了自己的行李,也等不及下个月发工资了,好在她还有张没有带在身上的卡上有些零钱,靠着这几百块钱,娟娟到了成都。这个离家乡最近的城市。
虽然最近这半个月来,她一直在试着找份工作,但习惯了职价所的清闲和磨嘴皮子的生活,忽然叫自己去餐馆里做服务员洗盘子,她还是有点不能接受。别的事情呢,都是她不了解或者不能接受的。好在这样混日子的心态也还习惯,没有钱就少花点,生活简朴一点。在没有饿死以前,用不着着急的。
刚来成都,也没有地方可以住,在一个以前的同学那儿挤了几天,什么都要看人家的脸色。有时候自己睡过头了,也没有人叫吃饭。娟娟的性格虽爽快,但说到心思细腻,也不会输于别人,这是女人的天性吧,虽然两个人躺在同一床被子下,还是感觉到了隔膜。
她还是决定搬出去住。但看看自己的钱包,仅够租一个月的房租了。她想,那就先租一个月吧,一定要在这一个月里找到工作呵!如果到时候再没有结果,只有打点行装回老家了。
从2007年的开春离开家,已经一年没有回家了。这一年娟娟转战南北,东奔西走上万里,可是钱却没有挣到什么。反倒因为那件事让她失去最后一笔存款。如果去年这个时候,娟娟已经经老爸寄回了4000元钱,而且在回家以后,还送了他一部价值2000元的手机。现在想起来,也许那时候自己真的太奢侈了。象老爸在家天天就知道搓点小麻将的人,用得着那么招摇吗?
而时间到了今年,已经10月份过了,不仅没有给家里寄过一分钱,连自己的生活也没有的着落,一种今不如昔的惨痛感由然而生。这个时候,她怎么回家去面对老爸日渐苍老的面容呢?
她收拾了自己的两件单衣,装在一个随身带着的红挎包里,从深圳回来时身上就没有带走什么东西,到了成都没有钱和心情去添什么衣物,看到天气一天天的转凉了。她仍对自己说,娟娟,坚持呵,你的身体一定抗得住!
在同伴那儿住了一个星期以后,娟娟搬到自己租的单间里。同伴那边没什么让自己留恋的,如果说有的话,就是对面寝室的那个男孩儿的电脑吧。
那个男的是一起合住的人,也比较相处得来吧。好象对娟娟特别的好,没事的时候他会叫她去他的寝室里玩,让出自己的电脑来让她上网。也许他是想借这样的机会接近娟娟吧。不过她好象并没有想过太多,因为娟娟听同伴说过,人家是有女朋友的人,只是没有在一起罢了。
就在这时候,她QQ上加了个特别的网友,就是后来与他相识和相爱的那个男人。很偶然的因素,她仅仅是查找成都的在线的好友,然后她的好友名字里就多了一个叫“江南雨”的人。

作者:希希视觉

《四、寄人篱下受冷遇》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希希视觉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