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挥洒烈爱 - 弗里达 (转载)

发表日期:2011-08-15 摄影器材: 奥林巴斯 μ810 点击数: 投票数:

 10月2日,参观蓝房子。蓝房子是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卡洛的生命开始和结束的地方。在她离世近50年后,她的声名由于好莱坞拍摄的一部同名传记片而远播世界。

               



            弗里达照片。两条连成一道的浓眉和色彩浓郁的墨西哥民族服饰是弗里达的显著标志。

              



         弗里达自画像

    世间有一种人,造物主给她非常人所能承受的深重苦难,是为了激发出她灵魂最深处的渴望和力量,让她展现出深藏在体内的常人所没有的璀璨光芒。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卡洛就是这样,似一朵美丽的野玫瑰,风雨之后,光彩夺目地绽放在伤口之上。

    初始弗里达缘于2002年好莱坞拍摄的传记片《弗里达》。这部电影是当年威尼斯电影节的开幕影片。2003年,获得第60届金球奖最佳配乐奖、第75届奥斯卡最佳配乐奖和最佳化妆奖。与我所能获得的弗里达生活资料相对比,这部电影非常写实,甚至连任何微小的细节都没有荒腔走板,几乎可以称之为记录片。当然,凭借弗里达一生的精彩,单凭纪实已经足够震撼,任何修饰都会显得逊色和多余。个人觉得,唯一的严重不实是将弗里达的性格定调过于“健康”、阳光。在她所有的影像资料中,绝少见过她的笑容,哪怕只是个微笑。她的绘画作品中有近80%是她的自画像,更是眉头紧缩、鲜血淋漓、五脏六腑外置。

           

        

     弗里达绘画作品。估计这幅作品创作于她流产之后。车祸中,一段电车座椅的扶手穿越了她的身体。医生宣判她失去生育能力。但她竟意外怀孕,又毫不意外地流产。弗里达痛不欲生。  

       

    弗里达1907年出生在由他父亲建造的蓝房子。6岁时患上小儿麻痹症,右腿终生比左腿瘦弱。1925年,18岁时,在一次车祸事故中受重伤:脊柱断裂、右腿11处骨折、锁骨、骨盆和肋骨骨折。她不单死里逃生,还奇迹般站立行走,并自立于生活。但是,从此遭受巨大的伤痛折磨:一生接受32次手术,3次流产。

    受伤卧床期间,她在自己全身裹满的石膏上画满了美丽的蝴蝶。她的摄影师父亲为女儿送来画板,弗里达于是开始尝试真正的绘画创作。此后,她主动结识当时已在壁画创作上建树名望的里维拉。里维拉对弗里达的绘画极为赞赏,给予的最高评价是:你的画中完全没有刻意的技法。弗里达的一幅作品被卢浮宫收藏。这是卢浮宫收藏的第一件墨西哥艺术家的作品。

    1929年,里维拉和弗里达结婚。弗里达母亲对这段婚姻颇有微词,称之为“大象和鸽子的结合”(里维拉又高又胖,被弗里达谑称为“大肚腩”)。1939年,二人离婚,又于1940年复婚。

    图三十六:弗里达绘画作品。

    

  弗里达和里维拉的合照。弗里达好似有些许的微笑。

    

    里维拉本人是左翼共产主义者。在他的影响下,弗里达进入左翼艺术圈,并且成为共产主义狂热的、盲目的信仰者。1933年,遭苏联政府驱逐的列昂·托洛斯基来墨西哥避难。托洛斯基和他的夫人就住在蓝房子里。后来托氏夫妇搬离蓝房子。不久后在墨西哥城遇害。在她的床头挂有镶着马、恩、列、斯、毛画像的镜框。镜框上写有这样的文字:杭州都?#092;生廠製造(我Google了“都锦生”,这间丝织厂建于1922年。工厂介绍中没有提及弗里达拥有的这件作品。但是却提到:“都锦生织锦画典雅华贵,工艺独特,常常作为国礼赠送外宾”)。弗里达最后的一件绘画作品是一副未完成的斯大林像。

    弗里达身材娇小,有着惊艳的美貌。她是墨西哥城内闻名的“派对动物”。在各种派对上唱歌、跳舞、喝龙舌兰酒、讲荤段子。她狂热地追逐名人,并同时被名人追逐。据说,弗里达还是双性恋者。与她发生过绯闻的男女不计其数。还是据说,托洛斯基夫人决定搬离蓝房子的原因是她发现了丈夫与弗里达之间的不轨。而里维拉曾在与弗里达结婚前与两个俄罗斯女人育有儿女,后娶一位墨西哥女人为妻。他对婚姻的不忠贯穿他的一生。他将与不同女人发生性关系清淡地描述为:就像用力大了些的一次握手。

    弗里达不羁的一生最终摧毁了她如同玻璃碎片粘合在一起的躯体。1953年,由于软组织坏死而截去右腿膝盖以下的部分。同年,她举办了此生唯一一次画展。她拒绝医生的警告,坚持躺在担架上由急救车护送到现场。画展非常成功。

    “蓝房子”展室内严格禁止拍照。房子的一层展览她的绘画作品、家人和友人的照片,还有信件。二层左转,是她生前的画室。现如今,屋内所有物品都按照她在世时的格局摆放。生前未完成的那幅斯大林肖像画依然端放在她使用过的画架上,前面是她的轮椅。穿过画室,是一个窄而短的过道。过道上是弗里达窄小的睡床。

 

    “……她要求将那张四柱床从卧室的角落里搬到过道上,她说她想多看一眼花草树木。从这一视角她还可以看到里维拉养的鸽子。当夏雨骤降,她就长时间地观赏树叶上跳动的光影,风中摇晃的枝条,雨珠敲打屋顶,顺檐而下……”

        图三十七:这张照片是朋友从弗里达白天用的卧室向外拍的,即她躺在过道床上的视野。

       

           图三十八:这张照片是我从院子里拍到的弗里达的床。和朋友的那张方向刚好相反。

                     马、恩、列、斯、毛的相框就挂在床头的那面墙。可惜,没拍到!

           



        图三十九:床上立着弗里达的胸托,用以箍住她支离破碎的躯体。这个胸托的表面是弗里达自己手绘的花卉和蝴蝶。非常漂亮!近距离观看这件紧贴过她身体的物品,内心有些颤栗。在走道的角落立着她的双拐,还有她那套着漂亮长靴的义肢。长靴的色调与胸托一致,非常精美。

        



        图四十:细心的朋友帮我从上面一张中剪裁出这张“弗里达床边的小摆设”。床头饰物最能反映主

                人的个性。中间的那幅画是中国仕女图。

        



 

     走道的另一头连接原来的主卧室。卧室如任何一个精致女人的闺房,色彩艳丽的各种小摆设、大小挂件随处可见。温馨但不凌乱。从卧室,我清晰看到她的美丽,看到她对生命真实而细腻的热爱,完全看不到狂野。在这间卧室里,我想象着她拆掉胸箍、脱去义肢,卸下身体上的一切束缚,残缺不全地独自面对上帝或圣母玛利亚。

 

    台湾将这个电影名译作《挥洒烈爱》。台湾对某些英语词汇的翻译真正做到语不惊人死不休(对“可口可乐”的翻译就是经典一例)。纵观弗里达的一生,她尽情挥洒烈爱:对生命、对绘画、对里维拉。对生命,她与自己的命运亦敌亦友,相互成全;对绘画,她真实地面对和展示自己的伤痛。既不掩饰也不卖弄她的苦难。她曾对记者说:“我不是病了,我是碎了。但是只要我能画画,我就是快乐的。”而对里维拉,她曾说:“我生命中有两个意外:车祸和你。而你是最糟糕的那个。” 终生与伤痛为伴的弗里达可能早已将伤痛作为她生命中的战利品。

    1954年,还是在这所房子里,47岁的弗里达终于走完了坎坷却丰富的一生。她挥别人间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竟是:I hope the exit is joyful, I hope never to return。(我希望离世是快乐的,我不想再回来)!她也有可能是自杀。按照她的遗愿,她没有被埋进土里,而是在烈火中结束了她令人惊叹的一生。

         


 

弗里达作品:《两个弗里达》。》(Las dos Fridas, 1939) 表现了一个狄亚哥爱的墨西哥弗

          里达,和一个他不爱的欧洲弗里达。

         


 

            弗里达作品

         


        弗里达作品:断裂的脊柱

         弗里达最后一幅作品:生活万岁

            

  看到一段这样的话,很有感触:

“也许你会说从这些画里你没有看到美,但如果你看到触目惊心的“视觉暴力”,如果你看到了鲜血淋淋的痛苦,如果你看到了热烈的执着,如果你看到了刻骨铭心的孤独,如果你看到悲喜纠结的狂放,如果你看到了连死亡都无法使之停止的绝望,那么也许你读懂了弗里达。事实上,我常常觉得没有谁能真正懂得这个女人。因为“懂”意味着至少是那种同等高度的相视抑或是更高姿态的俯视。”

因此,我也只有能力讲述我所看到和听到的弗里达。

关键词:电影推荐

作者:爱随风

《挥洒烈爱 - 弗里达 (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爱随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