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顺德龙江太和庄酒楼一厨师离奇死亡,当地政府组织史上最牛调解会

发表日期:2011-08-16 摄影器材: 三星 点击数: 投票数:

 

推荐专题:最新热点新闻导读

顺德龙江太和庄酒楼一厨师离奇死亡,当地政府组织史上最牛调解会

2011年6月19日,广西百色一少数民族壮族青年黄中安在佛山顺德区龙江镇太和庄酒楼员工宿舍离奇身亡,其生前是太和庄酒楼厨味部的员工。据家属了解,其生前主要是负责厨味部杀鸡、鸭、鹅等屠宰工作。事故发生后第二天(2011年6月20日),太和庄酒楼就和当地的龙山派出所、居委会工作人员、龙江劳动局工作人员一起和刚刚从广西百色赶到的家属协商,当天派出所工作人员就告知家属,初步排除他杀的情况,但进一步的死亡报告和检验结果还没出来,死亡时间推测应该在19日零晨到天亮时段,不在上班时间内。酒楼和劳动部门工作人员据此匆匆认为是非因公死亡,当场告知家属表示可以按照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对死者进行15个月工资的赔偿。家属当场表示在没有弄清楚死因的情况下,不接受这种赔偿方案,表示要对死者进行验血和解剖,弄清楚死亡原因。当天晚上,在酒店和家属代表双方签定一份协议后,酒店方面才愿意出三天的家属处理费用,还强行约定超出三天的费用由家属代表负责。当天还约定,让家属对他们提出的赔偿方案进行考虑,第二天(2011年6月21日)下午2:30分将再次进行协调解决。

于是,在2011年6月21日下午,就出现了一幕由当地政府组成的史上最牛的调解会:协调会地点由原来定在居委会召开的改到龙山派出所一楼的协调室召开。由于劳动部门工作人员的姗姗来迟,原定在2:30分召开的会议,等到三点多才开。一名自称龙江劳动局的工作人员下午三点多才满脸通红的到达调解现场进行酒后办公(带着一名年轻人,没人介绍年轻人身份),其说话情绪激动动作夸张,不时指手画脚,粗口连篇,调解过程叼着香烟,不时在吸,有失公证调解工作人员的身份;居委会一名男性工作人员在调解过程中,一副凶神恶杀的样子,声称要赶家属出去!龙山派出所一没有穿制服的民警扬言可以对家属采取强制性措施,强行拿走家属的录音设备,对录音家属进行身份盘查,并交给民警对录音进行删除,一警号为193220的民警还扬言不要罗嗦那么多直接扣下家属的录音设备。一个原本公开的协调会,变得害怕公开,害怕录音,不见得光的黑暗会!

整个协调过程,相关部门屁股集体坐歪!对前来处理后事的家属态度恶劣没有好语气像审犯人一样,滥用公权,不时发出威胁性的话语,协调会变案审会!请求有关部门彻查相关人员,认清相关人员执法的丑陋嘴脸,对损害政府部门形象的害群之马进行清除。

协调会经典语录(摘要)

●家属问劳动部门工作人员贵姓后,对方立即暴跳如雷:

我告诉你,你问我贵姓,我行不改名,龙江劳动局!(边说边从塑料文件袋掏出一个工作证,在家属面前晃,随即挂在脖子上,但就是不说具体姓名,好象他的名字就叫劳动局就完全代表劳动局一样)。

●当家属问当地居委会工作人员法律有没规定酒店方面只给三天处理后事的费用依据时,该居委会工作人员如此回答:

居委(用手指

着家属二):法律规定你都要出去,你不能坐在这里!有没有委托书?我们给你坐在这里是给你面子!呐,拿你的委托书出来!边说边站立起来伸手向家属三要委托书(气氛突然变得更紧张)。

●劳动局工作人员对家属举例如何处理:

我告诉你(突然提高嗓子),像处理这种死亡的情况,我,一年也不少,什么东西都见过,呐,我告诉你,真的,什么东西都见过,什么样处理呀怎么样搞呀、怎么样磨呀!我都看见过,有什么事呢?没事!

●关于申请工伤认定,劳动局工作人员如此“告知”家属

如果你们不服的,通过有效的法律途径慢慢来,也可以现在申请工伤认定。呐,申请工伤认定,阿,是不是工伤死亡?如果是工伤的,我认定你是工伤的话,你就通不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工伤条例来排查,如果不是工伤的,非因公死亡的,还是我们不受理的范围,这个怎么处理呢?那你们自己考虑!是不是啊?呐,没关系呀,可以吖,我表格都已经拿过来了,有法律的嘛,不是大家乱来的嘛。

●粗口连篇

你们现在(要)有一个宗旨,到底是非因公死亡还是因公死亡,如果因公死亡怎么样赔,非因公死亡就按照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怎么样处理,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不是我扯来扯去(情绪激动,指手画脚,动作夸张),今天吃饭费明天伙食费,有吊用咩小问题,小意思,跟我扯这个没意思,我根本不会跟你扯,你不要再谈这个,我告诉你,小的问题拿出来,我一点都不看你!做人要大方一点,潇洒一点,婆婆妈妈有吊用(广东粗口)咩,给三两千块你有什么用啊?

●派出所民警对于家属来协调会的旁听权如此解释:

人家父母只委托他一个人,不对你们,我们只对他一个委托人,父母不来的话。其他人都可以请你出去,我现在是尊重你是亲人,不然话都不让你听!

●     发现家属录音后,民警强行拿走删除后,对家属扬言:

你们搞这些小动作,到时对你们采取强制措施就不好了(公然威胁家属)。

下面是协调会的完整文字记录

协调现场完整记录:

协调会前奏:原定2:30分开始的协调会,由于劳动局的工作人员没有按时到来,大家都在龙山派出所的协调室里面等待。时间过了半个多小时后,龙江劳动部门的一老一少两位工作人员才姗姗到来,一50岁左右的工作人员满脸通红的步入端坐在中央的桌椅,明显是刚赶完场(应酬)过来,说话舌头都打结,语音洪亮,一副酒饱饭足后秉公办案的模样

。(从之后其惊人的言论可以看出其酒后办公的倪端,作为一个公正的协调人员,却不断的对家属指手划脚,言辞激动,表情夸张,不时语无轮次,调解过程不断抽烟,粗口连篇)

时间:6月21日15:06分

地点:龙江龙山派出所一楼协调室

参与人员:自称龙江劳动部门工作人员两名(一老一少未透露姓名,以下简称龙江劳动局老)、陈涌居民委员会工作人员(没有表明身份,不知姓名以下简称居委)、太和庄酒楼人员三名(人事部冯小姐、朱先生及一名不知名的女性负责人、以下简称酒店女)、家属5人

开始,黄中平(死者的二哥)把委托书交给劳动部门工作人员,龙江劳动局老阅读了一遍委托书后表示这个先放一边,并对死者的大哥没来表示诧异。后示意大家坐下来开始调解。

龙江劳动局老:情况就是这样,昨天我也和你们分析过,叫你们回去考虑一下,如果这个情况你们要求怎么去处理?

家属一:像现在这个情况,检验结果都没有出来,死亡报告都没出来,没有办法决定(如何处理)。

龙江劳动局老:没有办法就只能等啦。

家属二:我们对死因都不清楚。

龙江劳动局老:昨天派出所不是和你们说了吗?你可以去问派出所。

家属二:我们也问了,但是结果没有出来,无缘无故这样死亡,肯定有很多怀疑,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家都会这么想,是不是?

龙江劳动局老:公安昨天已经说了,是在洗手间里面发现他,谁也不知道,情况是这样,最后可能是其他的同事发现他的时候,就搬他到床上去。大家都不知道,你问人家怎么死?人家也不知道,也不是当事人!(语气凶狠)。

家属三:他(死者同事)说不是搬到床上是搬到地上,我们后来了解到。

龙江劳动局老:死掉这些东西,肯定是搬到哪里是另一码(回)事,谁发现的第一反应,人道主义,是不是?这个大家都不清楚,你要人家出什么证明?你自己是不是,这样能出得了吗?你叫酒店方面(出)他杀的、中毒的,他没有这个权威说法吗?

家属三:我们就想要一种权威说法(权威部门认定的结果)。

龙江劳动局老:我告诉你,昨天我提醒你,由于(像)这种事情,你自己认为是什么样理解,应该怎么处理,你一定要人家出(证明),你告诉我怎么出?你跟(和)我都不认,(语速急速,情绪激动)。

家属三:请问这位领导贵姓?

龙江劳动局老:我是劳动部门的,你贵姓?(指着家属吆喝)

家属三:我姓黄。

龙江劳动局老:你姓黄,你是什么人?

家属三:我是他亲戚。

龙江劳动局老:你亲戚,出示你的委托书过来给我。(老羞成怒的样子)

家属三:亲戚还需要什么委托书(代表已经有委托书了)?

龙江劳动局老:不是每一个亲戚都可以过来和我说的!出示你的委托书给我!(穷追不舍)

居委会工作人员:肯定要委托书啦!

龙江劳动局老:你是亲戚,有委托书,可以坐下来,我也可以解释给你听,耐心解释给你听,如果这个问题的(没有委托书),我请你出去了解一下,这个没关系。

家属一:请你先讲。

龙江劳动局老:我要讲的,昨天已经讲的很清楚了。我告诉你,你问我贵姓,我行不改名,龙江劳动局!(边说边从塑料文件袋掏出一个工作证,在家属面前晃,随即挂在脖子上,就是不说具体姓名,好象他的名字就叫劳动局就完全代表劳动局一样)。

家属一:现在我们很多怀疑,龙江派出所拍照,处理的法医鉴定结果还没出来,死因呀什么我们也不清楚。

龙江劳动局老:所以你要等法医验出来,还需要一段时间,一个漫长的过程。法医验出来的结果是脑出血还是心机梗塞?还是他杀还是服毒还是人家下毒?还是什么?还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家属二:我们就要等这个结果。

龙江劳动局老:可以啊,你可以等。

家属二:那我们家属来这里(等),肯定要消费是吧?费用怎么办?

龙江劳动局老:是呀,这个国家也有规定,如果你是家属的话。

家属二:我们家属来这里,那个车费、食宿费、误工费等怎么算?

龙江劳动局老:没有认定之前,没有判定是什么回事,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不认清责任的情况下,不会随便给你(费用),你就这样要求酒店公司里面出费用,你什么都不清楚,你不是要(了解)清楚吗?如果他杀的话,那肯定不属于酒店的(责任)。

家属二:我们目前只认这个事实,我们的亲人死在了你们酒店。

龙江劳动局老:是呀,没错!可以啊,你们可以控(走)法律程序!(长时间沉默后)你们自己考虑啦!没关系呀!

家属一:现在检

验报告还没出来,费用呀那些(怎么解决)?

龙江劳动局老:这个你和酒店说(打断家属说话)。

谈话陷入混乱状态。

家属二:是生活环境致并病死亡或工作原因致病死亡,都还不清楚……

龙江劳动局老针对家属三:你这位同志请问你贵姓(第二次询问家属,之前问过可能忘了,酒劲估计还没过)

家属三:我姓黄的。

龙江劳动局老:你是做哪一份的?请问你是做哪一份(工作)的?

家属三:我是打工的。

龙江劳动局老:你能不能协调一下他们?圆一圆这个过程。

家属三:我刚来到,昨天没有参与,不清楚昨天的情况。

龙江劳动局老:如果有点法律知识的话,如果你懂法律的话,这个是因公死亡,还是非因公死亡,你分析一下,要不要验血,尸要不要解剖?要不要验血还是什么,你自己考虑。

家属三:这个肯定要的(解剖验血检验)。死者的老父亲等家人痛失亲人,很悲伤,一定要弄清楚死因。无论化什么代价。肯定要明明白白……

龙江劳动局老:可以呀!……

居委会工作人员:我插说两句,你们刚才提出那个问题,你们想等那个检验结果是不是?但是检验结果出来之前那个吃呀住呀,因为大家都还不清楚嘛?对不对?

家属三:怎么不清楚?人是死在酒店里的,酒店有责任协助弄清楚原因。

居委会工作人员:在酒店里,但是死因还不清楚啊?责任还是不清楚啊?是他杀呀还是什么问题。

家属三:无论是什么他杀,酒店方面都有责任,没有保障安全。

居委:这个以后再说(责任问题),但是在这个时间之前产生的费用先由你们(家属)出。

家属三:这个(费用由家属出)国家法律有规定吗?

居委:有啊。

家属二:法律规定,是怎么规定的?

居委(用手指着家属二):法律规定你都要出去,你不能坐在这里!有没有委托书?我们给你坐在这里是给你面子!呐,拿你的委托书出来!边说边站立起来伸手向家属三要委托书(气氛突然变得更紧张)。

龙江劳动局老:算了算了。等会再说(他

看到气氛紧张赶紧调停)。

家属一:我也讲两句,假如你们亲人出了事,你们的亲人有没有权利旁听或给建议。

龙江劳动局老:旁听一下,大家帮忙分析一下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胡来的话,我们就会请你出去?(这位领导的话真幽默,前后家属的话不到20句,哪句说错了?哪种行为胡来了?难道家属要求对死者进行尸检是胡来吗?这是什么逻辑?屁股明显坐歪了啊。)

居委:是吖,你罗罗嗦嗦的,跟你讲道理……

这时从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没有穿警服穿着褐色T恤牛仔裤的派出所黑圆脸人员,以下简称黑脸):我跟你说,除直系亲属以外,你只可以在旁听,不能插嘴(语气凶狠)!

居委:听见没有!(他对派出所人员的命令及时进行强调,一副帮凶的嘴脸,眼露凶光,牙根紧咬,两臂的短袖被掳到肩膀上,两眼不停的扫视说话的家属。)

家属一:也可以,不过……我们……

黑脸:人家父母委托只是他一个人,不对你们,我们只对他一个委托人,父母不来的话。其他人都可以请你出去,我现在是尊重你是亲人,不然话都不让你听。

黄中平:我现在连听话都听不懂……(紧张得连话都说不上来)

黑脸:不是不要你(说),你不懂可以慢慢说,慢慢想清楚才说,你不懂白话我可以用普通话和你说。

黄中平:我是一个农村出来,不了解这些……没有文化……

黑脸(抢断话):我不管你有没有文化,你不认字我可以读给你听!(这位老兄什么时候出现的?只是在陷入僵局时才出来横加干涉,亏他还敢大言不惭的推出他这种贴心的便民服务)。

黑脸:做人不要过分!(实在不明白,家属哪里过分了?难道要求给死者做检验都过分?)

黄中安:我怎么过分了?我说话都说不上听都听不懂,我说句话就过分了?

黑脸:你有权利说话,因为是父母委托你的,你可以代表亲人过来。

 

龙江劳动局老:你们家属,作为亲人兄弟也好,老表也好,出现这种死亡的情况,你们自己分析一下,该做出什么样的处理。如果好象你违法的,还是做出什么不轨行为的,这个就自己考虑啦,是不是吖?违法公安条例还是什么。因为广东省的工伤条例非因公死亡是广东省的,其他地方不一定有,我告诉你,到你们广西也没有,这个属于我们广东省才有的,已经很优惠很优惠的了。真的,这个不是开玩笑。(语气平和了很多,但是话中带刺)。但你们作为亲戚朋友亲人也好的,帮他手的,帮忙处理这个事,处理得完完全全,才算是处理。你这样大家磨时间呀磨下

去,没意思。

我告诉你,因为处理这个突然死亡的,(突然提高嗓子)像处理这种死亡的情况,我,一年也不少,什么东西都见过,呐,我告诉你,真的,什么东西都见过,什么样处理呀怎么样搞呀、怎么样磨呀!我都看见过,有什么事呢?没事!如果你们不服的,通过有效的法律途径慢慢来,也可以现在申请工伤认定。啊,申请工伤认定,呀,是不是工伤死亡?如果是工伤的,我认定你是工伤的话,你就通不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工伤条例来排查,如果不是工伤的,非因公死亡的,还是我们不受理的范围,这个怎么处理呢?那你们自己考虑!是不是啊?呐,没关系呀,可以吖,我的表格都已经拿过来了,有法律的嘛,不是大家乱来的嘛。

家属二:我们的亲戚和你们酒店有没有(签)劳动合同?

龙江劳动局老:呐,劳动合同,刚才我在门口的时候,厂方(酒店)已经提供给我了,我也没看见过,呐,我现在才看。公司(酒店)给我的(交给家属看的时候特别强调)。

家属在看劳动合同,上面写的合同日期是2011年3月25日至2012年3月24日。

中间沉默一段时间,在看合同。

龙江劳动局老:要处理的,就真真正正抱着对家属对死者关心负责任的情况下程度上,来争取跟公司里面协调,要求多少钱,你提出来,告诉你,大家协商,如果大家提出什么验血呀验尸哑,太多呀,我不说这些厉害关系,对死者尊重不尊重,是不是?把他拖下去(解剖),该孝的孝,如果不孝,在殡仪馆里面,你这块就往里面(指解剖),他也不成全。如果他杀的冤枉死的,中毒呀,那你们家属这个真的不服,那这个不同,是不是呀,所以说这个,作为朋友亲戚……

家属三:就是搞清楚,我们的态度是要搞清楚

龙江劳动局老:你的态度要搞清楚,有时文字上不能告诉你的,只有公安告诉你,怎么样发现,怎么处理, 怎么样报120,怎么样封锁现场,够时间他们怎么样拉去,就是这么回事,他们暂时也不能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家属三:那就等公安机关的认定,包括法医的检验报告。

龙江劳动局老:你们现在(要)有一个宗旨,到底是非因公死亡还是因公死亡,如果因公死亡怎么样赔,非因公死亡就按照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怎么样处理,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不是我扯来扯去(情绪激动,指手画脚,动作夸张),今天吃饭费明天伙食费,有吊用咩小问题,小意思,跟我扯这个没意思,我根本不会跟你扯,你不要再谈这个,我告诉你,小的问题拿出来,我一点都不看你!做人要大方一点,潇洒一点,婆婆妈妈有吊用(广东粗口)咩,给三两千块你有什么用啊?

家属三:是,但是我们也说一句,我们从那么远来到这里,赔偿也想呆在这里弄清楚原因。

龙江劳动局老:我们也现在开始给时间你们考虑,什么问题,如果你们有意帮他的话,你们就自己做一个决

定,不是引导他错误走,不是指引他错误,懂不懂?作为朋友好亲戚也好,兄弟也好,给他们一个指引,关键是你们这样搞搞搞,归终(根)结底损失的是你们,可以跟你说。如果没有法律的,我劳动部门坐在这里干嘛(敲桌子)?公安部门在这里干嘛?有法律法规的嘛,开玩笑!

家属三:就按照法律法规来,我们想了解有没有买工伤保险,这个事情出来了,也想听听酒店是什么态度。劳动部门从中调停或者怎么样?也想听听酒店方面怎么处理。

酒店女:这样的,我说几句,刚才听你们(家属)的意思,还是不明白,我觉得你们的心情我理解,特别是突然,不要说你们,我们也感觉很突然,因为你们可能是几个月没见、一个月没见或一年没见,我们是天天见的,昨天晚上还好好的,第二天早上就这样子,不要说我、我们了,就是他们一个宿舍的兄弟,他们现在都接受不了,他们的心情现在都影响工作。我跟你说,以前我们宿舍晚上天天都放音乐,打篮球,这两天现在突然都没有了,自觉没有。他们心情很难过。突然间就这样,不要说你们,我们都接受不了。但是,你们要明白,那天,派出所到来,他们来的时候,可以跟你说,整个过程,从120来到派出所来没有空余的时间的,还有他们已经封锁了现场几个小时,一直到他的尸体被拉走,你们有怀疑,我们也理解,但是希望你们尊重派出所的意见,因为他是权威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们有异议的话,你们要做什么决定,我觉得是你们的权利。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你们,因为在这个过程里面,你们也很难接受,我们也理解,就是身同感受去感觉这个事,如果你们要做什么决定,要什么剖尸呀什么的,这是你们的事情,这是你们的要求,这个是你们的权利,这个可以说我们也阻止不了,如果站在我们的角度来说呢,我就是和你们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公司,出于人道主义,他是我们的员工。

酒店:我们像兄弟姐妹一样,你们也是直系亲属,所以这两三天来说,你们过来处理后事,我们在公司上面呢在人道上面,出这个钱呀我觉得也是应该的,所以说就是三天以后吃住的费用,可以说要你们自己先垫付,像刚才说的,如果以后你们经过鉴定是我们的错或是由我们引起的责任,那当然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不是的话,那我们肯定不负这个责任了。如果在公安部门鉴定下面,我希望大家都理解,然后在法律法规的范围内,应该怎么做怎么处理怎么补偿,就按照劳动合同和劳动部门的那个条例去处理,是不是,如果你们认为我说的合理的话,就在劳动部门的鉴定下去处理后事,处理后面的事情。

家属一:我再想请问下,他有没有买保险?

酒店:这个由我们的人事部说。

龙江劳动局老(抢过话来):不用她说,我说。既然问题出现了,如果买保险的话,是工伤死亡的话,就由保险公司赔偿,保险非因公死亡保险公司是不赔的,因为是工伤保险,什么是工伤保险?这块你不用提了,我解释给你听,现在如果非因公死亡酒店就按照广东省工伤条例来处理,全部由单位负责,OK?明白没有?所以不要谈保险这块了,好不好?

家属三:有买就有买,没买就没买,不是谈不谈的问题。

龙江劳动局

老(扭头向人事部冯小姐):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人事部冯小姐:没有。

家属三:刚才这位领导讲的也很正确,是不是因公死亡,包括表都带来了,是不是我们也无法认定,目前法医的检验结果还没出来,我们也去看了工作及生活的环境,到底是什么原因目前无法认定。

酒店:初步的结果有,只是你们不承认。这个只是初步的排除他杀排除刑事,至于你们要进一步认定,是你们的权利。

居委:派出所里面已经有书面材料。昨天派出所的副所长都和他们讲过了嘛,只是你们又要验血什么的,又要这个那个,是你们的问题,现在。

酒店女:你们作为家属,可能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能是这样。所以我都很理解。

家属三:但是我觉得公司要配合,把这个事情弄清楚。

酒店:我很配合啦,按照劳动部门的要求,本着处理事情的态度来,我等着半个小时了,我一早就来了 。

家属三:要等认定的结果,家属需要一个明白,不是赔偿钱的问题。

酒店女:这个我们都帮不了你,这个你要问派出所,问专业的机构。

龙江劳动局老:这个你要了解要什么的,要跟派出所去了解,昨天你不在,不然每个人来一趟都要说一遍。要派出所说。他们也很清楚。特别是他(家属一)也很清楚。

家属一:昨天(在派出所)也是简单问了一下……

龙江劳动局老:现在按照非因公死亡进行处理,你们有没有意见。你们先自己看吧

家属:不同意,等鉴定结果出来才能认定是不是因公死亡。

龙江劳动局老:没关系,这样我也不和你们谈太多了,这样的话我也不跟你谈了,你可以申请工伤认定。

居委:你可以到劳动局去申请的。

龙江劳动局老:拿个笔过来,这个是表,你按照有关规定填写表格,提供死亡证明,提供123457项材料给我。申请工伤认定,你们认为要走法律途径,没关系,一步一步来也可以,这个有的是时间,没关系!(其说话突然间变的轻描淡写,比刚才情绪激昂的措辞还让家属担心!话中带刺!)

家属三:也不能说有的是时间,死者在里面,也应该得到处理……

居委(抢过话):但是有一件事问题,你们要清楚喔,酒店方面已经表态了,三天以后你们就自己什么的啦,自己先垫付那个钱,明白吗?到时候,法律认定他们(酒店)有责任的,需要他们赔的就他们搞定,如果不是他们的事情呢,是你们

自己的什么的,明白吗?因为现在还没明白下来,你也不要太过分,要人家垫付你一个月或其它什么费用呀,根本就没有道理的,这个!

家属三:有没有道理,有法律法规。

居委:对!判下来的,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

家属三:没判下来之前,是不是双方各垫付一半或怎么……

酒店女、居委异口同声:不可能!不可能!

家属三问酒店女:你代表公司说不可能是吧?

酒店女: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我觉得从人道上面,三天是应该的,因为一般办事情来说,三天可以搞定,因为我是打工的……

家属三:你打工的可以先问下老板,对这个事情怎么处理?到底怎么办?

酒店女:我可以抓主意,是在三天之内,你们办事情的话都可以。现在不是我犯错,是吧?我也是受害者呀!

龙江劳动局老:黄先生,我相信你今天能够坐在这里,跟我们谈话,我认为你都有一点文化,有点法律知识,所以我希望你,你引导他们,不要到时候家属怪你,我告诉你,我提醒你一下,只不过是。是不是?很清楚嘛这个问题!如果一般的律师都懂得是怎么处理,这个很清楚,这个,你们先自己看吧。

……………………

这时酒店女已经怀疑家属在录音,并趴在居委的耳边说家属有录音设备,居委闻讯后,挠着头奇异的打量着家属的包。打量了一会后就出去了,一分钟不到,黑脸民警就径直来到家属三面前,快速的抽走家属包下面的录音笔。

家属三:你拿走我的东西干吗?

黑脸:在这里干吗?你在这里干吗?

家属三:这个是我的录音笔。

黑脸:你出来!

 

民警拿走家属的录音笔后,协调谈话终止。

注:据调查,自称龙江劳动局的人是龙江劳动管理所的康副股长

关键词:死亡意外厨师顺德菜顺德

作者:辉哥

《顺德龙江太和庄酒楼一厨师离奇死亡,当地政府组织史上最牛调解会》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辉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