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情系双鱼座

发表日期:2007-01-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情系双鱼星
情系双鱼星
你是我指尖永远的伤痕,十指连心,一触就痛。
——题记
悠悠常常说:“今夜的星空并不璀璨,但明天的阳光一定很灿烂。”我很相信这句话,我希望每天都是艳阳天。但是天气预报说,明天,阴转小雨。
我最讨厌的天气还是到来了。世界不可能因为我的厌烦而把阴雨绵绵的日子从自然界删去。我不是上帝最疼爱的孩子,所以我无能为力,我还是要不断地经历许多讨厌的事情,然后不断地把它们当做理所当然。
生活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妥协的过程。
而我却始终无法适应小雨的阴天,就像我始终都无法摆脱心中的那一片阴霾。那个寒风吹彻、冰天雪地的世界里,有座晶莹的冰山,封存着一个冬季,一场飘雪,一颗流星,一道伤痕……
初中的时候,我、小可还有悠悠总是形影不离地粘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歌唱,一起忧伤。
初中的住宿条件很艰苦,我们三个就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勉强凑和着,坚强地挺了过来。那所中学本来人就不多,住宿生就更是寥寥无几。于是,我们每天在别人内容复杂的眼光中近近出出于那座复古式的红色宿舍楼——那个被我们称作“红楼”的地方。
悠悠说过这样一句话:你快乐全世界跟着你一起快乐,你难过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难过。我和小可把它视为生活格言,就像我们把悠悠当成是生活的典范。用我们的话说,她是个灿烂得一塌糊涂的女孩子。我想我也要成为像悠悠那样的人,那样就不用再害怕孤独黑夜带给我的寂寞感。然后,我拼命地让自己快乐,快乐地欢笑、快乐的难过、快乐地接受硕果累累、也快乐地承受一无所是。
我认识了越来越多的朋友,他们时不时地会在我身边,我需要的时候或者我不需要的时候。我觉得我是个很幸福的小孩。我觉得一定有人很羡慕我,或许也会有人嫉妒我的幸运。我不想把自己弄得这么万众瞩目、锋芒毕露。但那个时候上帝好象特别宠我,好运挡也挡不住。当我把我的想法告诉悠悠和小可时,她们说我是傻瓜。我很无辜在那里不停地傻笑,真的像个傻瓜一样。
那段岁月里,有很多事在不停地上演。记得在失眠的夜晚,我们躲在被窝里听悠悠讲鬼故事,然后被吓地大声地尖叫。第二天就听见隔壁的女生很惊慌地说,昨天半夜听见了鬼叫。记得周末懒得回家的时候,我们千辛万苦地策划了一个“调虎离山”计,想把麦当劳偷带回寝室,后来却记起宿舍大爷周末休息。记得和悠悠还有小可一起去买东西时,被营业员当成小学生,她们就赌气地怪我长得太孩子气。还记得“五一”长假我们由于六天的疯狂而将作业遗忘,然后在上课前的那个夜晚,借着走廊昏暗的灯光埋头奋斗到天明。
还有,还有很多事是无关悠悠的,因为那时候她有了喜欢的男生,情窦初开的她为她所谓的恋爱事业添砖加瓦去了。留下我和小可在烦闷中相依为命。
二零零年的冬季,有一场双子座的流星雨。小可兴致勃勃地拉着我去她家六楼的晒台许愿。寒风掠过我们的耳边,呼呼直响,我们就这样坚强地一直等,一直等,等到我睡着,并在小可的尖叫声中惊醒。“燕子!我刚才看到了!真的有流星唉!我真的看到流星了唉!我真的看到了!”然后在那里语无伦次,手舞足蹈,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还要心情澎湃,比看到外星人还要情绪激动。后来小可告诉我,她说她替我许了愿,她和流星说好了,不管发生什么,我们以后都不会分开的。然后我们都很幸福地笑着仰望夜空。我看着一颗颗流星从天际划过,留下一道道美丽的线条。从出现到消失,就在一瞬间。我突然好奇地问,流星最终的归宿在哪里?也许在大海,因为那里有和天空一样的层层湛蓝,还有和白云一样的朵朵寂寞。
我们就这样勇敢地站在初冬深夜的凛凛寒风中,抬头看着天空。
“传说美的女神Aphrodite和她的儿子Eros在Euphrates江边散步的时候遭到Typhon的攻击,逃到水里时变成了鱼的样子,雅典娜女神为了纪念他们逃走就把他们逃走的样子化成了星座。于是,秋天的夜晚就有了一颗明亮的星——双鱼星,在天空绽放幽幽亮光,孤独,寂寞……”
小可问我,哪颗是双鱼星。我说,秋天已经过去了,双鱼星冬眠去了。
日子就在我们的恍恍悠悠中从沙漏的一端流到了另一端。倒置,再继续。我们最怕要面临的初三还是不紧不慢地到来了。我是个依赖性很强的孩子。但我一点也不害怕苦日子的来临,因为悠悠和小可会一直陪在我身边,我想我是不会寂寞,不会无助的。
突然有一天,小可问我相不相信“物远心离”?物远心离?我记得小时侯姐姐教过我这个词。因为她在北京读研,说过会陪她到天荒地老的男朋友要和她分手了,因为物远心离。我告诉小可的时候,看到她的眼神中有一种莫名的失望,我无法洞悉出里面奇妙的含义。

悠悠很着急地跑来找我。
“燕子!小可她要走了!她不在这边读书了!”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走?她要去哪里?”
我跑去找小可,她抱着我在床上哭了很久很久,我的心也跟着一颤一颤。我说真的要走?她说是啊。我问真的要丢下我们不管了吗?她答其实我也不想的。
你真的忍心离开我们吗?你真的舍得放弃这份友谊吗?为什么要走呢?不是说好了不会分开的吗?你怎么可以不守信用呢……我很生气地问了很多很多,换来的却是一阵沉默,只有小可隐隐的抽泣声在空气中蔓延,最后被蒸发得了无踪迹。
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小可说话了,那段时间我们都很盲目地伤心、难过。悠悠很生气地说我们不懂珍惜。我恍然大悟,我觉得自己太任性,于是开始对小可很好很好。她红着眼睛对我说,我以为你一直在生我的气,我以为你再也不会理我了,我以为我们不是朋友了……我再也抵挡不住很久以来压在心底的那阵忧伤,难过又感动地泪流满面。我们心疼也心痛。
也就在那一夜间,我们都懂事了很多。我和悠悠决定要用百分百的快乐陪小可度过初三的上半个学期,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段时光。
2002年的秋天在我们的感伤与快乐中流逝,我们三个能在一起的也就只有这一个冬季了。当明年的春天悄然而至的时候,留在上海的就只有我和悠悠了。小可要去她的家乡,寂寞地思念,孤独地过冬。
零二年的十二月初,我们最后一次给小可过生日。我们在那家常去的火锅店举杯,共饮,难过地欢笑,快乐地哭泣,引得万众瞩目。然后在街上盲目的逛,从这头走到那头,再从那头回到这头,不断地往返,往返于悲戚与欢乐间。路人用惊异的目光看我们牵着手茫然地走在午夜的灯火灿烂。我们不停地说话,说所有快乐的事情,忆所有快乐的时光。等到说得累了才发现心里已经堵得难受,我们开始哽咽着唱歌,唱到街上的匆匆夜行人好奇地张望,回头,把我们当成是发疯的孩子。
零二年的圣诞,上海意外地下了一场不大的雪,却让我们这群在暖棚里长大的孩子高兴了一整天。我、小可还有悠悠中午没有吃饭,在操场上一边唱歌一边踩下长串长串的脚印。我们唱《勇气》,唱《分手快乐》,唱所有离别的歌。
“泡咖啡让你暖手/想担当你心头里的痛/你却想上街走走/吹吹冷风会清醒得多/你说你不怕分手/只有点遗憾难过……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不想过冬/厌倦沉重/就飞去热带的岛屿游泳……离开旧爱/像坐缆车/看透彻了心就会是晴朗的/没人能把谁的幸福没收/你发誓你会活得有笑容……”
也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一起看雪了,也许不会再在一起唱这些让人感伤的歌了,也许上海也不会在圣诞节下这么漂亮的雪了……
零二年的所有点滴随着一场绚烂的烟花,烟消云散。新的一年没有带来任何新的喜悦。注定了这将是忧伤的三百六十五天。
零三年一月末,小可和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在我家。她说,我明天晚上走。你们不要来送我啊,我怕我会舍不得……说着说着就哽咽了。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不安的分子,有一股很强烈的难过在心里翻汤倒海。那天我们在一起说的话比哪一次都要少。小可很快就说要回家去整理东西了。我和悠悠送她出门,看她上车。透过车窗我看见小可的眼睛里满是泪花,但她还是冲着我们快乐地笑,快乐地招手,快乐地打开车窗对我们说再见。回头的时候我看见她的泪重重地滴下。我心疼地看着公交车驰去,抱着悠悠哭了很久,我是真的不舍得她走的。我发现上帝开始不喜欢我了。是因为我太孩子气了还是我太不听话了?或者是我太任性?这些,我都可以改掉的啊!可是为什么要让小可走呢?为什么呢?我不懂,不懂,还是不懂!
那天晚上,我不敢睡觉,我怕我一睡着就会梦见小可满含着泪水的灿烂笑容。我就这样裹着被子*在床角,想起快乐就微笑,想起难过流泪。那夜我几乎用尽了今后几年里的所有眼泪。第二天我就感冒了。悠悠拉着我出去散心的时候,满大街过节的喜气洋洋,可我却越看越心痛。悠悠看着我冷得满练通红的样子,心疼地把我的右手放进她的口袋。我想起了那些不喜欢穿有口袋的衣服的日子,悠悠和小可把我的左右手分别放进她们的口袋,那时侯,我很骄傲地走在她们中间,我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而现在,我的左手僵在风中。指间钻心的寒冷让我清醒地知道,曾经属于我左手的那个口袋再也不会出现了,因为口袋的主人丢下我们走了,也丢下了我渴望温暖的左手。
就那个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的左手生了冻疮。悠悠在我生日的时候送给我一付很漂亮的手套,有点生气地说,你这个小孩怎么总是让人那么操心啊?我说,我会长大的,会的。
那个冬天以后,我有了很多孤独的习惯。我开始习惯在秋天的夜晚,盯着夜空,和我的双鱼星遥遥相望,我想小可一定也在看着我的双鱼星。我开始习惯在寒冷的冬天把冰冷的手藏进温暖的口袋,因为我的左手冰冰凉凉。我开始习惯每天写很多很多的日记,因为我怕我会被寂寞吞噬。我也开始习惯一有什么事就给小可写信,开心的或是不开心的,虽然不知道应该寄往哪里……
最终小可彻底消失在我的天空,她挥一挥衣袖,没有带走一片云彩,留下我一个人孤守着我的双鱼星座。从此,事隔千秋,梦断红楼。我唱着我的旧日愁,她念着她的多事秋……
谁折断了我的翅膀/挡住了我的阳光/眼前一片渺茫/我在原地张望/彷徨
看不到希望的船桨/找不到方向的时光/陪着我一起寂寞/流浪

后记
当我带着哭的冲动打完最后一个字后,我试着把它念给在电话那头的悠悠听。可是我越念越难过,我还是忍不住哭了。我把在写这写东西的时候憋在心里的眼泪都哭了出来。当我边读边哭地读完时,悠悠的声音也已经有点哽咽了。悠悠问我,如果小可看到了,那我们三个是不是还可以是好朋友。我说,我也不知道。谁可以告诉我,掉入海里的希望是不是还在发光?夜空的双鱼星是不是还在遥望?冰洁的那片雪还在不在飘扬?落在风中的甜蜜会不会就此随风飘荡?早已冻结的记忆会不会在下一个春季晒到芬芳……

作者:落寞

《情系双鱼座》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落寞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