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美国国债与美元

发表日期:2011-08-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美国的建国就是建立在债务上,全世界较好的经济体都是围绕着美债发展起来的。美债的核心意义在于,只要美国政府欠债,欠得越多,美国就越不惧通胀,就越可理直气壮地坚决印钞票,美国就赢在相关国家将不断遭到比美国严重得多的通胀、升值的魔咒和祸害,受美国牵制、剥削。
      别真的觉得什么QE3好像很艰难出台,那仅仅是微小的初始。只要外汇格局不改变,美元仍霸权,美债就无忧,就不用担心降级,不用担心没人买,不惧违约。

      从1970年代初开始,美国逐步演变成这样一个寄生性国家:以军事为后盾,以控制石油运输线路为要挟,美元与黄金脱钩并迅速与石油挂钩,美元成为国际石油贸易唯一结算货币,世界各国为了获得石油必须出口货物给美国换取美元,美国只需要想方设法把印刷的美元“发”到国民手中,国民就可以用这些纸张换取全世界的各种物资产品,过上富足生活。


      1970年代初开始,美元与黄金脱钩并迅速与石油挂钩,美元成为国际石油贸易唯一结算货币。

      全球驻军,掌控所有运油脉络。您石油输出国组织不用我美元交易,我让你有油也卖不出去。
      基辛格博士本人说得最清楚:谁控制石油就是控制所有国家。谁控制粮食就是控制所有人。谁控制金融货币就是控制全世界。
      美国国债的发行开始主要是军事目的推动的、从头到尾军事开支也是主要推动力量。美元是美国生命线,而军事是美元的生命线,
      从历史上看,美国立国之初便在纽约发行过巨额国债,这主要是因为独立战争带来的巨大的财政亏空。这本书对当年美国的历史中有着详尽的描述与分析:1812年的英美战争,1846年对墨西哥的侵略战争,都迫使美国政府发行了大量国债来支持战争上的财政需要。尤其在南北战争时,美国国债由1857年的2870万美元增加到战后的27.55亿美元。有趣的是,恰恰是战争国债吸引了全美投资者的资金,美国才逐渐形成了以纽约为中心的全国性资本市场。
      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大幅度降低企业与个人税率。这些给美国带来了贸易和财政的双赤字。美国的财政赤字自1982年起开始急剧增加……到1985年,美国对外又举借了1000亿美元的债务,超过了巴西外债总额,成为全球最大的债务国。此后,美国每年对外举借1000-1200亿美元的债。”
       美国的军费开支每年7000亿美元,占美国GDP的5%以上。此外,美国中情局每年开支达500亿美元,国土安全部每年开支为450亿美元。美国整个军费开支比中国、俄罗斯、英国以及其他北约国家全部国防的开支总和还要大。
      是选择“违约”还是“提高债务上限”,可以被认为意味着美国这次是就“路线问题”作了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选择。最终选择“提高债务上限”,说明美国要求“内部变革”的政治力量暂时占了一定的上风。  

       要提高债务上限,意味着美国在未来就将不得不削减国内的各项开支。但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在台上,要削减养老、医疗保险额度都很难,剩下的就是削减国防开支了。
      如果到了利率飙升的阶段,美元地位将岌岌可危,此时印钞机已经不管用,不能排除美国开始使用战争或准战争手段来解决经济问题。非洲冲突不断,中东烽烟四起,南海剑拔弩张,东海擦枪走火,台湾局势动荡,中国资产泡沫破裂,四处都乱起来,逼得全球资金只有逃到美国避险。美国最终以全球混乱为代价解决自己的危机。

 

 美债危机的核心是美国利益

  首先,美国债务问题的解决立足点在于美国经济利益,无论谁都不会违背和改变这一基点,所以讨论和担忧的焦点脱离了美国特殊的地位和美元具有的垄断。国际舆论和金融市场在关注美国债务是否会被提高债务上限。就这一问题值得思考的在于是否与否的两种解决最终会动摇美国的经济实力吗?会震感美元的货币地位吗?会引起全球大幅度抛售美元吗?会使拥有美国债务的国家会出现美元资产打水漂吗?会是一个简单的结论可以形成的结局吗?恐怕所有的研究或关注都会是一个否定的答案,既不会改变当前的任何状况,也不会改变未来的任何格局。

  那么舆论所炒作的美债问题的关键点其实答案很清楚,美国国家不会信誉下降,美元债务不会赖账,美元不会崩溃。所以舆论炒作的过程以及焦点评论的角度结果是影响了对此事件的本质判断和实质论证,进而不仅没有削弱美国以及美元任何能量或资质,相反美国战略和美元策略却恰到好处的借助这种舆论环境推进美元贬值对策的实施。而美元贬值的扩大必定有利于美国经济结构性的调整。过去3年金融危机的过程,美国就是通过美元贬值有效的降低了贸易赤字的压力,美国贸易赤字从2007年7100亿美元下降到2009年3800亿美元,此间美元一直采取以贬值为主的战略对策,尤其是美元兑欧元汇率甚至会越升到1.62美元水平,实际上的欧元价格超出自己的状况,美元贬值的战略与策略成功实施自己战略利益的诉求和追求。

美国国家利益的核心在于美元霸权

  其次,美国债务问题的竞争利益点在于美元不会给与欧元喘息机会,自己问题的解决不会放弃外部竞争战略和策略的转变,相反将会进一步深刻的筹谋未来自我的竞争优势,目的在于检验全球市场的立场和态度。

       看待美国债务问题的核心在于美元霸权特殊的地位。一场新型金融危机的模式和结果已经在成功的回归美元一只独霸的霸权地位,美元依然可以肆无忌惮发挥美元保护伞的威力,美国国债的底线在于美元夯实的市场地位和有效的霸权制度。

       美债问题是试图通过美元的特殊地位和能量进一步实现全世界的霸权控制。因此,面对美国独特的新型金融危机,美联储的货币投放与全球各央行的货币投放意义和结果完全不同,即美国是加强了全球垄断和控制,而全球各央行面临的是控制力更加艰难,甚至有的央行存在失控的的可能。尤为严重的是美联储已经调动和带动全球政策协调。

       欧债问题则是欧洲因合作过度而加大的债务压力,基础不足是欧美债最大的差异所在。欧洲只有货币模式,而没有经济基础、政治基础,尤其是缺少财政与货币的统一协调,基础不足导致合作松垮甚至将面临失败。

       当前美债的关注点,严重缺失了对美元特殊地位和作用的论证,点与面失衡、价与制(质)错行、短与长错位,即美债焦点不代表美元崩溃,美元短期价格不代表美元长期价值,美元技术调节不代表美元霸权瓦解。无论美债结局如何,但可以确定的是美元不会发生问题,而美元不产生问题,美债又何惧?

      历史上美债问题有惊无险,最终结果的基点在于美国非常独特的国家资质以及美元非常强势的霸权地位。自1960年以来,美国曾经78次提高债务上限,并且都是在最后一刻完成,本次美国两党很可能复制之前的表演惯例和经验之见,美国不会自己打自己的脸,在利益博弈之后最终将会达成妥协以提高债务上限,这种可能性较大,只是方式和步骤的落实问题。因此,美国党派、国会之争并不会动摇美国国家战略,最终将回归美国国家利益需要。

 

关键词:小样

作者:球

《美国国债与美元》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