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巴塞罗那(三)暮色里洒落的烟花

发表日期:2011-08-20 摄影器材: 景区:巴塞罗那 点击数: 投票数:

 



















 忘了巴塞罗纳有三条还是四条旅游公车路线,可是我喜欢脚踏踏实实的走在路上。通常我会有一个最终目的,但在之前我喜欢左顾右逛,最后会走完整个城市。唯一需要后悔的便是穿了一双两公斤的远足鞋,铁鞋也能踏破的话,我是多么希望这双鞋也能穿个底。穿过凯旋门旁边的那个公园,找到狭窄巷子里的毕加索博物馆,兜了一圈之后回到流浪街旁的教堂,因为我去的时期它17点才允许游客进去。这里是BARRI GOTIC 区,也就是老城区,几乎像所有欧洲城市一样,教堂都在这里,以及几百年前甚至千年前留下的城墙砖瓦。

教 堂旁有两个人 在敲打着看起来好像是自己发明的乐器,发出天籁之声,那个看起来好像是两个炒菜锅合起来的乐器竟然能被小伙敲打出空灵的音乐。在我站在那里听了两曲的时间 里,很多人都在那个小篮子里放了硬币,也有几个人买了他们的自制专辑,大概大家都有所触动。欧洲有很多这样的组合,城市从来不曾忽略他们,不会突然有城管 来把他们撵走,他们是很重要的文化因素。

时 间流逝,不能 总停留,我去看看教堂的模样,这只是一个习惯。巴塞罗那让所有人向往的是圣家堂,而不是这个教堂。不过我没有白进来,这个教堂与众不同之处是后面养了很多 丝毫不顾忌而扯着嗓子叫唤的天鹅,从来没有见过此景,像是天真的孩子。另外还有一潭池水,里面养了大量的红白鲤鱼。小型喷泉,绿色植物,鲤鱼,天鹅,大概 真的是上帝愿意降临的地方。

黄昏,原本打算看完老城区就坐地铁去西班牙广场看喷泉(fontaina magica), 但看到众多打扮奇怪的人向同一样地方走去,我好奇,便随之跟去。回忆起来当时应该是都聚集在市政府吧?老老少少,更多看起来像是一家人,穿着差不多的衣 服,只是颜色和图案不同,披着差不多的披风,披风的帽子上有两个魔鬼角,还带着我只有在化学实验室才能看到的保护眼镜。就像听评书一样,总想听下回分解, 于是我耐心的杵在那里。很多人无意经过的人也和我一样。

我 留恋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此景似曾相识。和父母一起尽兴娱乐的日子,是小时候春天去山上远足,每年一次,日出而行,日落归。每年都是爬那座五百米高的山,因 为有五个山峰,于是被称之为五尖山。后来有一次几乎穿过了老家那里的整座山脉,看到了百年的树,拉着锁链过了一条河,看到了最清澈的水库,最后走到了另外 一个县。内心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春游,却也是最后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之后家庭每年一次的春游就取消了,小时候很老实,怕说话,只是年年盼,最后盼没了希 望。我站在边角处,看着这些人,突然无比思念。心中若有一处繁华地,开放它的城门,任它年轻任它老去,永远不要尘封不要忘记。

一位老人打扮得像个原始人,激情洋溢地发表了不知道什么宣言,于是活动开始了。只见一群小孩鱼贯而出,单膝跪在地上排成一列,各自举着一根木杆,大人们用火把伸向小孩们木杆顶上,随之烟花开放,并伴随着鞭炮的声音,在各个小孩头上形成一把烟花伞。

小 孩们一边跳一 边向前行,原本围成圈的游人闪出一条道路。我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打扮得那么严实了,烟花过去之后便是鼓队。后来的活动便是同样的,先一面看起来像是图腾 旗的东西,随后一队烟花,最后鼓队跟上,有时候会有小孩腰间穿着动物模样的小船,船头也绑着烟花,行走的时候大人会点燃它们,看起来像是动物在喷火。以此 出场,川流不息。不知道共有多少这样的队伍从市政府出来,但游人却没有散去,到最后看到的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气氛。发现烟花不伤人之后,有些人 干脆也跳进烟花伞里,一起碰碰跳跳。从不间隙,在黑夜之后仿佛永不落的众繁星。

等 到最后的队伍从市政府出来,所有队伍又在老城游走了几圈,鼓队越打越起劲,行人也随之跟上,最后聚在教堂前的广场,同时点燃了最后的烟花,顿时广场上烟火 通明,百花齐放,映照着天空映照着每个人的脸,很多人冲进烟花之下,又喊又跳。等到烟花结束,游人聚集到最后出来的两只鼓队面前。国内有个词叫“拉歌”, 这里就叫“拉鼓”吧。我站在最前面,恼火于相机的弱光圈,只得作罢.

最 后一个音节落下,活动结束。缓缓驶来清洁车在这夜幕里将地上的烟花收拾干净。刚才虽然放了差不多上千个烟花,但是烟雾几秒之后便散去,空气丝毫没有浑浊, 也没有感觉呼吸不舒服,大概是无烟烟花。依依不舍告别这里,赶紧坐地铁去看喷泉。听说巴塞不太安全,我却惊讶自己丝毫不害怕,就在这样的夜里放不下脚步的独行。


关键词:烟火西班牙老城烟花巴塞罗那

作者:soulseyes_吴小狐

《巴塞罗那(三)暮色里洒落的烟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oulseyes_吴小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