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李建学主任《广州日报》专栏:当婚姻绝望,只能拯救自己

发表日期:2011-08-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新闻来源:广州日报《爱是有缘》 作者:听说吧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心理咨询师 李建学
媒体:广州日报08月19日《B12爱是有缘》专栏
本期专家:听说吧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心理治疗师、高级婚姻治疗师——李建学
相关链接: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1-08/19/content_1450416.htm

      她看上去年轻而知性,是那种能为自己拿主意的女性。她说20年来不断地容忍原谅,但此刻实在是没办法忍耐下去。“我一天也不愿意再等,对这段婚姻和这个男人,真的死心了也绝望了。”虽然决意离婚,但她还是希望能平和地分手,尽量不要伤害儿子。“如果能有心理医生帮助丈夫,我愿意出钱。”她说,“毕竟他是儿子的父亲,我也希望离婚后他能生活得好一点。”

  爱情像我的避难所

  1990年,我高中毕业。那年家里很不顺,父母正在闹离婚,每天都吵闹不停,住在一个屋檐下,但分开吃饭。青春期的我很茫然,不知道该跟父亲吃还是和母亲一起吃。为了逃避,我就常常到市郊父亲的家乡去玩。在这里,我认识了比我小两岁的他,很快便恋爱同居。感觉中,爱情像我的避难所一样,让我不用面对家中的尴尬。可是没想到,1992年,我发现男朋友在家里吸毒,劝阻无效之下,我提出分手并回了广州。后来他父母带着他来求我复合,他父亲向我保证会帮他戒掉毒瘾,于是我原谅了他,重归于好。

  1995年我们结婚,婚后不久,我发现丈夫又开始吸毒,而那时,我已怀有身孕。我把这事告诉了家公,家公把他关在家里强制戒毒。儿子出生后,全家人都很高兴,因为是长子嫡孙,所以丈夫一家都很疼爱儿子。当时丈夫家又开了一间厂,我跟着他们做开荒牛,一起在厂里工作。丈夫和他的父母住在厂里,我下班就回家带儿子。丈夫偶尔回家和我过一次夫妻生活,很少感情交流。一次因为娘家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心情不好,拒绝了丈夫的要求。从那以后他基本不怎么回家,就算中秋节一家人出去吃饭,饭后他也不回家。

  后来丈夫出去玩的时间越来越多,不但花天酒地,还玩女人,所有开支都在厂里拿。一次我觉得他玩得太过分,就不肯给他,结果两人为了这事大吵。为了避开和丈夫的矛盾,我辞了工作,专心在家带儿子,同时报读了电大的英语大专。可是过了没多久,我就听说丈夫在外面包了个饭店服务员,对方连孩子都有了,是家婆给了钱让小三把孩子打掉了。听了这些我很伤心,原来他们一家人都知道这事,只瞒着我一个。我当晚就收拾东西带着儿子回了娘家,同时提出离婚。因为丈夫不同意离,我就起诉到法院。结果有一天,丈夫趁我不在,到我娘家把儿子带走了。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儿子还小,不能离开母亲。可法院对我说,因为我没有工作,儿子判给我的可能性不大。我一想到要离开儿子,就痛苦得无法过下去,只好去法院撤诉。之后我住在娘家,经常回婆家看望儿子,这段时间,丈夫也下决心戒了毒。为了儿子,我原谅了他,搬回家中。

  噩梦一般的夫妻生活

  我回家后,丈夫有两年没再吸毒,但也不怎么回家,有时间就在外面打牌赌钱,常常彻夜不归。

  2006年他迷上了地下赌博,越赌越大。一天很晚了,他躲在房间里一个劲地抽烟,对我说他输了很多钱,一次就输了20多万。本来我不想管,可后来还是没办法,只好动用了我们自己承包的分厂里的钱帮他还债,前前后后共还了40多万。正在此时,他又和弟弟发生矛盾,本来他们一家人有一间总厂,结果他弟弟私拿了厂里的货款,还想把厂也私吞了。丈夫是一个很重兄弟情的人,看到弟弟这样对他,心情沉重,不久又开始吸毒。为了帮他戒毒,我和他去医院,花了一万多元在他身上植入了一颗药。

  2008年正值金融风暴,厂里经营非常困难,眼看就要撑不下去了。而他弟弟又趁机想低价吸纳我们的股权,把我们夫妻赶出总厂。为了这个家,我一边和他弟弟谈判,一边艰难地和他一起撑着生意,惨淡经营。那段时间我们常常为钱吵架,我一个女人,要担起这么多事,实在精疲力竭。资金又有困难,我只好问自己娘家人借。因为心烦,他又开始吸毒。我以为他身上植了药应该不会再吸,后来去问医生,才发现这种药只能戒海洛因,而丈夫这次吸的是K粉。当时我只觉得绝望极了,一切的噩梦又再次重演。公公一次次把他关在总厂强戒,可他又一次次复吸。没有钱,他就乱开信用卡,还去地下钱庄借,因为没钱还,银行和钱庄的人天天打我的手机。实在没办法,我跟他说我顶不住了,趁现在我们还没有卖房卖车,还是离婚吧,现在离婚,起码我和儿子不用去住大街。他一味忏悔,让我给他机会,我实在没有信心,坚持和他分居。因为经常要强戒,所以他和家人住在总厂,我带着儿子在家里住,只希望能早日离婚。

  想找个心理医生帮帮他

  2009年的一天,丈夫回到家中,我们吵了几句,他突然把我推进房间,用力掐我的脖子。我大叫救命,儿子在外面拼命拍门,他也不开。儿子拍不开门,就打电话给爷爷。不久家公开车回来,听到车声他才松了手。家公打电话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家公就带着儿子走了,他这才出去客厅睡。第二天他回厂见了儿子,回来对我说,儿子说不想活了,想自杀。我听了心如刀绞,儿子正值青春期,我怕我们的矛盾会影响儿子的心理,就一直忍耐着不敢再提离婚。

  从那时到现在我们一直分居,直到这段时间,他又开始回家监视我,在我的电脑上装监视器,偷看我的聊天记录。今年6月,我去外省旅游,因为我有一个高中同学在那边。我去的时候,正好过几天同学要出差,于是同学托了他在那边的一个朋友接待我。谁知那天我刚进酒店没多久,就听到外面有人踢门,原来丈夫跟踪而来,非说我是来私会情人的。我不敢开门,打电话叫酒店经理和保安过来,才开了门。后来我同学也来了,带着太太一起接待我。丈夫向同学投诉,说我是来相亲的,还说我想和同学的朋友好。他认定我要求离婚是因为那个朋友,又说要去杀人家,要报复等等。我觉得他现在完全是心理变态,实在不能和他一起再生活下去,于是坚决要求离婚。

  虽然离婚的决心已定,但我还是不想他再这样偏执下去,更不想他去伤害无辜,所以我希望找个心理医生帮他。就算我们离了婚,他始终是我儿子的父亲,我希望他以后能过上正常的生活,不要继续这样自暴自弃。讲出这个故事,是希望通过“爱是有缘”联系到好一点的心理医生,帮他消除心魔,恢复正常心态。

《情感大学堂》
摆脱“拯救者”的沉重负担
   李建学(广州听说吧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心理治疗师、高级婚姻治疗师)
  年少时,父母的争吵让双渔无力,让她选择了爱情这个避难所,然而,从恋爱到走进婚姻,她始终在扮演着拯救者的角色。

  婚姻中,不要指望谁会为谁而改变,也不要认为自己有力量去改变别人,因为没有人愿意被改造,所以,这些改造或拯救注定是徒劳的。在选择伴侣时,我们要先问问自己,自己为什么会嫁给他?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还是,希望以后他会为了自己改变成怎样的人呢?当弄清这个问题,我们在婚姻中就懂得选择是否改造他人了。

  双渔每次都因怕儿子受伤害,而放不下婚姻,其实,怕受伤害的,更是那个内心充满了对完整家庭渴求的内在自己。殊不知,给孩子完整的“爱”,远比给孩子完整的“家”更重要,只要给予足够的关爱,孩子成长在健康的单亲家庭,远比在不温暖的双亲家庭要身心健康得多。

  其实,双渔一直以来对老公的改造、对婚姻的拯救,在潜意识中,可能更多的是想对当初父母的婚姻进行拯救,对自己年少时受的伤害进行修复。相信双渔觉知这些后,会对自己的人生角色有更清晰的定位,最终作出明智的决定,摆脱“拯救者”的沉重负担。

关键词:婚姻情感

作者:听说吧心理

《李建学主任《广州日报》专栏:当婚姻绝望,只能拯救自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听说吧心理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