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大雨滂沱的青春

发表日期:2011-09-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早该来说说那天晚上的大雨了。

    周六的晚上,四个人飞奔去长沙,为了他们的何勇,为了我的苏打绿。由于高速封闭,到达长沙已经九点多。我们步行从河西到橘子洲头。正走着,听见天空中闷闷的一声“砰”,然后是一声接着一声。我们正好赶上周末的焰火晚会了。

    那是很惊艳的一种美丽。河面上空,绽开无数巨大的礼花。闪闪的花一朵接一朵的盛开、坠落、消失,映在河面上,一片粼粼的波光。桥上挤满看焰火的人,程先生牵着我的手在前面开道,我仰着头跌跌撞撞跟着他跑。桥上风很大,我们像小孩子一样在人群里奔跑。那种快乐,在心里像是要爆开。

    因为惦记何勇快要出场了,我没来得及拍照,就被程先生扯到了橘子洲头。踉跄着回头,看到一个超级巨大的圆形金色大礼花升起在湘江河的上空。要是这种美丽可以一直停留,多好。可惜,我甚至没来得及喊程先生看一眼。

    橘子洲的沙滩上,到处都是人,都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的表情。费尽力气挤进人海里。何勇还没出场,一支芬兰乐队在台上表演。乐队不认识,歌曲没听过,旋律不会哼。傻傻站着,傻傻听着。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而至一场大雨。人群中开出很多五颜六色的雨伞;也开始有几个带小孩的人开始往外挤;然而,更多的人没有带伞,也没有走开。就那样在雨中站着,包括我。舞台上的设备,能撤的都撤走了。剩下几盏灯亮在雨里。我抬着头,雨在光线里画出一条条晶莹的纹路。为数不多的雨伞下挤满了人,互相不认识,却都是满脸的雨水,淋湿的头发,还有豪爽的笑容。我和程先生站在雨里哈哈大笑。一个女孩子把她的伞向我头顶移过来,然而,这也已经不解决问题了,她自己也已经浑身打湿了。程先生掏出他的防水手机给我拍照,旁边立马有好心的人把伞挪过来给他遮着------这快乐自由的气氛。大雨哗啦啦下了将近二十分钟,打伞和不打伞的人都全身湿透。-------不走开,不是因为不甘心,也不是因为赌气。未必谁是谁的粉丝,仅仅是那么渴望被清凉的雨水从头浇到脚的感觉,这想怎样就怎样,不会有人对你说“NO”的自由。

    这大雨,让我想起很久以前在教室外面一个人淋过的一场大雨。那是别人眼里的疯狂,是我心里独享的快乐。

 

    终于等到雨停了,设备重新调试好了,何勇出来了。《姑娘漂亮》、《非洲梦》、《钟鼓楼》,你来唱,我来和。内敛的程先生,渐渐不能把持,慢慢地被何勇给融化了,陶醉地跟着大声欢唱。再看旁边的京京同学,光着膀子,单穿着湿漉漉的裤子,已经嗨到忘我。

    我的目光穿过无数湿漉漉的头发,穿过无数高高举起的双手,远远看见台上站着那个穿着海魂衫的人。渴望过自由的灵魂,在音乐里慢慢地苏醒,在骨头缝里蠢蠢欲动。从小到大,总会有人来告诉我们:这个不可以,那个不应该。我们被无数的绳子,紧紧捆绑。摇滚,承载过我们愤怒的青春。



    我几乎无法看到舞台。从无数女生的尖叫声和“青峰青峰”的呼喊里,我判断苏打绿出场了。第一首歌,不熟悉。第二首歌,还是不熟悉。观众都在喊“小情歌、小情歌”,我已经在沸腾的人海里摇摇欲坠了。程先生说,现在你体会到为什么迈克的演唱会,会有那么多人晕倒被抬出去了吧?我不想自己被抬出去,只好拉着程先生往外走。

    终于挤出人群,才发现雨后橘子洲的夜晚其实很清凉。我的身后响起《无与伦比的美丽》。我赤着脚踩在沙滩上,一身轻快。

    看不看得到何勇的海魂衫,听不听得到《小情歌》的旋律,这都不重要。这个夜晚给我最大的收获,是大雨滂沱中蒸腾出来的青春的热度,是大雨浇透干涸身体的欢畅。活着这么沉重,无数的压力无数的桎梏。而这里,我们自由不背负任何重量。

    回到家,已经凌晨三点。累得几乎已经不能动弹。那不期而至的大雨激发出来的放肆和激情,也已经偃旗息鼓。

    青春已经很奢侈地难得再来,然而,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大雨中看到的那张笑脸,有着平时看不到的力量。

 


关键词:橘洲音乐节

作者:黎黎原上草

《大雨滂沱的青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黎黎原上草的POCO作品...

评论